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贫道有礼

220章 绝杀

    “敌人的武器要撑不住了(我的老公是古人全文阅读)!”埃奥尔霍然起身,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单手一指前方战斗区域,近乎嘶吼着大声命令道:“护卫队,给我进攻!”

    嗷呜!

    一直守护在埃奥尔身旁的十几头斑斓虎和剑齿虎仰天长啸,随即庞大的身躯飞一般纵跃下山腰冲入密林,迂回着向战斗发起的那坐小山的半山腰上冲去。

    一直都蹲在浅浅的坑洞中,观察着对面驭兽者头目动静的余文生眼睛猛地睁大了(请允许我尘埃落定全文阅读)。

    狗-娘养的,终于沉不住气了啊!

    他从坑洞中闪身出来,一刀劈死刚刚跃身跳入阵法,被空间裂纹击倒在地又挣扎着起来的一头金刚狼,侧身蹿到紧邻着悬崖边缘的一块巨石旁边,将战刀背至身后,迅速摘下六品苍龙弓在身,抽出羽箭搭上。

    弯弓如满月,箭直南方!

    五行定位!

    嗖!

    箭矢如闪电般激she而出,迅疾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余文生抖手将长弓收回,整个人瞬移消失不见。

    埃奥尔上校从站在这处如突兀伸出山体的巨岩上时,就已然做好了被那个驭兽者杀手袭击的准备。而刚才他下达命令让护卫在自己身边的斑斓虎和剑齿虎加入到前线进攻队形中时,也考虑到了会被偷袭……

    这没什么。

    埃奥尔上校认为,首先那个能够隐形的杀手明显已经被困在了那片背靠悬崖的死地之中,逃不出来;其次,就算是他能够出来,又能如何?战斗力绝对达不到九段,又是连番战斗jing疲力竭之时,根本无法带来什么威胁。埃奥尔上校甚至隐隐有些期待,那个杀手能够前来刺杀他!

    “来,你这只杂种,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埃奥尔冷冷地注视着远处还在不断抛洒着鲜血和残肢断骸的战场。

    突然,埃奥尔凭着对于危险的本能感应,微微侧头避让。

    嗖!

    一支羽箭如闪电般擦着他的帽檐飞了过去,急速破空带起的力量将合适的黑se遮沿帽一下子掀得飞了出去(叱咤八荒全文阅读)。

    埃奥尔的光头露了出来!

    在头顶上方直至后脑部位,近一半的头皮面积都被一层银白se金属覆盖,在阳光的照she下灼灼生辉,看起来格外的诡异非常,加上他白净的脸颊和近乎于雪白的头皮,整个人越发显得像是白化病人般恐怖骇人。

    埃奥尔怒了!

    对于他来说,这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然而就在此时,凌厉地杀机扑面而来,埃奥尔微微皱眉,身形迅速后撤。

    唰!

    阳光下匹练般的刀光乍现,似虚空而来,威势极大,生生劈砍出了空间细纹,笔直地延伸覆盖出七八米远的距离。若非是埃奥尔反应迅速,后撤退得快,整个人必然会被劈成两半了!即便如此,他还是被战刀劈砍出的空间细纹伤到,从额头直下巴,胸前都被砍出了一道清晰笔直的口子。

    但见他脸上被砍出的口子刚刚渗出些血迹来,就以肉眼可及的速度飞快愈合。而身体上那间黑se战袍自然是无法愈合,但其内部肌肤伤口全都在飞速地愈合着。

    战斗,不会停止等待伤口的愈合。

    余文生一刀劈出,身形已然闪现,脚踩地面一蹬,纵身跃起,又是一刀斜着横空劈去,同时眼神瞄向那名站在旁边不远处回过神儿随时准备上前助战的驭兽者。

    唰!

    刀光凌冽!

    “是你!”

    埃奥尔当下怒目圆睁,他已然认出了这个骨瘦如柴浑身浴血的家伙,赫然便是一箭she杀坂田青木少校,还有另外几名驭兽者的家伙(邪色风流最新章节)。他明明应该被炸死了,怎么会突然如同魔鬼般浴血重生?

    那么,卡托伊诺等人,也可能是他杀的了!

    这个家伙没死,他到处杀我的手下!埃奥尔上校心头怒火沸腾到了极点,右手一抖唰地甩出一把乌黑se不足六十公分长的短剑,但当他掏出短剑在手时,短剑突然间唰唰暴长出一米多长,成为一把连柄带忍接近一米四五的长剑,剑芒吞吐着迅速挽出了几朵剑花迎向如匹练般的刀光。

    当当当!

    几声清脆的撞击声,处在攻击中还占据着一定主动xing的余文生却突然横空折转,唰唰唰连续三刀看向砍向一名驭兽者。

    九原拓才万万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瘦削家伙会主动向他发动攻击……

    他难道不怕死吗?

    九原拓才迅速闪避,同时拔出长刀格挡。

    而埃奥尔也几乎同时舞剑扑向余文生,剑尖悠忽如毒蛇吐信,点点灿烂致命的剑芒闪烁迅速从后方向余文生罩去。

    “杀!”

    余文生陡然转身,右手持刀,一刀朴实无华的重劈生生冲上往下看向了漫天飞舞笼罩而来的剑网!与此同时,他左手张开成掌,狠狠地隔空拍向了那名刚刚拔出战刀要迎战的驭兽者。

    唰!

    一力降十会!

    最为简练的刀法,却是最为刚猛无匹,难以破解,刀锋所指,空间细纹崩现,毫无凝滞摧枯拉朽般将漫天飞舞似乎水泼不进的剑网生生撕裂,当啷啷一声脆响,骤然回剑格挡的埃奥尔蹬蹬蹬后撤几步(变身校花闯校园全文阅读)。

    他万万没想到,余文生会突然转身再次向他发起进攻,确切地说,是敢于同时向两个人发起了最直接最彪悍,又最果断刚猛令人防不胜防的攻击!

    而且,这一刀的力量,如此之大!大的超乎想象!

    埃奥尔只觉得虎口剧震,差点儿将长剑脱手而出。

    九原拓才虽然没有承受到直接刀劈的威胁,但正因为如此,他大意了,挥刀毫无防备地向前冲去,企图攻击这个瘦瘦的伸出手掌好像示意别人暂时先停手的家伙。然后,汹涌地罡风席卷而来,凭空将九原拓才震得飞了起来。

    他连惨叫声都没有喊出,整个人在半空中就觉得喉头一甜,胸腔剧痛,噗地喷出满口鲜血洒在半空中。

    一刀强势逼退驭兽者头领,一掌拍飞一名驭兽者!

    余文生狂吼一声,猛然转身,脚步动也未动,便虚空一刀冲着那名驭兽者倒飞出去的方向狠狠砍去!

    唰!

    真空细纹清晰无比地裂开出现空气中,一闪而逝地缀上了九原拓才倒飞出几米远正在下落却还未落地的身上。

    嚓!

    “啊……”

    凄厉地惨嚎声直达九霄,比林间正在翻动着猛烈冲锋的兽群嚎叫的声音都要响亮。只见九原拓才被一刀劈出的真空细纹生生从腰部斜至肩头整个劈成了两半,就连战袍都没有一丝黏连。

    凉半截身体摔落在雪地中,五脏六腑和着鲜血流淌,将皑皑白雪染红大片。

    眨眼间,斩杀一人(漫步花间全文阅读)!

    快得让埃奥尔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还处在震惊和恐惧当中——被一刀强势逼退,又亲眼看到刚才余文生一掌隔空将九原拓才拍得倒飞出去……这他妈不科学啊,太震撼了!那是隔空发力!

    九段高手?!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埃奥尔又眼睁睁地看着九原拓才被秒杀了!

    太快了!

    唰!

    刀光再起,劈空向埃奥尔斩来。

    埃奥尔大吃一惊,仓皇间避开致命要害部位,旋即似并不在意余文生那一刀必然会伤及到他一般,一剑刺向余文生,竟是抱着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心态想法,其大无畏豪迈之势令人鄙夷!

    “cao-你妈,你耍赖!”余文生急忙收势后退避让——这个驭兽者头领太他妈不讲道理了,他凭着自己拥有罕见的自身迅速修复异能,当然不害怕与人对砍——你一刀我一刀,最后我的刀伤都好了,你也死了。

    这他妈太孙子了!

    卑鄙!

    “拿命来,哈哈哈!”埃奥尔狰狞地狂笑着,一边如疾风闪电般挥剑急追而上,剑芒如网,招招不离余文生要害。

    而余文生受到对方招招搏命的打法,顿时被动了许多,他连连躲闪后腿,狼狈不堪。

    埃奥尔愈战愈勇,一剑比一剑快。

    余文生是越来越被动,几次都险些被利剑刺中,仓皇间一边寻找机会,一边想着该如何是好?那边战士们可等不及啊,九宫八门**阵和杀生阵随时都可能会被破掉,如果不能够擒贼擒王……

    此时这处高高-凸起突出的巨岩上的战况已然吸引了巴巴鲁他们,那些飞离去准备进攻的护卫兽兵纷纷往回飞驰而来(英灵战场全文阅读)。

    刘连兵他们在那堵厚厚的石墙与崖壁间,也似乎忘却了身处险境,纷纷看向南面的高崖断岩上。

    “你卑鄙无耻!”

    “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老爹老娘肯定都他妈不是好东西!”

    “cao-你-大爷的,无赖!有种跟道爷堂而皇之干一仗……”

    “你太欺负人了,呜呜!”

    余文生破口大骂的声音在山林间荡气回肠着,只骂得埃奥尔狗血淋头气怒交加攻势愈发凌厉,巴巴鲁他们愤怒不已恶狠狠诅咒;而刘连兵等人则是纷纷捂住额头或仰脸叹息扭头不去看。

    真他妈丢脸啊!

    哪儿有在生死大战最后关头还骂街的?

    你以为自己是泼妇啊?

    竟然还,还他妈哭……

    “去死!”埃奥尔终于忍不住怒吼出声,一剑光寒凌厉无匹地杀向了余文生,这次余文生拼也得拼,不拼也得拼,就算是瞬移逃离,他也来不及了!

    “啊!救命啊!”余文生凄厉地嚎叫着:“我跟你拼啦!”

    剑芒如闪电般袭向了余文生的胸口位置,余文生躲闪,也会伤及左臂,除非,他用左手生生攥住剑刃。他右手战刀已然挥出,根本来不及格挡,而短距离之内收势重新制造攻击,充其量最多斩入埃奥尔腿部或者臂膀的肌肉中(兑换狂人最新章节)。

    那又如何?

    危急关头,余文生竟然真得抬起了左手,攥向剑刃。

    他的脸上,满是绝望中的无奈悲痛之se。

    埃奥尔狞笑着,手上力道再次叠加!

    嗖!

    剑尖刺入了余文生的左手,顺着袖口刺了进去……

    埃奥尔狞笑着要拧动剑柄,用锋利的剑刃把余文生的胳膊绞碎,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突然有股诡异的巨大力量正在吸附着他手中的长剑向前迅速探入。埃奥尔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回事?

    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长剑,他的整条右臂,甚至半个肩膀,都一下子钻进了余文生的左臂袖口当中。

    余文生的左手,恰恰就捏住了埃奥尔的光头。

    右手战刀,放在了埃奥尔的脖子上。

    “咦,你的头怎么是金属做的?原来你不是人啊?”

    “不要动哦,我会迅速捏爆你的脑袋,顺便把你的脖子切断,你就算是拥有迅速恢复异能,没了脑袋难道还能再长出一个脑袋来?”

    “话说,你的脑袋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

    ……

    ps:话说终于写到这里了,写得我很嗨,求红票,红票,红票!!!投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