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清回来了

    她受伤了?

    他回头往床上看了一眼,那里一片狼藉,但是并没有血。

    他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觉得自己的动作确实有点粗鲁了,苏浅浅才第二次,可以说是未经人事,那番情事,对她来说有确实有点吃力。

    他来到浴室,苏浅浅并没有把门给锁了,一推就进去了。

    花洒开着冷水,苏浅浅跪在地上,抱着马桶,在吐。

    她吐得撕心裂肺,身上白色的浴袍被水淋湿了,湿漉漉的黏在她的身上,她的脸色,跟纸一样的白。

    易宁修吓了一跳,上前想要扶她,却被她轻声喝住了:“不要碰我!”

    “……”他顿时僵在了原地。

    他突然就意识到,她呕吐的原因了——因为他!

    苏浅浅闭着眼,胃里面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刚刚吞下去的止痛药也吐了出来,但是那种反胃恶心的感觉,却还是在排山倒海的席卷而来。她想起那个在公园里浪。叫的女明星,然后是安娜,苏清清,最后是自己。

    她觉得脏。

    肮脏。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对易宁修,也有了这种心理上的洁癖。

    易宁修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就走了。

    她瘫在地上,没有了一丝力气。

    冷水洒在她身上,冲走了她身上的污渍,但是心理上的屈辱好不干净,却依旧残留着。

    曾经有多么欢喜嫁给易宁修,她现在,就有多么希望离开他。

    在没有嫁给易宁修的时候,她做梦都想做易宁修的妻子,那个完美,清冷,高贵的男人,是她苏浅浅从小到大终极的梦想,后来,终于美梦成真,却没想到,易宁修给她的只是一个噩梦。

    他娶她,只是报复而已。

    而她,却傻傻的,欢欢喜喜的跟他领了结婚证。

    结婚几个月,他从不碰她,最后跟她上床,却仅仅只是……

    苏浅浅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她起来关了水龙头,放了热水给自己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才带着一丝潮气下了楼。

    楼下,易夫人已经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跟一个人说话,她还没认出来,就见到背对着她的人转过头来,笑着跟她打招呼:“姐,你下来了。”

    竟然是苏清清。

    她竟然不住酒店,到易府来了。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端庄的坐在易夫人旁边,身上是学音乐的人特有的优雅气质,单单坐在那里,就跟画里出来的人一样。

    易夫人招呼她过来:“浅浅,清清回来了,你们也有一年没见了吧?快过来一块说会儿话。”

    苏浅浅紧了紧领子,她刚刚洗澡的时候,看到脖子上好几个地方都被易宁修咬破皮了,那个人看起来一副贵公子的模样,在床事上却粗暴异常,真不知道那些娇滴滴的女明星女模特们,是怎么消受他的……

    她笑着走了过去,坐在易夫人旁边,道:“妈,我和清清昨天就见过了。”

    易夫人听了 她的话,转头拍了拍苏清清的脑袋,语气有些埋怨:“回来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回来看看妈妈?我可是一直都挂心你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