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94章后果 求订阅推荐收藏粉票

    谷氏发话了:“我要到官府告这个忤逆不孝的臊丫头,她敢遗弃父母,自己住上高宅华舍,父母却无处栖身,一定要她坐大牢,砍头抛尸喂狗!”谷氏咬牙切齿,往雨春身边凑,也是因为周氏的缘故,她还没敢下手呢。

    柴老见说话的妇人和雨春的五官有些相仿,根据年龄,估摸着就是雨春的娘,柴老真想给谷氏来条鱼,又不想个个都伤到,陶家的操蛋人太多,得打多少个才能清理完门户。

    但看这妇人实在是阴毒,咒自己的亲生女儿就这样狠,柴老一双筷子夹起一条鱼,手腕儿转着晃了一圈儿,谷氏吓了一哆嗦。

    旁边看热闹的吴氏恨不得老头的鱼戳进谷氏的嘴,让她和周氏一样,说不出话来,还有什么本事霸占新房子,房子可是她儿子的,沾光也是她沾,别人别想有那个福气。

    柴老的铜钟音响起:“你这个后妈比人家的后妈狠毒多了!”

    谷氏的暴脾气哪能让人说她是后妈,脚噌就是一动,差点打向柴老,还得又瞄到了周氏,吓得顿住了脚。

    “谁是后妈?只是这丫头太恶毒了,把我气得。”谷氏解释上了。

    “不是后妈怎么要卖掉女儿,还是卖给一个色魔老头子!?柴老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大,声声震耳,似空谷回音,谷氏的心狂跳,想走还舍不得,想收拾三春还惧怕老头儿。

    那脸白了红,红了紫。比戏剧的变脸还精彩。

    “我不卖了她,等着让她克死我的儿子,她是个扫帚星,生来带鬼的,不卖掉是嫁不出去的,谁敢要个妨人妨家的,谁不怕死。”谷氏看老头没怎么她,胆子壮了,声调拔高。

    柴老看着这个泼妇。知道这人是教育不好的,死了心的钻钱眼,自己不会费那个闲工夫跟他们扯淡。

    这种人就得给两条鱼吃。

    两个受伤的对这些人都起不到警示的作用,也就是自己想看看耍猴的,才跟他们说了两句话。

    “你怎么就知道她嫁不出去?”柴老想把谷氏堵死,也想趁机说出自己的心事。

    可比他有嘴快的。吴氏可找到了机会,扯着嗓门儿就喊起来:“有人要有人要!……我就喜欢这丫头,我今天就把话说头里,这个儿媳妇我占住了。”

    “哗!……”所有的人都震惊:吴氏想干什么?她不害怕被克死?也不怕她儿子死?

    心眼儿活的就猜到吴氏的用意:看上了人家的大新房子,就吴氏那个鬼劲儿,狠毒也不亚于谷氏。对亲生女儿都那么刻薄,能对儿媳妇好。还不是先谋夺人家的财产,再害扒死人家孩子。

    甄寡妇早就猜想吴氏惦记人家的房子了,这回露马脚了吧。

    李寡妇看婆婆鄙视吴氏的样子,心里暗暗骂了甄寡妇:一样的货色。

    陈氏真急眼了,吴氏这是在抢房子,一个窝囊废的主儿,敢算计陶家的家当。真是反了,高声喝骂吴氏:“你们什么破主儿。就一个破勒砖的,还惦心我们书香门第的女儿,真不要脸。”

    周氏是说不出话了,瞪眼干着急。

    谷氏更愤怒,谁敢和她抢房子,她就和谁拼:“臭不要脸的,掏二百两银子,把人给你,房子,谁也别想!”

    柴老一看:这是什么人家,一个大伯娘也想浑水摸鱼,不像话!不像话!柴老来了兴趣,一帮跳梁小丑,这戏,看得过瘾,继续打吧,反正他也不累。

    柴老是个闲着没事,好动不好静,喜闹不喜闷的人,他到底要看看陶家人究竟扭曲到什么程度,对这个儿媳妇的娘家,她极感兴趣。

    真是热闹大发了,河西的人来了个全,河东的人来得也差不多了,雨春的院子也大,乌压压的挤满了人群。

    柴老的兴致满满,脸上的笑容灿烂,陶家人既然想让人看热闹,干脆就搬了椅子坐到窗外,让村里人看个够。今天他就不信不动武就降服不了陶家人。

    雨春也不在乎什么闺誉名声,什么闲言碎语,被人指责,反正不是她的一人之力能挽救陶家的名誉的,既然他们不要脸,她还在乎什么,左右她是姓林的,陶家与她何干。

    她在乎也没用,陶家人就是不要脸的,刘氏前些时闹得不敢出屋,现在看到了便宜也恬脸来争财产。

    陈氏看似表面端庄体面的人,骨子里却是个贪欲无耻的泼妇,大言不惭地她搬来住,真真是不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的。

    陶思国的疼痛还没有消退,他真的怕这个老头再给他两下子,强压着心里的不满与不甘,在人群后边揉着俩包,怎么越揉越疼,心里的苦水与恨意涨得让他胃疼。

    谷氏见驱不走老头儿,还不敢怒骂赶打,暴脾气只有发酵在肚子里,一股酸水儿嗝上喉咙,充盈了满嘴,再次靠近雨春,手才抬起,就看见老头儿的眼睛比她还大,正瞪着她。

    谷氏一阵恶寒,身子竟然筛起了糠。

    柴老是不会让人打到他儿媳妇的,他柴家的人就没有受过别人的欺负。

    柴老对这个效果很满意,他并不盼谷氏太放肆,谷氏毕竟是雨春的亲妈,如果他打坏了她,有一日雨春泛滥了母女之情,再怨憎他这个老头子,伤了师徒的情义,不合算。

    谷氏识趣地吓了回去,陶永福见爹娘都这么没用,只有自己出马,他叉腰走出人群,来到雨春切近,怒目而视,没想到这个才是陶家最最有攒儿的,没对雨春下手,却对上了柴老,出言喝喊:“我也不问你是谁,我妹妹的价码全镇是都知道的。如今王财主已出到四百两,你既然看上了我妹妹,比王财主的银子不会少出吧?”

    这话不可谓不恶毒,明明知道柴老是雨春的师傅,他却狠泼一盆脏水,即污了雨春的名节,也败坏了柴老的名声,目的就是一个,赶柴老走。他看透有这老头儿在,陶家是达不到目的的。

    他认为老头儿是个练武的,血气方刚的人,一定会受不了这样的屈辱,甩袖子走人,一百两的束脩。漂亮的大房子,就都是他的了,这么宽绰的大宅子,多养几个小妾也不挤了。

    人要是得了妄想症,就没什么惧怕的,没多想话就说出了口。他脑袋一热乎就忘了挨揍的爹,和那个蠢货婆娘。没看到连他娘谷氏都没敢指老头骂,他也算错了账,认为哪个男人不好色,这老头儿一定有的是钱,一个武师束脩那么多,不定攒了多少银子了,买这么个小黄花儿。那得有人卖给他,他是想银钱立即到手。王财主其实没给这个价钱,能多蒙就狠狠地蒙。

    雨春的眼泪就快流下来,快咬碎了一口银牙,狠狠咽一下儿眼泪,脸已经焦黄,心里在发誓:“陶永福!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柴老却是没变色,还是那么淡定,这让陶永福很得意,大概老头在满心欢喜,小丫头子看起来是不乐意的,那又怎样,是她自己招来的买主,这下自己发了,老头武功高,丫头掉不了歪,不顺从也得顺从。

    陶永福开怀大笑。

    柴老正在想:怎么让这个畜生生不如死。

    陶永福一看有门儿,又凑得近了点:“怎么样?老头儿,四百两银子便宜,我女儿可是五百两加一箱珠宝。”

    雨春想上前掐死陶永福,可是接到了柴老的示意,终究老头会给她出气,可是让陶永福这样侮辱实在是想剁了他。

    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却是狠狠地瞪着陶永福。

    陶思国和谷氏还有乱呜呜的周氏,都是有眼力见的,都看出了老头是块大馅饼。

    “呼啦!”几人都是想抢到陶永福的前边,陶永福气得用胳臂肘子对上几人就是一阵搥。

    疼得三人乱叫。

    看热闹的人群蜂拥一挤,眼红心热狂跳,陶家交了什么狗屎运,丫头都能卖到几百两。

    大多数有女儿的都恨不得这样的好事最好是摊到自己家。

    没女儿的人家却是鄙视:陶家都是什么人,人家老头答应了吗?他们就争抢起来。

    陈氏急的拽住刘氏:“娘,我们快挤进去,当场要不拿到钱,过后还能得到吗?四百两分五股,每家是八十两,您得把钱先拿到手,再给大伙分。”

    陈氏的心理很简单,陶永福如果把钱拿到手,她是一分也得不到的,陶永福比陶思国还黑,如果刘氏拿到了钱,她就可以以刘氏的**要挟刘氏掏出来,或许慢慢的都成了她的。

    刘氏也是急,可他被老头吓得两腿发软,怎么能挤进去,看热闹的人太多。

    陶司空见状,赶紧招呼儿子和媳妇还有女儿丛明,架起了刘氏,拼命往里挤。

    紧接着吴氏挤,边喊边推搡看热闹的:“不许卖我儿媳妇!”

    甄寡妇跳着高高看:他们都能分道多少银子。

    满院子的人赶上了沸腾的汤锅,拥挤的潮起潮落,有人呐喊:“陶家发财了!”

    还有人叫:“陶家人真不要脸,拿卖闺女当露脸的事。”

    还有人喊:“陶家人疯了,快来看热闹!”

    简直就比大桥坍塌事件还沸腾。

    柴老看看丑态百出的人群,几个徒弟的脸都被这些人丢尽了。

    柴老怒了,拿出了八分的底气大喝:“都给我站住!”

    柴老的气场也太强了,一声断喝,在场的人俱都是战抖后滞住了呼吸,雨春虽听过柴老的怒声,还是悚然的吓了一跳。

    半刻间,人们还没有回神,捂住胸口强稳心神的,满脸惊恐不知所措的,呆呆发愣大睁双眼的,还有陶家人欢喜加着急,愣怔呆傻之后,**急切渴求的眼神与表情,全部还在脸上僵着,真是人间百态,表演的淋漓尽致。

    陶家这群瞎闹腾的,也没比别人胆大多少。

    柴老的眼睛只是斜睨陶永福,他敢侮辱自己的爱徒,敢蔑视他老汉,柴老已经想到了惩罚陶永福的招数。

    别怪他狠,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