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贫道有礼

353章 洪门武馆之难

    洪门武馆。

    灵关基地市综合实力排行第三,在各区都有分馆,学员超过三万。馆主岳飞群更是公认的除却三位战神外,灵关基地市战斗力段位中的最强者,自创九九八十一式岳家散手,曾手刃一头进化到九级巅峰的霸王狮,名震天下!

    传言中,岳飞群随时都有可能踏破战斗力段位桎梏,进入战神之境。

    此时洪门武馆总馆大楼,馆主办公室内。

    现任馆主岳震乃是老馆主岳飞群的长子,也就是岳平之的爷爷岳震山,神情严肃地说道:“大选过后,雷霸武馆势必会和zheng fu联手,从各方面对我洪门武馆进行打压,昨天雷霸武馆的人,又来找过我了……”

    岳振山的弟弟岳振威冷哼道:“雷霸欺人太甚,从去年政变发生后,就仗着有军jing后台,明抢硬夺,还砸了两次我们的分馆!”

    “跟他拼了!”岳红愤怒道:“大大了,我们封馆去往北湾区,投靠第五集团军的人!”

    “北湾区是沈麦忠和刘宗青的地盘,咱们以往和他们不睦……”

    “封馆?那不行!我觉得实在不行,可以考虑答应雷霸武馆的部分条件,此一时彼一时,我们不能硬拼,也不能封馆啊!”

    “封馆的话,岂不是我们都怕了雷霸武馆?以后在灵关基地市,谁还信任洪门武馆?这是底线!”岳平之的父亲岳青气愤地说道:“另外,答应条件也不行,我宁肯跟他们拼了,也绝不做出这种投降认输的行为!”

    办公室内一时吵嚷声不断。

    岳平之耷拉着脑袋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事关重大,长辈们讨论发言时,轮不到他这个小辈吱声。不过从内心里,岳平之是赞同父亲的意见,只不过形势比人强,除了拼命,还能怎样呢?

    而拼下去……

    洪门武馆可能会就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一直以来,无论人类文明科技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在社会各个层面上,都无法摆脱大自然残酷的生存法则——争夺,弱肉强食。这是人类贪婪的本xing所造就的必然。谈不上对与错。

    而洪门武馆这种在灵关基地市名列前茅的武馆,必然会处于同行的竞争中,以及zheng fu部门的严密关注中。

    要知道,洪门武馆学员超过三万,还不包括数十年来每年从武馆走向社会的那些人。

    这就必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在灵关基地市盘根错节的势力集团。

    任何势力集团当政,都不会忽视洪门武馆的存在。

    事实上在去年灵关基地市爆发政变,柳氏集团利益者执政时,洪门武馆一直都保持着对此旁观的态度,不支持,也不反对,更不会站队。但正是这种看似最能在大乱中自保的中庸之道,却为洪门武馆带来了最大的威胁。

    因为,你不站队,竞争对手会站队;

    你不站队,执政者会更加jing惕你的存在,毕竟,洪门武馆在灵关基地市实力足够大,号召力也足够强。

    那么,既然不为我用,为我所忌,就必须根除!

    更加严峻的问题是……

    洪门武馆现在想站队,想表忠心,晚了!

    现在,灵关基地市排名第一的王者武馆,在最初的时候亦是保持中立没有表态,但馆主王平,是灵关基地市三名战神其中之一,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免死金牌——没有谁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冒死去想着把王者武馆给吞掉。

    雷霸武馆排名第二,馆主雷霸是柳氏集团核心人物,据说雷霸武馆现在已经有了如军方待遇般的新型体能增持药物供应。

    一番讨论后,岳青皱眉道:“爸,二叔,老爷子什么意见?”

    “对啊,听老爷子的。”

    “上次老爷子出来也没说什么,就再次闭关了……唉。”

    岳振山挥挥手,办公室内便安静了下来。

    “老爷子的意思是,等;或者,我们做决定。”岳振山叹口气,道:“这些事情,老爷子现在无心去理会,我们也绝不能打扰他。天大的事情,也不如老爷子的冲关重要,只要老爷子冲关成功,一切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岳红撇撇嘴,低声道:“都冲了好几年了,也不知道行不行。”

    “闭嘴!”岳振威呵道。

    四十多岁的岳红赶紧露出讪然的笑容。

    就在此时,岳平之的通讯器震动起来,他掏出来看了看,似终于找到借口般松了口气,小声道:“爷爷,我先出去一下,有人找。”

    岳振山面露不喜,却也没有制止,点了点头。

    岳平之叹口气,起身走了出去。

    他很不喜欢这种开会的氛围,但身为洪门武馆第四代中的长子,他必须在紧要的时期里接触高层的决策会议,哪怕是轮不到他开口表达意见,但听也得听下去——因为,将来洪门武馆总会由他们这一代接任。

    而作为长子的他,很有可能会接任总馆主的位子。

    去年灵关基地市发生政变后,他就被家里面强行要求请了长假,老老实实回到洪门武馆总馆,除了偶尔偷偷溜回学校见见女朋友和团队人员之外,大部分时间了都是熟悉武馆的运营,和没ri没夜的加强习武训练。

    他理解,非常时期家里必须考虑到每个人的安危。

    但他却不想这样的生活,压抑,烦躁,看不到希望。

    走出办公室的岳平之长长地出了口气,迈步走向电梯,一边掏出通讯器对下面吩咐道:“让他到我的私人训练室。”一边想着是谁来找他了?来得真是时候,让他有借口离开那个充满紧张和压抑气氛的办公室。

    舍友?

    谁啊?

    岳平之来到七楼私人训练室门口的时候,正巧看到胡立仁拿着打扫卫生的器具刚刚走过来。

    胡立仁道:“大少爷,我来给您打扫下训练室。”

    “哦,先不用了,沏壶茶,有客人来。”

    “好。”胡立仁恭恭敬敬地走进室内,去边角的柜子旁拿出茶具和茶叶开始忙碌。

    对于这个胡立仁,岳平之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他原本把胡立仁带入洪门武馆,只不过是受红刺团队众位女队友的托付,来帮衬一把这个可怜的家伙,让他在洪门武馆打扫下卫生混口饭吃,没想过别的。

    自从胡立仁来到洪门武馆总馆之后,大概是出于感激的心态,在忙碌之余,更是对岳平之百般伺候着,又会说话来事儿……

    身为洪门武馆第四代中的长子,岳平之可是真正的豪门公子哥,但从小家教森严的他根本没有享受到过如此服侍,也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下人。所以遇到这样一个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端茶倒水递毛巾勤快无比又极有眼力界的小兄弟甚至说是仆人,可让岳平之心里舒坦极了——这才是公子哥的生活嘛。

    平ri里的压抑和束缚感觉,只有在胡立仁懂事的服侍和偶尔很聪明的说上几句不招人烦还很有见地的话时,岳平之就会很放松,很愉悦。

    所以没多长时间,岳平之就把胡立仁当做自己的亲信,并动用权限把胡立仁安排在自己身边干活儿。好歹也是洪门武馆第四代中的长子,岳平之想要往洪门武馆里安排一个普通的清洁工并不是难,把清洁工调到自己身边做些工作,也不难。而且值此非常时期,长辈们也懒得在意岳平之这种有些小小腐化和浮夸的行为。

    “少爷,你不用发愁,等咱们老馆主出关,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了。”胡立仁劝慰着愁眉紧锁的岳平之。

    “什么时候出关?恐怕洪门武馆都被人整个吞没了!老太爷也出不了关。”岳平之冷哼一声。

    胡立仁犹豫了一下,小声试探着说道:“我觉得,不能一直这么撑下去,咱们洪门武馆可以找点儿帮手啊——其实这些事情少爷您也是插不上嘴,如果能听听您的看法,去找您的那些同学,朋友,说不得也能帮衬上。肖姐姐父亲不是军方将领吗?而且她们前些ri子把事情闹那么大,已经有了影响力,到时候咱们洪门武馆的事情,如果也有她们帮忙在外面宣扬一下,只要事情闹大了,zheng fu部门也不能明摆着去帮着霸道武馆欺负咱们……咱们洪门武馆在民间名气可不小,老馆主和馆主他们威望也高。”

    “我根本说不上话,只是听长辈们说而已。”岳平之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胡立仁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只可惜他还是不懂啊——现在的灵关基地市,已经不是灵关大学事件爆发时期的局势了。

    再想闹?

    哪儿那么容易?

    现在民众们都眼巴巴地等着选举结束新总统上台,然后严打继续下去,社会平稳就行了。他们已经开始信任zheng fu主流宣传,说谁是破坏灵关基地市稳定的犯罪分子、集团、势力,他们都信!

    洪门武馆只会落得个墙倒众人推的局面。

    就在这时,房门轻轻敲响,外面有人道:“大少爷,您的同学来了。”

    “进来。”岳平之道。

    门被推开了。

    一个戴着遮阳帽,帽檐压得很低,身材瘦削的青年微笑着走了进来。

    岳平之皱了皱眉,因为对方压得很低的遮阳帽帽檐遮住了半张脸的缘故,让他一时间看不清楚是谁,虽然有些眼熟,但怎么看都挺陌生的。

    “你是?”

    “平之,不认得了?”余文生把帽子摘了下来,微笑道:“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

    ……<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