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零五章 活烤人

    “焰儿,父亲不想指认你母亲为杀人凶手,更不想派一百冷血骑士追杀你,但为了那些无辜下人的生命,父亲被迫这样做了,我希望你能够原谅父亲全文阅游之天下无双。”

    说出了十三年前流血夜的真相,林修平感觉一直压在他心间的大石头总算被搬开了,可是,对于儿子林焰的愧疚,却是他怎么也无法消除的。

    “父亲,”林焰看着父亲布满沧桑的面容,看到了父亲头发中夹杂的根根白发,止不住的心酸,“父亲,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您不需要和我说什么对不起。”

    林焰设身处地地为父亲想过,明白十三年前那种环境下,即便父亲不这么做,母亲和自己照样会遭遇林震的追杀,况且,府上还有数十条无辜的生命,父亲这样做了,是在保住他们的性命,这又有什么错!

    “父亲,您做的沒错,反倒是我,十三年以來一直误会了父亲,甚至还骂过父亲,父亲,我才需要向您说一声对不起。”

    “傻孩子。”林修平呵呵笑着,抚摸着林焰的脑袋,眼睛中全是疼爱和慈祥,在他眼中,儿子林焰无论多大,无论取得了怎样的成就,永远就是他的小孩。

    父子间一直存在了十三年的隔阂和误会,总算在今天完全消除了。

    面对父亲的询问,林焰将七岁时被辛管家带离天帝城后,一直到现在的生活,讲述了一遍,当然,为了不让父亲担心,经历的一些生死场面他刻意沒有说出來。

    听完儿子的境遇后,林修平既为儿子的坚强和出色感到由衷的骄傲,又觉得心中满是安慰,他凝望着儿子帅气的面孔,脸上一直带着笑脸。

    “上天待我不薄啊。”林修平喃喃自语,“虽然我家经历了一连串变故,遭受了很多的折磨,但是看到焰儿你如今长大了,不仅懂得照顾自己,而且还学会了一身本事,我感觉这就比什么都要强。嗯,实在是太好了,让我在有生之年看到了焰儿,我真的满足了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说完时,林修平已是眼眶含泪了。

    “父亲,我们父子相见应该高兴才是,您放心,以后我们还会找到母亲,我们一家人还会团聚的。”

    林焰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在盼望着和父母团聚的时刻。

    林修平跟着笑笑,然后笑容淡去,表情中多出了无奈。

    林焰一看,顿觉不妙,急忙问道:“父亲,您沒事吧?”

    林修平摇摇头,这样说道:“焰儿,我很好,你我能够相见,而且还能够摆脱林震的监视,父亲已经很满足了。”

    可林焰却知道父亲一定有什么事,再次追问。

    林修平本也沒想着要隐瞒,于是道出了原因。

    被变相囚禁在府中,林震除了派谢思以及四个武者密切监视、以及拿全府上下数十口人命作要挟之外,为了防止林修平出逃,能够继续以林修平作为诱饵,诱使王雪现身,林震还用大神通毁坏了林修平体内的元气,使得林修平生机大损。

    平常时候,即便林震入洞闭关,也会通过谢思,给林修平丹药,维持林修平的生命。

    但昨晚事变之后,脱离了林震的变相囚禁,也相当于再无法得到那种丹药來维持生机,尽管牛魔王帮助林修平恢复了部分生机,但并沒有从根本上解决元气受损的事实,随着以后时间的过去,生机只会逐渐降低。

    生机减少,并不是等同于普通人衰老的速度,而只会比普通人衰老速度快上至少二十倍!

    换言之,即便他林修平是武者,也架不住体内生机快速流失,只会迅速衰老下去!

    讲到这儿时,尽管父亲并沒有说明他的寿命还有多久,但林焰也完全意识到,父亲就是处在慢性中毒之中,毒性总会爆发,而父亲的寿命,也总会结束,而且,速度会非常快。

    “父亲,难道除了林震老匹夫的丹药外,世间就再沒有能够解决的办法了吗?”林焰不甘心的问道。

    只要有任何希望,哪怕是冒再大的风险,他都愿意去尝试,只因为,坐在他对面的,是他的父亲,是他敬爱的父亲!

    可林修平摇头的动作,却在宣告希望永远也不会降临。

    林修平表情平静,说话声音十分的平缓:“焰儿,其实就算是林震的丹药,也只是勉强控制一下我衰老的速度而已,治本不能,甚至连治标都不是。”

    林焰咬着嘴唇,默默不语。

    林修平继续说道:“就连牛魔王这样的超级强者,在检查了我的身体后,都束手无策,毕竟,元气受损后,连带着生机受到了影响,所以衰老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逆的过程,逆天,逆地,却无法逆命。”

    说这话时,林修平神情十分平静,并沒有怨天尤人的意思,在他的想法中,能够和儿子相聚已经是额外的惊喜了,至于衰老,从林震让他的元气受损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坦然接受了。

    林焰还是沒有说话。

    但内心中,林焰却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父亲,会一直快速衰老下去,自己和父亲才团聚,但很可能马上就要面临真正的分别。

    “焰儿,生死各安天命,父亲都能够看开了,你更应该如此。”林修平反过來安慰着林焰。

    父子俩化装后,从湖阳城的郊区开始,向天帝城西侧的静航斋出发。

    一路上,林焰总算强迫自己接受了父亲正在快速衰老的事实。

    虽然对此无能为力,但林焰更加痛恨林震。

    林焰下定了决心,哪怕林震和他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林震对他和他一家人所做的一切,早已经在他眼中不是长辈,而是仇人是死敌了!

    再加上亲眼在雪幻高原深处见到林震用十多个才出生的婴孩做药引來炼制丹药,他对林震的痛恨,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只有杀死林震,这个仇才算报完!

    ……

    在两人秘密前往静航斋找叶熙儿时,林家大宅内的一处暗室,却布满了瘆人的阴寒气息。

    林震由于沒有在第一时间找到林修平及其儿子林焰,心有不甘,于是将新來林修平府上的下人都抓了起來,包括嚒嚒在内,除掉已经被林焰杀死的管家和监工,总共一十八人。

    林震明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谢思那儿,很难找到有用的线索,毕竟,林修平的儿子來营救林修平,事先通过谢家,绕了这么一个大弯,不可能沒做好掩藏身份的准备,所以从谢家那帮人口中问不出有价值的线索,但这十八个下人或许知道一些情况。

    于是,林震将他们都带到了这间密室,绑了起來。

    密室阴暗,只悬着一盏豆油灯。

    一个大铁桶内放着滚烫火红的木炭,一些刑具正搁在木炭上,和木炭接触的部分被烧得通红。

    林震看了被绑住的十八个人一眼,随即若无其事一样拿起了一块烧得通红的铁板,走到了最左边。

    铁板离开了炭火,通红的颜色马上变为了灰暗色,然后,从上面冒出的丝丝黑烟以及传出的炙热温度,却立即让十八个人都脸色煞白。

    林震将铁板在嚒嚒的脸前晃了几下,顿时就吓得嚒嚒身体颤抖,眼睛中充满了无尽的惊惧。

    “你们每一个人,最好都将你们知道的说出來,有关那个人的一切,知道多少,说多少!”林震恶狠狠说道。

    然后林震将铁板扔回了炭火中,面色放缓,笑道:“只要你们说实话,马上就可以走出这里,我不会伤害你们。”

    十八个人赶紧都绞尽脑汁拼命回忆和林焰有过的交往,不肯放过任何一点遗漏,显然害怕被用酷刑。

    不多时,就有人开始讲述起來。

    之后,每一个人都开始将自己对林焰的认识说了出來。

    只是,林焰的营救计划从一开始就有针对性,所以这些人说出來的信息,压根就不能够帮助林震确定林焰的下落,甚至连林焰以前是居住在哪儿的,都不知道。

    林震怒了。

    他的脸上再沒有了任何笑意,取而代之的一脸的铁青和阴沉。

    “你们这帮废物,居然一点有用的信息都不能说出來,我还留着你们干什么!”林震怒道。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嚒嚒带头求饶,其余下人也纷纷在乞求。

    林震冷哼了一声,残忍地说道:“哼,什么东西都沒有说出來,那就只有死了!”

    随即,林震突然转身,一挥手,铁皮大桶顿时翻转过來,无数燃烧中的炭火飞扑出來,密集地砸向了被绑住的十八人!

    木炭一接触这些人,超高的温度就立即烧烂了他们的衣服,焚烧着他们的皮肤!

    顿时,密室内就冒出了股股青烟,混着肉被烤焦的气味,四处弥散。

    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哈哈,哈哈!”林震站在一旁欣赏着,还仰天大笑。

    然后,林震一挥衣袖,带起一股大风扫向了这些人。

    很快,燃烧的木炭遇风升腾起了青色的小火苗,将每一个人的衣服都点燃了!

    身上着火,**被焚烧的极度痛苦,让每一个人都在撕心裂肺的惨叫!

    可林震对这些惨叫充耳不闻,反而带着变态的眼光注视着被绑住的这些人在烈火中苦苦挣扎的情景!

    终于,最后一道惨叫戛然而止。

    十八个人,被活活烧死!

    十八个铁架子上,三十六个铜环死死扣着三十六只焦黑的手臂,束缚着十八具焦黑的尸骨!

    林震看了看这些尸骨,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沒想到活烤人也这般无趣。”

    然后林震仿佛当什么事也沒发生过,轻轻松松走出了密室。

    “林修平,王雪,还有你们的宝贝儿子,不管你们现在谁死谁活,到最后我一定会将你们都杀死,这就是你们当年拒绝交出半部秘籍后,所要付出的代价,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