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131章揍人

    直到晚饭,也没见到李雪出屋,雨春在忙着李雪的嫁妆,又被师父的话说的晕头转向的,可回了房,哪舍得再耽误功夫,直到饭熟了,没见到李雪才觉得有些蹊跷。

    雨春匆忙到了李雪的房间,发现李雪并没有忙活计,躺在床上睡觉呢,雨春就感到不对劲儿,她可不是个慵懒的人,啥时候白天睡过懒觉。

    雨春伸手探进李雪的被窝,一股烧干锅似的热气喷出,被窝里火热火热的,李雪的的人就像一个大火盆,呼呼的散着热能,雨春当即吓得差点儿没喊起来,刚想“啊”随即就合拢了嘴巴,她怕吓到李雪,紧咬了牙关咽下了声音:李雪病了,病得还不轻。

    刚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病成了这样?

    雨春看看李雪烧得鲜红的脸,摸摸脑门儿也是极烫的,想到刚才小丫儿和李雪打照面,是不是小丫儿对李雪说了什么,李雪也一定他听到了刘氏的话,就算是不太清,也许是听了个大概,这是李雪的自尊心大受打击。

    李雪这人脸皮最薄,刘氏那样无中生有的糟践人,让李雪能不上火吗?

    一定是心里难过,痛不欲生才打倒了她。

    可怜的李雪被人成天踩在脚下,如今可有了点儿希望,才那么一小会儿的高兴时光,美梦就破碎了,这样一个弱女子,不被击垮才怪。

    想想,都是小丫儿多嘴,雨春再想过来。就是没有小丫儿,陶家人的排斥也会让李雪知道的,是瞒不住也躲不开的。

    只有李雪坚强起来才能战胜陶家人,只有她自己能拼搏才会顶住一切压力,掌控自己的人生。

    客厅里的刘氏歇够了,越发觉得腹内空空,又喊了几嗓子,却没人答应她,只气得靠在椅子上乱哼哼。

    雨春早就听到了刘氏的怪叫。真想进去撕碎她的那张破嘴,满嘴的喷粪侮辱李雪染了重病,雨春恨死她了,若不是急着给李雪请郎中,坐窝儿就扇她一溜大嘴巴。

    雨春怒冲冲的找到村里的游郎中:“游大叔您先放下手里的活计,我家有人病了。还很重是急病,游大叔快去给看看吧。”

    还好游郎中是个急性的,背起了药箱就跑到了前边,游郎中就是那个被雨春收买,让小丫儿装死糊弄邢武义的那位。

    雨春和游郎中快步跑着到了家里,李雪还是那么老实的躺着。游郎中垫好了脉枕,雨春拉出李雪的胳膊。老百姓也没有大家主那样的忌讳,游郎中按住李雪的脉部就诊了起来。

    雨春看着游郎中的脸色越变越不好看,猜想着是李雪的病情不太好,就急急的问:”游大叔您看我雪儿姐姐有没有危险?”

    “她的病来的太急了,估计已经晕过去半天了,怎么到了现在才发现,是气阻了心脉才晕厥。如果晕过了三天,一定会落下病根的。”

    游郎中这样一说让雨春再吓了一跳:”游大叔。雪儿怎么会晕厥三天?那不是太危险了?游大叔您赶快救她,可不能让她晕三天,她那么年轻要是落下病根可怎么是好,我求求您了游大叔,不管用啥好药 ,我不疼钱的,怎么快就怎么治,求求您了游大叔。”

    游郎中感觉这个小姑娘待人太好了,救了个李雪又救了个小丫儿,这样急切的为李雪医病,就是李雪的家人也不见得会这样待她。

    游大叔开了几服药,告诉雨春怎么煎熬:“现在正是危急关头,一个多时辰就喂她一次药,记住一天六次给她吃,醒过来就喂她半碗小米粥,记好别忘了吃药。”

    “我记住了,游大叔。”雨春给了游郎中一两银子让他给买点儿好药,游郎中手里还真没有特别的好药,百姓的家里穷,吃药也只是一般的草药,有年头的老山参只有有钱人才吃得起。”

    送走了游郎中雨春就去了魏四婶家,把情况跟魏四婶一说,魏四婶就哭了:“这个孩子真真的是命苦,才出了火坑,刚有了点儿希望,就又这样了,老天爷可得保佑她千万别再有意外了。

    雨春只有劝解,也没有别的办法 :“四婶放宽心就好了,别听游郎中说的那么厉害,并不见得有什么事的,雪儿姐姐福大命大,一定会吉人天相的,那个明天就会化险为夷了。”雨春扮了个小孩子天真的小模样,说了这些,魏四婶才褪去了些担心。

    说着话,太阳渐渐的西沉了,魏四婶吩咐秋秋看家,就和雨春来看李雪,雨春还在炉子里做着李雪的药,里边的火炭儿快熄了,把药铫子里的药汤倒出小半碗,魏四婶接过药就开始喂李雪,看到李雪烧的这样,魏四婶又落了泪。

    雨春跟着魏四婶也伤感了一回。

    天黑下来永明他们也放学回来了,走到客厅时几个小子都站住了脚步,听到里边的声音像是刘氏的,看看客厅的门上了锁,永明就找雨春问:“奶奶怎么在客厅里?”

    雨春就把刘氏的来意说了个明白,永明一听脸都绿了,心里的怒气快撑爆了肚子,这家人怎么这么丢人,在师父的面前丢一次还不够,又来第二次还是卖孙子的,这都是什么事?

    恨不得一脚把刘氏踹出二里地,可是他怎么能,不管她人品多不值钱,也是他的奶奶,真要是踹了她还不得笑掉别人的大牙。

    有气没处撒真是憋屈,恨不得就让雨春锁她个三五天,雨春看永明纠结的样子就告诉永明:“雪儿姐姐病得很重。”永明的脸一下子就白透了:“怎么突然就病了呢?”

    “都和你说了你还没明白。都是你的好奶奶干的事,指鹿为马诬良为盗,谁受得了,就是那厚脸皮的也会上火的,何况雪儿姐姐是个脸皮极薄,自尊心极强的人,一个倍受打击的人了。”

    院子里有冬冬、焕焕、乔乔、外加郑子明那个脸皮厚的,都知道李雪病了俏无声息的待着,只有郑子明那个没眼力见的,扯着大嗓门问这问那的,雨春很不耐烦他就开始训人:“都老大不小的了,这么久一点不懂事,屋里有病人不知道,那么连吼带叫的会吓着病人的。”

    雨春总是下不来脸赶人,郑子明借着和永明一起读书,每天放学粘着永明永辉和永久,一天不落的跑进别人家,来了就追着雨春连说带问个不停,每天晚上这顿饭是必要不落下,还特别的能吃,闹得这些人都吃不饱,雨春就只有多做了,吴氏可真是个好占便宜的,她儿子总在别人家吃饭就不管一管。

    雨春数落了几句,郑子明才闭了嘴。

    雨春心里腹诽:要是这个郑子明就是和赵匡胤一起的那个,那些个贵人也就是那么回事,怪不得赵匡胤杀了郑子明,郑子明也真是个讨厌鬼。

    魏四婶的一家只有秋秋没来,雨春打算让魏四婶他们吃完饭再走:“四婶,我多做了你们的饭,吃完再走,个秋秋带点儿就行。”魏四婶说什么也不干,魏四婶是个眼力见极强的人,一点儿讨厌的事都不会做:“不可以的,这么多人已经够乱的了,你还得照顾雪儿,我们怎么能再添乱。”

    冬冬每天晚上也要跟柴老学一会儿功夫,可冬冬从没在这里吃过一顿饭,到吃饭的时候主动就回家了,唯有这个郑子明是死皮赖脸赶不走的。冬冬晚上也要过来学功夫的,和魏四婶一起回家吃饭了。

    郑子明屁股就沾在椅子上不走,永明就开始撵他:“人家都走了,你还磨蹭什么?这里可不是你的饭馆,别跟我称兄道弟的,可不是我的钱买的粮食,我们吃的都是雨春的,挺大个小伙子,让一个小姑娘养活真不知道可耻?”永明就是不能再客气了,自己家的粮食都不够吃,为啥白养她?

    谁知道郑子明的话真是气死人,他指着永明的鼻子就开训:“难道说你不是个男人,你吃得我就吃不得?我娘说了,我就是陶三春的丈夫,她的就是我的,别说吃口饭,连这个大房子和柜里的银子都是我的……郑子明还扬脖儿侃呢,满脸的精光,嘴都笑咧了。

    郑子明把凳子往餐桌前挪了挪,以示我是最硬气的,不管我饭,你们可没那胆儿。

    雨春端碗拿筷子,郑子明的话让她听了个真而且真,不由得一股怒火窜到了顶梁,手中的一把筷子随即就甩到郑子明的脸上。

    接连的五六下,打的郑子明就晕了,他没想到雨春会动手,等他醒过劲来已经变成猪头了,连忙捂住脸大叫起来:“陶三春你谋杀亲夫,真是个不贤惠的,等我当了官一定会休了你!”

    雨春大怒:真他妈混蛋,满嘴的喷狗粪

    “你***,你王八蛋你是谁丈夫!这辈子你要能当官也是个掉脑袋的官,回家给你妹做丈夫去吧!跟你妈做夫妻去!”雨春抄起桌上的粗瓷碗就对着郑子明的头砸了下去,接连三个碗都砸在郑子明身上,郑子明也不会干等着,伸手。冲着雨春就打来,永明看郑子明想动手上前就制住了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订阅啦啦,粉票,麻烦收藏一下儿,随手来几张推荐票也是珍惜的,请亲们照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