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二十一章 白皙书生

    林焰顺利來到了皇城之后,按照巨龙飞升的大概方向,朝西走去全文阅读禁猎:撒旦总裁的诱惑。

    顾不上去欣赏武界之中唯一一座气势恢宏的皇宫了,林焰穿过皇宫前面热闹的主干道,在中午时分脱离了皇宫的范围,來到了皇宫以西的郊区。

    近郊城区,远远沒有京畿之地那么热闹,人自然少了很多,可是,这儿的集镇依然比得上潇水城中心最热闹的商业区!

    毫无疑问,皇城才是整个武界最富庶的区域。

    本來为了赶时间,御空飞行是最便捷的方式,可进皇城前,林焰就了解到这儿的一系列规矩,其中不怎么显眼的一条,便是皇城三十公里范围之内,严禁任何人御空飞行!

    像这样奇特的规矩还有很多,例如哪怕是武者在这儿也得收敛,当街杀人或者抢劫,一旦被官府的人看到,束手就擒还好,如果胆敢潜逃,官府定然出动大力气进行捕捉,中途自然还会派出武者前來堵截,那时候一旦被抓住,罪名定然加重,所以武者当街行凶的事情,在这儿基本绝迹,因为谁都不想也知道无法和官府作对。

    官府这样奇葩的名词,还和什么治安、宵禁等等有关,构成了这样那样奇特的规矩全文阅读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

    但经过仔细了解后,林焰反而庆幸自己了解过了这些规矩。

    要不然,触犯了其中哪怕一条的话,他这个外城來的人,一定会倒大霉。

    从打听到的情况林焰得知,就算是实力达到了长生境的武者,明面上还是老老实实遵守着这些皇帝定下來的规矩,说白了,在皇城,一切人都是皇帝的臣民,都得听从皇帝的命令。

    一旦触犯,恐怖的官府力量一出动,面对王朝机器,再牛逼的武者也得认怂。

    这样的情况下,林焰自然舍弃了御空飞行的打算,改为老老实实的步行。

    下午大概三点的时候,林焰距离巨龙飞升的地方还有十公里远,而这时候,他所在的地方已经变作了山明水秀的中型集镇了。

    当然,这种规模的集镇,是相对于中州城其他集镇规模來说的,放在潇水城,这样的集镇,依然算得上处在潇水城中心范围之内。

    思考着自己赶路还不如坐马车速度快,而且坐马车还不容易走错路,林焰于是在此时雇了一辆全封闭、由两匹马拉着的马车,坐进了车篷内。

    车篷中总算舒爽了许多,不像在外面赶路还要忍受夏日炽烈阳光的暴晒,而且车夫对附近一带地形十分熟悉,当林焰说出文口镇的名字后,车夫爽朗回答绝对沒有问題,一定在日落之前赶到。

    文口镇,距离巨龙飞升之地只有五公里,由于这余下的五公里都是莽莽大山,所以,文口镇成为了最后一个有人聚集的集镇,而且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赶到文口镇还能够歇息一晚。

    所以,林焰静静躺在车厢内,任由马车“隆隆”行驶着。

    约莫下午四点,马车开始出了街道,上了一条土路。

    这条路,是通往文口镇的必经之地,说是土路,其实还是铺上了细小的石头,因此地面还算平坦,坐马车上也不怎么颠簸。

    车夫大概是想趁早赶到文口镇,加之路况不很糟糕,于是扬起了马鞭,马车行驶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可好景不长,车夫边哼着歌边驾驭马车、有些心不在焉的时候,竟然沒有避过地面上一串不知道谁丢下的铁丝圈,这下可好,车轮飞速滚动着,在碰到这串铁丝之后,竟然被铁丝缠绕进了车轱辘当中,而且越缠越紧。

    车夫还是发觉右边车轮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声音后,这才感觉不对劲的。

    马车停住,林焰听到车夫大骂了一句“晦气”。

    下车一看,林焰发现车夫蹲在右边车轮旁,满脸愁容,车轱辘的一半已经被铁丝缠得死死的,整圈铁丝估计能够二十米长,以极其复杂的角度和方向纠缠在一起。

    林焰一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然因为这样明显耽误了自己的行程,但车夫毕竟也不是故意的,况且,被铁丝缠紧的车轮,估计就算解决了铁丝,这个车轱辘也用不长,对车夫而言,还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林焰有心凭借自己的武力來强行扯开铁丝,或者用锋利的战剑割断铁丝,然而,当看到车轮轱辘上彼此对称的木条已经被铁丝死死勒紧后,林焰只有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因为扯开铁丝,或者割断铁丝,都会对这些木条造成损害,很可能会直接影响整个车轱辘,甚至导致车轱辘散架,要知道,这里距离文口镇,可还有三公里路程呢。

    不得已,林焰只好和车夫一样,采取了最原始的办法,一截一截慢慢清理着铁丝。

    三点的时候,要忍受日光的暴晒,而且是蹲着徒手清理铁丝,即便是林焰也感觉有些难受。

    至于拉马车的两匹马,由于本身就是属于中老年层次的马了,即使此刻站着不用拉车,可也等于是在浪费时间來晒太阳,两匹马都被晒的出汗,甚至隐隐流露出狂躁的气息。

    可看样子,清理铁丝沒有半个小时,别想完成。

    车夫不想耽误林焰的行程,而且也知道即使将马车修好,天黑之前也肯定赶不到文口镇,走夜路于是有些危险,自然盼望着路上有其他马车通过。

    可很不巧,大概是今天天气太热了,既沒有马车也沒有骑马的人路过。

    林焰于是便想自己走路,赶到文口镇。

    恰好这时,后面传出了“得得”的马蹄声,车夫喜出望外,毕竟,他不希望搭载自己车的客人还要忍受暴晒才能赶到目的地。

    后面的人渐渐靠近了,但由于扬起的灰尘太大,看不清具体人的面貌,林焰估计这队人应该有一辆马车,还有两个骑马的。

    有马车就好办了,马车里面再坐上一个人,不会额外多增加马多少负担,如果全是骑马的,林焰倒不好意思两人共乘一骑。

    就在林焰准备搭顺风车的时候,突然天际传來了轰隆隆的雷声!

    大热天,难怪这么闷热!

    刚刚还白晃晃的太阳光,一下龟缩不见了,明晃晃的天空突然变得昏暗起來,随着一道闪电划过,黄豆大的瓢泼大雨就开始迅猛的砸落下來。

    “啪啪啪。”

    道路上一个个凹凸不平的地方,很快就蓄满了浑浊的雨水。

    而这时,雨水也浇灭了灰尘,林焰发现后方果然是一辆黑色马车,马车前方还有两个骑着马、家族护卫打扮的汉子。

    这辆马车在接近林焰的时候明显放缓了速度,因为车夫的马车刚好占道,黑色马车要过去,还得小心着行走。

    “真他娘的晦气,这时候下大雨了。”一个大汉骂骂咧咧说着,走过了林焰身边。

    另外一个大汉则戏谑般看着停在路上动不得的马车,笑了一下。

    黑色马车开始缓缓从旁边驶过。

    林焰这时候对马车上驾车的车夫说道:“兄台,车厢中还可以坐人不?我要去文口镇,但这位师傅的马车坏了,想搭乘顺风车,兄台帮帮忙吧。”

    车夫朝前方两个护卫打扮的汉子怒了努嘴,示意这事他做不了主。

    林焰正想和两个护卫打扮的汉子说话,沒想到汉子当中的一人就不耐烦地嚷嚷道:“这个忙我们帮不了,车厢内坐着的可是一位秀才,你再上去,灰头土脸的,弄脏了车厢不说,关键还是怕吓了读书人,这儿距离文口镇也不是很远了,现在又下雨了,天气还算凉快,你还是自己走路过去吧。”

    说罢,汉子不再搭理林焰。

    林焰只好收回视线,看着黑色马车驶了过去。

    车夫之前也一直盯着两个护卫打扮的汉子,听到被拒绝了,便抱歉地对林焰说道:“这位公子,真是不好意思。”

    林焰笑笑,不以为意,准备上路,反正马车坏了,自己走路也可以,他毕竟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少爷,这点苦累还真的算不了什么。

    可这时候随着几道雷鸣,大雨却突然变大,变得更加密集。

    车夫不知道林焰是武者,不忍心林焰冒雨赶路,便好心提醒道:“公子,还是先进去车厢中躲一阵雨吧,这夏天的雨,來的快去的也快,要不了多久雨就停了,公子到时再接着赶路也不迟。

    林焰沒有逞强,走到车厢旁,掀开幕布,钻了进去。

    而车夫也暂时放弃了清理车轱辘上面紧缠着的铁丝的打算,坐到了车厢外面平时自己的专属位置上。

    林焰抖了抖脸上的雨滴,进了车厢后正准备坐下歇歇,眼睛却瞟到车厢中居然凭空生出了一个人!

    一个皮肤白皙、面容精致的白衣男子。

    这个男子留着的头发向后束起了一个髻,手上拿着一把折扇,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温文尔雅的味道。

    一个年轻的读书人模样。

    林焰不由想到了之前两个护卫打扮模样的汉子曾经说过他们的车厢中,坐着的是一位秀才,从这个白衣男子的装束和气质來看,应该就是那位秀才了。

    只是,林焰也见识过书生,像夏府的夏安之,就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可面前的这位,明眸皓齿,肌肤瓷白,如果不是一身男人打扮,且透露着书生气,他一定以为这是个女的。

    不过想到自古书生就比武者要柔弱许多,林焰也仅仅是短暂惊讶之后,就不再关注这年轻书生的性别问題。

    林焰现在就想知道,为什么这个秀才会偷偷从黑色马车中下來,然后躲进这辆马车的车厢中,看起來对方不像是被人胁迫了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