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零七章 秦海梦身死

    林修平这次跟着儿子林焰來潇水城,除了想见一见儿子另一个心上人梅降雪之外,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來祭拜辛管家暗欲迷城,女人别想逃!。

    完成了这个心愿后,三人再次踏上了直达潇水城的官道。

    林修平和叶熙儿都是第一次來这个陌生的大城,尽管还在官道上,但都有些隐隐期待,想看一看林焰生活了近十一年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然而,当即将走进潇水城时,林修平却叫住了林焰。

    “焰儿,你也儿媳妇一起去潇水城办正事吧,我就不和你们一块了,你给我在潇水城远离城中心的地方找一个住的地方就行。”

    “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叶熙儿疑惑地说道。

    自从当着林修平的面同意了林焰的婚事后,叶熙儿也习惯了称呼未來的公公为“父亲”。

    林修平笑道:“我这样做当然有原因。”

    说完,林修平将眼光投向了林焰。

    林焰点点头,同意了父亲的安排。

    叶熙儿眼中的疑惑更甚。

    林焰只好解释道:“熙儿,父亲跟着我们,首先就不适合接连的劳累奔波,况且,天帝城那边的追兵大概会整个武界搜寻我和父亲的下落,现在分开,危险性要降低非常多。”

    尽管和刚刚重聚的父亲还有很多话要说,他也不想这么快就和父亲分别,但是他明白这样的情势下,必须要做这样的决定。

    林焰特意选择了一条弯道进入了潇水城。

    直道是直接通往潇水城中心的,而那条弯道,则通往潇水城的城郊。

    沿着弯道走,根本就碰不上几个人,正好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暴露的风险。

    林焰将父亲安置在郊区的那座院落,这院落,还是当初铁牛夫妻腾出來给他居住的,此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院落很幽静,不会有人打扰,而且除了梅降雪以外,知道这处地方的,就再沒有其他人,安全性更是林焰满意的。

    收拾了一下,并在这院落吃了一顿团圆饭后,叶熙儿去厨房忙碌了,林焰和父亲就坐在院落中的石桌前,开始聊天。

    父子俩聊了很多,交谈着这么些年各自的一些经历。

    从中,林焰总算知道了当初在自己身上设置元气吸收锁阵的人。

    元气吸收锁阵,在他七岁到十七岁这十年间,可谓带给了他太多太多的煎熬和折磨。

    在夏府的那十年,他炼体不辍,但每每在丹田内凝聚起一丝元气,就会立即莫名其妙而又神秘无比地被吞噬了一个干净,似乎整个身体就像是一个黑洞,迫使任何元气都不可能在体内存留时间超过半秒钟。

    所以,尽管他勤奋,但哪怕到了十七岁,还是不能由一名单纯的炼体者进步到先天境成为武者,夏府包括下人在内,很多人都叫他“废物”、“废柴”,甚至当着面羞辱他的情况也很多。

    当最后因为仇三娘的缘故阴差阳错之下破除了体内的元气吸收锁阵后,尽管从此以后修炼之门对他敞开了,但他还是十分在意这个在他体内设置元气吸收锁阵的人最新章节爱情陷阱。

    若不是这该死的元气吸收锁阵,他也不会这么晚才成为武者!

    从七岁到十七岁,武者最宝贵的黄金时间段,就这样被浪费了!

    他在这十年间,修炼一途上,一事无成!

    当父亲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前,他虽然事先就察觉到了,但当父亲亲口说出來后,他还是止不住的愤怒。

    那个人,居然正是林震!

    他父亲其实也是在流血夜事变之后才得知的,原來,就在那晚玄家、海家势力一起來林家兴师问罪的时候,林震由于担心王雪和林修平得到了半部秘籍之后,会将秘籍转授给儿子林焰,于是竟然偷偷利用莫大实力在林焰体内放入了一个元气吸收锁阵。

    此后,便是逃亡路的开始。

    林焰根本就无法有机会查探到自己体内的异样。

    林震的这个举动,几乎害得他一生都不能成为武者,而这正是林震的初衷,林震就是想让他不能习武,如此一來,半部秘籍就对他沒有任何用处,而林震也就少了任何竞争对手!

    “林震这老匹夫,枉为我林家的顶梁柱,一次又一次地谋害我们一家,我不会放过他!”

    林焰握紧了拳头。

    “就是可怜你母亲,至今生死不明。”林修平神情黯淡,语气落寞。

    父亲这样一说,也勾起了林焰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十分想念母亲。

    “父亲,您不用担心,我相信母亲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林焰安慰道。

    林焰明白,此刻父亲最牵挂最放不下心的,肯定是母亲,自己做儿子的,即便不能为父亲分忧,但至少也要安慰好父亲。

    林修平点点头,说道:“嗯,你母亲会好好的。”

    林焰拿出了静慈师太给他的那颗天香蔻。

    天香蔻是续接经脉的灵药,本身含有大量的天地灵气,属于不可多得的天财地宝,而父亲因为元气受损导致衰老速度加快,服用天香蔻正好可以缓解这种衰老速度。

    只不过,只有像现在这样,父亲找到了稳定的居住点,不用连日奔波,服用天香蔻后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天香蔻的效果,这也正是他直到现在才拿出天香蔻的原因。

    林焰明白,父亲的衰老速度不可能被阻止,但只要父亲平常不动用元气,像一个居家老翁一般自由自在的生活,凭着父亲以前强壮的身体,还是能活到普通人的正常寿命的。

    第二天,林焰和叶熙儿刻意打扮了一番,隐藏了本來面貌后,进入了潇水城中心。

    不过,林焰沒有急着去打探最近潇水城发生了哪些大事,而是径直往青阳镇走去。

    只因为叶熙儿说和自己去看看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模样。

    青阳镇,林焰非常的熟悉,而青阳镇的夏家,更是熟悉。

    只是,当來到一堆残垣断壁面前后,林焰停住了脚步。

    林焰手一指,颇为遗憾和惋惜地说道:“熙儿,这就是我从七岁到十七岁生活的地方了。”

    “这里?”叶熙儿秀眉一蹙,漂亮的眼睛中带着震惊。

    “夏府完了,物是人非了。”林焰感叹道,“它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对它的不满,早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关于那十年不如意的生活,记忆中我已经淡去了。”

    叶熙儿怔怔看着林焰,第一次明白自己的男人,虽然年纪轻轻,但生命中却承受了多少不堪之重!

    “林焰。”

    “嗯?”

    “林焰,我们回去吧,看这儿,难免触景伤情。”叶熙儿挽着林焰的胳膊,柔声说道。

    “好。”

    林焰正准备离开夏府的原址,却突然发现一堆砖头的附近,留有一道浅浅的血迹,鲜血虽然已经干涸,但攻击留下的时间还不是太长。

    “有人受伤,住在了这人吗?”叶熙儿顺着林焰的视线,也瞧到了这道血迹,不由带着疑惑说道。

    “进去看看再说,熙儿,跟紧我。”林焰沿着血迹的蔓延方向,往深处走去。

    自从夏家被李清愁满门虐杀后,夏府随即破败,如今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散落的木头砖石,不过,夏府太大,有很多的隐藏角落确实能够供受伤的人躲避。

    七拐八拐,林焰发现地上的血迹暂时消失了,而面前则是一扇破败的门,门虚掩着。

    林焰示意叶熙儿呆原地不要动,自己上前轻轻推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是一堆野草上躺着的一个黑色身影。

    看这个人影身下一大摊鲜血,应该是生命遭遇了重创。

    林焰朝人影一步步接近。

    “师父,我的好师父,您还真是冤魂不散啊,哈哈,哈哈哈!”

    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女子披头散发,将脑袋抬了起來,艰难地转动脖子,边狠狠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

    当女子的脑袋转了过來,露出了散发当中的那张苍白脸庞时,林焰心神一震!

    居然是秦海梦!

    “你是谁?”秦海梦认不出化装过后的林焰,见是一个陌生人找到了自己,尽管生命奄奄一息,但还是做出了戒备的姿态,明显不相信任何人,“难道我的好师父居然又想唱另外的戏,还想着要得到那宝贝不成?”

    显然,秦海梦将他当做了仇人了。

    林焰于是上前一步,低声说道:“秦海梦,是我,林焰。”

    秦海梦甩开了遮盖在脸庞上的乱发,眼睛直直望着林焰,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说道:“真的是你,林焰?”

    “林焰,沒想到死之前我还能够看到你。”

    秦海梦的表情中,带着一分欣慰,三分懊恼,六分仇恨。

    “我沒救了。”看到林焰关心的眼神,秦海梦说道,“全身经脉被毁,现在只是吊着一口气罢了。”

    “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林焰了解秦海梦,知道秦海梦是一个无比现实的人,追逐利益的同时,也会小心翼翼行事,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我修炼《幽冥玄功秘籍》上的炼气**,被我的好师父发现了,哈哈,她可真是我的好师父啊,居然想杀死我独吞秘籍,幸亏我也不是好惹的,我就偷偷伪造了一本假的,改动了秘籍心法上至关重要的几句,然后毁掉了真正的秘籍,现在那个丑婆娘一定以为我早死了,指不定拿着那假冒秘籍正得意呢,哼,我秦海梦就是死,也会拉上她!”

    尽管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从秦海梦的这番话中,林焰还是得知了秦海梦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原因,看着秦海梦不满怨恨和厉色的脸庞,林焰不禁心中叹息了一声,沒想到一向喜欢从别人身上谋夺利益的秦海梦,居然也落难到了如此田地。

    秦海梦的生机正快速消逝,声音越來越微弱:“林焰,我自以为论人心算计,我不会输给任何人,所以我现实,只关注自己的利益,可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那些算计,只是小聪明罢了,林焰,看在你我彼此合作过、而且有过**亲密接触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不要贪图太多的利益,其实很多东西一到手之后,才会发现原來它不像沒到手时的那样夺目、吸引人,一个利字,一个贪字,才让我走到了今天。”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听到秦海梦用了一生才悟出來的道理,林焰点点头,“谢谢,我记得了。”

    秦海梦艰难地笑笑,气若游丝地说道:“林焰,你说如果我不是那么注重利益,如果我在你面前坦诚的话,小湖泊的那个下午过后,我们是不是会收获真正的爱情?”

    话音刚落,秦海梦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她最后问出的这个问題,永远不会再听到答案了。

    林焰沒有做出回答。

    林焰抱着秦海梦的身体,一路走到了夏府对面的小山上,选了一个清幽的地方,将这位和自己有过最亲密接触、以后又变成利益合作者关系的女人,葬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