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五十一章 真假战剑

    看着由公主萧若曦递给张明达的这把长剑,外表看去就和战剑一模一样,林焰的心,瞬间激动起來。

    “第三把战剑肯定是位于望月山巨龙飞升之地,可我在那儿仔仔细细寻找了一遍,沒有发现战剑的踪影,如果战剑被中州城的人得到,倒沒有什么好奇怪的,而且,萧若曦可是皇族出身,她得到战剑的途径,要远远多于中州城的其他人。”

    这样想着,林焰对面前的这把长剑不禁怦然心动。

    既然察觉出这可能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第三把战剑,林焰的心思飞快运作起來。

    他不想强行抢夺战剑,可是,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战剑从自己身旁溜走。

    “怎么办,战剑分明成了萧若曦的随身之物,而萧若曦的身份非同一般,我如果直接说明这剑的宝贵,只怕她不愿舍弃这样的宝贝,而如果不说明这剑的來历,以她的智慧,也会怀疑我的用意,我该怎么样才能从她手里得到战剑。”

    林焰脑海中想出一个又一个办法,可发现都不合适。

    可正在这时,他的脑袋中忽然“轰”了一下,立即想起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

    战剑碰到战剑,是会有相互感应的,就像在雪幻高原极西方向的虚无空间内,当他发现那把曾经被陨铁包裹的战剑时,身上的第一把战剑清晰地发出了嗡鸣声,以示同样的战剑寻找到了。

    连隔着厚厚的一层陨铁,第一把战剑都能够感应到陨铁里面的战剑,那现在呢。

    现在自己身上可是有着两把战剑,如果萧若曦手上的这把也是货真价实的战剑的话,那他就更加可以清晰感觉身上的两把战剑会发出嗡鸣声、会有所感应才是。

    然而,沒有。

    从萧若曦佩戴着长剑、以年轻武者的打扮进入这酒楼开始,直到现在抽出了长剑,他都沒有任何感应。

    “这,绝对不是真正的战剑:“

    林焰脑袋中飞快想到,立即坚定了自己的这个判断。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总共五把战剑都由武界守护者所炼制,彼此存在着一种不可言明的联系,靠着这种联系,当战剑彼此靠近到一定程度时,是会发生感应的。

    林焰不由无奈叹了口气,看向萧若曦手上的长剑时,眼神终于不再那么炽热,心情也逐渐平静下來。

    “不过,这长剑却和战剑的外表形态一模一样,连我都难以分辨真假,而战剑的资料,并沒有任何的外泄,所以外界对战剑长什么模样根本不知情,也就无从炼制出和战剑这么相像的剑來,所以,肯定是有人见过了真正的战剑,以真正的战剑为模板,才设计出了这把剑,也就是说,可以通过萧若曦手上的这把剑,层层寻找线索,就一定可以追寻到真正的战剑。”

    想到这儿,林焰又心潮澎湃起來。

    希望还沒有破灭,线索也沒有一下完全被掐断,他还有机会得到第三把战剑。

    “现在,我应该向萧若曦旁敲侧击,尽可能多的得到这把长剑的信息,虽然这样做有些儿不礼貌,但战剑关系到我的实力提升,关系到我能否亲手杀死林震,即使对萧若曦萧公主有所不礼貌,也只能这样了。”

    主意打定,林焰正准备开始询问,然而,却发现接过这把长剑的张明达,居然变了脸色。

    “奇怪,张明达的表情,并不是见到了宝剑时的那种欣喜,而是十足的震惊和不可相信,似乎这把长剑张明达本來就认识一样,怎么会这样。”

    林焰心中嘀咕着,他十分相信自己的这种判断,可是,张明达的家族即使在洛和城有头有脸,权势很大,可说要和堂堂皇族扯上亲密的联系,林焰也不相信,但张明达的表情,又作何解释。

    “喂,你怎么了。”这时候,见张明达捧着长剑久久沒有反应,萧若曦迷惑不解,笑着问道。

    林焰也看向张明达,准备看他如何反应。

    可张明达接下來做出的事情很出乎人的意料。

    他对精悍汉子和彪壮大汉吩咐了一下,竟然直接让坐桌上的两人离席,去酒楼外等候。

    而这两名护卫,自始至终都在陪着林焰和萧若曦喝酒,聊天,现在两人饭都沒吃饱,张明达却下了命令,让这两人离席。

    这绝对不符合张明达的性格,张明达是一个沒任何架子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让两名护卫上桌,现在又让两名护卫中途离开,很不符合常理。

    两名护卫虽然疑惑,但少爷的命令他们自然无条件遵守,于是赶紧起身,走出了酒楼,就在酒楼外面恭敬等候着。

    见周围的人并沒有向自己这桌投以奇怪的眼神注视,张明达这才小心翼翼将长剑放在了桌子上,随即身体前倾,头低着,不敢和萧若曦的眼神对视,并且压低声音,用十分恭敬甚至是谦卑的语气对萧若曦说道:“草民拜见公主殿下。”

    一旁的林焰看得呆了。

    “张明达不可能从我这儿知道萧若曦的身份,而且一开始他也沒认出萧若曦,唯一的可能,便是张明达通过这把长剑,知道了萧若曦的真实身份,那岂不是说,张明达对这把长剑十分熟悉。”

    “也难怪张明达在接过长剑的一瞬间,脸色立即大变了。”

    “沒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居然是这个样子。”

    林焰十分高兴,在一旁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

    萧若曦听到张明达的话,脸上不动声色,呵呵笑着道:“明达小弟,你这是怎么了,什么公主不公主的。”

    张明达的身体绷直得更紧了,表情依然十分恭敬,他低声道:“草民明白公主殿下是不想暴露身份,不过附近并沒有人注意到,而且这位林焰大哥也不是外人,草民相信林焰大哥。”

    林焰一听,哑然失笑,心想,张明达如果不是碍着自己的身份,说不定也会像吩咐两个护卫一样,让自己也赶紧离开,以免惊动了公主殿下。

    不过林焰也知道,张明达毕竟是读书人,知书达理,对君臣的等级观念已经烙印在脑海中了,可不比外城來的人。

    萧若曦见装不下去,眉头微微一皱,有些恨恨地说道:“沒想到这么快就被人认出來了,对了,明达小弟,你是怎样认出我的。”

    张明达本想俯身跪拜,奈何又不能暴露公主的身份,听到堂堂公主殿下一口一个“明达小弟”称呼自己,立即手足无措。

    他涨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说道:“公主殿下,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吧,在公主殿下面前,草民可不敢僭了礼数。”

    “呵呵。”萧若曦戏谑般看着有如热锅上蚂蚁的张明达,笑道:“你这人还真是可爱,死认一根筋啊!你看旁边的林焰大哥就沒有像你这么诚惶诚恐。”

    张明达陪着嘿嘿笑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道:“林焰大哥不是中州城的人,对君臣之礼不清楚,可我却是皇帝的子民,理应遵守本分,不敢乱了礼数。”

    萧若曦于是只好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又让张明达像林焰学习,不需要在她面前表现出诚惶诚恐,张明达这才适应过來。

    自然,有关林焰之前就和萧若曦认识的事情,张明达也知道了。

    “林焰大哥,公主殿下一进來你就认出來了,可你倒好,一不做声,二不眼神提个醒,害得我在公主殿下面前还一口一个大宝哥。”张明达故意开玩笑道。

    桌上的气氛总算又恢复平常了。

    接下來,自然是萧若曦迫不及待地询问张明达为什么识出了她的身份。

    张明达解释道:“我是通过公主殿下手上这把长剑,才认出公主殿下身份的。”

    “这话怎么说。”萧若曦十分好奇。

    连林焰也十分有兴趣知道其中缘由。

    张明达于是说道:“敢问公主殿下,这把长剑是否是洛和州府的郡守耶律彦,赠送给公主殿下的。”

    “对啊!”萧若曦立即说道:“我今天不是和行刑队一起來的吗?路过你们洛和州府,耶律大人大概是早知道了我喜欢什么,提出将这把长剑送给我,我看这把长剑很不错,外表精致,拿在手上也颇有气势,就收下了,怎么,你和那耶律彦有什么关系。”

    张明达变得愁眉苦脸起來,愤愤说道:“这把长剑,是耶律彦抢了我的。”

    “啊!”萧若曦张大了嘴:“你快说说,哼,我就说这耶律彦不像好人,原來是抢了别人的东西,却反过來送给我,真是阴险。”

    “大概一年前,我父亲去望月山一带踏青,无意中在那巨龙飞升之地的附近,发现了这把长剑,这把长剑确实如公主殿下所说,做工精致,又十分有气势,于是我父亲视为珍宝,专门将它送给了我,我平时也喜欢舞刀弄枪的,偶尔也佩戴着这长剑出去游玩,不想三天前上街,却碰巧碰上了耶律彦,他看中了这把长剑,最终用权势强压我,硬逼着我将这把长剑送给了他。”张明达十分愤怒地说道。

    “竟然是在巨龙飞升之地的附近找到的,而且还是一年前。”林焰听完张明达的话,内心激荡起來:“这么说來,张明达的父亲无意中发现的那把长剑,很可能就是战剑。”

    紧接着,林焰却又疑惑了。

    “可长剑被耶律彦夺去,转而又送给了公主殿下,按理來说,桌上的这长剑,就应该是战剑才是,可它又不是,这当中,到底哪个方面出了问題。”

    “难道张明达的父亲发现的,并不是战剑,不,这不可能,如果不是战剑的话,那眼前这把剑又是参照什么模板炼制出來的。”

    “难道。”

    眨眼间,林焰脑海中掠过了一种想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