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打脸,就要打得响亮

    可是,张大狂只听叶熙儿平静地说道:“按照契约上的约定,高利贷的本金是五千两黄金,一个月利滚利后,本金加利息,是二万五千两整,我说的沒错吧?”

    叶熙儿看着手上的契约,瞄了那串平时里会让她万分震惊的数字,神态却出奇的轻松最新章节网游之天下无双。

    一时之间,张大狂举棋不定了。

    反倒是在林焰手底下受了一肚子气的泼妇女人一把推开犹疑不定的张大狂,径直朝叶熙儿嚷道:“沒错,正是二万五千两黄金,今天你少交一两的话,都不行!”

    看泼妇女人这架势,分明是笃定叶熙儿交不出这么多的钱,而有恃无恐,想对叶熙儿下手了。

    旁边的张大狂嘀咕了一阵后,终于也明白过來。

    他认为如果叶熙儿拿得出來这笔钱的话,早就拿了,何必等到现在?再者,叶熙儿如果有这么多的钱,干嘛还租房、还过紧巴巴的苦日子?

    张大狂却是忘记了,叶熙儿直到现在,才真正有机会询问高利贷的事情,之前,都在和他的老婆斗法了。

    “叶熙儿,再次提醒你一句,今天不能按时而且如数交清这笔钱的话,我肯定会让人带走你的婆婆,毕竟,契约上写的明白,刘云还不清钱,你婆婆就是债权人,而你婆婆还不清钱,我有权随意处置校园全能高手。”

    “顺便,我还要提醒你一下,随意处置的意思,相信不用我细说,你也应该猜得到。”

    说罢,张大狂翕动了一下鹰钩鼻的鼻翼,说话声音顿时变得阴阳怪气起來:“不过呢,熙儿姑娘,办法不是沒有,如果你肯跟我走的话,一切就好办了,我张某人在这一块还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区区几万两黄金不要了,也不心痛。”

    张大狂正准备继续“攻心”,却突然发现叶熙儿瞪着一双喷火的美目死死盯着他,吓得他立即就乖乖地闭上了嘴。

    张大狂对叶熙儿不明的实力,可是相当畏惧,害怕彻底刺激了叶熙儿后,叶熙儿会发疯般对付他。

    林焰在一旁特意将张大狂说话时,张大狂老婆的表情看了个清清楚楚。

    林焰发现,这个女人果然对张大狂想得到叶熙儿的想法,沒有任何抵触,显然,这符合常理,毕竟,沒有哪个女人还会帮着丈夫物色小三的。

    “看來张大狂夫妻背后的那人,才是真正想得到叶熙儿的人。”

    愈发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后,林焰不动声色,脑海中却在开始思索怎样不惊动那人的前提下,找到那人的老巢。

    不知道为什么,林焰发觉自己已经习惯将叶熙儿的事情当做了自己的事情,如果不帮叶熙儿扫清可能的威胁和障碍,自己竟然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一声嘲笑让林焰的思考中断了。

    原來见叶熙儿沒有说话,张大狂的老婆还以为叶熙儿束手无策了,于是放肆笑道:“叶小寡妇,沒辙了吧,趁早乖乖认输吧,要不然,你婆婆年纪这么大了,进了利通钱庄的小黑屋,怕是很难熬住啊,哈哈哈。”

    张大狂的老婆叉着水桶腰,大笑起來。

    可笑到一半,却听到叶熙儿冷冷打断了她的话:“你笑够了吗?笑够了就來数钱吧。”

    紧接着,张大狂的老婆看到叶熙儿十分镇定地从衣袖中掏出了两张大额银票,以及十张小额银票,叠加到一起,形成了厚厚的一叠,摆在了她的眼前。

    张大狂的老婆瞬间石化。

    瞪得老大的牛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

    张大狂的老婆看了看叶熙儿手上的这叠银票,仍然显得百思不得其解,然后疑惑地回过头,看着张大狂,似乎在询问,为什么叶熙儿突然这么有钱了?

    张大狂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就在刚才,当叶熙儿从衣袖中掏出这么多银票后,他感到就像有一只手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

    被打脸的滋味,张大狂一万个不愿承受,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张大狂匆匆走到叶熙儿身边,一把将那叠银票抢了过去。

    挨个看了一遍,将十二张银票的面额加在一起后,张大狂傻眼了。

    张大狂发现,计算后得到的数目,居然恰好是二万五千两黄金!

    这也就意味着他想再次让叶熙儿屈服的计划,又失败了!

    懊恼,羞愧,难堪,愤怒,等等复杂情绪交织到一块,让张大狂的脸色由青变白,由白变红,又由红变青。

    张大狂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他知道自己无法再为难叶熙儿了。

    而张大狂的老婆,这个泼妇女人,则一把抢过银票,手沾着唾沫一张一张翻看起來,但到最后,她得出了一个和张大狂一样的数目。

    泼妇女人于是感觉自己再次输给了叶熙儿。

    不过眼睛一转,看了看银票,再看看叶熙儿,泼妇女人忽然阴阳怪调地说道:“哟,沒想到穷得连房屋都只能租住的叶熙儿叶小姐,居然也变得腰缠万贯了,敢问叶小姐,最近在哪儿发财呢,怎么一下就变成富婆了?”

    话语中蕴含着的那股挖苦味道,清晰得很。

    “这个用得着向你交待么?”大概是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叶熙儿的心情畅快了许多,轻笑一声,话语中带着对泼妇女人的蔑视。

    泼妇女人立马就变了脸色,又想发飙。

    林焰适时站了出來,抱着膀子,低低咳嗽了两声。

    声音不大,甚至压根就沒有任何威力。

    可是,刚才就被林焰震住的张大狂几个手下,此刻都是浑身一激灵,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连直视林焰的勇气都沒有!

    而泼妇女人也好不到哪儿去,林焰的咳嗽声,硬是将她到了喉咙口的脏话生生堵了回去,迫使她一张肥脸都变成了死灰色!

    看到这一幕的刘母和叶熙儿,都面带微笑,尤其是叶熙儿,更是少有的开心。

    几年以來,在一些邻居尤其是张大狂这儿所受的委屈,全都一扫而空。

    叶熙儿禁不住看了一眼林焰,然后回头时发现婆婆正大有深意地看着自己,叶熙儿的心突然就慌了,于是急急忙忙别过头,不敢再面对婆婆的眼神。

    但紧接着,仿佛是想到自己这样做,似乎更加是在证明某种事情,叶熙儿又红着脸,重新看了看婆婆,但表情却有些不自然。

    叶熙儿沒有看到的是,刘母的眼睛中并沒有任何不满和生气,反而充满了光亮,就好像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而感到高兴和欣慰一样。

    而且,瞟了一眼林焰,刘母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好像老怀安慰一样。

    林焰这时候继续说道:“刘云的钱,叶姑娘已经替他还清,现在,你们该将契约撕毁了,另外,搬离这儿的事情,我们很快就会做到,相信你们也不会急着就要住进去吧?”

    尽管觉得林焰很盛气凌人,可张大狂夫妻俩却不敢再耍横,只得将契约撕碎,至于搬离的事情,压根就沒提。

    “最迟后天早上,我们就会搬离这里,这几天你可以派人守着,到时再办理交割手续。现在,你们可以走了,我们要搬东西了。”林焰继续说道。

    尽管不知道要搬到哪儿,尽管这件事不是自己的事情,可一旦产生了要帮叶熙儿彻底解决麻烦的想法后,林焰自然而然就这么做了,而且不知不觉中,用上了“我们”的字眼。

    张大狂十分疑惑林焰与叶熙儿的关系,他看出來了,林焰并不是什么护卫,可硬说林焰是叶熙儿的情人,又明显不靠谱,不过,张大狂可不愿在这事上浪费时间,既然计划再次失败了,他得赶紧和那人取得联系,以便那人再制定出另外的计划來对付叶熙儿。

    而显然张大狂的老婆也知道了计划前前后后的來龙去脉,想到那人的实力,她在心中恶狠狠说道:“哼,就让你们多得意一会,很快就有你们好受的了!”

    然后,张大狂夫妻俩铁青着脸,带着一帮手下撤离了屋子。

    那帮手下,一个比一个走得快,而且脸色苍白,显得十分畏惧,仿佛林焰是恶魔一样,宁愿避着走也不愿再面对。

    等这些人都走后,林焰这才朝叶熙儿问道:“叶姑娘,你们有沒有其他落脚的地方?”

    叶熙儿很快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沒了,之前家族的产业几乎都变卖了。”

    林焰想了一下,说道:“那只好马上购买一座新房子,或者暂时住到旅馆然后再想办法。”

    叶熙儿点点头,如今,也只有这两个办法了。

    可刘母却在这时候说道:“当年刘家发达时,曾经购置了一些房产,虽然都出售了,但最近出售的那一座,我听说还空着,沒有被买主派上用场,我们只要多花点钱,还是能够将那座房屋买回來的。”

    叶熙儿眼睛一亮,急忙说道:“婆婆您说的,就是位于静航斋旁边的那座?”

    刘母微笑地点点头。

    那座房屋,还是刘家全盛时期,她的儿子为了满足叶熙儿经常去静航斋聆听佛法的需要,而特意购置的。

    她知道,叶熙儿很喜欢那套房屋,所以即便最后家族破败,那座房屋也是最后才被迫卖掉的,这一卖,就等于是将她心中的一个愿望卖掉了。

    所幸,现在她终于又能够将房屋买回來了。

    叶熙儿同样十分高兴,因为她确实喜欢那套房屋。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找那座房屋的买主,哪怕多出些钱,也要将房屋重新买回來。”林焰飞快招呼着叶熙儿和刘母动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