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贫道有礼

299章 趁机索取

    更新时间:2013-01-24

    事实上,余文生虽然看似百般抵触,但内心里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去网游之堕落人生。灵关基地市目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局势,那些朋友们又怎么样了?他都不清楚,他很担心那些人。尤其是,当他知道第五集团军目前所处的危险境地时,就更要去了。因为,他最好的兄弟陈德,就是第五集团军十三师直属特种营的一名战士!

    精锐的战士!

    他妈的,打仗的时候往往是精锐先上,精锐执行任务最多,执行的任务最危险,然后……剩不下几个有然后的。

    余文生可怜兮兮地仰着脸看向两个老头儿,道:“给我带几个战神去。”

    “不行。”

    两个老头儿几乎异口同声。

    “为什么?”余文生怒了。

    他觉得既然要让自己去执行如此危险且艰巨的任务,总不能真得就让他带几个草包去闯龙潭虎穴?按理说干这种玩儿命的活计,肯定得是几个最顶尖的高手,过去之后不能说横扫千军,最起码可以干那种千里杀一人的斩首勾当,把敌人的头目全部偷袭干掉,然后万事差不多就大吉了海贼王里的太子党。

    就让余文生带几只禽兽,再带上几个哪怕是九段上的高手前去,面对拥有着数十万军队的强大敌人,那也等于是送死啊。

    还想完成那些说出来都有点丰功伟绩意思的任务?

    做梦!

    因为,敌人太强大了——梁海东有东郊第十五集团军、西郊第十一集团军;柳氏家族有南郊第九集团军,还有几乎整个灵关基地市的警察、军警部队。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部队有新型体能增持药物供应,还有驭兽技术装备的兽军……

    己方呢?

    耿天生带着的两个战力强悍的整编师,曲友怀的第五集团军,还有就是李允公撒出去的那些安全情报局的探子们。

    听起来似乎实力还不算弱,能在三足鼎立的局面中来个旗鼓相当。

    但是,使用了新型体能增持药物的军队,和没有使用药物的军队,平均战斗力的差距,那是相当大的!就算是余文生带去了新型体能增持药物的研制配方以及驭兽技术,那也需要时间去制药、制电子芯片、驭兽控制器、抓野兽;药物制作好配给给士兵还需要时间进化、适应;抓住野兽植入电子芯片后还需要训练驭兽者,还需要驭兽者去磨合训练兽兵协同作战等等。

    敌人不是吃干饭的,会眼睁睁看着你做大?

    看着余文生像头饿狼般龇牙咧嘴怒气冲冲的模样,白尊秋哭笑不得,道:“文生,京都基地市不比灵关基地市,这里更需要战神的存在。”

    “而且……”柴荣仲轻轻摩挲着沙发扶手,颇有些深意地看着余文生,道:“给你安排战神在身边的话,你能驾驭得了吗?到时候反受其乱。更何况,当务之急是京都基地市这边不能生乱!”

    余文生瞪着眼想了想,随即挥挥手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我不管!必须有战神,不然我不去!”

    白尊秋和柴荣仲相互对视一眼,继而齐齐轻叹了一口气。

    想想也是,余文生的命确实很值钱啊。

    于是乎两个人老成精的老家伙心有灵犀地点了点头。

    “我安排一个。”

    “我安排一个!”

    余文生眉毛一挑,不屑地说道:“就俩啊?那不行!”

    “好。”白尊秋摇摇头道:“既然还是不行,那么我只有考虑重新安排人了,柴老,你那里还有合适人选吗?”

    柴荣仲皱着眉头道:“可以考虑使用单人飞行器从高空强行降落!”

    “嗯,总要试试……”白尊秋点头附和着。

    两个老家伙似乎真要重新考虑人选和计划了。

    “等等!”余文生板着脸没好气地说道:“别跟我演戏了,明知道我肯定要去,还在这儿装什么啊……老不羞的。”说到这里,他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道:“两个就两个,另外再安排三个高手跟我一起去,哦对了,你们得提前和他们打好招呼,出发后,有事可以商量,不过一旦我作出决定,他们必须服从!”

    白尊秋苦笑道:“你只要不做出让战神送死的愚蠢决定就行。”

    余文生翻了个白眼:“战神很值钱的,我像是那种败家子吗?”

    “好了,就这么决定。”柴荣仲站起身来往外走去,一边说道:“白尊秋,这次事关重大,你的前期情报工作一定要做好,如果我的外孙因为你的情报工作失误而发生任何小小的意外,我会把你废掉的双腿砍下来捆在你的后背上!”

    “老家伙,你还是那么霸道!”

    “习惯了!”

    ……

    余文生发现,自己对外公的印象,似乎好了许多。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有个人魅力的老人,老军人,老元帅!他城府极深,眼光深远,老谋深算,睿智精明。他为人慈祥温和,平易近人,做事时却风格硬朗,大刀阔斧,强硬,霸气!

    看着老人硬朗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余文生忽然有些幸灾乐祸地扭头看着白尊秋,道:“白局长,如果我是您,绝对不允许别人当面如此挑衅我!”

    “你想挑拨我和你外公?”白尊秋问道。

    “好,既然你看出来了,我承认。”余文生讪讪道。

    白尊秋没了脾气,他真是没见过这么贱的人,便挥挥手道:“灵关基地市目前的大致情况,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回去后仔细看看,新的情报搜集到后,我会在第一时间传给你。另外,你做好准备,确保随时能够出发。”

    “嗯。”余文生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叶少军和柴世言的事情,您不会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们?”

    “你想怎样?杀了他们?”白尊秋看着余文生。

    “不行吗?”

    “不行虫噬天下全方阅读。”

    “好,我顾全大局!”余文生耸耸肩,转身往外走去,心里琢磨着回去问问柴老头儿,他总得表个态?走到门口时忽而又想起了一件事,便停下脚步转身说道:“白局长,能不能帮我弄点儿高级的兽皮?”

    白尊秋笑道:“要多高级?”

    “最高级的。”

    “很贵!”

    “白局长,您的意思是,咱们坐下来好好算算细账?”余文生转身就往回走。

    “不用不用,我这就让人给你安排。”白尊秋急忙摆了摆手,他可是知道以余文生的无耻和无赖秉性,往这里一坐那肯定是东拉西扯各方面漫天要价了——这工资、为安全情报局的人进行经络改造手术……

    哪哪儿都是钱啊!

    余文生对此表示很满意,微笑着走了出去。

    乘坐飞行器离开安全情报局办公大楼之后,余文生给有些日子没怎么联系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自从搬到天狼军事基地进行试验工作,就一直没和同样进行着绝密工作的母亲联系过,更没有见过面。

    如今再过几天可能就要离开京都基地市了,余文生很自然地想要和母亲见个面,谈谈话。

    毕竟此去险路重重,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测。

    ……

    正宫区,雍和园大街一号。

    元帅府邸。

    树叶凋零,草木枯黄,满园秋色,竟是有着浓浓萧瑟之意——这也是柴家那位老爷子的风格,不喜欢那些常年绿的草木植被。

    清湛的碧波小湖和潺潺溪水中,鱼儿追逐着枯黄的落叶,在水面上掀起一圈圈涟漪……

    柴睿华静静地坐在凉亭边上,望着水面上的动静,似感觉很有趣般。她的儿子余文生站在其身后,双手捏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捏着,按着,一边笑嘻嘻地说道:“妈,您那绝密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了?”

    “还在进行中。”

    “是有关什么的?”余文生嘿嘿一笑,狡黠又有些撒娇般说道:“那,我可是没有直接问啊,这叫间接,迂回!旁敲侧击!”

    柴睿华微微侧目,想了想后说道:“空间感知!”

    “什么空间感知?”

    “倾听宇宙深处的声音……”

    余文生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这一刻,他心头忽然升起了一个近乎于天方夜谭般的念头,随即被自己抛之脑后,继续很随意的笑着问道:“倾听宇宙深处的声音啊,这也太震撼了,妈,您真厉害!”

    “需要借助仪器!”

    “哦,您都听到了什么?有没有外星人?”

    柴睿华没有说话。

    余文生也就没有再问,转而说道:“妈,再过几天,我可能要去一趟灵关基地市……”

    “嗯。”

    “那里,现在是三足鼎立,乱糟糟的,据说光明帝国的势力都渗透进去了。”余文生像是在说闲话般,很轻松的讲述着:“外公和白尊秋那个老妖怪的意思是,只有我能强行空降成功,所以把任务交给了我。”

    柴睿华侧目,道:“你想去吗?”

    “想。”

    “哦。”柴睿华点了点头。

    一阵的沉默后,柴睿华忽而开口道:“注意安全。”

    “放心。”余文生裂开嘴傻笑起来,俯身搂着母亲的脖子,像个小孩撒娇般,得意地说道:“妈,您儿子我可是当今天下唯一的道士,奇术天成,鬼神莫测……不用担心我!等我干完这票活儿以后,丰功伟绩将名垂青史!”

    柴睿华有些不习惯儿子这般闹腾,不过却也没有制止。

    待余文生说完这些话之后,母子二人便保持着这样的姿态,一起望着清澈的,飘着几片落叶,有那么几位鱼儿追逐的小小湖面出神儿。

    十几分钟后。

    柴睿华挪开儿子缠绕在她脖颈上的双臂,起身轻缓地说道:“我要走了。”

    “哦。”余文生裂开嘴傻笑着。

    柴睿华步履轻缓的走出了凉亭,沿着铺满了枯黄落叶的小径走出几步后,忽而想到了什么,便停下脚步扭头看着儿子,在秋意盎然的环境中,轻轻地,淡淡地说道:“想做什么,就去做!”

    余文生愣了下,看着母亲的背影如流云般飘然而去。

    琢磨了一会儿,余文生脸上就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心想着:“母亲是故意说这句话的,她是在教唆,是在助纣为虐!”

    ……

    ……

    既然要去执行凶险又艰巨的任务,余文生当然要尽可能地向白尊秋和柴老爷子狮子大张口索要好处皇上,快给哀家生个娃全方阅读。

    两个战神?

    那是基本条件,必须给的。

    还有顶级战甲,他那套令大多数人都羡慕不已的七类战甲,已经在经历了高强度的数次战斗后,多处破损,早该淘汰掉了。既然向柴荣仲和白尊秋这样的人物素要,那起码得八类、九类的战甲?

    白局长和柴老爷子当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吝啬,当即答应每人送给余文生一套九类战甲!

    不过余文生是何等贪婪无度之人,岂能被这点儿好处给喂饱?对于他来说,这两套战甲只能是备用的,顶级的兽皮向白局长索要之后,再向柴老爷子素要,必须得给,不给不行,给得少了不乐意,給得多了不嫌多。

    只要不是要战神和军队,柴老爷子和白尊秋现在对余文生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天狼军事基地地下二层。

    余文生在办公室里试穿着刚刚送来的两套战甲,不时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还很平易近人地询问胡立仁:“道爷我穿哪件更帅气啊?”

    “少爷您穿什么都霸气四溢,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胡立仁竖着大拇指马屁震天响。

    “滚出去!”余文生一脚把这只畜生给踹了出去——竟他妈说废话!

    除了两件战甲外,还有两卷神兽皮衣料。

    所谓神兽皮衣料,其实就是用进化等级在九级上阶段的顶级猛兽的皮制作而成的衣料。因为顶级猛兽大多都生活在禁区地带,所以很少被人类所斩杀;而顶级猛兽性情凶残狂暴,战死时,兽皮基本上也就全毁了,更何况能够做成衣料的猛兽皮种类,也不多,所以这顶级猛兽的皮衣料,自然少之又少,故而才会被称之为神兽皮。

    神兽皮制作成的战甲,就是九类和十类战甲。

    所谓十类战甲,其实就是完全用猛兽身上最好部位的皮料制作而成,可以说是有价无市的宝贝。

    余文生面前这两卷,分别是螣蛇皮和蟒纹蛟皮。

    螣蛇皮是白尊秋局长送来的,五平方米;蟒纹蛟皮是柴老爷子送的,一共是六平方米。熟知物价的余文生心里都快乐开花了,就这点儿东西,没两千万你根本买不到,而且一般情况下还是有价无市。

    用这玩意儿走一身道袍……

    简直是太给力了!

    想想余文生就兴奋得差点儿来了**,他立刻将门反锁上,钻到电脑前开始搜索道袍样式,再按照自己的想法设计道袍的款式,并且认真地分析了道袍每一个部位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勤奋的余文生近乎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一天一夜的钻研设计后,道袍的基本款式设定了出来——道袍没有按照古时传统道家之人所传服饰设计,而是汲取了其中长处,抹去其弊端,淡蓝色袍服,内摆为月白色;袍服外置深蓝袖口至过肘长短,内摆为大袖飘飘,边缘有卦爻;袍服外深蓝领交叉走向,腰部有玉带束之;袍服外下摆没小腿,内摆略长及脚背,边缘同样有卦爻之象;另外,还要有一双专门制作的鞋子。

    这道袍,可是很有讲究的。

    亘古先贤们的道袍有没有讲究余文生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涉及到道袍那是相当不容易——袍服外左右袖口各有宽窄不同的两条深蓝印边,及胸前背后的淡蓝色中若有若无的行云流水印痕,组成了五行流水阵,可抵御寒暑之气,避阴邪、五行紊乱之侵扰,更是有阴阳融入其中,可与人体内气息阴阳协调,助长人之修行;而内置的飘飘大袖口内,更是深藏玄机,左袖口乾坤袋,右袖口藏机阵、疾风符,胸前胸后各有八门养生、九宫锁魄之阵法护持己身,增强自身防御力和受到致命攻击后的存活率;内摆大袖及下面边缘处的卦爻之象,亦是一个八卦乾坤阵法,增强己身对周边大自然环境的融汇感知,这样一来对于危机和特殊状况的感知更为敏锐。

    而一双鞋子上,鞋底内外皆有阵法,内里是辟火,外部是踏水……

    当然目前这些都只是余文生预想设计中的效果,具体能否有效,在实物未做成且没有试验之前,他也不敢肯定。

    这也是他有此等顶级皮料后才敢于设计将如此多的符箓阵法用上,如果换成别的稍微低档次的皮衣料,根本就抵挡不住他用高品质能量核分解出的精元去烙印布下这等顶级阵法和画符。

    除此之外,还有多制作几枚备用的疾风符,再去一趟国家科学院那里,用用他们的平行空间提取室,用这种顶级兽皮做两个质量更高的乾坤袋。

    一切计划完毕,余文生再次经过多次反复的审核推演之后,才给白尊秋打去电话,让他帮忙找到最好的战甲制作师,按照他所设计的服装款式,用蟒纹蛟皮制作出来,颜色、缝合点、务必要做到和设计款式一模一样;这其中还包括鞋子一双,玉带一条,袋子两个,剩下的皮衣料嘛,拿回来,贫道还有用处。

    原本余文生是想要自己做的,但如此贵重的皮衣料,他可不敢拿去做试验,万一坏掉,损失可就太大了。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