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32章 算盘打得哗啦响

    三春轻声招呼一下儿:“爷爷,您尝尝。”

    陶渊民的眼睛瞬间就明亮,没了读书人的矜持,拿起包子大口吃起,一个吃完,觉得更饿了,看着烤鱼,眼睛放光:“就这样啃着吃吗?”

    “是啊,就跟吃零嘴儿一样。”三春拿起揪了一大块鱼肉,送到陶渊民嘴边,陶渊民闻到香味儿,嘴张的老大,嚼到了酥脆劲道的鱼肉,香得胃府大开,吃了几口,越吃越饿。

    一边吃着,嘴里念叨:“你们几个尝尝。”嘴一刻没停的嚼,直到咽光,还让他们尝,看到三春手里的鱼都剩了刺,不禁就尴尬起来。

    他拿起两个包子:“你们一人一半儿尝尝,几个人都摇头,往后退,三春说:“爷爷,你吃吧,我们不饿。

    三春可没说我们吃过,如果他们吃过了,再给爷爷,这个孝道就减了分数,专门来孝敬爷爷的,那才能感动人。

    其实三春没有说假话,他们哪舍得吃肉包子,买了五个,就永久吃了一个。

    这是专门给陶渊民买的。

    在三春的真诚关怀下,陶渊民吃了四个肉包子,一条鱼,好像是撑住了,一个劲儿地揉心口。

    实际是吃得真不少,一条大鲫鱼,烤熟了也有半斤多,四个肉包子,一个大小伙子都够一顿的。

    又打嗝又揉肚子,陶渊民觉得一辈子数这顿饭吃得最撑。

    看着这个人人都鄙视的孙女,陶渊民觉得一身病好透彻了,都说她命硬克这个,克那个,还说他的身体弱是三春克的呢,怎么吃了三春送的东西,自己的病这么快就好了呢?

    一切都是无稽之谈,是自己读书读呆了,什么都信,刘氏还说把三春卖掉,陶家就会兴旺起来,不出几个当官的,也得出几个秀才举人,竞他妈骗我,贱人心里只有银子,陶渊民初次暴粗心。

    第二天,谷氏真的病了,被陈氏打得憋气,老公公勒令她不许卖三春,如果谁动那歪心眼子,他的菜刀可不容情,谷氏心急火燎,只恐怕错过一百两,病得发起了高烧。

    陶司国抠了谷氏二十个铜钱,早就跑得没了影子。

    陶永福也是陶永清找回来的,陶永清说什么也要把谷氏卖三春分银子的事搅黄,陶永福是个败家的,他一要钱谷氏绝不会给,怕他嫖光了,周氏就得不到了,只要在谷氏手里,陶永清会慢慢谋划,只要能拖到开春,他就要考秀才,谷氏盼子成龙,一切费用都会舍得。

    这样的算盘陶家人都蒙在鼓里,杨氏却明白个七老八成,非常敬服丈夫的谋略。

    三春是多少想到点儿陶永清的用意,因为陶永福陶司国很少呆在家里,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钱在外面混,这回回家三春猜着定是陶永清的招儿。

    谁料一切暂且泡汤,陶渊民的阻止,凉了一大群人的心,到嘴边的肥肉没有捞着味道,沮丧的有,气愤的有,咬牙切齿的不少,就拿谷氏而言,病情加重主要的原因就是卖不成三春。

    一百两银子,她心疼死了。

    真是懊恼的狠,谷氏瞪眼没让陈氏打死,太可惜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死老爷子,竞护着那个丧门星,周氏的两个大环眼直窜火,一百两得买多少好吃的,搓搓手搓搓脸,热乎辣的,周氏坐立不安,脑子里只剩了一百两,想什么招儿,背着老爷子处理三春呢?

    杨氏坐卧不宁后又发了阵子呆,突然睁大了眼睛惊疑地望着丈夫,想不明白的事情还是想问:“夫君,你鼓捣的是不是火儿大了点儿,老爷子发话堵了这条路子,这不是鸡飞蛋打了吗?”

    陶永清举目一笑,揶揄的说道:“妇人之见,越卖不成不是越好吗,等我们用银子时让娘出手,笨!”

    杨氏嘴张的老大:“哦!……”她可不是笨蛋。

    抱起女儿亲了亲:“嘬嘬!我女儿好命!嘻嘻!嘻嘻!”

    突然脑袋一探,身子一抻,在陶永清的脸上:“喯儿!”一嘴,印了个红印儿。

    陶永清抹了一把,对准鼻子闻了闻,使劲儿吸了一鼻子。

    杨氏的黄面皮顿时漫过了殷红。

    刘氏倒是个有成算的,陈氏惹恼了陶渊民,陶渊民露出了真性情,刘氏还真没看到过陶渊民这样威武过,这样她就省心了,让陶渊民和陈氏斗,就没有功夫找她的麻烦,等着火气一消,她有的是办法收复陶渊民,一哭二闹三上吊,瞪眼不承认,谁也没招儿她。

    自从永久尝到了鱼味儿,每天就和三春形影不离了,这是后话。

    再说四夏,跑到谷氏的房里连嚎带哭控诉三春:“臊丫头偷鱼吃,永久也想要,臊丫头就打他,快打死了。”

    谷氏一听那还了得,丧门星敢打她的儿子,反正死老爷子不准她卖了,今日就打死她,也好省下粮食补贴儿子,急匆匆就往床下跑,低头找鞋的功夫,气血上头就晕了起来,晃了几晃,就坐在了地上。

    谷氏最注重保养自己,如今晕,她起来回到床上躺下。

    四夏拉一下谷氏:“娘,快去收拾臊丫头去吧,永久快被她打死了。”

    谷氏听了这话有些烦躁,她明知四夏的话水分大,可是回回都信,好像被鬼牵着一样,听到四夏说三春不好,她控制不住地就要打三春,她就是喜欢打人,哪个她都不舍得打,打三春那是非常有乐趣的事。

    今天她是真晕,打三春还是不如自己的命重要,她不想动了,四夏却是着急,看到谷氏不去,晃了晃脑袋她又乐了,娘不去也好,就不会知道自己打永久的事了,可是永久嘴上的鱼味儿她不能放弃。

    她估计谷氏不会知道实情了,再过两天,谁还说得清,壮了壮胆儿,还是走上了寻鱼之路。

    这么小的孩子,真有神童的头脑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