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485章 回忆

    每天的吃喝倒是不缺,吃的也不错,一日一日的不知过了多少日,着急上火都不算事,煎熬是最难受的,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才是最大的痛苦。

    最惦记的就是雨春,劫持他是不是想引雨春入彀?拿他做人质要挟雨春做什么?

    他最担心的就是雨春的性格可以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就像那次杀贼,明明自己可以逃脱,为了一帮人她走了一步险棋。

    猜不透敌人的阴谋最难受,多好吃的美味也是难以下咽,他想逃走想尽一切办法都做不到,关他的是楼房的地下室,只有一道铁门,墙壁都是巨石堆砌,想挖个洞是不可能的。

    他数着日子过了三百二十一天,他在里边练了三百多天的武功,他每时每刻都准备逃走,不能让身体虚弱下去。

    过去了这些日子贼人没有行动,子均也不再猜他被劫的原因,练好身体,只有一分的机会也要逃走。

    那日听到外面的打斗声,时间过去很久关他的铁门才被打开,三个人把他抢出去,他也不知是敌是友,只要能跑出这里就是好事。

    到了外边十几个人护着他跑,他还以为是雨春派来的人救他。

    院子里的打斗还在继续,他们跑在前边,后边两拨人边打边追,不知跑出有多远后边的人追杀上来,好像是剩了一拨人,这帮人向他们杀来,子均身边的人死了好几个,后边的人还有好几十。

    后边的人好像不是对他下死手。只是劫他走的人突然对子均下手,幸好子均有防备,他谁也没相信,早就捡了一把刀在手格挡着刺来的刀剑,几个人擅长偷袭,子均挨了一刀。

    撤到一片密林,子均拖着伤腿准备遁入林子逃走,突然伏兵又起,足有三百多人。有五六十围上子均,他想是必死无疑,哪知这些人只裹挟他走,子均料定这些人不会杀他,就装起了死,他感觉这些人也不是自家人。

    他突然晕倒。裹挟他的人就是一阵忙乱:“他没了气息好像死了。”

    一个人接话:“死了就扔掉,带个死尸回去有什么用?”

    “不行,主子交代的务必带回去是有大用的,走一阵看看万一他要是活了呢。”

    “走走走!”有人喊:“快走!把那些人杀光,咱们的人很快就会回来的。

    很多人簇拥着往前走,子均装死的本事还是有的。他可以闭气停止心跳,可以让血液凝滞气息消失。身体可以冰凉,可以瞒过武功高手。

    雨春听了一阵子突然就笑起来,“你要是不会装死也不会被女大王劫走,跟着这帮人走,也不会受这样大的罪不是?”

    “你怎么知道我被山贼劫走是这个时候?”子均奇怪。

    “还有别的时候可以劫走你吗?你的闭气功多危险,装死以后得那么长时间才可以恢复,你就不怕那帮人怕你醒过来给你一顿乱刀?不怕这段时间狼叼狗拽的吃了你。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多危险。

    那个女大王没把你硬上弓了?”雨春说完就“呵呵呵!”笑了一阵。

    子均大瞪双眼。好像很急的样子:“别糟践我!你知道什么是硬上弓了?你给我上一个!”雨春狠狠掐了他一把。

    子均双臂长伸,揽她入怀:“我想给你上弓,好不好呢。”

    “去你的!”雨春啐了他一口:“你还没说到山寨和女大王拜堂的事呢。”雨春想到那个女大王就想打趣子均,他被那么一个极品的女大王勾引了一年多,心里不知是什么感受?

    子均揶揄地一笑:“洞房都入了几十回了,你看她肚子多大,里边揣的都是我的崽儿。”

    雨春取笑道:“给你生一窝猪仔你就不缺肉吃了。”

    子均掐了一把她的腰,笑得贼贼的:“我没心思养猪仔,我想要这里的……”子均拍了她的小腹一下儿“呗!”的一口亲在了她腮边。

    雨春笑道:“你丢失两年也没觉得你多讨厌,怎么一见了面就看着你讨厌呢!”

    子均再亲了一口:“我就想让你讨厌。”

    雨春拍了他脸一下儿:“说正经的吧,在山寨一年是怎么度过的。”

    “往事不堪回首,不说也罢。”子均叹道。

    “一定要你说,要是不敢说就是有鬼。”雨春生气了小脸阴沉沉的。

    子均脸子有些苦:有什么好说的,男子汉大丈夫被一个丑八怪欺负,说了也是丢脸:“别打听那些事,会吓着你的。”

    “人脑袋我都敢取下来,有什么吓人的事能吓到我?”雨春拉住他:“你一定要说,我要为你分担痛苦,不能一个人苦在心里,这么难出口,会不会是那个女大王看你太色把你给阉了?”

    子均的脸腾下子就红了,雨春还没见过他这样红脸,心里不禁疑惑:“真的?我没猜错?”

    子均气得脸更红,跟这个懵懂的媳妇真是无语,这都是哪跟哪儿?

    子均的脸似红布,瞪了她好几眼:“我被阉了才好呢,不正对你的心吗,省得你再躲,我们就可以睡一个被窝。

    轮到雨春脸红了,本来的闹着玩的话,他却当了真,雨春“噌!”地就离开他的怀:“小肚鸡肠,不理你了!”

    子均的脸更红:“哪有媳妇说男人那话的。”

    雨春气闷地坐的离他远点:“不识逗!”嘴就撅起老高,不看他。

    子均一看:这人又耍小孩子脾气,不能找小媳妇,小媳妇的脾气没定性,真是拿不准。

    “好了,好了,我就第三次失踪,省得你讨厌我。”

    雨春一听这话“呲!”一声笑:“你好像一个不对心就跑娘家的媳妇,拿着跑吓唬人。”

    “别老把我比女人,我是男人!不信你就试试。”子均喊了一声,雨春吓了一跳:“你乱喊什么,一点也不文明。”

    “我跟你就要不文明!谁也管不着。”子均找个机会就下手,把人拉到怀里,咬着牙小声说道:“对你这样的人就得用强的,你的年龄到了,可是你的承诺。”

    “我答应的可是十八年满,你也得记住承诺。”雨春回了他一句,子均心里苦,在那暗无天日的时间里,自己很想有个儿子继承香火,再等两年想急死人?

    子均无语了,雨春赶紧转移这个话题:“说说你的腿。”

    “有啥好说的,都是那个山大王干的。”子均说了在山寨的经历,雨春都震惊死了。

    那日子均装死,真的逃过了一劫,那些人最后商量好就把他扔在道边,本来黑夜没有村庄的野外是不会有人经过的。

    子均算得好好的,半个时辰后他恢复就可以跑路了,待他快能起身的时候,路上就响起了车轱辘的声音,一大队的人马过来。

    子均怕被人发现再次出事,往道的远处爬去,结果还是被人发现了。

    被一群贼人包围他是跑不了的,他一个劲儿挣扎气坏了那个女贼,在他头上劈了一掌,醒来时就是到了山寨。

    这是一帮劫掠回来路过此的山贼,这个女贼看上了他这个小白脸儿,要和他入洞房,他是一句话也不说,到这个份上只有装傻,他腿上有伤逃不了,还有十几个人看着他,山寨的大门总是关着,出入都得有首领的许可,比一个皇宫看得还严。

    寨墙高三米,不是他这个腿坏的可以攀上去的。腿稍一好他就逃,几次被抓回,老大王是女大王的爹,出招把他的腿骨打断,逃了两次被打断两次腿,这些山贼的招数很多,打断你的腿复原以后还不落残疾,目的就是让你跑不了,山贼里还有劫掠来的治骨折的好大夫,折了再给你治好。

    那些个书生有不少被打断腿的,经过两次的教训,子均就不再跑,暗中和那些被抢来的还想逃跑的书生联系,捡几个骨骼好的适宜练武的教给他们武功,准备伺机逃跑。

    他总认为雨春一定会找到他。

    他老实了下来,女贼就不那么监视他了,还不都是一样才到山上都想逃走,最后都老老实实待下来。腿伤耗去了一个多月,两次骨折又耗去两百多天,这一年在这个贼窟受尽了煎熬,女贼看他好了还是想洞房,他就一劲儿装傻装瘸,其实他的腿伤还是很重的,接连三次的伤害,就是骨头也是搁不住的。

    女贼很喜欢他,硬的手段都使绝了,最后就拿出了软招数,哄他上钩。

    每天坐上马车带他溜达,那天正好溜达到附近闻到了肉香,女贼一怒就奔来了那里,敢在她的地盘打食她是不容许的。

    雨春听完已是满脸的泪。哽咽着问道:“你没有被那个女贼强了吧?”

    子均眉毛一立:“你很在乎吗,我都没有问过你有没有被李从谦骗到,你还老审问我,你怎么就不了解我?”

    “你了解我吗?”雨春淡然一笑。

    “我不了解你怎么就没问?你是个被人糊弄得了的吗?”子均心里直翻个。

    “怎么能证明我这个人被人糊弄不了呢?”

    “多简单的道理,一个你深深爱着的丈夫,睡在你身边都碰不到你,试想别人。”

    雨春一听他的意思,要是自己和他很随便,他就不会相信她了,这是什么道理?

    细想想也有道理,随便的女人是很会让丈夫怀疑的,就像自己老想女大王的事,男人是很随便的,就让人多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