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134章拔尊

    直到了第二天晌午,还没有见到周氏的影儿,谷氏有些坐不住了,心里头惴惴不安的,她还盼着周氏是住女儿家,这样才证明珍宝的地位在王家有多高,珍宝本来就是正室,自己的娘去了当然别人高看一眼,早知道这样。早就该到珍宝那里去踅钱,何况被那个老头子耍一顿,坐监受罪还玷污了名声。

    谷氏虽然这样想,心里那一份不踏实也褪不去,心里捯忙搅乱的。

    实在是烦的慌,领了传宝走出家门,到了老人们常常聚堆的地方,见到一群老头正在聊天,见到谷氏离得近了,谈论的话题立时就停止了。

    古代农村虽没有现代开放,但是农村男女大妨还是不太严的,因为穷人家的女人是都要下地做农活的,哪个见面不打招呼,村子很小,谁跟谁都是熟悉的,见面说几句话,聊上几句也是常有的事,只要不是干些不轨的事情,,没有人中伤,也不会被人说闲话的。

    有一个嘴快的,见到了谷氏,嘴一出溜就问了谷氏:“他陶二婶子,你家儿媳回来没有?”

    谷氏就是一怔:“他张大伯,你何时见到我们老大家的了?”

    张大伯就是村里最好扯闲篇的快嘴子张老三,听到谷氏一问,就明白周氏还没回来,这就稀奇了,昨晚老孙头看到的周氏,到现在还没回来,是不是已经死了?

    张老三也不看好周氏,这样的人死了没什么可惜的。想着也就吐出了嘴:“他二婶子,你还不去给周氏收尸,昨个夜里她就快死了。”

    谷氏真真的傻了眼,死了?怎么可能?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去了趟女儿家就会死掉,谷氏怎么也接受不了:“谁看见了,你怎么瞎说,无缘无故的咒人死。”

    张老三一听谷氏的话不但不承情,还记恨了他。真不该告诉她这话,她死不死的关自己屁事,怪不得别人都不吱声,就自己一个傻帽瞎操心。

    谷氏再问听谁说的,张老三气气呼呼的不搭理谷氏了,有人看到谷氏的迷蒙像。就告诉谷氏:“老二媳妇,你找那群人问问?”他说的那群人就是在一棵大树下做针线的一群妇女。

    谷氏终究是慌了神,急奔了大树那边,见谷氏匆匆走来,有人打了招呼:“二嫂子,坐会儿吧。”

    谷氏心想:还装相让她坐着。自己家出了大事都没人帮。谷氏见没人告诉她,几个人面面相觑的打眼色。谷氏什么都明白了,这些人里一定有看到的,不告诉她,拿她当了老虎,自己有那么怕人吗?

    众人的想法并不稀奇,谁没事找麻烦上身,现在告诉谷氏还得被谷氏骂死。为何昨晚不告诉,要是周氏死了。会被冤成见死不救的,还不得被谷氏恨死。

    不如就闭紧了嘴巴,昨晚在路上坐老孙头车的一个小媳妇是比较缺心眼的,就告诉了谷氏周氏的踪迹:“我们在路上看到了。”

    谷氏也没工夫耽搁,直接就去找老孙头,老孙头一看谷氏来了,心里就一突:怎么,他够倒霉的,谷氏是来找他算账的,还是顾他车的?这两个都不是好事,见死不救要被谷氏纠缠不放,自己也会倒霉,雇去拉死人自己决不会干的,自己的驴车从此也就别想拉座了。

    老孙头盘算了妥当,谷氏不开口,他可不会提话头。

    谷氏是等不住的,她还盼望周氏没死,早一刻弄回了也会保住命的,那可是她的摇钱树,谷氏心里急,说出的话都是急色白脸的:“老孙大哥,听说我们大媳妇病在了半道上,我雇你的驴车跑一趟,把她弄回来。”

    老孙头一听:坏菜,到现在还没回来,妥妥的是死掉了,把早就准备好的话说给了谷氏:“弟妹,今个真的太不巧了,我整整的拉了一宿稀,浑身都瘫软了,哪还能赶车,也没那个力气了。”

    谷氏一听更好,自己赶着去,还许不用花工钱,少给他些钱,他也说不出别的:“老孙大哥,那就借我驴车一用,车钱我会付的。”

    老孙头这气,谷氏要借自己的车走,万万不行的,自己就是忌讳拉死人,老孙头连连摇头:“不可以的,毛驴也病了,正在卧槽。”

    “就拉一个人,道儿也不远的,我很快就回来的,一头畜生,有点病还死的了吗?”

    老孙头的脸色发了黑。谷氏的话说的不地道,敢情不是你的牲口,你不心疼,自己就是不借,看她能奈何?

    老孙头喝了一声,嗡响嗡响的,震了谷氏一哆嗦:看到老孙头的愤怒样子心里一阵乱骂,小气鬼,出了名的抠,自己哪句说的不对了,竟敢如此发威,真是个没教养的,这样心里骂,嘴上绝不敢像对待陶三春那样狂妄,一个劲儿的求告,就想把车借成。

    最后老孙头就明说了,就是嫌拉死人晦气,谷氏也是明白,拉脚的没人愿拉死人,只有多给银子,有愿意干的。

    老孙头被磨制的没了办法,和谷氏商定,只要谷氏肯掏能买个车钱就行,老孙头的车虽然不大,可也值二两银子,谷氏怎么舍得,不是因为珍宝,她一定不会管周氏的。

    谷氏到手的银子一定不会往外掏的,这个机会还是很好,有了理由向永明要银子,谷氏坐着老孙头的车到了雨春的宅子,下车对着大门就猛敲一通“砰砰砰!……砰砰砰!……啪啪啪!……”

    高分贝的噪音传到雨春的房间,雨春就是一怔,大晌午的,永明他们也不会回来,自己这院没几个人会来。

    雨春正在炒菜,下边的火烧得很旺,停下了铲子就会糊锅,雨春觉得不会是陶家谁又来为李雪的事捣乱吧?

    雨春已经嘱咐小丫,别随便给谁开门,雨春不吩咐小丫不动。门外的动静越来越大。

    雨春让:“小丫儿先去看看是谁,只要是陶家人是一律免进的。”

    小丫儿匆匆的跑去,问一声:“谁啊?使这么大劲砸门,你也不嫌手疼。”

    门外传来了骂声:“臊丫头,在里边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大白天锁着大门偷养汉呢吗?”

    小丫儿听出来是谷氏,这骂得也太难听了,小丫儿小跑回了厨房:“雨春,是你娘……”“小丫儿你闭嘴,我哪来的娘?“小丫儿吓得一缩脖子,自己说走嘴了,雨春最忌讳谁说谷氏跟她有关系。

    一听说是谷氏,雨春就不管了:“那就是一个夜猫子,登门就没什么好事,不理她!”

    待到饭菜做得,雨春端菜摆桌子,招呼师父吃饭,柴老听到大门的动静,已是很不耐烦:“叫你娘进来吃点儿饭,柴老听到了谷氏的骂声,心里早已愤怒极点,谷氏也是个记吃不记打东西,经过半年多的牢狱教训,还没改了那个狗脏脾气,看着雨春的面子没有对她下狠手,她这是自找倒霉来了。

    雨春想:师父不会待见谷氏的,让她进来吃饭,谷氏更会猖狂,一定会更加出言不逊,师父是想找借口收拾她,毕竟谷氏是永明几个的娘,柴老会顾忌永明的脸面的,所以才迁就谷氏。

    谷氏今日是得了实心疯,牢狱的苦味都难道忘了?

    这次雨春没有让小丫儿去开门,谁知谷氏那个疯子会干什么出格的,万一她胡乱打人,小丫儿那样的弱人在谷氏狠厉的手里会吃大亏,已经倒下一个李雪,绝不会再让小丫儿受伤。

    小丫儿听柴老的吩咐要让谷氏进来,小丫儿扔下筷子就要走,雨春伸手拦住了她。

    雨春双手拉开了大门,谷氏反应的太快,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手已经快速的扬起,那掌风“嗖:的一股凉气吹过,奔向了雨春红润润的脸颊,根据凉风冰冷劲儿就知道谷氏用了多大的力气,手上动着,嘴里骂着:“臊丫头!,你个作死的,紧关大门偷干什么背人的事儿!”

    谷氏安定了心,监狱之仇,自己所受的罪,今日起码要打回一成,报那样的大仇,是不会一下子报完的,一天一天的来,天天找臊丫头的麻烦,那才是自己心里最痛快的。

    谷氏在一掌拍下,心里得意,都说是君子人报仇十年不晚,可她没等到十年,她能耐心等十年才怪。

    唉?这掌下去没有接触到臊丫头的脸蛋儿,自己的脚却晃了晃,脚下虚浮,两个趔趄,怎么趴在了地上,谷氏汗颜,自己没那么弱质的,打这个丫头还打不到吗?

    面对现实,谷氏真的趴下了,门外的老孙头一看,谷氏不是要打人的吗?怎么自己先趴下了,他自然没看到雨春绊了谷氏一脚。

    谷氏也还糊涂着呢,自己为什么摔倒?连着问了三遍:“我怎么倒的?”自己找不到答案,雨春伸手拉起谷氏这就要给她答案了。

    谷氏被雨春拉起,心里的怒气更胜了:被这个臊丫头看了笑话,她那样钢一样的脾气,怎么会不气呢?

    谷氏没等站稳,立即就得发泄怒气,她要出奇制胜,冷不防厚厚的手掌就拍向雨春:“你个该死的,天杀的,都是你克的我摔跟头!我要杀了你!”这一次她可是满心的狠厉全都用上了“啪!”的响声没听到,却与雨春的腕子接了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订阅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