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93章争夺 求订阅推荐粉票

    陈氏紧拉刘氏,好像吃寒食样怕落后,二人脚步匆匆,一路急的汗流浃背,陈氏的脚崴了一下儿,疼得哎呦一声,刘氏慌得被绊了脚,噗家伙就闹了一个前趴。

    陈氏扶起刘氏,刘氏两腿发软迈不动步,陈氏嫌她慢就用力的拽着她。

    刘氏被拉得踉跄,险些跌倒,可是刘氏不恼,从雨春盖新房子她就睡不着觉,算计着怎么能住进去。柴老听得院外喧哗,敲门声震得邻近的狗都汪汪叫。

    永明奇怪,大下午的谁来?没听说有没办完的事。

    雨春把该付的工钱都付清了,对这里的住户不熟,不可能有人来,自从周氏被烫,很久没傍人影儿。

    柴老说道:“管他是谁,咱还怕他咋地,永明去开门。”

    永明快步到了大门前,“哗啦!”抽开门栓,大白天的太阳高照,哪能看不清是谁,永明一急,知道又是找雨春麻烦的,本能地就想关门。

    :“兔崽子!不欢迎老子,老子自己来。”陶思国一副无赖的架子,横冲就进了门。

    永明一人怎么拦住这样一群,陶思国叫门之际,刘氏陈氏。陶司空一家,全都围住了大门,随着陶思国一起冲了进来。

    永明怎么愿意让他们进,可是除了长辈就是哥们,他怎么拦得了。

    陶思国一帮直接就进了柴老住的这屋,看见这个老头,陶思国怒气腾就上来了。他可没拿柴老当什么有两下子的,一定是看几个小孩子有钱,拿着三脚猫的功夫来诈骗。

    唬小孩子简单,唬他陶思国?不容易!

    可是陶思国也没敢见面就动手,老爷子起码五大三粗,比他壮实多了,他可不敢惹他打不过的人,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家陶思国最识时务。

    看到柴老正品炸鱼。雨春就坐在柴老近前。

    这个丫头真可恨,看对那老头眉开眼笑的,对他这个爹却是拉个脸子瞧不起,老头吃着炸鱼烤肉喝着酒,进门丫头都不站起来,无视他的样子。真欠揍,他虽有点儿怵老爷子,可是打自己的女儿他管不着。

    陶思国鼓鼓勇气,向前挪了一步,站到雨春切近,雨春看着来者不善。加了一定的小心,柴老刚才还说:“春儿。你有师父,任何人都别想触你一个手指头。”

    雨春听了乐得够呛,可能是乐极生悲,陶家人立刻就登门,以他们的性格,不打她才怪,雨春下意识地盯着陶思国的手。

    见他袖子颤抖起来。手动了。

    雨春当即矮下身去,陶思国一个扑空。却接到一条炸鱼,那炸鱼可小了,是那种一两一个肉肉呼呼,一根刺儿的小柳根,比面条鱼粗,味道也差不多,是一种刺少的鱼。

    陶思国:“妈呀!……”一声尖叫,手背立即抬高半寸。

    肿的不太高,干嘛那么吼叫,真是个没筋骨的,至于那么疼吗?柴老暗诽:见面就打人,要不雨春连姓都换了,做陶家人还是真悲惨。

    “你!你什么人,敢在我儿子的家中打老子!”陶思国气急了,对着柴老乱吼。

    “请你吃鱼。”柴老的第二条鱼飞到了陶思国的面门,亲了一下,就悄悄落地。

    陶思国的面门像贴了一个馒头,不红不肿软鼓囊囊的一个大包,就是疼,陶思国只顾疼得吸溜。

    周氏不干了,拿出和雨春撒泼的劲头儿:“你这个老头是哪来的,我们家的丫头可是留着卖钱的,你夺了她的清白,卖不上价钱,可得你赔!……唔……

    周氏还有下句没说出,嘴里进了条香喷喷的炸鱼,周氏刚舔到味道,狂喜还没有绽放,就听着她嘴里吽吽吽……不会说话只有呜呜,是疼得呜呜,好像喉咙里的小舌头掉了?不会说话了,从此后周氏会不会再骂人费劲,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受的吗?

    柴老心里怒,面色平静,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柴老用得极妙,你打人,就剁你的手,你骂人就割你的舌头,打官司到公堂,柴老也不会认罪,没用武器,没打没骂,给你条鱼吃,你就赖上人家,是不是有点儿不道义。

    周氏的舌头不会动,鱼也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里边的小舌头受了伤,血只有往肚里流,这叫打破牙齿和血吞,那才叫憋气,话说不出来,呜呜着嗓子就疼得受不了。

    吴氏已经拉了甄寡妇、李寡妇来看热闹,有嘴快的孩子一嚷嚷,村子就那么小,很快家家都听说了,全都来看热闹。

    见陶思国的满脸包,周氏的哑巴语,来的晚点的不耻下问,来的早点的议论纷纷,随着陶思国一起进来的,看了个全戏,有人一问,先来的人就说:“谁知道干什么来了,进屋就打人,那个老头就扔了几条鱼,他们就这样了,是不是中了邪?”

    一个赶紧接话,表示自己的聪明:“就是那么小的一个小鱼儿能打坏人那才是瞎说,我看就是中邪。”

    “嗡嗡嗡……”就像一群蜂,议论声,讥笑声。

    吴氏乐个够呛,把陶家人都打趴下才好,就不敢登门了。

    甄寡妇只顾瞅一片大房子,心里暗暗可惜,这个丫头怎么不早生几年,我那几两银子花到陶家也不冤,这丫头能挣钱,兴许有钱好好治治,儿子还不会死。

    谁不为自己的利益想,李寡妇也是一派的悲观:看人家这丫头多厉害,能脱离父母的掌控,逃脱被卖的命运,自己赚钱盖了大房子,把坏命变成了好命。

    可怜自己被父母卖掉都不会一点儿抗争,如今被恶婆婆掌控,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一点反抗恶婆婆的勇气都没有。

    想着,李寡妇潸然泪下。

    有人怪异的看着李寡妇,就在心里鄙夷上了:李寡妇真是个怯懦无知的烂好人,连周氏这样歹毒的泼妇她也可怜,这是天报周氏,谁叫她整天撒泼折腾那可怜的小姑子,每回找小姑子的那麻烦都是她出出的。

    河西河东才隔一里多地,对面村骂孩子,那面就听得真真切切,陶家的事早就传遍了全镇,哪个不知哪个不晓,陶家的三丫头命比个叫花子还不及,就因为算命的说了七月十五的生日命不好,还有俩命好的顶着,这丫头成了家里的眼中钉。

    旁观者清,谁没看出来,陶家哪个也没被她克死,古代人迷信,可是也有不少不信邪的,认为陶家就是找由头卖闺女。

    陶司空一家,特别是陈氏,心里乐翻花儿了,陶思国享受过头了,卖孙女的钱一分不给大伙儿,真是个贪心大的,陈氏觉得刘氏很机变,也许刘氏能制住这个老头,把他羞臊走,剩几个孩子好对付。

    看到陶思国被吓住,僵在了那里正好是他们长房出头的机会,这大房子要是弄到手,陈氏就心满意足了。

    想着,就拉一下儿刘氏的袖子,凑耳边低声说:“娘,该您出头了。”她这句话别人听到也不理亏,陶思国一家被收拾了,他娘出头是天经地义的。

    刘氏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兴奋的,陶思国落了下风,没能力要回这个房子,谁有本事要出来就是谁的,她要先住进来。

    刘氏扭着水蛇腰,款款的走到柴老的跟前,矮身道了个万福,别看刘氏快六十了,那风姿,像极了大家闺秀,不愧是官宦家的丫头出身,学极了小姐姿态,柔弱典雅,款款轻盈,这个万福道得也很有滋味儿。

    紧睁眼,慢开口是大家闺秀的教养,先观察好柴老的神色,见他一派柔和没有厉色,心里稳了再稳,话才说出口:“这位壮士,不知怎样称呼,高名贵姓?”

    柴老一看这老妇就不顺眼,这么大岁数的人,还装二八闺秀,还袅袅娜娜的,说话尖声尖气,挤着嗓子装少女的甜脆,柴老平生最膈应装腔作势的妖冶女人,一阵子不耐烦,脸子立即阴沉,说话的语气就调高,本来他的嗓门就如洪钟,还是压着嗓音反问:“你们这一帮姓什么?!”

    这一声,吓了刘氏一大跳,心脏陡然颤起,话就接不上去了。

    陈氏着急,刘氏就是个没用的,关键的时刻掉链子,赶紧表明咱都是姓陶的,是那个丫头的长辈,那老头不就不敢放肆了。

    刘氏心抖得有半刻钟答不上话来。

    陈氏一急,话就脱口而出:“我们这些人都姓陶,,这个房子是我们陶家盖的,我们是搬进来住的,你赶紧走,我们陶家可不招外男。

    雨春差点儿没笑喷,陈氏真是个不要脸的,还真够贪心的,他们陶家盖的,她搬进来住,笑死人了,她算个老几。

    柴老神色就越发淡了,声音也很小:“我就是个客人,知道的不太多,好像这房子不姓陶,房主可是姓林的。”

    “你说啥?”陈氏哪知道三春这个人已经没有了,变成了林雨春,她还指惦望可地分新房呢:“不可能!,就是这几个小子盖的房子,他们真真的姓陶,没错儿的!……”陈氏气得急眼,都想扇这老头嘴巴子,他敢胡说八道,明明这房子就是陶家的,要不是怕落到周氏的下场,她不打也要骂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