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贫道有礼

385章 造化弄人欺花怜

    李洁雅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去过学校了。

    自从上次灵关大学的事件被曝光,在整个灵关基地市引起轰动,随即发酵,导致民众们在很长时间里不断游行示威抗议,基地市安全状况动荡不安之后,李洁雅就被父母责令离校回到家中,他们担心这个惹起事端的红刺团队早晚会倒霉。不过后来当局的态度以及失态趋于平静下来后,他们也就再度让李洁雅返校学习。

    然而基地市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作为家长的他们只能让孩子再次请假离开了学校,远离红刺团队。

    那天晚上,第十三中学爆发的激烈战斗,导致了磁场紊乱狂风骤起,附近超过二十平方公里内大楼摇晃,地质不稳。民众们纷纷从高楼中进入地下楼层防范躲避。

    李洁雅当时心慌意乱,给男朋友岳平之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就在北湾区,虽然岳平之没有说具体在北湾区做什么,但处在恋爱中的人难免会有些异想天开的心态。李洁雅就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从地下楼层里出来,跑到外面四处张望着,希望能巧合地看到爱郎。

    不曾想,却遇到了一个瞬移而至,长发如雪的瘦削男子,像极了红刺团队的队长余文生。

    她没有看错,确实是余文生。

    余文生让她转告肖楠楠“我回来了,柳氏伪政权必败!”

    李洁雅即便是再如何天然呆,当时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牵涉到的很多令人揪头发的繁琐事件——很显然,余文生是站在了第五集团军一面,不承认灵关大公国的合法存在;而肖楠楠的父亲,却是第九集团军77师少将师长肖成,第九集团军,第十一集团军、第十五集团军,都与第五集团军是敌人。目前灵关基地市局势极为紧张,战争一触即发。

    在这种情况下,余文生的话,该如何传给肖楠楠?

    肖楠楠很爱,很想念余文生,这一点红刺团队几乎所有人都很清楚。一旦把余文生的态度转告给肖楠楠,她会不会很伤心很难过?

    天然呆的李洁雅真后悔那天晚上认出了团长余文生,并且还主动喊了他。

    如果两人就那般参见而过,也就不用如此作难了。

    思忖了三天之后,李洁雅才终于尝试着拨通了肖楠楠的通讯号码,犹犹豫豫地在电话中说道:“楠楠,你,你们最近,好不?”

    “还是那样呗。”灵关大学红刺团队的训练场内,刚刚做完体能训练的肖楠楠无所谓地自嘲着说道:“反正我们团队是最小,最弱的团队,没人瞧得起,不过现在也没人再来欺辱我们,平时也就是冷嘲热讽几句或者给我们几个鄙夷的眼神罢了。”

    “对,对不起啊,不能和你们在一起。”李洁雅小声地歉疚地说道。

    “喂,洁雅你怎么了?好端端说什么对不起啊?”肖楠楠禁不住笑着诧异道。

    “没什么……那个……楠楠,我有件事想,想跟你说,可是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肖楠楠禁不住催促道。

    李洁雅小声道:“楠楠,你,你想不想咱们团长?”

    “嗯?咱们团长就在我旁边呀。”

    “我是说,余,余团长……”

    通讯器那一段沉默了几秒钟,肖楠楠笑道:“鬼才想他,楠楠,你怎么突然想问这个了?”

    “那个,余团长,可能,可能回来了……”

    “什么?”肖楠楠的嗓门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度,道:“你看到他了?他在哪里?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李洁雅急得面红耳赤,心一横咬牙道:“他,他说他回来的事情暂时要保密,不让对外说,不过,不过他后来又说,说让我给你带个话……”

    “什么话?”肖楠楠迫不及待问道。

    “他说,说让我告诉你,他回来了,柳氏集团伪政权必败。”

    刹那间,肖楠楠呆住了。

    其她队员们都在刚才肖楠楠失态的连续大声问出几个问题的时候,就都停下了训练,纷纷走进肖楠楠看着她——能让肖楠楠如此失态,让她连续问出几个问题的“他”……只有一个人,余文生。

    而这位前红刺团队团长,是红刺团队每一位队员都会经常想念,经常在闲聊时提及的人。

    虽然大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感情很深。

    因为,大家共同经历过兽chao,共同在恐怖的绝境中拼死作战,逃出生天……

    久久没有听到肖楠楠的回话,李洁雅有些焦急和担忧地问道:“楠楠,楠楠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挺好。”肖楠楠回过神儿来,眼角忍不住流出了一串串晶莹的泪珠,却强作笑颜地说道:“洁雅,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我也是很巧合的遇到了他,当时我忘了问。”

    “那你知道他现在的通讯号码吗?”

    “不知道……”

    “哦。”肖楠楠有些失望。

    李洁雅愧疚地说道:“对不起啊楠楠,我太笨了,当时都忘了问他。”

    “没什么。”肖楠楠道:“没什么事的话,先这样,我要去上课了。”

    “哦。”

    通讯,挂断了。

    肖楠楠泪水如泉涌,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墙壁——她当然清楚余文生那句话,无比明确地表达出了他的态度,立场。也许,他现在就在北郊第五集团军驻地?他最好的朋友,他的兄弟,那个叫陈德的人,就是第五集团军第十三师特种营的一名军官。

    “为什么……”肖楠楠轻声地,悲戚戚地自语着:“我们只是学生,为什么要涉足凶险肮脏混乱的政局中,为什么要走进残酷血腥的战争?难道,这就是你们男人的天xing吗?”

    钟黛玲走上前来轻声问道:“楠楠,是……余文生回来了?”

    “嗯。”肖楠楠点了点头。

    “他真回来了啊?在哪儿?怎么也不和我们联系?太可恶了!”丁嘉欣满脸惊喜之se,焦急地问道。

    肖楠楠摇了摇头。

    丁嘉欣还要问什么,却被丁家瑞轻轻拽了下衣角,示意她不要再问下去。

    薛燕走上前温柔地挽住了肖楠楠的胳膊,劝慰道:“楠楠,文生回来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如果你们有什么矛盾的话,和大家说说,不要堵在心里一个人苦闷,大家可以帮你一起想办法呀。”

    肖楠楠忽而想到刚才通讯时,李洁雅说余文生不想让人知道他回来的消息……于是肖楠楠心头顿生悔意和愧疚,这,自己实在是太笨了,太感情用事了,现在团队所有人都知道余文生回来了,这可如何是好?余文生要保密,肯定是有重要原因的。

    想到这里,她急忙说道:“你们千万不要把他回来的消息透露出去,要,要保密!一定要保密。”

    几个人茫然困惑地看着肖楠楠。

    丁嘉欣问道:“为什么啊?”

    “他,他肯定有难言之隐。”肖楠楠轻轻叹了口气,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她现在却是很想把心中的积郁述说给这些感情极深的姐妹们,便苦笑着说道:“洁雅也是在巧合中遇到了余文生,余文生托她告诉我……说,他回来了,柳氏伪政权必败。”

    这句话说出来,钟黛玲等人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难怪肖楠楠会忍不住情绪激动地流泪了。

    真是造化弄人。

    一番劝慰之后,肖楠楠的情绪终于稳定了许多,她心中隐隐产生了一个很有些不切实际和离经叛道的想法,道:“你们帮我想想,现在怎样才能联系上余文生?”

    “不好办?”钟黛玲摇摇头。

    其她几人亦是面露难se。

    直接去北郊第五集团军驻地找余文生?她们这样的学生别说进去找人了,恐怕连北郊都过不去。

    许久之后。

    丁家瑞忽而说道:“你们还记得那个叫做胡立仁的少年吗?”

    “记得啊,怎么了?”几个人都看向丁家瑞。

    “当时他给我们出主意,从而帮我们脱离了困境,而且在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失态发酵激化成为了遍及整个灵关基地市的大事件,甚至到最后柳氏政权高层都不得不出面解决事态……”丁家瑞微微颦眉,道:“胡立仁那么小,怎么可能想到那么好的主意?而且他到学校还没多久,竟然对灵关大学里的情况了解得很多,尤其是对我们红刺团队和飓风团队都极为了解,想出那样一个绝妙的主意。其实那时候,我就觉得能想到这种办法的人,必然是一个心思缜密,又yin狠狡诈之人。然后我忽然就觉得,这种行事风格,很像是余文生。你们说,会不会胡立仁就是余文生派来帮我们的?”

    丁嘉欣摇摇头道:“怎么可能?你也太会连想了。”

    “是啊,余文生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都不知道。”钟黛玲说道。

    丁家瑞道:“也许,余文生早就回来了,他一直都在关注着我们,只是不方便和我们取得联系而已。”说到这里,丁家瑞有意无意地看了眼肖楠楠,随即赶紧转移视线。

    “不可能的。”薛燕也摇了摇头。

    毕竟这种推测实在是太荒唐,根本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

    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肖楠楠这位处在爱情与现实纠结中的女生,此刻心头竟然涌出了一个坚定的念头——找到余文生!因为她心里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父亲在第九集团军,并不如意。

    前段时间第十一、第十五集团军公开和柳氏势力集团决裂后,从第十一集团军调任至第九集团军的肖成,更是处境险恶,如履薄冰。

    ……<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