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爱她,爱的很重,但比命运轻By封尘

    他爱她,爱的很重,但比命运轻by封尘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因此,母亲为我取名:尘。

    在父母未曾消亡之前,我只是封尘,被他们呵护在掌心里的心爱儿子,在他们一同离开我时,我仍是封尘,却再也没有人来爱我了。

    回望这小半生的曲折流离,在利用与被利用之间油走,却找不到一个能稳妥安放自己的位置。

    在我得知父母的死是红夫人精心布置的一场戏后,在我对红夫人恨之入骨,绞尽脑汁找不到报复红夫人的时候,在grace已经成为一颗半废的棋子的时候……她走进我的视线里。

    蓝慕绯,一个无父无母,从c国被路易·英寡带回的巴黎的17岁少女。

    更重要的是她肚子里怀了路易·英寡的孩子。

    我似乎找到了仇恨宣泄的出口。

    &顶&点&小说 {} 买通路易·英寡别墅里的佣人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想要知道别墅里的那个少女的一举一动,也非难事。

    佣人每天都会将她和路易·英寡的事,事无巨细的向我汇报,领取丰厚的酬劳。

    我看着照片里的少女,脑子里自动浮现几组词:单薄,青涩,固执,寂寞,还有倔强。

    即便是面对整个巴黎女性的梦想中的*,她依然能不为所动,稚气的轮廓萦绕着满满的漠然,无视旁边坐着的路易·英寡。

    这——实在有趣。

    ……

    grace又在抱怨伯爵有多天没见她了,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没什么新意。

    这个曾经天真单纯的女孩在涉足光鲜亮丽的t台后,逐渐变了,跟随伯爵后变化越来越大,尤其是在没了孩子以后。

    而我,也越来越讨厌她的喋喋不休,怨天尤人。

    面对grace充满幽怨的面孔,我不禁会想起那个坐在灯光下专注看书的孤单少女,很想知道在那双寂寞深邃的眸子后究竟藏着一颗怎样的灵魂。

    但这些比起对红夫人的报复,微不足道。

    grace的抱怨让我知道路易·英寡越来越在意那个少女肚子里的孩子,我是男人,我比任何人都明白,于是我故意误导grace,伯爵极有可能爱上了这个代孕母。

    grace慌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安抚她,不必担心,我会一直帮她!

    她很感激我,在我眼里这份感激,滑稽而可笑。

    买通了路易家族最忠诚的医生,费了我不少的金钱;但是价有所值,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更早知道那个少女肚子里的宝宝,是男孩。

    我让医生告诉红夫人,孩子是女孩;又让grace故意去红夫人面前闹他的儿子即将爱上的是一个低贱的代孕母。

    我知道她最想要的是孙子,而非孙女,加上伯爵爱上卑贱的代孕母,这种事高贵的红夫人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红夫人如我所料,默许了grace的行为,但我没想到她会做的那么绝,将刚刚流产的少女丢到野外,自生自灭。

    无所谓了……

    不过是一颗小小的棋子,帮我报复红夫人罢了。

    若是有一天红夫人知道她弄死的是自己的亲孙子,那画面该有多精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

    那个女孩失踪,生死不明,伯爵知道孩子没了,也承受了一定的打击;更对红夫人发了一顿脾气,看到这些,我很高兴,他们母子越来越不合,真的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不知道是出于欣赏或是愧疚的心理,那些照片和资料,我没有丢掉也没有销毁,放进了银行的保险柜里,与母亲的遗物放在一起,锁紧暗无天日的深渊中。

    ……

    七年后的相遇,是我始料未及的,甚至我第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当年那个女孩,她的名字,她的眼神,我没有一刻忘记过。

    甚至在午夜梦回,我会梦到她清澈的眸子逐渐迷离,满脸的紅潮,纖細的腰肢在我的身上扭動,她低低的口申吟,媚得人骨頭都酥了。

    大汗淋漓中醒来,我喘着气,想到自己居然梦到(上)了路易·英寡的女人,觉得荒唐,也很可笑!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我喜欢上她了?

    这不可能!

    我不认识她,不过是看过她的照片,还是怀孕,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的照片,看过她的资料,根本就没深入了解过她。

    这样的梦,只不过是因为我太久没有碰过女人,而她刚好是最近常看到的女孩罢了。

    七年后再次遇见她,我心里还是这样想的,以至于忘记做这个梦时,距离她生死不明已过去了三年!

    七年前,我没有喜欢她,七年后就更不会。

    眼睛习惯性的在人群中寻找她的背影,不过是因为她曾经是我的棋子;想要对她好点,不过是因为我曾亏欠过无辜的她!

    戏若做真,必先动情。

    我一直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想要利用她,不过是想要从路易·英寡的捕猎范围内,把她抢过来,之后怎么样,我没想过。

    看着她笑如夏花,静如落叶,我曾一度忘记她有过伯爵的孩子这件事,更忘却了使她没了孩子,平白吃七年苦的始作俑者是自己!

    直到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进伯爵的怀抱,我恍然明白,这场游戏中,她不曾入戏,而我却已入戏太深,以至于出不了戏,沦陷在自己的阴谋中,爱她爱的无法自拔。

    grace来找我,她是寂寞的女人,我是寂寞的男人,两个寂寞的人,总要做点什么不寂寞的事消磨掉彼此的寂寞。

    *笫之事,grace很放得开,堪称那句古话:*下处子,*上荡妇。

    我曾经在她的身体上得到过很多滿足,彼此都很满意对方的身体,长期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曖昧不清,肉體歡愉,却不曾确定关系,好像这样更有刺激感。

    只是grace她的身体里,脑子里想的却是另外一雙纯粹的瞳眸,控制不住的想,她会如何在路易·英寡身下承歡,纏綿輾轉,会有什么样的高潮。

    这样想着便没有继续做下去的慾望,我从grace的身体里撤退,她还没有得到滿足,情绪不加,更觉得我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吗?

    也许。

    grace走后,我抽了一整夜的香烟,还有....想她!

    ……

    我利用云故想要破坏他们的關係,计划失败,我并未气馁,因为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的知道,他们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一切都如同我期望的那样发展,伯爵爱她爱到不可自拔,红夫人反对也是坚决如铁,母子俩人就此反目!

    红夫人算计着一场局,连同我在内,我知道,默默的配合着她,好拿到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进入路易家族,好再做点坏事。

    他们离开了,他们又迫不得已的回来了。

    看到久违的她,心脏控制不住的跳,想拥住她,想吻她,想问她:若我愿意放下一切,你愿意跟我走吗!

    没有问,是因为我知道她的心里只有路易·英寡,没有我。

    在她的心里,一直认为我是个坏人,或许连坏人都算不上,还不如一个路人甲。

    红夫人提出只要我和她做愛,便同意让我父亲和母亲的骨灰合葬。

    这是我母亲在日记里提到过的遗愿。

    为父母也好,为自己也好,我没有拒绝,并且真的想要那样做。

    因为我爱她,我想得到她,得不到她的心,得到她的身體,也不错。

    哪怕就只是一(夜)!

    我如愿以偿的吻到她的唇,拥住她嬌好的身軀,我甚至在脑子里无数遍想要佔有她的姿勢,只是……

    人有千算,天只有一算,我和红夫人都算漏了一件事。

    她怀孕了。

    孩子是路易·英寡的。

    命运始终没有善待过我,否则为何连这*都吝啬的不愿给我!

    这一辈子难得会这样喜欢一个女人,以后还会不会有,谁知道呢!

    罢了,罢了……

    我曾欠她一条命,就当还她的。

    尽管她从来都不知晓,我做的那些坏事!

    那*,我们很随意的聊天,从以前,从路易·英寡到天南地北,直到她忍不住困倦的睡着了。

    我很想走过去拥抱她,但是我没有,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凝视她睡着后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的念头,恶俗的希望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

    天终究会亮的,我陪她演了一场戏,救她的弟弟,也救她肚子里的孩子和她……

    也许这是我此生唯一做过的,好事。

    离开房间之前,她说了一句话,我想自己會记得一辈子。

    她说:“好人不够好,坏人不够坏,人性从来都是一件很难懂的事。只是封尘,这样活着....你不累吗?”

    累吗?

    我不知道。

    自从父母离开我,我的人生似乎只剩下报复红夫人这一件事了。

    我喜欢的女孩不喜欢我,怎么都抢不过来,不报复红夫人我又能做什么呢!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她的离开在我们的预料之内,路易·英寡的激烈反应,也与预期中的一样。

    只是他永远不会知道,她离开时已经怀了自己的孩子!

    “你知道蓝慕绯怀孕了吗?你知道孩子是谁的吗?”每次看到路易·英寡倨傲的神色时,这句恶毒的话到了唇瓣,我又默默的咽回去了。

    她已经带着满身伤痕离开这座城市,她到底是我真心爱着的女人,我又何必这样羞辱她!

    路易·英寡对红夫人对我怕已是恨到极点了;不需要我报复红夫人了,她的亲生儿子自然会不择手段的报复她!

    我相信。

    ……

    假的光盘送去红夫人那,真正的光盘我保留了,尽管只是两个人在房间里聊了一宿的话,连盖着被子纯聊天都算不上,可是在我看来这*胜过以前碰过的任何女人,得到过的任何高潮。

    我将光盘放进保险箱里,与那些照片一起,看着她17岁孤单倔强的侧颜,我甚至会想她究竟在哪里。

    我挣扎着要不要放下现在的一切,去找她,去告诉她:有一个人爱着她,不光明正大,带着一些卑鄙在爱着她。

    我真的很想告诉她:我是真的爱你。

    ……

    谁能帮我传话,告诉她,我爱她。

    我只是一个会说话的哑巴,在她看来,我不如路人甲。

    见了面连招呼也不打,她的眼光,穿过我,落远在方。

    ……

    只是我忘记了。

    路易·英寡那般恨红夫人,那般恨我,他不会放过红夫人,又岂会放过我!

    那份来不及送出去的辞职信和飞往c国的机票安静的在抽屉里,成了过期的年华。

    因为我....没有了以后。

    ————————————4085——————————————

    少爷:阿倾和阿离的小甜番1月1号下午发在百度贴与新浪博客!当送给大家元旦的礼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