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128章刘氏的目的

    雨春激动的拉了柴老就匆匆去魏四婶家,后边的小丫儿,和李雪都感到雨春的兴奋有些异常,雨春平常总是那么稳重不急不燥的,今日为了何事这样毛躁,李雪也没有往自己的事上想,她可不知道雨春的心理变化。

    小丫儿更感到不对劲儿,她做过的那错事够大的,雨春都没有露出一点儿急躁的情绪。

    这师徒二人到底干什么去呢,小丫儿疑惑,李雪也是心里纳闷,雨春和自己说的那些话,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和她开个玩笑,想到自己的身世陶家怎么会接受,永明也是个读书人,她奶奶刘氏整天端着秀才娘子的身份,岂会容忍一个再嫁妇。

    不管自己怎么是个干净的女子,可是外人都认为自己是个小寡妇,特别是甄寡妇的名声很坏,自己早已被她连累,也被别人看不起,只可惜,他有情,自己也有意,以自己的身世注定结局是好不了的。

    师徒二人走进魏四婶的院子,魏四婶正在灶间做饭,看来,到任何时候女孩子都是烧火的丫头,两个小子在当院里跑着玩,却是最小的秋秋给魏四婶打下手烧火。

    焕焕、乔乔,可都是懂事的孩子。秋秋烧火准是自己抢着干的,魏四婶可不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何况她家就一个女儿,还是个老姑娘。

    魏四婶快步的迎出,喊了声:“柴老先生好。” 柴老那次为搭救李雪来过魏四婶家,这次是第二次登门。魏四婶猜想柴老一定是有事,不然是请也请不来的。

    冬冬现在也跟柴老学功夫,虽然没有认作师徒,感情还是不错的。

    魏四婶赶紧的沏茶倒水,还端上了一盘点心。魏四婶可会过得很,点心一定是谁送的,没有舍得给孩子吃。

    难却魏四婶的盛情,雨春就拿了点心请师父尝,柴老是从来不吃点心的。由于高兴,接过来就痛快的吃了。

    雨春一路把事情的重点跟柴老讲了个清楚,柴老听了给永明的媳妇竟然是李雪,也是很称心的。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徒弟的前途是师父最关心的。

    雨春也考虑过。柴老以师父的身份,会不会嫌弃李雪的身世,最后雨春肯定了柴老不会。后周现任皇帝郭威的皇后是柴老的亲姐姐,,原来是后汉宫里的妃嫔,后被发放出皇宫。以后才嫁的郭威,像柴老这样大度。宽容,有见识的老人,是不会做出嫌弃一个受害弱女子的身份的。

    柴老的姐姐是个没得皇宠的不得地妃嫔,李雪也是个没被**害过的黄花闺女,只是外人眼里的假寡妇,是没有让人嫌弃的理由。

    雨春并没有插言,待柴老说了来意:“我这个做师父的为永明来求娶雪儿。雪儿的婚事是得由你这个做姑姑的来做主。”真是大出魏四婶的意料,惊喜的魏四婶都傻了。

    她们的雪儿的命突然就时来运转了。由一个被人贬斥,侮辱的小寡妇,变成了被一个读书人求娶的,如闺阁待嫁女一样待遇的好命人。

    突然间,魏四婶就哭了起来,由泪流满面变成了痛哭。

    “四婶?”雨春看魏四婶的样子不像是反对的,怎么就哭起来了呢?

    雨春看看师父,满脸写着疑问,柴老摇头笑了,雨春看到柴老的喜色,就明白是大事成功了。

    就让四婶激动一会儿吧,雨春的心也不急了。

    等到四婶擦干了眼泪,脸上没有了惊讶只有了笑容:“让老先生见笑了,我是高兴的。雪儿的婚事只要她自己心甜,我这个做姑姑的只有支持她,不会干扰孩子的婚事的,可是永明的家人能不能接受雪儿的身世?”

    柴老把一切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肩上:“这个有我,我会摆平陶家人。”这句话一出,魏四婶彻底放下心来,她可知道柴老的能力,李雪嫁给永明,成了柴老的徒儿媳妇,还是柴老的大红媒,相信陶家是无奈何的,柴老是永明的师父,是可以代替父亲的。

    魏四婶灿然的笑了。

    可是随后就僵住了笑容,她想起陶家的老爷子可是个读书人,读书人都是死脑筋,雪儿的身世陶渊民岂会接受。

    “陶家的读书人太多,你一言他一语的,亲事就会被搅黄,谷氏又是个霸道的,以雪儿老实忠厚的脾气到了陶家是会受气的。”

    魏四婶提出了这个问题,柴老告诉四婶:“谷氏已经被休了,永明是不会和陶家人住一起的。”

    魏四婶觉得不可能的:“哪家的儿子不和父母在一起?自己可以另过吗?会被人论为大不孝的。”

    柴老说:“你这个做姑姑的尽管放心,雪儿做了永明的媳妇,就和我的孩子一样,你想想我会不会保护好他们。”

    魏四婶最后还是笑着答应了:“我这个做姑姑的替雪儿谢过老先生!”

    柴老和魏四婶商量了,怎么下礼,怎么纳定,把亲事定下来,来年就成亲。

    这回雨春也有的忙了,给李雪绣嫁妆,正好练绣花,绘画绣花一起抓。

    柴老倒是和陶渊民说了这事儿,陶渊民表示了:“陶家是书香门第,我的孙子怎能娶一个小寡妇。”

    柴老自然是能制住陶渊民的:“你要是没事干瞎搅合,你的儿孙就就等着被判了吧。这不,陶渊民告诉了刘氏,刘氏这气呀。

    直接就找到雨春来算账,刘氏被小丫儿直接就领到雨春的房间,雨春一看是刘氏,心里还感到刘氏的胆子不大呢,那时陶家被抓时刘氏奸猾得逃过了一劫,今日还敢登门,胆子怎么又壮了?

    雨春让刘氏到客厅等她,刘氏摇了摇自觉诱人的身段儿。不满意的哼了一声:“进她的屋子怎么了?还以为是大家闺秀的闺房怎么的?”

    雨春懒得搭理她,她要是说用不着的,三两句气走她就得了,想当初卖她就是刘氏的主意,她不出头却是个幕后黑手。

    雨春对她自然是记恨的,在她抢走陶思国手里的一百两时,雨春对这个人更是鄙夷和仇视了。

    今日她来为什么呢?

    小丫儿给刘氏端了茶水,雨春往那儿一坐也不理刘氏,刘氏瞪眼瞅了雨春一阵。啜了口茶就开了言:“听说你是很有钱的,招待自己的祖母就不舍得拿出好茶叶?”

    雨春一听刘氏真的是竟啦用不着的,有事说事放一些没味儿的屁想熏死谁?不由就冷了脸子:“刘氏你说话先睁开眼,我是姓林的怎么成了你的孙女?”

    “哎呦呦!……”刘氏尖叫一声:“你!……你,怎么背祖忘姓了,瞪眼说你不是陶家人。那你为何和我孙子住一家?”

    “刘氏,你听明白了,我和永明他们都是师父的徒弟,这是我的房子,借他们住的,跟你们家扯不上关系。”

    “你!……你竟两次呼我的姓氏。连个祖母都不叫,这是大不孝。你懂不懂。”刘氏气坏了。

    “你要是个好的,我可以称你一声刘奶奶,刘氏是你的称谓,就和你的名字一般,难道还叫你:喂喂喂呀?你要是个混不吝的,连个刘氏我都不会叫的,我理都不会理你。雨春就是想气她。以报昔日之仇。

    “你!……?”刘氏惊怒,以她的性格。气这样是会动手抽雨春一个嘴巴的,她的手将将举起那么一点点,突然想到柴老扔到陶思国身上和周氏嘴里的炸鱼,她颓丧的耷拉下自己的手,眼里含满了仇恨的怒火。

    可是她也只有压下怒气的份儿,想动雨春她还是前思后想的:这丫头做了那老头快一年的徒弟了,一定也会了些招数,别再打不到她再让她收拾了,这丫头有什么不敢干的,连姓都改了,她还会吝啬给自己两脚?

    刘氏只有压下怒火,她的来意没有说清楚,目的没有达到,岂能被吓了回去。

    想到此,她睁大一双三角眼,牙咬得咯吱响,一字一句的往外嚼:“既然你不是陶家人,你也没有权利干涉陶家的事,我的儿子都不在家,我孙子的婚姻大事只有我能做得主,我们书香门第是不同意我孙子娶一个名誉败坏的寡妇,你干脆别打我们陶家的主意。”

    雨春听了就笑了:“刘氏,你这话说得好笑,还亏你炫耀自家是书香门第,你看哪个书香门第是母鸡司晨。

    难道说你们陶家没有男人做主了,听说我师父已经打了你们家男主人的知字,他都没有反对,你一个女人家有什么资格瞎搅和?”对刘氏雨春比对谷氏还不客气。

    “你!……”刘氏气得直噎,心脏像刀子攮一样疼,这个无法无天的丫头,竟然敢骂她母鸡,啥时陶家不是自己这个母鸡司晨了呀?

    真是气死刘氏了。

    刘氏的脑子被气乱了,快速的思索来前组织好的发言稿,终于找到了重点:“我要找的是永明,看那个不孝子有什么脸面面对祖宗,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自己竟敢做主,还反了不成?”

    雨春看刘氏真是撑得,饿她几天就不得色了:“刘氏,你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可不是永明的父母。”

    刘氏这气呀:“这个丫头就是陶家的克星,怎么说话净抓楞缝。

    我可是他的长辈,比她的父母还重要的,管他的事,我是最有特权的。”刘氏以为驳住了雨春,眼神都对雨春鄙夷起来。

    雨春嘿嘿!一笑:“刘氏,这桩婚事可是我师父的大媒,永明也是当不了家的,我没有兴致和你磨牙,你不满意有特权就去找我师父好了。”

    刘氏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几变,最后想到:“这是陶家的家务事,柴老头有什么权利瞎揽?”这可不和上回那档子事一个性质,自己何必怕那个老头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