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347章 去瓜地工地看看

    李雪看着那支簪子,是气还是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冬冬原来是这样黏糊的性子,硬来来。

    自己怎么对雨春说呢?还是不要去说这个,徒惹雨春生气,李雪发了一阵子呆,还是告诉雨春吧,雨春一定不会对冬冬动心,自己觉得雨春和冬冬不合适,姑姑的想法和冬冬还不一样,姑姑给乔乔找通房的行为,雨春也是极受不了的。

    李雪气得什么也没干,躺倒了床上胡思乱想,想想这个想想那个,怎么都会变呢?小丫儿变了,姑姑变了,永明变了。

    都在变,冬冬变得更邪乎,变得腼腆劲儿一点儿都没有了,变成了柔中刚的性子。

    冬冬是对雨春势在必得,雨春怎么可能听凭别人摆布,急功近利,事与愿违,冬冬是自找没趣,李雪想的心神不宁,爬起来就到了雨春的房间,雨春正在看书,见李雪来了就笑道:“舍得不绣花了?”

    “有啥舍不得的,你不是也舍得不绣?这几天老有事,绣活都塌不下心,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烦恼呢?”

    雨春听李雪很感慨的的情绪,就猜了个七老八成,心里闪过李雪和冬冬的对话,猜想到冬冬是和李雪说了什么。

    李雪说:“春儿,这件事,我也没法瞒你。”李雪就把冬冬和魏四婶说的话都告诉了雨春,雨春一笑,不置可否。

    雨春啥也不说,想起李雪前些日子在她跟前总念叨让她选择魏梓琰和钟离子均。原来她意有所指,早就点了自己,难得李雪没有私心,向理不向亲,并不心偏姑姑家,对她是真情实意,平生难遇一知己,雨春觉得自己的幸运,有这样一位姐姐足矣。

    雨春是最记好的人:“雪儿姐姐。别生那样的闲气,谁人不是往高攀,贪慕虚荣是人之常情,算计别人不是稀奇古怪的事情,谁都想金堂玉马,位列朝班。没人想做叫花子,咱们这样辛苦,不也是为了过好日子吗?

    为什么盼着人家和咱们的想法一样?谁愿意怎么想就由她,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宰相的女儿也不愁嫁,多少人在惦记公主和千金。魏四婶不是离奇的想法,如果冬冬中了状元。娶宰相的女儿还是容易。

    各过个的日子,咱们也有自己的道儿,何必在乎别人说什么。”雨春一说,李雪笑了,只要你不生气,我这个人是无所谓的,我早就被人糟践皮实了。啥也不在乎。”

    “这不就得了,咱俩现在就是一个小团体。咱俩高兴就是都开心,不被别人干扰就是肃静。听了不愿听的不想啥事没有,咱们的脸皮别人糟践的也厚了,也不脸红。

    “郡主! ……”呼兰跑来:“钟离公子来了。”雨春以为是钟离子均:“请到客厅吧。”

    “是!……”呼兰答应一声,匆忙的走出,待雨春到了客厅,客桌前坐的是钟离子衍,雨春就愣了:他来干什么?

    雨春神色一肃:“你怎么来了?”

    钟离子衍面色尴尬:“我……我是来向你道歉的。”钟离子衍低头垂目轻声说道:“我真的是有诚意的道歉,恕我孟浪,不请自来,我是一直觉得对不起,一定向你谢罪,是我太糊涂了,目中无人,总之就是罪该万死,我一定改邪归正,再也不会造次,还请郡主饶恕我。”

    “你可真是多此一举,你们一大家子都来道过欠,你还来干什么,我是不想见到你的,你现在就走!我也没有闲工夫跟你耗,不奉陪!”雨春说完就走,真是晦气,前有冬冬,后有钟离子衍,全他妈地色狼。

    “雨春,我有话跟你说!”钟离子衍追出来:“雨春,我是很愧疚的,我干的事可不是我大哥的意思,我爷爷干的事也和我大哥无关,其实我大哥对你是真心的,他是极喜欢你的,请郡主不要误会我大哥。”

    “好了,你别啰嗦了,你烦不烦!”雨春快速进了自己房间,砰!一声就关上了门。

    钟离子衍被关到了门外,他欲举手拍门,想到是女子的闺房,只有退了回来。

    钟离子衍是在钟离子均后边跟来了京城,受了妹妹钟离婉和母亲的委任,来为钟离子均铺路的,给雨春说明钟离家的错事没有钟离子均一分的关系,盼着钟离子均拿下雨春,成为他们钟离家的助力,过年钟离子均就要进京赴试,中了进士,就要有人脉把钟离子均安排到翰林院,有人扶持,就可以做天子近臣,入阁拜相是一条方便之门。

    钟离子衍只有作罢,回到了京城的住宅,回来就向钟离子均献功:“大哥,我把事情给你办好了,看雨春的意思是不生气了,你是大有希望的。”

    钟离子均被钟离子衍说糊涂了:“你怎么见到雨春的?什么事情用你去办了?”

    “我到他餐馆去了,他在客厅见了我,我说明了得罪他的事不是你干的。”

    “胡闹!,你瞎搅合啥!?让她误会是我派你去的?只会添乱,赶紧回去!谁用你帮忙了。尽是帮倒忙!回去好好地用功,过年考试中个举,那才是正事,不要再参与我的事。”

    钟离子均训斥钟离子衍一顿,钟离子衍讪讪地退下,嘟嘟囔囔回房:“好心没好报!大伯子背兄弟媳妇上轿,费力不讨好。”

    钟离子均气得好悬要揍他:“不像话,闭上你的嘴!”

    雨春不顾得和那些人生闲气,两天以后就到了家里,这回没有让小芳跟回去,以免乔乔纠缠,把小芳留在这里餐馆的绣坊,跟着秀凤学绣花。

    小芳只是心里不痛快,可是她又不愿给乔乔做通房,雨春也不允许,雨春和身边的几个丫环讲的清楚,如果谁想巴结给大家主做妾,自己也不会管,只是把她的卖身契送回皇宫,丫环谁要是背着他和谋个男人私相授受,也别想和小芳这样轻易被饶过。

    只要被发现立即送回宫奴院,丫鬟们和烧烤店的宫奴都老实了不少,雨春发现这帮男人的胆子越来越大,自从乔乔放肆后,接着就是冬冬,钟离子均的胆子也是不小,都想送什么定情之物,在古代这简直就是糟践人,雨春倒不是学了古代封建思想,而是,她的人被人可以随便勾走,就是拆她的台,不打她这个主人的只字,他们也敢想木已成舟。

    在什么时代求偶,就得用什么时代的方式,这种私相授受,在古代被人视为私奔之举,不是雨春想遵守古代的封建礼教,而是要注意影响,让人说成是奔者为妾,会引起人们的轻视。被别人轻贱雨春是不干,雨春认为在古代还是要有媒有证,双方自愿,不被人强迫,两情相悦是最好的,最后一条就不那么容易,身为女子,还是要注意影响的。

    因为这是环境的问题,在哪个时代还是要遵循哪个时代的规则,自己搞对象还是让人轻视的。

    自己可不想出那个风头,冒那个险,给人留以话柄,被人揭短。

    看着浇好的瓜地,很酣,天气是半阴,得过两天才能种,接下来就得忙几天,晚庄稼,晚瓜,都得下种,到铸造厂看看,工地,砌墙的,打石头的,搬运石块的,人人都忙得汗涾衣衫,整个大厂的地基都已经打好。

    “四叔,累了歇会儿。”雨春打招呼,魏四叔大步走来:“雨春,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惦记瓜地,到京里送了绣品,就赶回来。

    “雪儿呢?”四叔问。

    “雪儿姐姐在家检查绣品呢。”雨春看魏四叔也是满头大汗,天气太热,很快就进入了伏天,雨春怕这些帮工累坏中暑,对魏四叔说:“到伏天让大伙歇一个月,要是中暑啥的就不好了,这热天也很受罪,也不是清闲活,到上冻赶完我看是满可以的。”

    帮工的村民就不是这样想的,一个月二两银子,虽然受点罪,二两银子顶多大事,谁都明白,有人可是急了,自然早干晚干都是那些钱,还是先挣到手好,钱攥在自己的手心,是最把握不过的。

    “郡主!我们不觉累,渴了有瀑布清泉,热了就下湖洗洗,中不了署的,我们要坚持一直干完,不能歇的,秋收还得耽误几天,耽误冷了,新砌的墙受冻可不结实。”一帮人都随着应和,都是不想歇工,雨春不想让人埋怨,万一出了点事儿,可是不好说。

    “四叔,当心点,太热的话,还是照顾大家的身体,到时不好交代。”

    魏四叔说:“我知道了,我会看天气注意大伙的身体,你不用担心。”

    雨春回到了家,魏四婶还没有回家,帮着李雪登记绣品,十来天的时间,攒了不少活计,两头绣的,活计还是够绣莊卖的。

    村民那些巧手做的绣花鞋,将有一百双的的鞋子,小孩儿鞋都绣了简单的动物图样,小老虎,小花猫,小兔子,还有十二禽羊也应有尽有,女子的绣鞋,大多是花儿朵儿,和雅致的美女图,都是吸引人的图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订阅,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