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82章 颠倒黑白 求订阅

    雨春看张捕头神色异样,不知他怎么突然像尿泡刹气,瘪了。

    没一会儿,怎么又像气球充满了气,看他的样子,活像魔王出了世,眼里充满了邪恶,满眼的血丝,咬着牙,咧着嘴。

    张捕头猛喊一声:“我不管是谁的铺子,杀人就得偿命,陶三春杀了人,就要一命抵一命,楚离不明真相,我没时间和你计较,把陶三春陶永明带走!”

    钟离子均冷笑:“看起来张捕头是孤注一掷了?陶三春,陶永明可是为我钟离家做事的,今日不管死了多少人,都是我钟离家担着,想拘拿,就拘我钟离子均。”

    张捕头傻了,钟离子均杠上了他,他敢收拾陶家,他可不敢对付钟离家,顿时就六神无

    主,出言却是心虚:“钟离少爷,这店跟你们没关系吧?”

    “你没有听到,这是我的铺子,还非得要给我扣个杀人的帽子?”钟离子均面沉似水,言语冰冷如寒铁刀,释放着凛凛的杀气,张捕头心里就是一沉。

    强压着心里的恐惧,为了表达他没有针对钟离家的意思,择清陶家与钟离家的关系,理由就是他不信铺子是钟离家的:“钟离少爷,你的心好我是知晓的,想帮陶三春的心我很理解,可是我们要办案,杀人案可不是小事。”

    “谁也没有阻止你办案,你几十年的捕头,办案的规矩你是明白的,随意破坏凶案现场。这个罪名你很愿意担吗?”钟离子均冷冷的质问,张捕头一阵胆寒,没想到他们懂得这样多,想糊弄是不容易了。

    “依钟离少爷该怎么办?”张捕头为了推卸责任反问钟离子均,想两头买好,朱县丞不满就推到钟离子均身上,谎称自己惹不起钟离家,为捞到更大的好处打基础。

    钟离子均一声冷笑:“张捕头是装傻,办案是你的责任。反要推卸。”钟离子均点破张捕头的花花脑子,想耍影人儿先量一量自己的肚转儿几斗,就那贪欲昏花的脑子,还想布局玩棋子,一脑子的美梦财利,也快做到头了。

    这个张捕头和朱县丞狼狈为奸。坑了不少贫苦百姓,诬良为盗的事没少干,祸害人抄人家的缺德事做不少,今日他好像撞枪口上了。

    人群里不少人在心里嘀咕,等看张捕头的下场,走出很远的顾客。被后边的人招呼回来,都知道了这个铺子是钟离家的。这回可有热闹看了,钟离浩升被新皇帝看重的事,几天前就在镇上的人心里炸了一个大雷,今日张捕头招惹了钟离家,有他的好果子吃。

    人群呼啦啦蜂拥而回,观热闹的越聚越多,张捕头被逼的已经没了台阶儿。在众百姓的观看下,在雨春的坚持下。在钟离子均的威慑下,张捕头没有退路,没了把人抬走的胆子。

    可是他还不相信这店是钟离家的,因为这个店小,因为里边干活的只有陶家人,没有管事的,没有钟离家人坐镇,可是钟离家就这样不给他面子,非得护着陶三春,让他心中着脑的同时也倍感头疼。

    只要钟离家维护陶三春,他就无可奈何,有生以来最大的憋屈事,摊到了自己头上,怎不让他愤恨。

    钟离子均又不上他的当,就这样僵持着,弄不走尸体,又下不来台,只有叫捕快去请县丞。

    越聚越多的人群里王永昌夹在人群中看了全过程,他早就来了。见捕快冲进店,他就躲到人后偷瞧。听到雨春制止张捕头抬人拿食物的话,他早就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陶三春就地正法,怪不得陶家拿她无辙,原来这个丫头这样狡猾。

    狡猾他倒是不在乎,在能耐一个平民丫头也斗不过官府,硬往她身上栽赃,定下她的死罪,再花钱买下她的命,就是她不感激涕零,她已是罪人,还能跳出自己的手心,到时候随便自己施为,还没有遇到一个他想要敢悖逆他的。

    人群里还有主仆二人,就是朱余韵与丫头小桃,瞪眼看着张捕头怎么把陶三春绑走,然后送上断头台,与她争?先看看头上的脑袋还长得结实不?

    看到张捕头威风得要捉拿陶三春,她兴奋得差一点儿尖叫,又看到楚离打伤差役,钟离子均震惊的言语:他家的铺子?怎么可能,钟离家的铺子?别说是她爹朱县丞,就是正阳县的县令也惹不起。

    朱余韵听说了钟离浩升的奇遇,要嫁给钟离子均的心更是热得炽烈,对陶三春更是恨之入骨,不除了她,她是睡不着觉的,所以行动极快,听到钟离浩升被当今皇帝请的第三天,就对陶三春下手了。

    朱县丞知道王永昌惦记陶三春许久,办这样一个诬陷大案,不花钱是堵不住手下的嘴的,出钱他是肉疼,只有借力,联合了王永昌,二人密谋,部署得紧锣密鼓,觉得万无一失,没想到杀出了楚离和钟离子均,没料到他们在场,想不到他们会为陶三春出头,一个乡村贱丫头,怎么能让这俩人为她卖命?,

    王永昌和朱余韵都想蹦出来帮张捕头,可那样一来,岂不就露出了马脚,以后再想暗害就会被人怀疑,所以忍了几忍,朱余韵的牙咬得吱吱的,恨不能吞下陶三春,剪除这个心头大患,暗骂张捕头没决断,抬人走,她就不信钟离子均敢打官差,朱余韵恨死了张捕头这个窝囊废,看样子是要吃里扒外,惧怕钟离子均家的势力,枉费了她爹这么多年让他得了那么多好处,手里要有把刀,朱余韵马上就得出手给张捕头两下儿,气得她脸焦黄,心口像堵了块大石头。

    王永昌也觉得不妙,这次的银子好像要打水漂。武装了花子花了不少的银子,朱县丞又咔嚓他百多两,收买了的差役不尽心,看张捕头的样子是要打退堂鼓,收拾不了陶三春,岂不是让他人财两空,他恨起了朱县丞,为女儿扫路拉他当替死鬼,破财又闹心。

    张捕头这个狡猾的看钟离家出头先怯了步。自己那百两银子花的真冤。

    有闹心的,也有宽心的,雨春见张捕头派人找朱县丞,心里自是定了下来,怀疑朱县丞大概是幕后黑手,可是朱县丞有官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钟离家盯着他,朱县丞多少得有忌讳,只要是尸体不让他们捣了鬼,自己的官司绝对输不了。

    众多的眼睛都这样看着两具死尸,一点怪异的征兆没有。人一倒下,嘴里就往外流碎食物。傻子也明白是撑死的,那个活着的一劲儿抠着喉咙往外吐,撑得受不了,手指探到舌根,引起反胃恶心,哗哗吐了一地,酒味儿臭肉味儿熏得人欲呕。

    吃着香。拉出来臭,再香的东西。经过胃里一搅和,再吐出来就是臭的,特别是和酒一搅和,那才叫熏死人,天气虽冷,雨春也受不了这个味儿,只好打开窗子散恶心人的味道儿,厅里顿时冷飕飕。

    外面一阵喧哗:“朱县丞到!”衙役一声喝,朱县丞威武的踏着步子走进大厅,议论声顿时俏静。

    朱县丞装腔作势地问:“张捕头,该办的案,你还不明白,找我作甚?”

    雨春暗骂他装蒜,明知故问,心里装着鬼,表面还装人。

    钟离子均玩味地看了朱县丞一眼,楚离却是哼了一声,朱县丞脸色即刻阴沉,尴尬地叫声:“钟离公子怎么在这?”

    钟离子均斜睨着朱县丞,出言冷冰冰:“这是我的店,我在这儿新鲜吗,请问朱县丞,,你的衙役怎么来的那么巧?”

    朱县丞一脸尴尬,脑子却反应的很快,他是干什么的,不就是绞尽脑汁糊弄人的吗,当了这么多年的官,机变是非常快的:“张捕头大概是赶巧办案走到这里的,这是怎么回事?”朱县丞佯装不知,假惺惺地问。

    朱县丞的话一停,大堂里极静,只剩了簇簇的呼吸声,片刻的功夫,张捕头在思索怎么两头装好人,衡量半天了,都没有找到最好的答案,朱县丞问,他也不能拖着不回答,只有硬着头皮说道:“这里吃烧烤的死了两个,卑职要抬走尸体,取走食物,把犯人拘拿归案,店主陶三春拒绝认罪,不让动尸体食物。”张捕头的意图是想引走钟离子均对他的不满,把矛头引向朱县丞,如果朱县丞和钟离子均对起阵来,他俩就矛盾重重了,岂不是缓解了自己的压力,钟离子均对自己的恨意也会减轻,他恨朱县丞把他当了枪使,在不得罪朱县丞的情形下,把他当枪使,让他和钟离子均干起来,如果钟离子均放弃了保护陶三春,自己的目的和任务都算达成,还里外不得罪人。

    “抗拒拘捕,等同造反,就地正法,不可容情徇私!”好一个朱县丞,真是个老狐狸,不问原委武断决定,就给人扣了造反的帽子。

    造反?雨春突然灵光一闪,造反的大有人在,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

    “拿下她!”朱县丞断喝一声,衙役们却没动,朱县丞脸变黑,什么时候自己的命令无人听了:“怎么还不动手?”他看向张捕头,张捕头假装迷眼,揉着自己的眼睛,好像没听到朱县丞的吩咐,一个愣头的衙役上前弯腰:“县丞大人,这个店是钟离少爷的。”

    感谢怜薇多次的打赏和平安符,香椿码字忙碌,没顾及看书评区,感谢的话说晚了,请多多原谅,在此致歉。<hies的平安符,谢谢您的打赏,衷心感谢您的支持。

    谢谢may妹妹的平安符,谢谢您的打赏,谢谢您的支持。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订阅,求姐妹们支持,给新人码字加点儿动力!投票的姐妹们加油!!请多多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