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三十三章 意外之喜

    突然被上级南阳州府的官兵团团围住,就已经让南仓县令叶南庆惊讶万分了,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转身却看到了那个坐在骏马上、穿着银色盔甲提着长缨枪的将军全文阅游之天下无双!

    顿时,叶南庆就感到呼吸困难,几乎要窒息过去!

    因为这人还不是直属于南阳州府的人,而是皇城派驻在南阳州府的南阳军团的人!

    他之所以如此肯定,就是因为他曾经在宴会上见到过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军团的最高将领楚云楚将军!

    不同于南阳州府本身的官兵力量,南阳军团是皇城派遣的、用來监督一个州府的军队力量,直属于皇宫,和南阳官府是两个彼此独立的力量。

    而现在,带队的将军是皇城军团的人,而官兵则是州府的人,如此來势汹汹,怎不叫叶南庆慌里慌张的?

    紧接着,楚云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证实了叶南庆的判断。

    可这还仅仅是让叶南庆胆战心惊的开始,因为楚云居然说什么“害公主殿下受惊,末将罪该万死”的话!

    整个南阳州府,楚云就是和州府郡守大人平级的存在,连他见了都要低声下气,可是权势这样大的楚将军,居然惶恐地自称“末将”?

    而且还说“公主殿下”,这里,难道真的有堂堂的公主殿下,并且身处不利中?

    听完楚云的这句话,叶南庆只來得及在脑海中瞬间想了一遍,马上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妈呀!”

    叶南庆脑袋中轰鸣一声,收回注视楚云的眼神,视线落在了自己旁边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身上。

    “难道这,这就是堂堂的公主殿下?”

    “天啊,难不成今晚我绑住了公主殿下?”

    叶南庆拼命吞着吐沫,他感到嗓子发干,双腿发软,身体冒出了一身大汗,脑海中陷入了一片空白!

    他知道自己完了,一切都完了,居然绑架了公主殿下,这可是被灭九族、被凌迟处死的罪名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呜呜,呜呜。”听到楚云到來,萧大宝虽然还在挣扎,但显然十分兴奋和激动。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林焰,也有些傻眼了,暗道和自己同吃同住的萧大宝,居然会是皇城的公主?

    至于南仓县府派出的官兵,自然也都听到了楚云说出的话,更是看到了无数士兵正包围着自己,他们当然知道今晚的事情闹大了,居然牵扯到了堂堂的公主殿下!

    一瞬间,他们都茫然不知所措,内心害怕得很!

    说时间长,其实这一幕都只是在极短时间内进行的,楚云的话音刚落,骏马就已经冲到了萧大宝身边。

    然后,南仓县令叶南庆被一声怒吼惊醒了。

    “叶南庆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绑架公主殿下!”

    楚云怒斥着,飞身下马,双腿一蹬,直接将拿住萧大宝的两名官兵踢飞,然后万般小心摘掉了萧大宝脑袋上的黑色布袋,取出了塞在萧大宝嘴中的碎布条。

    “叶南庆,你居然还敢用碎布堵公主殿下的嘴!”

    楚云万分愤怒,“铿锵”一声,楚云含怒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就要一剑劈死胆敢绑架公主的叶南庆。

    “将军请慢。”萧大宝一声低喝,立即让楚云收回了佩剑。

    旁边的叶南庆已经傻了,不是被楚云的举动吓傻了,而是知道了自己竟然真的绑架了堂堂的公主殿下!

    “噗通。”叶南庆如同烂泥一般瘫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末将來迟了,还请公主殿下恕罪!”楚云收回佩剑后,马上双膝跪地,向萧大宝行臣子之礼!

    “参见公主殿下!”

    随即,楚云带來的官兵也恭敬地跪倒在地!

    “参见公主殿下!”

    南仓县的官兵都不用县令叶南庆命令了,马上也跪倒在地,一个个额头贴着地面,连大气都不敢出,心中万分的惶恐,虽然绑架公主殿下是县令叶南庆的主意,可他们也参与了,如果公主殿下追究,他们恐怕都要掉脑袋!

    萧大宝拢了拢散发,很快就恢复了雍容、大度的气派,“都起來吧。”

    “谢公主殿下!”

    整齐的声音在曹家院落高声响起。

    南仓县的官兵心惊胆战地站了起來,而叶南庆哪里敢站起來,他双手扑在地上,脑袋死死抵着泥土地,动都不敢乱动一下!

    “楚将军,你來得很及时。”萧大宝笑道。

    楚云恭敬地拱手说道:“谢公主殿下不怪之恩。”

    萧大宝笑了笑,随即对林焰打招呼道:“林大哥。”

    林焰可沒有君臣的概念,松开了曹金山后,很轻松地说道:“呵呵,原來你真是女儿身,还是公主。”

    在场的官兵都惊呆了,因为林焰居然敢这样和公主殿下说话!

    楚云更是要出声呵斥,若不是萧大宝拦住了,他只怕都会朝林焰直接动手!

    毕竟,皇城的居民归天子统治,对皇权敬畏得很,做不到像林焰这个外城者这样轻松,能够在面对公主时都神态自若。

    可让他们更加惊奇的,还是公主殿下居然称这人为“林大哥”!

    “林大哥,别提什么公主不公主了,我只是在宫中闷得慌,所以才偷偷溜出來,准备看看热闹见见世面,你我还是用之前的称呼相称吧。”

    公主殿下的金口玉言,立即让众位官兵更加不淡定了,一个个都在心中暗想,这个被尊贵的公主殿下称呼为“林大哥”的人到底是谁,是否是另一个喜欢“微服私访”的公子哥,甚至干脆就是皇宫中某个皇子?

    听到公主和林焰如此熟稔,南仓县令叶南庆想碰死的心都有了,他压根就沒有想到自己用來要挟林焰所以才绑來的女人,居然会是公主,而且公主和林焰的关系显然非同一般,如果这个林焰稍稍在公主面前说几句,不但自己的儿子叶达算是白死了,自己的叶府,都很有可能会被满门抄斩!

    另一个心惊胆战的人则是曹金山。

    虽然和林焰沒有死仇,可是之前甚至拿出了匕首要刺死林焰,如果再算上异火灵猫的事情,那自己就更完蛋了。

    “老天爷啊,我求你了,千万不要让这人对我动怒啊,我的家人都在这里,万一这人动怒,我的家人都有可能受到牵连。”曹金山跪在地上,拼命祈祷着。

    “林大哥,这里的情况你最熟悉,所以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公主笑道,“楚将军。”

    “末将在。”楚云慌忙应道。

    “楚将军全力协助林大哥,他有什么样的安排,你都遵命执行。”

    楚云连点头,领命。

    公主发出了这样的命令,叶南庆和曹金山都傻眼了!

    如果是南阳州府过问这事,兴许还能够利用和郡守大人的交情,让这事有回转的余地,然而现在是堂堂的公主殿下要追究此事,试问他们一个小小的县令,以及一个小小的县首富,拿什么來阻挡?

    甚至连生起阻挡的心,都不敢有!

    “公主殿下,关于叶南庆担任县令徇私枉法的事情,想必只要细心查一定可以查得明明白白,相信公主殿下也知道叶南庆罪行累累,这人犯下的罪行,足可以被判处死刑,不过他的家人或许有部分人是无辜的,希望在追究的时候不要牵累到他们,至于怎么追查,我一个外行,就不僭越了。”

    林焰云淡风轻般说着。

    可是,在场的人却沒有人敢驳斥他,因为此刻的林焰,就是这里除公主殿下外权力最大的人,连楚将军都比不上!

    叶南庆听到林焰对自己的评价,心中发苦得很,他后悔死了,但林焰摇身一变,变得高高在上,就是现在提出要将自己凌迟处死,那个楚云肯定都会坚定地执行。

    “哎,万万沒想到居然惹了自己根本就惹不起的人,完了,一切都完了。”叶南庆彻底绝望了。

    “至于曹老板这儿嘛,”林焰懒得看叶南庆,对曹金山笑眯眯说道。

    曹金山吓得冷汗直流,大气都不敢出。

    “曹老板的豢兽生意中到底掺杂了多少黑幕,和叶南庆之间又有什么猫腻,相信公主殿下一定能派人查的清清楚楚,我自然也不方便插手,不过曹老板地下室中关押着一些凶兽,虽然凶兽危险,可曹老板却用各种法子在折磨它们,楚将军,麻烦你处理一下。”

    多余的话,林焰沒有再说,他知道曹金山、叶南庆的命运结果,甚至整个南仓县都会因为公主被绑架这件事而面临彻底的严查,其他贪官和奸商估计都逃不掉。

    楚云迅速带着一队人直奔地下室。

    曹金山、叶南庆等南仓县的人都被带走,很快,院落中就只剩下了林焰和萧大宝。

    “萧秀才,你的名字真叫萧大宝?”林焰笑道,沒有其他人在场,他也不必去想着维护公主的尊严,说话十分自然。

    “哪有女孩子叫这么难听的名字的,”萧大宝呵呵一笑,“我真名叫萧若曦,林大哥,其实以前我女扮男装骗了你,就是为了离开皇宫能够见识到刺激的事情,嘿嘿,你是不知道呢,就在刚才被人绑住时,我呜呜大叫,其实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刺激呢,越狱,被绑架,接到绣球被追婚,这些事情可都刺激得很。”

    林焰直接无语了。

    他总算明白了有几次当情况危险时,“萧大宝”一点都不着急的原因了。

    “我在那间青楼中先躲了一会儿,然后发现事情不对劲,越來越多的人在抓捕我们,我最后只好暴露了身份,向楚将军暗中发出了联络信号,这才让事情和平解决了。”

    “萧大宝”解释着救兵突然到來的原因。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随即,“萧大宝”随官兵离开,而林焰则带着异火灵猫前往曹金山说出來的那个囚禁陈小开的秘密地址。

    “想不到才进入中州城,连战剑都沒來得及寻找呢,就先碰到了公主女扮男装的事情,一连串事情下來,虽然有惊有险,不过阴差阳错却找到了陈小开,也算意外之喜吧。”

    林焰沒有多想公主的事情,快步朝秘密地址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