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二十二章 崴脚风波

    在林焰看着这个十分清秀、容貌堪比极品女子的年轻秀才的时候,白皙书生也正瞪着一双又明又亮的眼睛看着他网游之天下无双。

    林焰大感有趣,第一次觉得陌生人上了自己的车,居然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沒有丝毫的露怯,于是笑道:“这位兄台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还是我长的凶神恶煞,震住兄台了。”

    白皙书生竟然莞尔一笑,瓷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两个酒窝,差点沒让林焰直接认定他为女子,好在白皙书生开口时的声音不像女子那样清脆和音调高,才打消了林焰心中不止出现一次的这种想法。

    白皙书生朝林焰拱手说道:“公子,不好意思,我需要借助这个车厢多呆一阵。”

    接着,白皙书生朝林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刻意压低声音说道:“待会儿那两个汉子一定会返回,到时候还请公子帮助我敷衍一下,让他们离开。”

    林焰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有些疑惑了:“这位兄台,看你的装束,应该是秀才吧,而且你和那两个护卫打扮的汉子应该沒有仇啊,为什么要偷偷从马车上下來,而且现在还要躲着他们?”

    若不是确认对方不是坏人,林焰也不会和对方说这么多话,直接就将对方扔出车厢了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可此刻,林焰也在等待对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若不然,他照样不会让这个來历不明的白皙书生暂避在自己的车厢中。

    车厢外面,依然雷声滚滚,瓢泼大雨死命下着,车夫在车厢外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白皙书生张着一双好看的眼睛,打量了一下林焰,仿佛是在反过來审查林焰,要先确认林焰不是坏人一样。

    林焰看到这一幕,心中笑了一下,从白皙书生这种举止來看,对方一定不是什么久居江湖的人,明显涉世不深,于是林焰对对方的提防,又下降了几分。

    这时,看起來白皙书生是确认了林焰不是坏人,于是依然刻意压低了声音,视线还不时瞅瞅车厢外,低声说道:“公子,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林焰好奇地追问道:“你?你一个读书人,身份还是秀才,有功名在身,只管潜心读书就好,怎么会有苦衷,还是不得已的?”

    秀才,只在皇城这种奇葩的大城中才存在,既然中州城实行的是皇权制度,所以也就保留了一个国家大部分的制度,而秀才,就是有功名的读书人的一种称呼,当然,秀才之上,还有举人,至于要在皇城中为官,还得中试才行。

    林焰对这方面的了解,局限得很,也不感兴趣,但却知道一介秀才,也并非那么好容易当的,估计比成为武者的几率还要小几分。

    听到林焰的疑惑,白皙书生拧着眉头,显然有些生气了:“谁说读书人就不能有苦衷了?我知道你是武者,就拿你们武者來说,实力低的想要强大实力,刻苦修炼先不说,光是外出历练就一定会遭遇不少烦心事吧,我们读书人也一样啊,读书是本业,可读书之外,难道就不会遭遇烦心事了?”

    林焰呵呵一笑,暗道秀才这样的读书人果然不好打交道,对方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道理一大推,明明知道有些是歪理吧,偏偏还想不出言辞來反驳,索性,林焰也就懒得再理会这个,径直问道:“那兄台到底遭遇了什么烦心事,才会背着那两个汉子偷偷下车?”

    白皙书生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无奈,就要将他的苦衷解释给林焰听。

    这时候,车厢外面有沉闷的响声传來。

    “车夫,你有沒有看到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在此经过,就是刚刚我们的马车通过你这儿的时候?”

    听声音,林焰就知道是护卫打扮的汉子,去而复返了。

    林焰回过头看了看车厢角落里的白皙书生,发现白皙书生并沒有露出害怕之色,脸上有的,只是无奈,应该是非常不愿意与护卫打扮的汉子见面。

    车厢外,车夫的声音高高地响了起來:“嘿,沒看见!”

    车夫几个字就回了过去,显然是对之前对方不肯帮忙而发泄着不满。

    护卫打扮的汉子毫不气馁,声音放柔了一点:“车夫大哥,你真的沒瞧见这书生不成?这个,对我们很重要,麻烦车夫大哥相告。”

    车夫是个老实巴交的人,眼见对方都不摆谱了,于是实话实说道:“真的沒看见,你们走后到现在不过三分钟吧,如果有人路过,我怎么会看不到?”

    车厢内,白皙书生听到车夫的话,明显松了口气。

    可哪知车夫最后时刻居然这样补充了一句:“除非你所说的这个读书人就躲在车厢里面或者车厢底下,那还差不多,要不然,我眼不花,头不晕,不可能看不到。”

    就见车厢内的白皙书生咬牙切齿朝着车厢外挥了一下拳头,在责怪车夫的多事。

    而车夫的一句话,似乎也点醒了骑马的汉子,他朗声说道:“沒准还真是如此,萧公子在路上就有些不悦,估计偷偷下车后,说不定就在车厢内藏着呢,车夫大哥,我看你一直在马车前方,如果有人从侧面窗户进入了车厢,你也不会知道,车夫大哥,你如果不介意,我就上车厢去看看了。”

    汉子的声音清晰传到了车厢内,顿时就让白皙书生满脸愁容,他马上朝林焰抱拳,恳请林焰帮忙。

    林焰摇摇头,不管外面汉子下马即将走进车厢查看,压低声音说道:“先告诉我,你要摆脱他们的原因。”

    白皙书生又气又急,急忙说道:“快帮我应付过去吧,要解释,也得等到他们走了之后啊。”

    而这时,明显感觉车厢晃动了一下,护卫打扮的汉子显然已经上了马车。

    白皙书生瞪了一眼林焰,慌不迭掀开侧面的黑布,匆匆忙忙翻过车窗窗户跳了下去。

    林焰一愣,他可沒有逼着这柔弱书生跳车的意思,正准备替对方掩饰过去,却不想对方着急的很,不过汉子已经就快掀开前面车厢的黑布了,林焰也顾不上去查看白皙书生的动静,起身,一把拉开黑布,沒好气地对着外面说道:“谁啊,这么吵?”

    黑布被林焰刻意挑开了一个角度,汉子嘴上忙着向林焰道歉,视线却从这个开着的角度往车厢内瞅,见车厢内空空如也,暗道自己太疑神疑鬼了,于是赶紧退了出去。

    “估计早就下了这条土路,往旁边走了,我们还是先回去禀告老爷吧。”汉子对同伴说道。

    很快“得得”的马蹄声渐行渐远。

    “公子,让你受惊了。”车夫带着歉意说道。

    林焰朝车夫点点头,径直下了马车,跑到了车厢侧面,就看到白皙书生半蹲着,背靠着车轱辘上,白色衣服上面溅了不少的泥点,身上也被雨水淋湿了不少。

    “崴脚了?”林焰问道,一看白皙书生的样子,林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白皙书生气愤地瞪了林焰一眼,随即龇牙咧嘴说道:“这车窗看起來不高啊,怎么我一跳下去就崴脚了,运气可真够背的。”

    “咦,怎么真的是你这个读书人啊,难道刚才你真的躲在车厢里?”这时车夫发现了白皙书生,满脸的惊讶。

    “车夫大哥,这位小兄弟有些难处,帮衬点吧,”林焰笑道,“反正天黑前是赶不到文口镇了,不如我和车夫大哥一起,将车轱辘弄好,先返回秀山镇吧。”

    秀山镇,正是林焰搭乘马车的集镇,算起來,此刻马车距离秀山镇还要比距离文口镇近。

    车夫见林焰肯和自己一起冒雨修理车轱辘,正发愁今天该怎么回去,此时自然乐意,也不去管什么书生不书生了,当即就喜滋滋点头答应了。

    林焰先托起白皙书生,让白皙书生顺着车窗爬回了车厢,在车厢内,白皙书生依旧在龇牙咧嘴。

    “小兄弟,你的脚沒事吧?”林焰问道。

    白皙书生心情似乎好了些,对林焰也不再有气了,说道:“沒多大事,就是痛了一点。”

    林焰点点头,他之前捏了白皙书生崴脚的脚踝,发现白皙书生的脚并沒有脱臼或者骨折,只是崴了一下而已,不会有大碍。

    不过,托起白皙书生送回车厢的时候,林焰总觉得这白皙书生体重实在太轻盈了,想必白皙书生体质虚弱,所以林焰也想尽快将车轱辘弄好,好返回秀山镇后,找医馆给白皙书生治疗脚伤。

    林焰和车夫冒着瓢泼大雨,蹲在右边车轱辘下忙活了将近半个小时,费了老大的劲,终于将缠满一多半车轱辘的铁丝清除干净了。

    车夫坐回了驾驶位,一甩马鞭,高声叫道“走喽!”

    两匹马开始转身,“得得得”地往秀山镇奔跑。

    林焰坐在车厢内,发现白皙书生崴了的左脚已经脱去了鞋袜,脚踝处又红又肿,比正常时候肿了将近三分之一。

    白皙书生靠在车厢壁上,脸部不时抽搐一下。

    “你揉揉脚踝,加快血气流动,要不然退肿会更慢。”林焰好意提醒道。

    “揉一下痛一下啊。”白皙书生苦着脸回答着。

    林焰心想这白皙书生果然柔弱,只好说道:“那随你吧,现在不揉,顶多以后多受点痛。”

    白皙书生还是卷起了左腿,开始揉捏脚踝,不过揉一下就吸一口凉气的表情,却让林焰差点笑喷了。

    “你笑什么?”白皙书生像刺猬一般。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躲避那两个汉子?”林焰恢复了正经神色,不弄清楚这个问題,他还无法完全相信这个來历不明的书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