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438章 被耍

    子英的几句话让雨春想了一路,糊里糊涂到了家,在家里也没啥活计,环燕顿好了鱼,子英就煮粥,粳米小米二米粥很快就熟,给俩侍卫铲出四条鱼,端去一盆米粥,雨春三个就在厨房的餐桌吃。

    省事又省时间,吃完饭,天就快黑了,还不见送人的两个侍卫回来,雨春想:他们不会出什么事的,就找来一本书看起来。

    雨春不敢躺下,怕沈麒麟他们回来自己还得起来,此时的天气还很凉,穿单衣也不能往外跑。

    等到戌时末,车辆才进了门,雨春出了屋,沈麒麟就说了话:“郡主还没休息?”

    “我看书还没睡呢,考场的情况怎么样?”雨春问。

    魏梓渊答道:“进考场倒是很顺利,只是我看二位公子的情绪有问题。”

    雨春就笑道:“你还会看人心呐。”

    沈麒麟说:“我看他们俩郁郁闷闷的。能考好吗?”

    雨春就笑:“听天由命,看他们的造化。”这样的事雨春早就料到,自从谷氏一闹,二人就心气不由的样子。

    读书这种事,一是凭天分,也要有个好环境,谷氏算了一辈子,坑了女儿不说,让她坑害的还有儿子,永明不是受她挑拨不能失去李雪,李雪和永明俩要是好好的,永明也不会不好好读书,也不能上得了战场。永明失去了大好前程。

    她要不是闹这一次,永辉永久中秀才的几率极大。谷氏到现在都不醒悟,她到底坑了谁,知道他们回来考试,她还撮妖,她枉费了多少心机,她也不想想。

    给两个侍卫弄了饭吃,俩人给雨春说了送魏向东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便去休息。

    今天睡得也晚。只有早上补眠,雨春告诉大家都可以晚起来,明日没有什么事,好好休息一天。

    雨春不种早庄稼,也没什么农活,永辉他们考试完。还得等发榜,要在家耽搁一阵子,每天只是闲着玩。

    魏四婶病了几天还没好,雨春就找了个绣坊的管事,主持绣坊的工作。四婶家雨春三天没去了,不知魏家的情况怎样。?

    闲下来没事雨春想的都是铸造厂管理人员的事情,偌大的一个铸造厂。交给自己不信任的人可不行,宋芝兰以一个奴婢的身份敢背着她干出那样的事,把自己对魏家的信任当成她的筹码。

    难道,她就干不出别的背弃主子的事?她的胆子是真不小,让永辉接财权。

    雨春做出了这个决定定。

    十天过去,永辉和永久回来,永辉倒没什么沮丧。永久就不同,心浮气躁的满嘴抱怨。抱怨考题太难,永辉劝永久几句:“自己用功不到,还怨天怨地的,你还那么小,有的是时间补回来。”永久就不吱声了。

    永辉本来对仕途就是没有那么大期盼,知道谷氏的闹腾影响了他俩的考试,可是能说啥?不能跟雨春抱怨谷氏吧。

    考试完了,他俩就到县衙看了谷氏一趟,只能给她送些吃的,还能尽什力呢,多看她几次也就得了,如果她被杀头了,也就不后悔了。

    谷氏在狱中还是那一套话,人是雨春杀的,她是证人,永辉真是无奈,看来自己的娘致死也不会悔悟的。

    永辉到了客栈就哭了一场,谷氏这样的姿态,自己有什么脸面求雨春救她,她就那么死咬雨春。要是不知情的还得认为那是真的,哪有一个亲娘那样要致女儿于死地的。

    永辉哭罢就咬了牙牙,不再管谷氏的事了,管不了,也管不好。

    永辉永久都没有考中秀才,永辉便留下接了宋芝兰的财务总管,和铸造厂的总管事,和赵师傅联手管理铸造厂。

    宋芝兰在铸造厂成了做零活的宫奴,本来雨春看她要是真心实意为自己办事,三年里要给她放了宫奴身份,做一个良民,选一个年貌相当的好人嫁了,

    想不到有此风波,误人又误己。

    宋芝兰被撤掉财务总管,魏家的风波再次掀起,雨春正在吃饭,魏四婶来了,乔乔没敢来,秋秋扶她来的,随后冬冬就到,面色很是难看,看样子是没考中吧?满脸的怒气和沮丧。

    进门就喊:“娘!你闹够没有,女子三从四德娘也懂,怎么这点儿小事就闹的人尽皆知,哪个有本事的男人都要三妻四妾的,女人嫉妒是犯七出之条的。”

    雨春一听,儿子说亲娘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应该,任何人都是说不出来的,有那样的儿子吗,逼着自己的亲娘让亲爹纳小妾。

    真是天下奇闻。

    难道他说这话是给别人听的?给谁听呢,谁要到你们家听你这样的教诲呢?

    雨春想想真是好笑,他怎么心思的呢,别人是他砧板的肉吗?随便他割来砍去。

    魏四婶大怒,一掌扇上冬冬的嘴巴,冬冬没想到他娘会打他,一向温柔的魏四婶突然像疯了一样,一掌二章三掌四掌,冬冬被打的傻在那里,第一掌他都没想到,别说是第二掌以后,冬冬面色羞红,被打的,气得。

    等到冬冬回过神来,就喊起来:“娘!,你疯了?我爹要是以你嫉妒休妻,我看你怎么办?”

    魏四婶骂起来:“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你看到你娘被休乐对不对,你爹是在给你们立家规,你们也可以照描对不对?为了你自己的利益,气死你娘你也是乐意的,从今后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我不会给你一文钱花,你有天大的本事我也不享你一分的福,我从此再也不回那个家,不用等他休我!”

    雨春被震惊地得了不得,魏四婶不管怎么老谋深算,可是脾气是极绵的,看起来女人在感情方面的反应是这样的激烈。

    雨春不像普通人想的一样,女人反对男人有外遇就被说成是嫉妒,这是女人维护自己权利的权利,谁家的丈夫随便让人抢?说话不腰疼的的只有男人,是在给自己的荒唐找借口,女人要是找几个男人,看看那些男人管不管?

    看看魏四婶的行为,这就是女人维护自己的权利发疯一样的表情。

    魏向东的话实在是气人。别说他母亲,就是别人听了也没人赞成他的话。

    从心里鄙夷了魏向东一百遍,天下第一大不孝之子他可以排第一,要是养出这样的儿子,谁都得活活气死。

    到了这份上,雨春还真赞成魏四婶的作为,她虽然算计过雨春,可是事情不能混为一谈。

    绣娘住宿的不少,雨春也不能不让魏四婶住,他们之间的事情雨春是插不了言的。

    雨春也是很讨厌花心大萝卜,自己的铸造厂宫奴不少,弄走了宋芝兰,再勾引那些个宫奴,也是麻烦事,就只有让魏四叔回家了,自己的养殖场也都是宫奴掌管,要是魏四叔到哪里都勾搭自己的管事,她的买卖都得倒闭。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魏四叔回家待着,宋芝兰被送到山上看动物去了,宋芝兰恨得牙痒痒,自是恨的雨春,不夺了她的财权,魏四婶也不会嫌弃她,原来魏四叔在雨春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地位,自己是被他忽悠了,宋芝兰懊悔的很,为了早早脱奴籍,她傍上魏四叔那样的,雨春把任何有油水的事情都交给他做,说话很有分量,认为雨春的企业离他玩不转。

    没想到离了他,人家的日头照转不务。

    坐在四季如春的屋子里养的白白嫩嫩的手脸,比在山里干活就一个天上神仙,一个地狱惨魂,到山里待两天就懊恼死。

    可恨在永辉身边待了不少日子,永辉就是不看她一眼,在郡主的面前她是对永辉很正经的,背人之处也抛了不少媚眼给那个瞎子。

    可是好景不长,就被调到铸造厂,自己想赶紧脱离奴籍,才想了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就是郡主答应魏四叔,自己也是不会跟一个老头子混,奴籍一脱,成了自由人,自己就会远走高飞,什么承诺,什么誓言,都是浮云。

    宋芝兰还恨很多人,恨魏四叔那个死老头子到现在还想黏糊她,为她办不了事,还想找她的便宜,他还说休了魏四婶娶她进门,想到倒挺美,谁想给你们孩子当后妈?

    真是个老不要脸的。

    魏四叔跑到山上找宋芝兰四五趟,宋芝兰再不理他,魏四叔质问宋芝兰:“你说的你怎么怎么喜欢我,说我和你的青梅竹马很相似,你说你是爱我的。”

    宋芝兰冷笑一声:“你还说你可以当郡主的家,三天就给我解除奴籍,你办到了吗?”

    “原来你就是为了解除奴籍才勾搭我?”魏四叔震惊,以前的誓言都不算数了,海誓山盟算什么?两情相悦也是假的。

    以前这些都是宋芝兰说的,魏四叔是个大老粗,他怎么会懂呢?

    宋芝兰默然不语,就等于魏四叔猜对了,魏四叔一阵惊骇,还以为自己是多招人喜欢,有了年轻的女人连妻子他都嫌弃了。

    这些话被宫奴传到雨春耳朵里,魏四叔被宋芝兰耍了,他是好色的下场。

    宋芝兰把魏四婶和魏四叔俩人的合作与崩溃的秘密都喊了出来,她想让雨春再重新利用她,毕竟宫奴识字的人少,这叫立功赎罪。

    雨春听了置之一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