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137章浑人

    丛明很心甜这份婚姻,笑了才半天,当晚就开哭,没想到祸从天降,她的娘就进了监狱,陶家人入狱的消息那叫一个快,说好了媒婆次日来也没了影儿,丛明心思可活得很,一想就明白是受了娘的牵累,昨日陶家人闹事可有丛明掺和的,丛明当时就乐坏了。

    要是把陶三春卖掉,自己家一定会得到银子的,有爹娘祖母在场,一定得祖母当家,钱到了祖母手里,自己家是会得大头的。

    有了银钱娘会给她备丰厚嫁妆的,嫁一个好人家还有丰盛的嫁妆,到了婆家不知道要怎么风光呢,自己又是长媳家还不得自己当,婆婆也要看她的眼色行事的。

    眼见爹娘拿到手的二百两银子被差人抢走,到手的肥鸭子就轻易的飞了。

    没想到美梦破灭的太快了,丛明的心如三九的天包上了二尺厚的凉冰,脑袋仿佛别人拸了八十棒子晕疼沉重,走起路来就眩晕晃荡还刺着难受,所有的不幸灾难倒霉的事都是三春那个克星带来的。

    丛明心思深沉肚转儿最弯,也是个最会记仇的性子,她与陶三春的梁子结下了,丛明更是个最郁闷的人,恨了几个月,怨了几个月,病了几个月,陈氏终于回来了。

    陈氏的心里绝不好受,何尝没有谋夺银钱风光嫁女儿的心思,到后来一片的慈心变了驴肝肺,女儿不承情反倒接了仇怨,看起来女儿不懂慈母心。不养儿不知父母恩,陈氏几乎要哀嚎了,这要是别人这样对她冤枉她误解她,她绝对会扒她的皮抽她的筋拆她的骨,陈氏发了一阵子狠,怎奈舍不得整治这个女儿。

    算命打卦女儿是个命好的,找这样一个平常的主儿还被那个死丫头搅黄了。

    陈氏想着想着就灵机一动:莫非女儿是贵命?那个瞎子算得不准?

    这样就能解释通了。

    有福之人不落无福之地,陈氏终于想通了,自己何必眼光小的像针鼻儿。放眼世界往大里看看,有多少富贵之家没敢想过,那个老柴头不就是个县尉的爹吗?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他有知县知府宰相官大吗?

    他有皇帝官大吗?哇!陈氏的眼睛亮了,闪着道道的绿色火苗,明年就要选秀女。让女儿进宫,以丛明的姿色和心计,坐不上皇后也得坐上贵妃。

    等女儿大权在握,还怕什么柴荣和死老头,那个陶三春可得让女儿捏死的,谷氏那个贱人是会生不如死的。刘氏站在婆婆的角上也白扯,还不得任自己摆布。

    陈氏想好了说辞。兴兴然的就本来女儿的房间。

    谷氏晚间没吃到饭,已经饿得前腔贴后腔了,肚子咕咕乱叫后肠子就一阵绞痛那种感觉真是从来没有过的,在监狱里每顿还能抢个半个窝头,周氏虽然能抢,谷氏也不是弱的,为了活命。谁不拼命。

    可今日她可是饿了两顿,如果是个消化不良的肠胃。忍两顿还是可以的,可就是谷氏这样大骨脉的人,身材粗壮的人肠子也粗,肚子也大,消化机能亢进,平时进食又多,从无节制的,出狱后还有永明供银子,天天吃的又好,并不疼惜饭食,每日可劲的糟,这种肠胃是最容易饿的。

    平时享受排摆惯了的人是受不了饿的。

    谷氏觉得这次可比自己小时候,后娘饿她还让她感到难受,认为这个死丫头比她后娘的心还狠,恨不得立即撕碎那个丫头。

    殊不知,她小时候的肠子被后娘饿细了,对挨饿不那么敏感了。

    谷氏喊了几声,腹内无食浑身是没有力气的,谷氏是个惜命的,她怕自己饿累而死,就赶紧闭上了嘴巴,躺倒床上装死,抓住床单,就像抓住了三春,想狠狠的扯碎。

    她以为床单和她的是一样的一扯就碎,哪知道扯了十来把,也没能扯烂,气得扔到一边,落起了泪,怎么养了一帮孩子,没有一个心向自己的,个个吃里扒外,养着外人的老头,自己的亲娘要点银子就这么费劲,竟要锁起来饿死亲娘。

    想想,几个儿子以前都是好的,突然这个臊丫头变了性,儿子都跟着学了坏,千错万错都是那个丫头的错,要挨千刀的也只有那个丫头,谷氏在千恨万恨中睡去。

    永明悄悄到谷氏的窗边听听动静,谷氏的呼噜声已经响起,永明又悄悄回了客厅,这时侯,一家人都聚在客厅,柴老也还没休息,老人家也被谷氏难倒,怎么这人进了回子监狱都不见受到一点教训?

    柴老思索了阵子才明白了,谷氏就是仗着生了这群孩子,脾气才穷横得很,认为只要她想要的儿女就是没有的,也得给她上天摘星星,她想偏谁就偏谁,儿女在她面前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

    这样的混人还真不好调理,特别是做儿女的更是无计可施。

    永明因谷氏的难缠,瘦弱的脸颊更加憔悴,折腾了半宿他们还没得到休息,饿着自己的娘心里是不好受的,可是放纵她又会永远被她要挟。

    千难万难永明是最难的。永久这个小狐狸对谷氏也没了法术,怎么遇上了这么个娘,让他感到黔驴技穷了,小眼珠眨鼓眨鼓儿地想着妙招,想来想去最后只有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娘是个既财迷又败家拿钱瞎撒散的人,儿子要是有钱多给你些让你随便撒散也无所谓。

    可叹儿子们哪个是有钱的?要不是雨春想的妙法烤鱼赚钱,儿子们还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呢。

    当娘的偏不这样想,要走十两还想几百两,真是个不明事理的娘,永久对这个娘寒透了心。

    永辉待了一会儿没有言语,他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平时话不多老实巴交的,对这样的娘他是一点儿辙都没有的,听了几个人的议论心里烦的很,反正有永明做哥哥的是领着他们的,永明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三哥说给银子就给银子,反正永辉觉得这钱花的是很冤的,不是说养谷氏他觉得亏,原因是谷氏拿钱去养周氏,给那个从不劳作,只会清高鄙视人的,享受还不称人情的二哥陶永清挥霍。

    陶永清可不是一般的会排谱,讲究吃讲究穿,在田里一个手指头都没有伸过。过着寄生虫一样的生活,还看不起为他劳作的家人。

    永辉烦闷的出门,迎头就碰到了小丫儿,小丫儿来这里也有几个月了,平常在村子里也是相熟的,永辉他们是天天在外跑着玩,小丫儿是天天砍柴打猪草,这样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很多了,还帮助小丫砍过柴,打过猪草。

    永辉可是个忠厚有同情心的孩子,自然不会欺负小丫或鄙视她,对小丫儿既同情又帮助。这样一来二去的对方都是有好感的。

    小丫儿到了这里天天见面就增加了感情的系数,永辉十三岁的人了,也有了青春期的萌动,对感情的事还是懵懵懂懂的,但是见面时就有了心里的欣慰,见不到时就觉着空落落的,小丫儿说话不是愣头吧唧不动脑子的,永辉也是个斯文懂礼的,两个人自然没有冲突犯嘴的时候,这样年龄的少男少女是最喜欢顺毛摩挲的,两情相悦大概就是互相迁就对方,互相关心,互相的话语顺耳的结果吧?

    两个这样大的人是不会懂得两情相悦的道理的,简单的思维就是喜欢。

    永辉单纯的喜欢了小丫儿,小丫的儿的心里可比永辉多装了一个人,永明以前对她也是很照顾的,小时永明都不关心三春而是关心她,在让小丫儿误解成永明对她好是另一层的意思。

    所以她对永明的感觉比永辉强烈,喜欢永明的呵护与爱护,所以自从永明和李雪的婚事公开以后,小丫儿的心里是极其的憋屈的,永明竟然看上了一个寡妇,以前对她的好难道都是装的,难过伤心过后,就盼着陶家人搅黄他们的婚事,就是永明不选自己,也不会让李雪称心如意的,她凭什么占有自己的位置,她凭什么把永明心里的自己毁掉,小丫软弱只是在虐待她的后妈的手里是软弱是,在欺负不了她的人跟前她绝不会软弱的。

    她明白婚姻是终身大事,决定自己将来的富贵贫贱,她看好永明绝对比永辉前程好,自己比李雪的身份高了不少,永明却放弃黄花大闺女去娶寡妇,她真真的是不服气。

    小丫儿和永辉聊了两句就回了房。

    雨春听着永明想了半天辙也没个好主意,雨春见夜深了叫大家快休息:“师父,半夜了,您一定很累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师父就别发愁了。”

    柴老一想:也是,操这个闲心没用,等自己回京把几个孩子带走,谷氏也就玩不转了,柴老自去休息了。

    雨春也赶忙休息。明天还备不住有烦的的呢。

    永久早就跑了,只剩了永明一人在客厅发愁,娘来要钱他不是不舍得给,可是他没几个钱的,交了束脩买了笔墨才剩了二十多两银子,谷氏刚出狱就找永明要了十两,过几天谷氏又要哥三个每人又给了三两,永明的手里只剩了十两银子,娘要钱不留着自己过日子却给了陶永清,不记得她没饭吃,永久到陶永清家里连一口刷锅水都没给她端,她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拿这样的逆子当神仙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停电了,传晚了,请谅解,求订阅,推荐,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