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二十六章 空间储物容器被夺

    林焰沒有反抗,被这队官兵带出了客房全文阅读天地龙魂。

    除了不想和官府对着干之外,就在刚才林焰感觉到了客房外出现了两股强大的气息,分明是两个实力还要强他一筹的武者在外面。

    果然,当走出客房后,林焰眼睛瞟到外面站着两个武者,他们主动释放出來的气息,确实很强。

    原來,官府的捕快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作为皇城最精锐的武装力量,官府却和一些实力高的武者保持着联系,这些武者不隶属官府,但官府有麻烦,他们还是会及时出现。

    看到林焰沒有反抗,叶达哼了一声。

    这两个武者就是他叫过來的,目的自然是想希望林焰拒捕,然后这两名高手就可以直接出手缉拿,那样的话,林焰的罪名可是比什么盗窃罪要大多了。

    “哼,算你识相,如果刚才你和官兵动手的话,我保证你会横尸当场!”

    “不过,被抓到了官府,官府就是我家开的,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哼!”

    叶达摇头晃脑,得意洋洋,认定了林焰被自己设计制伏后,自己有的是办法让林焰吃尽苦头。

    官兵骂骂咧咧在街道上开道,带着林焰和萧大宝直奔南仓县府。

    很快,南仓县府便到了,县府建筑全部为一层结构,多以黑白色调为主,在整个县城无疑是最吸引人注目的建筑之一,看上去十分威严气派。

    官兵从侧门将林焰和萧大宝带了进去,压根就沒见叶县令出面,县府其他官吏也看不到人影,由叶达一声命令,官兵便直接将他们羁押到了一间牢房中大国无疆。

    县府的牢房只有约莫十來间,估计和整个皇城良好的风气有关,刑事案件很少的缘故,其中只有四间关押了人,林焰和萧大宝被一起关进了最里边的一间。

    牢房内除了一张石板床,就只剩下铺地上的干稻草了,一进來,萧大宝就使劲捂住了鼻子。

    “这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这么臭啊?”萧大宝强烈抗议着。

    干稻草有的地方发霉了,有的地方还在发出明显的异味,也不知道掺杂了什么东西,反正闻上去十分让人恶心,让人连站在里面都好像要踮起两只脚才能感觉稍稍好受一样。

    林焰还好,尽管是天帝城林家的少爷,从出生到七岁享受着极其富贵的生活,可在夏府当了十年的杂役,让他体味到了世间生活的艰辛,因此对狭窄的牢房和难闻的气味,还不至于像萧大宝那样发生这么激烈的反应。

    为首的官兵冷冷一笑:“不臭的地方就不是牢房了,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星级宾馆啊,哈哈!”

    另外一名官兵对叶达献殷勤道:“少爷,看來他们都沒有怎么吃过苦,现在时间晚了,不如将他们先关押一夜,让他们吃苦一晚再说?”

    叶达眯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看到县令大人的儿子做出了具体的指示,为首官兵心领神会,急于在叶达面前图表现的他立即吩咐牢头道:“包括明天早上的伙食,这间牢房的人都享受不到,明白了吗?”

    边上的牢头唯唯诺诺,点头如捣蒜。

    “还有,将四周火把点起來,烤烤他们,现在大热天,有火烤应该会让他们感觉很舒服的,并且,不能让他们睡着片刻,他们中谁要睡觉,马上给我弄醒!”为首官兵再次补充道。

    牢头自然领命。

    叶达看向为首官兵,笑了笑。

    为首官兵一间如此,更觉开心,又对着林焰和萧大宝训斥道:“虽然你们一个是武者,一个是秀才,但进了官府的牢房,就什么都不是了!胆敢反抗的话,你们知道后果,到时候将你们的画像贴出去,哪怕你们走出了皇城,武界之中也有的是武者來缉拿你们!”

    萧大宝愤怒地鄙夷了一声。

    林焰则像沒事人一般,显得十分冷静。

    他当然明白官府的牢房不可能困住自己,但是,官府代表的力量,却能够束缚他在皇城的行动,他來皇城还想着找到第三把战剑,势必会在皇城逗留的时间比较长,犯不着为了出眼前的恶气而冲动,导致状况失控。

    不过,他的平静,落在叶达眼中,却让叶达的瞳孔紧缩起來。

    叶达右手摸着鼻子,通常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便是叶达思考什么毒辣计策的时候。

    当然,一般人不清楚他的这个特点。

    见叶达交代的事情自己都吩咐下去了,为首官兵当然不会让叶达在这狭窄又有难闻气味的地方多呆,于是命令牢头给牢房上锁,自己准备先和叶达出去。

    牢头迟疑了一下,然后问道:“老大,要不要搜身?”

    进入牢房的犯人,除非是有身份背景的,否则,都会被牢头搜身,将身上任何值钱的东西都搜刮掉。

    为首官兵手一挥,示意牢头执行这个沿袭多年的规矩。

    牢头于是和两个狱卒推开了牢门,走进了牢房。

    林焰脸色一变。

    虽然他的包裹还放在客房,可是那件空间储物容器鼻烟壶,却还是带在了身上,而鼻烟壶里面,放着战剑、半部秘籍以及从雪幻高原得來的七彩异火鼎,这几样东西的价值加在一起早就超过了鼻烟壶本身的价值,万一被狱卒搜刮去,很难找回倒是在其次,关键是如果有人认出了鼻烟壶是空间储物容器的话,只怕会见财起意,不惜杀死自己,使得鼻烟壶变为无主之物!

    而眼下,又绝非和官府对着干的时候!

    林焰脑筋飞快运转,然后快速用外放的元气包裹着口袋中的鼻烟壶,然后从口袋后面穿出一个洞,控制着鼻烟壶从这个洞出來,滚落到身后的干稻草堆中。

    由于口袋开在衣服的侧边,加之口袋内的洞又在后面,因此牢头和两个狱卒并沒有发现。

    搞定这个后,林焰的眼神落到萧大宝身上,才发现萧大宝对着逼近过來的狱卒,脸色十分不自然。

    “身上有什么东西都交出來,要不然待会儿搜身发现你们还藏着有东西的话,就别怪我们下手无情了!”牢头凶狠地说道。

    “东西都在客栈放着,我身上沒有。”萧大宝快速说道。

    “我也沒有。”林焰笑道。

    牢头脸色一沉,眼睛死死盯着萧大宝。

    这也难怪,因为之前萧大宝流露出了不自然的神情,落到牢头的眼中,却让牢头误以为萧大宝是心虚。

    于是,牢头手指着萧大宝,突然命令两个狱卒去搜萧大宝的身。

    “哼,身上沒东西,为什么表情这么不自然,分明是想蒙骗我!”牢头瞪着萧大宝。

    两个狱卒迅速朝萧大宝逼近。

    “你们要干什么?”萧大宝急切地大叫道,下意识往后面退了几步,直到后背撞到墙了,才被迫停了下來。

    “老老实实站着不动,让我们搜身,要不然,脱光你的衣服,赏你一顿皮鞭暴打!”牢头盯着萧大宝,狠狠说道。

    “你干什么,他都说了身上沒东西了!”林焰为萧大宝鸣不平,一时竟忘了要掩盖干草丛中的鼻烟壶,径直走到了萧大宝的身前,横在了狱卒的前面。

    林焰知道萧大宝宁愿流汗也不愿打赤膊,连去公共澡堂都十分抵触,可想而知萧大宝有多么不喜欢身体与他人接触或者是暴露在他人面前,无论是被搜身还是被脱光衣服,估计都触碰到了萧大宝忍耐的底线了。

    正因为如此,林焰不想萧大宝平白遭受这种遭遇。

    可牢头不依不饶,还是吩咐狱卒上前,要搜萧大宝的身。

    “算了,不过一个穷秀才,哪有什么好东西,都出來,管好牢门吧。”叶达说道,不再摸鼻子了,显然是想好了继续针对林焰的毒辣法子了。

    牢头自然从命。

    而这时候,正准备退出牢房的一个狱卒突然眼睛一亮,竟是看到了干草丛中碧绿色的鼻烟壶!

    狱卒飞快将它捡起,对着牢头说道:“老大,这鼻烟壶应该是一件古董,是这武者偷偷扔下的。”

    牢头拿着鼻烟壶,看到鼻烟壶做工十分精致,色泽明亮,心知不是普通的东西,于是示意狱卒将林焰的身搜查一遍。

    林焰心中发苦,他沒想到鼻烟壶最终还是被人发现了,而此刻牢房外,那两个实力比自己高的武者就站在那儿,自己现在动手,不但抢不回鼻烟壶,还会送掉性命!

    “希望他们看不出鼻烟壶的秘密,那最多鼻烟壶也就是被那姓叶的县令拿去,我以后还有机会拿回來。”

    林焰心中说道,他知道外面的两个武者不是南仓县的捕快,不可能一直呆在这,只等他们两人离开,自己就可以设法离开牢房,找回鼻烟壶。

    “少爷,是一尊鼻烟壶。”牢头并沒有私吞鼻烟壶,而是献殷勤一般,飞快将鼻烟壶送到了叶达的手上。

    叶达拿着鼻烟壶,称赞了一句:“嗯不错,通体圆润,光泽柔和,雕工精致,刚好我父亲就喜欢这样的小物件,王牢头,谢谢你了。”

    王牢头呵呵笑着,边将牢门锁死。

    叶达首先朝出口走去,身后跟着一队官兵,以及那两个实力比林焰强的武者。

    “随大人,那武者是什么等级的实力?”叶达对旁边其中一名武者说道。

    “御空境五重天。”拥有御空境八重天实力的随姓武者透露了林焰的实力等级。

    “御空境五重天?”叶达轻声嘀咕了一句。

    送走两个实力强劲的武者之后,叶达再次返回牢房,偷偷吩咐了牢头几句。

    “请少爷放心,我会将事情办的妥妥的,一定要让那小子吃尽苦头。”牢头连连保证。

    “很好。”叶达满意地点点头,挂着残忍的笑,迅速走出了牢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