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478章醉卧闺房

    雨春心里恼怒,此是何人?胆敢在大街之上拉拉扯扯,雨春甩掉他的手,愤然怒道:“何处竖子如此无礼!”

    “姑娘息怒,在下李从谦。”他手里拿着那个玉坠,递给雨春,另一只手就抓雨春的手掌,意思是要把玉坠给她放到手心,雨春的手快速的一躲,没有被他抓到,狠瞪了那人一眼。

    那人笑道:“姑娘要买这个玉坠,是缺少银子,在下替你付了,给你。”

    雨春并不承情,哪里来的冒失鬼,动手动脚的不知礼仪:“我没钱也不会要你买的东西,收起你的银子。”

    雨春转身,那人紧追两步:“姑娘留步!我没有恶意。”突然他的脚步一滞,手里的玉坠被人抢走。

    一看来人,比他高了半头,清秀的面庞,文气的举止,虽然是抢他的东西,也抢得一派文雅,心里就是一堵:“何方壮了胆子的宵小之辈,敢在南唐的京都撒野?

    子均把银子扔给摊主,追了雨春而去,男人愤怒,直追下去,逮着子均的踪影不放,当时那人的玉坠被钟离子均夺走,心下还在怔忡,没有想到降服这个人,一会儿就思索过味道儿,岂能被人欺负?

    雨春在前边走,钟离子均已经追上了她:“春儿!给你!”

    雨春看到玉坠到了钟离子均手里,也没了欣赏的兴趣,她听了也没有言语,直直地往前走。

    子均一个急性,飞身到了雨春面前。抓住她的手就往手里塞,突然一声大喝:“走开,你哪里的强盗?胆敢抢劫!”

    那人一拳打向子均的脊梁,自己一个到转身,挡在雨春前边:“哪里的狂徒!好大的狗胆”子均一声断喝,伸腿就是一脚,就踹到那人的腰胯之上。”

    吭哧!一声闷哼,那人倒是勇猛,并不在乎疼。甩开了拳头,打向子均的面门。

    俩人就一拳一脚地抡起来,这次有了防备,谁也打不到谁。

    雨春看二人打得有趣,闷笑一声,迈步走开。二人见雨春一走,立即停止了斗争,那个人比钟离子均跑得还快:“姑娘等等!我有话说!”

    钟离子均一看:这是个什么玩意?敢纠缠自己的媳妇?加快了脚步就到了那人前边。

    对着那人高喊:“识相的赶快滚!”

    “我看是你得滚!”那人的声音洪亮又超过了钟离子均。

    雨春走在最前,这二人就在后边追,雨春也没有兴致赏景了,匆匆要回郡主府。

    郡主府离此并不远。进了郡主府,钟离子均和那个人也到了门前。那个守大门的给钟离子均施礼:“郡马爷回来了。”

    子均“嗯。”了一声,那人就要往里闯,子均大喝一声:“你给我站住,胆敢私闯郡主府,你想死?”

    那人才抬起头,看看上边不由得心中一震:郡主府?他快速搜罗信息,明白了这里是谁。是皇帝新封的郡主,还赐了婚。自己才从鄂州回来,并没见过那个郡主。

    门子呼他郡马,他就是那位郡马?前边那位姑娘是郡主吗?

    那人合计一下终究不敢进去,只等钟离子均进了府门,他才走上前,和门子询问那位姑娘是谁。

    得知了实情后,他才匆匆走了,门子不解其意,那人却是心思复杂,她俩即是夫妻,怎么看着不像,姑娘没有接男人的手里的玉坠,对他的态度和自己的一样。

    其中一定有蹊跷,皇兄为什么给人家赐婚?那位姑娘一定是不同意,皇兄乱点鸳鸯谱,错系红绳。

    要是系到自己身上就好了,那位姑娘一定喜欢。

    他匆匆往皇宫走,要找皇兄问问是怎么回事?

    雨春进了房,子英、环燕、小芳三个都在四处找她,不声不响的郡主就走了,没有带她们一起出去,她们担心郡主出事,已经满宅子找了一遍,正在急得冒汗,见到雨春回来,全都惊呼:“郡主,您去了哪里了?”

    雨春看到了她们几个急的脸通红,就一笑说道:“我也不是头次一个人出去,你们慌什么,我就是出去逛逛。”

    “郡主这个地方不比咱们东京,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是异国他乡,知道这里的人什么样?”子英说道。

    “是啊!听说京城里的几个王爷们都挺霸道的,歪瓜裂枣不少,那些个皇亲国戚,将相家的少爷都不大厚道。”环燕又是听人说的,去皇宫的路上就有人偷着议论。

    “就是,皇帝哥们不少,上边的都死了,皇帝是老六,下边还有四个哥们,有个极不厚道的。”小芳边说还想象那个坏人是啥样,心有余悸的样子。

    雨春看她们真的是关心自己,就调侃道:“要是那些王爷那么不着调,欺男霸女的,他也是先抢你们,你们比我长得漂亮,我这个小人儿,没人会看得上,你们跟着倒给我找麻烦,还得搭救你们。”

    几个丫环都:“噗嗤!”笑了:“抢我们?我们比郡主漂亮?哈哈哈!哈哈哈!”三个人笑得打跌:“大姑娘上轿是头一遭,郡主夸我们,找不到第二个人夸我们。”

    “郡主,您是不是说倒话?我感觉咋那么不真实。”子英笑道。

    雨春听她们乐,自己也乐,好像有一种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感觉,说真的,这几个丫环都不漂亮,可是雨春就看着她们顺眼,顺眼就觉得漂亮,雨春可没有贬她们的意思,只是调侃。

    笑闹了一阵,都被子均听了个清楚,心里有些酸酸的,自己在她的眼里都赶不上几个丫环,这几个丫环没一个让人看着顺眼的,她好像情人眼里出西施,夸了一朵花,一点贬意没有,从心眼里喜欢她的丫环,她要是对他有一点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感觉就好。

    钟离子均怨妇一般的眼神,盯着雨春的背影,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心里就不舒服,哪里来的野猫,敢闯入他的世界,他是在找死!

    到了午间的饭点儿,自己才见到雨春,因为早晨他说了不好那句话2,到中午雨春就不理他了,见面就是鼻子一拧,拿出十足小孩子的架势,跟他继续装傻,自己手里攥着那个玉坠,心里痒痒的难受,想把玉坠给她。

    可是他没有机会,雨春不正视他,让他心慌意乱,方寸已失,吃了一顿饭,相对无言,给雨春多次的夹菜,要送到她碗里,都被雨春躲过,这个失落劲儿,别提多难受。

    钟离子均心里有个好招儿,晚饭过后,偷偷躲到雨春的房间,藏到帐幔之后,等到雨春回房,躺下睡熟,他就悄悄躺到她身边,屏息静气陪她,也不敢动手动脚,让她发现了了不得,就这样静静守着,心里踏实,那些个妄念,再也不敢有了。

    悄悄过去半个月,雨春并没有发现,雨春是每晚睡得不早,早晨起得很早,躺下就是一宿,早晨起来的很准时,子均早晨也用了藏匿法,这些天都没有露馅。

    有时候在温暖的被窝里还搂了她一阵儿,心里满足极了,生怕惊醒她,坏了自己的大好事,晚间担惊受怕,白天偷着乐。

    那一日,子均被李煜宣进宫,喝的有些醉,回来就呼呼大睡一阵,醒了也有些糊涂,晚间就藏到雨春的房间,很快就睡着了。

    雨春一进房,就闻到了一股酒气,一阵鼾声传来,雨春吓了一跳,噌呤呤!宝剑出鞘。

    幸好雨春是个沉稳镇定的性子,否则,宝剑砍下,子均就不知要碎成几段。

    听到鼾声也知道这个人没有反抗能力,雨春没有生张,剑刃挑起帐幔,露出一个人脸:钟离子均!雨春震惊片刻,突然醒悟,他藏在自己的屋子里要干什么?啊?这小子学坏了,想干坏事,真得杀了,不能留了!”

    剑尖直指他的咽喉,给了他一脚,子均猛醒,心房就是一颤,感觉有什么不妥,他还没有醒过神来,看到明晃晃的剑刃,看到一个怒容,浑身不禁抖起来。

    哎呀!娘啊!再晚醒一点儿,脑袋就掉了,这一惊,彻底回神,明白过来什么都露馅儿了,自己在雨春的房间被逮到,双方都看清了,雨春一定不会下手了,还好她性格沉稳,胆大心细,否则要是个楞实的,自己的脑袋一定搬家了。

    雨春剑刃收起,气哼哼坐到书桌之前:“你给我解释清楚!”

    子均心里发毛,自己心虚啊,虽然是夫妻,可这是她的闺房,是不许他进的,自己私自闯进来,睡了多少日子。

    可别心虚说走嘴,招出以往的行为,被她看不起,今天的事情被她抓到,可是抵赖不了的,那也得找好理由,不让她抓错处,这是什么事呢?自己的媳妇还得做贼。

    灵机一动想到了招儿,喝酒的借口可以用,只恨李煜这个混蛋,喝的什么酒,整天的纠缠,真是无聊。

    子均装起了醉醺醺的样子,眼神也迷离起来,连窘带吓的脸早就红了,嘴里含糊说了几句:“这是哪儿,我们还喝?”

    不会撒谎的人,让人一看就穿帮,雨春早就看出她的眼神清明,他喝酒已经超过了三个时辰,现在却装起了醉,一看就是糊弄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