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暗皇

第四十四章 祭 奠 典 礼

    金秋祭奠还是要继续下去的,霍青邀请所有宾客移步到祭奠会场。赵晋自然跟在霍星月和赵倩身后,一脸好奇宝宝看着霍家的院落结构。

    乌列走到赵晋身边,轻声道:“晋,难道你又想爬墙了?”江陵接着来了句:“霍家也有暗卫,而且不还有不少高手在,少爷你悠着点啊。”

    “呃!”身边有聪明人就是这点不好,想干点坏事人家都看出来了。“喂,我只是看看,你们不用这么直白好不。”赵晋决定先不爬霍星月家的墙了,先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了,再来爬。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祭奠会场,这是霍家特意开辟出来的。整个会场庄重而肃穆,赵晋看到大部分都是将领或武将,只有极少部分是文臣。在会场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木牌,上面刻着“忠义”两字。估计这个异世没有关二哥那样的人物或者像蚩尤那样的战神,只好将就拿个木牌刻个忠义来表示下了。

    霍星月领着赵晋和赵倩步入会场里,可能会场有自己的安排,赵晋发现不同人站在不同的区域。老辈将领站一块,文臣站一块,青年将领站一块,像他们这样无官无职的年轻人就只能另站一块地了。

    这里已经有人了,一对看似情侣的男女已经站在那里等待着赵晋等人了。男的看到赵晋,微笑道:“噢,你们来了。”就好像多年不见的好友那般随意。

    “你是?”赵晋可不记得自己见过对方,努力调取原主的印象,好像也没这个人啊,这家伙是谁啊?

    霍星月作为主人家,连忙向双方介绍:“这位是十四王爷,夜舞倾。这位是盛家天都城金满堂的掌柜,盛媛媛。王爷,这位是赵家千金,赵倩;那位是。。。。。。是赵家少爷,赵晋。”霍星月顿时有种无力感啊,这位可是刚将人家哥哥打了。

    “哦,见过了。”夜舞倾一脸和蔼的笑道。

    赵晋顿时眯着眼睛,这家伙笑得这么真诚好像总觉的不对劲。自己刚将他哥哥给揍了,就算皇帝老儿能生,天家无情,起码为了皇室颜面也要摆出同仇敌忾的表情吧。怎么看这主的表情像是在过节似的,今天是金秋节啊,不是过年啊。

    盛媛媛也笑道:“哎呀呀,这下好了。苍蝇终于没了,我们耳边也清净了。这还要感谢赵小侯爷的了。”盛家,天秦帝国的商贾大家,据说天秦有三分一的钱都在盛家,而盛家在钱洲也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没想到,天都城里的盛家掌柜居然是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赵晋承认,盛媛媛很美,比霍星月和灵儿更有风情。但是赵晋不是精虫上脑,见一个就要爱一个的主。他只喜欢自己认定的女人,其他女人再漂亮,也只是一副皮囊,死了大家一个样,谁都不比谁好看。

    再说了,能在天都城这个大染缸里担任最大钱庄的年轻掌柜,不是光靠美貌就能站住得脚,赵晋本能察觉到,这个貌美的女子危险程度,绝对和她的美貌成正比,这样的女子还是少碰为好。

    赵晋前世能成为刺客,除了出色的身手外,还有就是这天生避害趋利的本能。于是赵晋只是微微笑答道:“盛掌柜过奖了,不过大冬天的,还有苍蝇确实令人烦。”

    盛媛媛看到赵晋眼中没有那种色眯眯的眼光,而是一阵清明,常年跟人打交道的她自然能看出这是否真伪。加之刚才的表现,知道此人不像表面和传闻那样不堪。这让盛媛媛好感倍增,这样的人值得成为朋友。

    这时,夜舞倾居然一下勾住赵晋脖颈,这让后面的乌列等人紧张了下,却被赵晋伸手制止了。赵晋感受到夜舞倾没有丝毫恶意,否则他早就一张铭刻符给贴过去了。

    玉扇被夜舞倾打开,遮住两人面貌,夜舞倾轻声说道:“赵小侯爷,打我十一哥的手感怎么样?”

    赵晋挑了挑眉,怎么感觉这话像是:哥们,那女人的手感如何?赵晋组织了下语言说道:“恩,太硬了,打起来手疼。”

    “哦,下次有这样的机会,能不能叫上我一个啊?我也看不惯那个家伙, 只是没机会啊。”夜舞倾满脸遗憾道。

    “喂喂,那个是你哥哥啊,就算你们不是亲生的,也不至于这么大的仇恨吧?”赵晋听说过天家无情,今日看来此言非虚啊。这不,那有弟弟找机会打哥哥的?

    “这跟仇恨无关,就是看不惯他那个样子,一副欠扁的样子。”夜舞倾一脸坏坏道,丝毫没有皇子的样子,活脱脱一个街头混混。

    赵晋看到夜舞倾一脸坏相,觉得这个皇子还真是特别,一脸微笑道:“这个就难了,这样的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啊?要不下次你找个机会,我们再来次。”

    “这个?好像可行,要不就说定了。”夜舞倾坏笑道。

    “一言为定!”赵晋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接着两人击掌为誓。

    自以为自己很小声的两人,哪里知道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被旁边人听了去。霍星月无奈地摇了摇头,赵倩无语看着两人,盛媛媛挑了挑眉,看着眼前眼前勾肩搭背的两人,想起了一个词:狼狈为奸!

    “咚咚咚!”三声鼓声响起,所有人都肃穆站立着。夜舞倾和赵晋自然很笔直站在年轻一代的最前面,一个风流倜傥,一个容貌不凡,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这时,霍青走带木牌前,高声道:“今日,我们在这里祭奠那些为国捐躯的同袍们,愿那些埋骨他乡的忠魂们,能长眠于地下。赳赳老秦,共赴国难!”霍青举起右手高喊道。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所有武将都举起右手,奋力高喊道。

    “请皇室十四皇子为壮士们敬酒,献三牲。”霍青接着说道。

    只见夜舞倾一脸虔诚的步入前面,恭敬接过霍青递过来的酒碗,一一洒在木牌之前,接着有亲兵抬着三牲来到木牌前,这个过程肃穆而庄严。

    站在赵晋身后的盛媛媛轻声说道:“没想到,舞倾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赵晋点了点头,说道:“有神棍的潜质啊。”

    “神棍是什么?”站在赵晋后面的霍星月轻声问。

    “专门忽悠人的!”赵晋简单明了解释说。

    盛媛媛想了下,赞同道:“不是有潜质,他本来就是。”好吧,堂堂天秦皇子被贴上了神棍的标签了。

    夜神棍在木牌前表演的半天,接着就是文臣献礼文,唠唠叨叨地说了半个对时。听得下面一片昏昏沉沉的。接着赵奢上来了,马上一嗓子就将所有人喊回魂了,大家继续祭奠。

    到了祭奠最后完成后,霍青说道:“本次祭奠,除了祭奠外,我们赵霍两家还有一场比试,为祭奠献礼。”

    赵晋一听,得,好戏开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