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遥不知岁月老:庭中玉树正少年(5)

    年遥不知岁月老:庭中玉树正少年(5)

    简遥等的不耐烦了,抬头急切的吼了句:“别人家都这样啊……”

    不是....哥哥吗?

    哥哥....不该是牵着弟弟的手?

    思君面无表情的吐了一句“麻烦”到底还是牵起麻烦的手,往回走。

    他刚刚下课,身体还很热,掌心暖暖的,简遥不知道在外面等多久,手微凉,被他这样牵着手,很暖和。

    简遥觉得....有一个哥哥的感觉也不是很坏,他低着头跟在思君身边被牵着走,所以并未发现思君嘴角拂过的笑意。

    快到家的樱花道路上,简遥突然停下脚步,仰头看对于他而言很高很大的樱花树。

    思君停下脚步看他。

    “明天我就要回自己的家了。”简遥的声音很小,有些落寞,“看不到我....你会很高兴吧。”

    思君平静的眸光没什么变化。

    简遥抬头看他始终没什么表情的神色,突然觉得很难过,他们...都是不喜欢自己的吧,因为自己打扰到他们了,还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

    妈妈说过,不听话的孩子是不会讨人喜欢的。

    虽然他很想再到这个地方来,可要是他们不喜欢自己,他也厚不了脸皮再过来。

    “等我明天走了,帮我和蓝阿姨说对不起;还有谢谢,她做的中国菜很好吃。”

    简遥的手从他的掌心抽离,揪着自己的衣角,小声不太自然的说,似乎是在害羞。

    “你自己去和她说,我又不是复读机。”思君很果断的拒绝帮忙。

    “诶?”

    简遥抬头看向他时,思君的手已经敲在他的脑袋上,声音随之而来,“没有人讨厌你,也没有人生你的气。这里……也是你的家。”

    金黄色瞳孔里的黯淡瞬间被光亮扫走,亮晶晶的看着他,止不住的高兴,“真的?”

    没有讨厌他?

    这里,也是他的家?

    “骗你有什么好处?”思君虽然没笑出声,可五官轮廓看得出是高兴,“别忘记,我们的约定!”

    每年要打一次,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不会忘记!”简遥笑容天真开朗,伸出小拇指,“打勾勾!”

    思君与他打勾勾,嘴角慢慢的往上翘。

    一开始他是不喜欢简遥的,不喜欢他的骄纵蛮横,不喜欢他对妈妈的态度;可后来他慢慢的明白简遥的排斥和厌恶感是从何而来。

    那种感觉就好像养了很久的小乌龟被别人拿走,不属于自己了。

    简遥从出生就习惯有爸爸有妈妈,当没有爸爸日夜陪在他身边时,他当然会难受会愤怒,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

    可这些天相处,他慢慢的了解这个小少爷弟弟,没想象中差劲;虽然任性,但也是懂道理,比这座小镇里的很多孩子都聪明;而且很善良。

    比如晚上会帮他盖被子.....

    他都是知道的。

    以前他的生活只有蓝慕绯,后来有路易·英寡,可到底就只有他一个孩子,而这里的小孩子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他有双宝蓝色的眼睛;也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懂他,能和他说话,聊天。

    他的生活,到底是有些孤单寂寞的。

    简遥不一样,他能听懂自己说的话,也会明白他的想法。

    有个弟弟的感觉,真的不差。

    大人的世界很复杂,岁月的变化莫测和沧桑,他们都还不能明白,可这些并不能影响他们已经接受彼此的存在。

    虽不能一起生活,却能一起长大,尽管隔着千山万水,可心里都明白,在地球的某一端,有一个人是亲人,是兄弟,是一生的羁绊。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路易·英寡公司有事要去上海,刚好可以送简遥去机场,顺便也就将蓝慕绯和思君一起带着。

    杭航去办理登机手续,留点时间给他们告别。

    简遥从早上起来就闷闷不乐,此刻更是撅着嘴巴,背着自己的小鸭子双肩包,仰着头看他们,都快哭了。

    “傻儿子,哭什么,爸爸会去看你的。”路易·英寡蹲下身子,大掌落在简遥的脑袋上轻轻的揉揉。

    简遥使劲的吸鼻子,不让自己哭,双手抱着路易·英寡的脖子,舍不得离开爸爸。

    路易·英寡亲了下儿子的脸颊,心底也舍不得,但有人比他更需要简遥。

    “替我好好照顾你妈妈。”

    蓝慕绯蹲下身子,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食盒,“专门给你做的包子,在飞机上可以让漂亮姐姐给你热好再吃。”

    简遥喜欢吃包子这点大概是遗传了路易·英寡,相反思君倒不是很喜欢!

    “帮你放在背包里。”

    蓝慕绯将食盒放在他的背包里,因为不是很大,他背着也不会觉得重。转身上前抱着蓝慕绯,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蓝阿姨,我不讨厌你了,我喜欢你,你也要喜欢我喔!”

    蓝慕绯身子蓦地一僵,随之唇瓣晕开欣喜的笑容,双手捧着他的小脸,爱不释手的揉了揉,“嗯。”

    简遥看了眼旁边的爸爸,又对她说:“你要对我爸爸好,不要欺负他!”

    虽然喜欢蓝阿姨,可心底更爱的是爸爸!

    “……”蓝慕绯为他的天真可爱而感觉到温暖,若不是简遥太小,她真想说,你爸爸别欺负我就成!

    “要是我爸爸欺负你,你也别怕,告诉我……我带你去法国,等我长大,你可以给我当老婆啊!”

    路易·英寡和思君的脸色都黑了——小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路易·英寡忍不住直接拉他耳朵,“小兔崽子,别老惦记着我儿子和我老婆!”

    之前还只是想把思君带回法国,现在倒好,连他老婆都想惦记,过份了啊!

    简遥拍开他捏着不重的手,吐了吐粉舌。

    看到思君,还是很想把他打包放进自己的行李箱带回法国!

    他是伯爵的儿子,人人都怕他,不敢和他玩,妈妈每天都要工作很忙,不是每天都能陪他,他每天见到的只有管家佣人于扬叔叔还有包子和可乐。

    其实他很孤单的,否则也不会大老远的从法国跑到这里,想要爸爸回家!

    思君的存在一开始是无法接受,也许是羡慕,他可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不是像自己,每天绝大部分都是一个人。

    “你回去法国看我吗?”

    “不会!”思君回答的干脆利落。

    简遥的眼眸黯淡了下,不高兴的追问:“为什么?”

    “讨厌飞机。”他不晕车不晕船,偏偏就是晕飞机。

    简遥撇了撇嘴,小声的嘟囔:“你不来看我,我来看你也一样!”

    但还是不高兴,有点儿觉得思君是不喜欢他,所以不想要去法国看他。

    思君伸手捏他气鼓鼓的腮帮,“弟弟....我们来日方长....”

    ——弟弟!

    不止是简遥就连旁边的蓝慕绯和路易·英寡眼睛里都是一亮,相视一笑。

    简遥不明白来日方长是什么意思,但看爸爸的眼神,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坏话,而且他叫自己“弟弟”这是对自己的肯定!

    白希水嫩的脸蛋上堆满了灿烂的笑容,狠狠的点头。

    思君看着他,“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简遥摇头。

    思君小眉头拎起,没说话。沉默片刻,将自己脖子一直戴着的出生牌摘下来送给他。

    简遥接过来,爱不释手,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后又将自己的出生牌也摘下来送他,兄弟两个人相互送了彼此的出生牌,想到每一年打一架的约定,默契的笑了。

    杭航办理好登机手续,过来要带简遥上飞机。

    相识这么多年,很多话已经不需要说了,杭航与路易·英寡,蓝慕绯相视,似有若无的点头,嘴角浮现淡淡的笑意,如同阔别多年未见的老友。

    简遥被杭航牵着手一步三回头的看他们,走到入口时,终究忍不住回头对思君喊:“哥哥,哥哥.....我一定会回来的!”

    思君放在口袋里的手抽出来对他挥了挥手,意味不明的笑笑,目送他被杭航叔叔抱起来上飞机。

    “小屁孩,当自己是灰太狼吗……”

    你是——我弟弟啊!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法国巴黎。

    简特意到机场接简遥,杭航抱着睡着的简遥下飞机,到车上,简遥醒了。

    “妈妈……”刚刚睡醒,声音慵懒,粘人的往简的身上凑,抱着她的脖子,撒娇:“妈妈,我好想你啊……”

    简放下工作,将他抱在怀里,丝毫不介意儿子会弄脏自己的衣服,亲了他额头下,“想妈妈还一直舍不得回来,妈妈更想你!”

    简遥蜷缩在她的怀中,瘪着嘴巴很小声的说:“妈妈,对不起……”

    简遥低头卸下在公司里的女强人不容侵犯的强势,*溺的眸光凝视自己的儿子,“是不是淘气了?”不然为何而道歉!

    简遥摇头,沈默好一会,说:“我没有把爸爸带回来,对不起!”

    简一怔,嘴角浮起的弧度掺杂着些许酸涩,“简遥,妈妈不是告诉过你,爸爸妈妈分开了,不能在一起生活,但是我们会永远爱你;而且妈妈现在不需要爸爸了,妈妈有你一个人就足够了。”

    简遥眼眶红红的,“妈妈,我看爸爸和蓝阿姨在一起生活的很快乐,爸爸会笑的很开心....蓝阿姨对爸爸也非常好....我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想叫他回来了。而且叫爸爸回来,爸爸陪着我就不能陪哥哥了……”

    这些话他不会在别人面前说,只有在他爱的妈妈面前才会说。

    简听了简遥的话,并没有羡慕或是后悔当初主动提出的离婚,他们过的好就好,不枉费她的狼狈退出!

    连简遥都知道叫爸爸回来陪自己就没有人陪哥哥了,这么浅显的道理,她岂会不懂。

    “简遥有妈妈陪着,还有外公外婆....杭叔叔于叔叔还有包子可乐,很多很多人陪着不是吗?”

    简遥点头,“妈妈,我也会陪着你,一直一直陪着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简的眼眶因为儿子这番贴心的话而泛红,双手紧紧的抱着他,亲吻他的脸颊,“简遥,妈妈真的很爱很爱你!”

    “我更爱妈妈!”

    窗外的阳光透过车窗温暖的洒进来,好似给他们细细的描绘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杭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透过后视镜,他看到了——此生最美的风景。

    ————————————4000————————————

    少爷:《情深似熔,总统你不乖!》记得收一个,想少爷就去看看吧,留留言,戳戳推荐票。剩下封尘、简、云故、和点矫情的后续就没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