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九十章 佛珠相赠

    在胡一衡和他的两个婆姨极度震惊的眼神注视下,林焰施施然离开了全文阅读军政联姻。

    不过,当随着苦云大师前往法正住持的禅房时,林焰意外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林焰发现山下村民担來了一些新鲜蔬菜,放在厨房所在的前坪上,而负责和村民打交道、称量、付钱的几个和尚中,为首的,居然是一个瘸腿的和尚!

    瞬间,林焰就想到了在叶熙儿家的前坪上,看到的那些深浅不一的脚印。

    那时候,他就断定想对叶熙儿不利的,是一个瘸腿的人。

    虽然对方是一个和尚,身份很特殊,但林焰也多留了一个心眼,准备结束法正住持这边的事情后,就想办法打探出这个瘸腿和尚的背景。

    于是,林焰不动声色,稍稍瞟了那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和苦云大师往禅房走假面倾城:乱世不为妃。

    “林施主,请。”

    走到后院一间禅房后,苦云和尚推开了门,对林焰恭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虽然直到现在苦云也沒能搞懂这个年纪轻轻的林施主,到底是什么原因,而能够让法正住持如此器重,甚至差点亲自出门迎接,但至少,苦云已经将林焰视作了大音寺绝对的贵客之一,言语之间,自然也有了恭敬。

    “谢谢苦云大师了。”林焰礼貌地还了一礼。

    这个和善的举动,无疑更加让苦云和尚增加了对林焰的好感。

    “阿弥陀佛,小僧先走一步。”

    苦云大师微笑着,告退。

    林焰走进了这间禅房。

    至于叶熙儿和刘母,早已经被苦云安排到了荣堂中,自有专人招待。

    一进门,林焰就听到一道深厚但十分和善的声音:“林施主,你來了。”

    同时,林焰感觉一道无形的东西似乎牢牢钉在了自己的身上,林焰心中一惊,因为当他抬头看时,发现这竟然是法正住持的目光注视!

    光是目光停留在身上,就让自己产生了心惊的感觉,林焰明白这个法正住持绝对不简单。

    但林焰也不害怕,因为他是來归还经书的,算起來,他还是大音寺的贵客。

    当然,林焰也沒有因为这个而恃才傲物,依然十分有礼貌地回礼道:“晚辈林焰见过法正住持。”

    “阿弥陀佛,林施主请坐。”法正住持笑呵呵说道。

    林焰发现法正住持年龄约莫有九十岁了,脸上尽是皱纹,下巴处有着一大蓬雪白的胡须,穿着金黄色的袈裟,面貌上就和其他高僧的样子差不多,都是那种德高望重的模样。

    不过稍有不同的是,林焰发现法正住持是坐在轮椅中的!

    林焰怎么也沒有想到,堂堂大音寺的住持,竟然会是一个失去了双腿的人!

    “林焰施主,老衲最近偶感风寒,身体有些不适,沒能來得及去大雄宝殿那儿迎接林施主,还望林施主不要介意。”

    法正住持的一句话,让林焰有些感动,看法正的身体,都只能够借助轮椅前行了,可还是想着要亲自去接见自己,于是林焰说道:“法正大师言重了,小子何德何能,居然敢让大师屈尊降贵地來迎接。”

    看到林焰不卑不亢,神态自然,法正住持心中暗暗点头,心想这个年轻人果然属于年轻俊杰的那种,从对答中,从神态举止中,都可以看出來。

    法正住持直接打开了话題:“林施主过谦了,林施主能够找到敝寺丢失了的《万象般若经》,就是能,找到后又主动将经书归还,便是德,有德有能,怎么还不能让老衲佩服?”

    林焰笑笑,在法正这种久经人事的老人面前,他可不愿意一直客套下去,要不然,凭他的阅历说出來的奉承话,实在很容易有拍马屁之嫌,索性,他直接心念一动,从空间储物容器中拿出了金色禅杖,以及一个黑色盒子。

    然后,将黑色盒子递给了法正住持。

    法正住持先是看了一眼被林焰放在墙角位置的禅杖,说道:“不错,这正是张自力当时的禅杖。”

    随即,法正住持的视线落在了黑色盒子上,带着期盼的神情,缓慢打开了盒子。

    一本有些破败的古书呈现在他的眼前。

    看到封面上“万象般若经”五个显眼黑字,法正住持心中再无疑问,终于放下心來。

    “林施主,老衲代整个大音寺向林施主表示最诚挚的谢意,谢谢林施主了!”法正住持动情地说道。

    接着,法正便将丢失经书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和静航斋的《静航斋集注经》被窃走的过程差不多。

    得知林焰已经将巫行云和张自力斩杀,法正住持念了几句佛语后,也沒有责怪林焰杀人的意思。

    “林施主,不瞒你说,这本《万象般若经》是我大音寺珍藏的一百零八种秘籍之一,上面记载了其中一门绝世武技,名叫万象般若掌,是我大音寺的绝学,如果丢失,对我大音寺而言,是非常大的一个损失,林施主能够无私将它送过來,老衲真的十分感谢。”

    法正住持收好《万象般若经》,诚恳地说道。

    “法正住持您言重了,这对我來说,真的只是小事。”林焰客气地说道。

    法正微微一笑,顺手打开了桌子旁的抽屉,取出了一串手腕粗细的佛珠。

    这串佛珠由二十颗锃亮的深红色木珠串在一起,看不出木珠的材质,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法正住持将佛珠递给了林焰,并笑道:“林施主,这串佛珠是老衲少时修行时佩戴的,寓有保护好人一生平安之意,希望林施主能够收下。”

    “谢谢法正住持了。”

    林焰恭敬接过了佛珠,急忙说道。

    他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串佛珠,因为佛珠蕴含了平安和祈福之意,而且又是法正住持自小的佩戴之物,意义非凡,法正住持将它赠给自己,他明白佛珠的珍贵,因此很欢欣地就收下了,并且随即戴在了左手的手腕上。

    “我看林施主仪表堂堂,特别是本身实力非常不错,能够在如此年纪就达到了这种实力,林施主应该是林家的子弟吧?”

    法正住持显然心情很好,而且乐意和林焰这个小辈聊天,于是便多说了几句。

    林焰何尝不知道能够和法正住持聊天,机会是多么的难得,更何况,他早已经看出來了,法正住持的实力极其恐怖,兴许只要自己就修炼上的问題询问一二,也能够获得不小的裨益。

    但林焰内心却苦笑一声,因为他并不想说出自己的來历,于是含糊地说道:“我离开林家很久了。”

    法正住持“哦”了一声,准确捕捉到了林焰的表情,微微一笑,以他的阅历,自然看出來了林焰的想法。

    但法正住持仍继续着林家的话題。

    “天帝城林家,是三大世家中,和敝寺关系最亲密的一家了,老衲和这个大家族中的一些人打过交道,有些交情,如果林施主有什么问題需要询问,老衲尽可以为林施主作答。”

    林焰一愣,从法正住持的话中,他隐隐觉得法正住持是有些话想和自己说,但既然打定主意不会透露身世來历,林焰于是说道:“法正住持,我沒有什么问題,就不劳烦您了。”

    法正住持呵呵一笑,像是自顾自说道:“以前,大概有十年的时间了吧,我遇到了以前林家的族长,林修平林族长,非常巧合的是,他说自己有一个儿子,也和林施主同名同姓,但是在一次劫难中不幸死掉了。”

    林焰听后,虽然震惊于法正住持和父亲林修平的关系匪浅,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

    所以,林焰并沒有什么惊讶,平静地说道:“世间上同名同姓的人非常多,不过那位林族长的儿子不幸死了,我也表示遗憾。”

    法正住持沒有点破任何事情,就是为了不对号入座,尽管实际上他认为林施主可能就是林修平的儿子,但丰富的阅历告诉他,既然连当事人都因为某种原因而不愿去承认,那这件事自然不需要去证实,甚至以后也是不能说出去的。

    于是,他只是像说故事一样,说道:“林族长是一位好人,也是一位慈父,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后,心境低落了许多,以后就很少上大音寺了,如今老衲也有好几年沒和林族长见面了。”

    听到“好人”、“慈父”这样的字眼,林焰心中掀起了波澜。

    林焰径直说道:“慈父是好,不过我也听说过,有的父亲是会变的,例如因为某些涉及到自身利益的事情,而变成严父,甚至更加出格的,都有。”

    法正笑了笑,知道自己不能够解开林焰的心结,但还是不忘补充道:“好人总是好人,林族长就是这样的好人,好人啊,虽然有时候会因为某些事情而影响别人对他的看法,但时间总能够证明一切。”

    “有的人的确会变,但也有人,他的变,只是被动的,被逼的。”

    “老衲至今都记得师叔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你所看到的事实,不一定是事实。”

    话音戛然而止。

    法正住持不再说话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