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78章 丢失 (求首订)

    谷氏进店就寻找四夏:“永明快把四夏藏起来!”忙乎不得闲的永明很诧异:“为什么藏四夏?这里可没四夏。”

    谷氏大急:“没有四夏?四夏跑丢了?”

    永明感觉谷氏奇怪,这样急着找四夏,以为谷氏是借找四夏的引子到店里打秋风的。

    永明没有再问,忙着自己的活计,三天两头来搅和,永明真的烦了。

    陶思国随后进店就大叫:“把四夏交出来!”他这样声嘶力竭的喊,也是在为自己壮胆儿,自己凶恶吓人,让几个孩子怵他。

    他自己可不知道,这几个孩子没有一个服他的,自小他对孩子们没有一点儿父爱,没人跟他有感情,自然也不会怵他,这叫邪不胜正,如果是个好父亲,孩子自然会尊敬他,也会生出敬畏。

    一个不正的父亲,哪有资格管孩子,孩子能服你?那就是软弱的孩子,试看这几个孩子哪个是软蛋,陶思国可看不透自己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地位,有父亲这个名就认为是大权在握,给儿女发号施令,还以为自己有威风,竟忘了永久的一刀。

    永明终于认识到这里边有问题,谷氏陶思国都找四夏,永明感觉不到陶思国是关心四夏,那种急迫的表情就像要抓到猎物一样。

    谷氏急的喊:“永明,你爹要卖四夏!”

    永明一听眼眉倒立,眼睛狠狠盯住陶思国。眼里的光线像两道利箭,狰狞的面容越来越黑,陶思国吓了一哆嗦,这个儿子还不大,竟然这样狠厉,恐怕今日要费事。

    谷氏以为四夏是让三春藏起来了,本来还要找三春的麻烦,突然想到四夏不能见到陶思国,压下了心中的不满。

    陶思国有些畏惧永明的凶恶。他要找软柿子捏,看三春在灶台忙着炸鱼,上前扯住雨春的衣袖:“贱丫头,交出四夏!”

    雨春被扯的回头,陶思国正凶恶的抓住她的衣襟,雨春很反感这个男人:逛窑子。爬妓院的脏手抓着她,让人恶心:“放开!”雨春一声斥,陶思国大怒:“贱人!你敢跟我横,我打死你。”

    雨春见他意图不善,陶思国的手已经到了近前,雨春的身后就是油锅。她无处可躲,往后一退就得掉到油锅里。自己岂不成了炸鱼。

    陶思国的巴掌之快,让雨春没顾得想到往两边躲,硬生生挨了一大巴掌,雨春的脸顷刻红肿,嘴角溢出了血痕,火辣辣地抽痛,用舌头舔了舔。测面的虎牙都活动了,这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想要了她的命啊。

    来到这世受了陶家多少欺辱,非打即骂,,脱离了这个家,还照样被他们虐待,这个肮脏的臭男人明显的欺软怕硬,他怎么不敢打永明,永明瞪他,凶狠地对他,他怕,随即来欺负自己,再不立点儿威,下回他更想来欺,或许直接来卖她。

    雨春也不顾疼痛的半边脸,不动声色地假装干活。

    陶思国见三春不理他,怒气更胜,第二掌已经伸出,雨春似是躲他的掌,身子一侧右手先就攥紧了油勺子,陶思国的掌风切近,雨春的勺子也已经抬起,半勺的热油“哗!……”一声,倒向了陶思国的右臂。

    惨叫之声迭起,外面的顾客全被惊起,有好事的就往灶间走,想看看出了什么事,永久截在了里间门口:“没事,没事,大家都各归其坐。”

    里间的陶思国的手烫满了燎泡,杀猪似的叫,谷氏却想为陶思国出气,嘴上乱骂,可她不敢接近三春,知道三春不会给她留情。

    骂三春其实谷氏是在讨好陶思国,陶思国却恨极了谷氏,不是谷氏说四夏来了这里,自己绝不会来,自己只是想打三春震唬永明永辉永久几个,没想到三春这个贱丫头这样毒辣。

    自己吃的亏全部算在谷氏身上,他只能打三春两巴掌,耍耍威风,打的三春不能干活,他可不敢,钟离子均那关他过不了。

    四夏也没在这里,自己又吃了亏。

    永明永辉都面面相觑,这样的爹,卖珍宝得了那么多银子,一分也不为儿女着想,逛够了窑子,玩够了窑姐儿,钱花光了,又想卖掉四夏,几个人既鄙视又痛恨,热油烫他,烫的好!几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活该!活该!,心里叫好。

    永久更是幸灾乐祸,认为这个爹就是受教训不够,如果有几个人轮番收拾他,早就教育过来了。

    陶思国落这样的下场,没稀奇,一个是儿子对他没感情,另外就是他对家里没有一丝贡献,好的他抢着吃了,有钱他挖走败了,孩子过着艰苦的日子,大半的原因是他造成的,他有什么权利卖女儿?他一点儿资格也没有。

    不管怎么说,谷氏抚养大了几个孩子,做衣做饭的也辛苦过,跟谷氏的感情自然和陶思国不一样,如果谷氏被雨春烫伤,永明几个一定会对雨春不满意,他们也会心疼,早就张罗找郎中了。

    看着陶思国的惨样,就是没人在乎。

    谷氏伸手抓了老大捧铜钱,拉着陶思国去看大夫,也有顺一把的意思,刚出门外,陶思国就劈手夺谷氏袋里的钱。

    谷氏与他执拗一番,陶思国终因烫伤,没有达到目的。谷氏一劲儿劝他:“这是给你治伤的。”

    雨春觉得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了,见几个孩子都没有责怪的目光,心里坦然了一点儿。

    随后谷氏返回来,指着雨春就骂:“臊丫头,你为什么藏四夏,让我担心半天。”

    谷氏的意思让人理解不了,她是想卖四夏呢?还是怕陶思国找到四夏卖了?

    雨春也怒:“你那个烂嘴干净一点儿,不然也让你满脸燎泡。”

    “你……!”谷氏就想打烂三春的腮帮子,可是她确实惧怕那热油,连连的后退着:“你……你会有报应的。”

    谷氏刚想出去,陶思国又回来,进屋就恶狠狠的说:“贱丫头!,我把话撂下,总有一天我会折磨够了卖掉你。”

    雨春又舀起了热油,比划着:“再磨叨,小心你的脸。”

    陶思国一见热油,嗖嗖地往外跑,谷氏紧追。

    雨春骂了一声:“都是什么货色!”

    永明喊了声谷氏:“娘!四夏真的没在这里。”谷氏急着给陶思国治伤,知道四夏没得奇怪,眼一时也顾不了,与陶思国匆忙去了医馆。

    四夏失踪,永明几个也慌了神儿,活儿也干不下去:“雨春这里交给你,把这些客人答对完就打烊,我们去找四夏。”

    雨春答应,继续着自己的活儿。

    藏在远处的四夏,看到陶思国谷氏去了前边,她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只怪谷氏怎么总和陶思国一起,自己的消息怎么告诉谷氏?

    又看到永明三个也分道去了各处。

    永明几个一分开,就犯了愁,到哪里去找四夏?

    几人在镇上的店铺商家全都找遍,又在附近的居民区猛找,一直到天黑连个人影也没有,就都回了店里,也不知道谷氏陶思国回去没有,立刻派永久到医馆探看一番,永久去了一刻很快就返回来了,打听到了,烫伤的人早就走了。

    料定谷氏一定是回家了。

    雨春做好了饭,让永明快吃:“三哥,你吃完饭快回家看看,四夏要是没回家,就到几个姐姐家找找。”

    一个四岁的孩子,敢跑三十多里地去姐姐家?永明担心半路会出事,要是再被人拐走卖掉就麻烦了,能不能找回还是两说着,这是个什么家,永明头疼死了,人人都想指着卖女儿活着,永明牙根儿气得生疼。

    饭也没吃几口,怎么吃得下去,一个大活人丢了,是他的亲妹妹。

    永辉也要跟着去,被永明拦下了:“你跟雨春作伴儿,我要是夜里不回来,怕她们害怕。”永辉停下了脚步。

    雨春收拾完,关好了门,想等着永明回来,也还是熄了灯,灯油挺贵的,省点儿是点,刚要躺下,就听到一阵呼喊之声:“救命!……救命!……”

    是孩子的声音,哭声像四夏,雨春一个激凌,吓得嗖的坐起,喊了声,四夏!永辉永久也都冲到了门前,雨春用力拉开门栓,三人鱼贯冲出,不远处的胡同拐角处,听到了四夏的哭声和骂声,三人不顾的看店,撒腿追去,雨春提醒他们随手捡起两块石头,继续追。

    前边切近一个人抱着个孩子,在微弱的月光下,踉跄地跑着,仗着月半的光亮,几人锁定了目标。要是月黑夜,那人要是把四夏的嘴堵上,转眼间他们就会找不到,果然四夏的哭声断了,雨春立即明白了那人的意图,三人怕失去目标,只有拼命地追,气愤的连呼喊四夏和吆喝那人站住都没顾得。

    那人终于跑得越来越慢,三人离得近了,雨春的石头像掷手榴弹那样抛向了那人的后背,雨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要一击就中,那块石头得有一斤沉,正好砸到那人的脊梁,一片剧痛麻木之感,让他差点儿摔倒,强撑住身子接着跑,并没扔下四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