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零九章 剧烈冲突

    林焰连珠炮似的的质问,使得天玄根本就找不到插话的机会,脸色也是渐渐铁青起來最新章节网游之天下无双。

    好不容易等到林焰说完了,天玄阴沉着一张脸,再不见往日里那种慈祥、淡定的高人风范,他高声怒喝道:“够了!在我青武门,岂容你一个黄毛小儿撒野,给我闭嘴!”

    林焰不想和天玄作口舌之争,冷笑道:“天玄,那你准备拿我怎么办?”

    随即,林焰继续说道:“事情的真相梅绛雪肯定和你说过一遍了,现在我也复述了一遍,相信真相你比谁都了解,如果你讲理的话,就不应该将青风身死的怒气撒到我的身上,甚至迁怒于梅绛雪,如果你不讲理、甘愿背弃什么名门大派的风范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沒有说好了。”

    说归说,可是林焰也绝不甘心束手就擒,早已经做好了搏斗的准备,尽管御空境五重天的实力打不过达到了长生境、俨然现在是潇水城第一人的天玄,可是,他也得恶心恶心天玄,绝不会让天玄好过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事情果然如他估计的那样,天玄压根就不想和他讲道理、论真相,只是说道:“我不管真相是什么,也不管这件事有多少人作证,我只知道,是你和青风、和我们青武门起了冲突,这才导致我门下一个弟子饶逵被你所杀,而青风也因为你的缘故而死,你说,光是这两条人命,都与你脱不了干系,我又怎么会放过你?”

    林焰牙齿剧烈摩擦,显得分外的愤怒,他斜眼瞪着天玄,怒声骂道:“好一个胡搅蛮缠的破理由,天玄,你在颠倒黑白!”

    “放肆!你一个晚辈,我岂能容你再三嚣张?”

    天玄边说,身形边朝空中飞起,右臂一挥,带出了一股强大的元气,扫向了林焰。

    “难道你还想杀了我?”林焰的眼睛紧紧眯着,透射出两道寒光。

    “哐!”

    林焰抽出了装在普通剑鞘下的战剑,毫不客气对着天玄就是一剑劈出!

    银白色的剑刃呼啸着,将天玄发出來的攻击绞碎,趁此机会,林焰施展御空飞行,往窗子方向飞射而去。

    “想走,沒那么容易!”

    天玄突然身形一闪,身体眨眼就消失在原地,然后骤然出现在林焰的身前,大手化作爪状,天玄一把抓下战剑,将林焰手上的战剑抓落在地,下一瞬间,大手又由爪状变作了鸟喙状,伸手在林焰后背疾点了几下。

    林焰顿时感觉经脉内运转的元气为之一窒,身体像被封印住了一般,不受控制地往地面坠落,很快就砸到了地面上。

    “我说过,想走沒那么容易。”

    天玄轻飘飘地落地,看了看被制住穴道的林焰,右手一拂,将林焰从地面上带起,落到了原先的座位上。

    见自己被制,林焰坐在椅子上也不见慌张,只是冷冷说道:“天玄,你究竟要怎么做?”

    天玄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可以不杀你,你只要答应我几件事情,我可以将雪幻高原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既往不咎。”

    林焰冷哼了一下,“既往不咎?天玄,莫非你还固执地认为青风和饶逵的死,应该归罪到我的头上不成?”

    天玄脸一沉,沉声说道:“我懒得和你讨论这个问題,你如果不想死,要么自废武功,从此成为平常人,这样我不会再认为你对我青武门有威胁,要么你就加入我们青武门,成为本门的真正弟子,从此归我青武门领导。”

    “这就是你所说的办法?”林焰冷笑着。

    “你知道我不会自废武功,任何一个武者都不会,你这么做,不就是想逼我加入青武门么?”

    “不对,应该说真正的原因还不是让我加入青武门,而是你想用这种方式逼我屈服吧,只要我加入了青武门,岂不是无论从身体还是思想上,都已经屈服于青武门了?不过,只可惜我林焰不会答应这狗屁提议!”

    “你劝你再想想。”天玄的眼睛中流露出了真实的杀机。

    林焰不惧,反而大笑起來,笑过之后,才冷冷说道:“天玄,我知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了,事实上你已经相信了饶逵和青风的死和我沒有半点关系,可是,你就是不甘心自己的青武门接二连三地受辱在我的手上!”

    “别忙着发飙,听我把话讲完。”

    “你无非就是见不得自己门派的年轻弟子,无论是在全城比试上,还是在雪幻高原的历练上都输给我,可这是事实!你为了维护自己门派的尊严,现在所做的只不过是在变相地打压有损你门派尊严的人罢了!”

    林焰说完,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天玄。

    被林焰一下戳穿了内心的真实打算,天玄的老脸有些搁不住了。

    确实如林焰说的那样,他知道青风的死怪不上林焰,可是,他堂堂青武门一干年轻精锐弟子,几乎全部折损,而且每一个人的折损都和林焰有关,眼见门派的尊严屡次三番地被林焰践踏,再加上原本和青风同为最精锐弟子的梅绛雪眼看又会和林焰好上,投入林焰的怀抱,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于是便拿青风身死这件事來作借口。

    可他当然不会主动去承认。

    “林焰,你别再胡乱编排我的不是,我不想和你废话,今天你若是想活命,要么自废武功成为普通人,要么就甘心加入我青武门,从此听从本门的调令!”

    天玄提出这两个选择,就是想逼迫林焰屈服,只有林焰加入了他的门派,他才会认为自己门派的尊严重新找回來了。

    而如果林焰不答应的话,那他不介意杀了林焰,因为他再也无法容忍在本门接连被林焰羞辱的情况下,本门的梅绛雪又要和林焰成双成对,比翼双飞,那简直就是林焰在拆他青武门的根基!

    从來,从青武门建立之日起,就沒有人让青武门蒙羞至此,以前不行,现在也不行!

    他甚至在此刻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只要林焰拒绝,他立即下杀手,即便有负良心,他也顾不上了,他不能让青武门再蒙羞!

    “天玄,从你这儿我总算明白门派利益之争为什么会屡屡上演杀人、被杀的一幕了,就为了什么门派尊严,或者说个人面子,你们就容忍不了冒犯你们的人,如果这样的人出现了,例如我,你们就会在表面继续打着和善的名号,背地里却做着阴暗的勾当,难道不是么?”

    林焰冷冷说着,他不是不明白眼下的处境,相反,他心中无比清楚,知道天玄为了维护青武门的尊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可是,他怎么可能加入这样的门派!

    即便青武门是名门正派,可是,这样动不动就以门派利益受损、门派尊严受到冒犯而不讲道理地去打压、攻击别人的门派,能够好到哪儿去?说白了,这样的门派,这样的掌门,根本就是肚子里容不下任何人的小人而已!

    一听林焰这样说,天玄的眼睛中,杀机更重了,他最后一次问道:“你当真不愿意?”

    林焰重重哼了一声。

    天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拿起林焰的战剑,剑尖对准了心脏部位,朝林焰刺去!

    这一刻,天玄俨然成了那个肚子里容不下任何人的小人,只想着要杀死林焰,杜绝后患,不让门派再在林焰手上蒙羞!

    “嘶嘶,嘶嘶。”

    战剑急速激射破开了空气,让空气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有如毒蛇吐信一般。

    林焰的眼中,无比熟悉的战剑正迅速变大,锋利的剑尖,就要刺入他的胸膛。

    “砰!”

    紧闭的房门突然在此刻被撞翻,一个女子的身影跌跌撞撞跑了进來。

    边跑,女子边急切地大声叫喊道:“师叔祖,不要啊!”

    战剑剑尖距离林焰胸口不足十公分的时候,女子终于跑到了天玄身边,一把拉住了天玄持剑的胳膊,生生让战剑再不能前刺半分。

    “师叔祖,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女子显得十分气愤,就连对身份崇高的天玄说话时,都顾不上什么礼仪了。

    “绛雪姑娘。”林焰看到熟悉的面容,叫出了这个女子的姓名。

    梅绛雪朝林焰点点头,紧接着再次对天玄说道:“天玄师叔祖,青风师兄的死和林焰沒有关系,您不能杀他。”

    天玄不置可否,但还是先将战剑撤回,板着脸对梅绛雪说道:“沒有我的命令,你敢私自逃出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违抗我的命令?”

    房间中突然响起了哈哈的大笑声。

    天玄回过头狠狠瞪着正在大笑的林焰,冷冷说道:“你笑什么?”

    林焰一收笑声,语气中顿时充满了愤怒:“天玄,你凭什么关押梅绛雪?她要出來是她的自由,你却说这违抗了你的命令,你说这难道不好笑么?”

    林焰真的很愤怒,因为梅绛雪憔悴的容颜,萎靡的神情,都在表明天玄关押梅绛雪,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原因,当然还是和他有关,天玄应该是逼着梅绛雪做违背本心的选择,梅绛雪不答应,天玄于是这样做了。

    天玄这种做法,无非还是在想着维护青武门的尊严,维护他天玄本人的面子!

    天玄的脸色更加阴沉了:“林焰,你别以为绛雪这丫头來了,你就平安无事有恃无恐了!我照样可以现在杀了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