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败家子

第四十八章:传承—明月诀!

    “三少爷,水打来了。”许大端着水进来,却不见许二。

    许明知道许二是去向许武行报告,这里发生的事情,只是老军士都未说什么,他也识趣没有开口。

    “恩,放着。”老军士吩咐道。

    待许大放好之后,老军士那油腻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才伸手进水盆里清晰,洗过之后,又对许明道:“许明少爷,你也洗一下。”

    许明微微一笑,将手洗净。

    见此,老军士面上露出慎重而又崇敬的神色,右手伸入怀中,取出一枚古朴戒指,随即单膝跪于许明身前,郑重地道:“少爷,请让我为你戴上。”

    许明有些恶寒,让一个老头为自己戴戒指,想想都有些发毛,不过是叔叔的遗物,许明很快驱除了心中不良想法。

    老军士颤巍着手,将许明左手抬起,戴在无名指上,深深拜了下去:“望许明少爷遵守承诺!”

    “我,许明,以性命保证,必将完成叔叔遗愿。”许明郑重地道。

    “多谢,如此,我也算对许决将军有个交代了。”老军士再次一拜,随即起身离去,任由许明二人呼喊,也不回头。

    “少爷。”待老军士消失之后,许大有些担忧地看向那枚戒指。

    “我不管是怎么回事,顺其自然吧。”许明让许大收拾酒桌,不再言语。

    关于叔叔许决的事情,许明可谓一点也不了解,但有一帮中心手下,就连许武行都纵容,这个叔叔,不会害自己。

    他的遗愿,许明应当完成!

    一刻钟后,许二回来,对许明尴尬一笑,守卫在房外。

    许明微叹,他不怪许二,两人对于许家十分忠心,不需要怀疑,去通报许武行,这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被列为禁忌的事情,有必要通知将军许武行。

    “你们都休息去吧。”许明淡淡开口。

    “三少爷,近来事多,我们还是守护在门外吧。”许大二人迟疑道。

    “随你们吧。”许明毫不在意。

    看着无名指上的古朴戒指,通体黝黑,看不出丝毫异样,但蕴含着叔叔的传承,这枚戒指,肯定是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在整个赵国都不多见,就连将军许武行也没有,整个许家只有武宗许文忠有一枚。

    逼出一滴鲜血,落在戒指之上,一丝微弱地银色光芒闪耀,随即恢复平静。

    许明一呆,惊愕地看着手中戒指。

    戒指内,空间很大,足有百米方圆,但里面只有三件物品,两本书籍,一张兽皮。

    意念一动,其中一本书籍已出现在手中,书面写着三个大字——明月诀!

    “这难道就是许诀叔叔的修炼心法?”许明好奇地翻开书籍。

    第一页,并不是修炼心法,而是明月诀的由来:“明月之下,一切终决!前生尽去,此生孤身,泣血悲恸,今生无悔!”

    许明眉头拧成了川字型,这莫名其妙的一段话,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

    直接翻到下一页,总算见到了修炼心法:“明月诀,以月之精华为基础,皓月力量改造己身,执掌皓月!”

    “执掌皓月?”许明震惊,这种明月诀,如果真有如此威力,恐怕远远超过玄阶吧?

    难怪那群人那么慎重,这心法流落出去,必将引起一场血雨腥风,整个大赵都可能乱起来。

    毕竟,帝都没几家有玄阶武技,就连许家,主要修炼心法,也才是玄阶,而且非许家血脉不传。

    深知这明月诀的恐怖,许明只是简单浏览一遍,便收起了明月诀。

    将那张兽皮取出,却是一片空白。

    “算了,日后再说。”许明现在懒得研究,也研究不出什么。

    他连许诀一点事情都不知道,能研究出什么?到最后毁了这兽皮,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另一本书,不是武技,则记载一些许诀的见闻,其中包括对大陆的秘法解说,体质解析,一些出名招式见解。

    可以说,这本书和明月诀一样,是许诀的毕生心血!

    随便看了眼,许明直接收了起来,毕竟,现在还用不到它。

    “百米方圆的戒指,不知道爷爷那戒指多大。”许明看着手上古朴戒指,越看越喜欢。

    大陆上空间戒指并不多,更别说有百米方圆这么大,就算是十几米方圆的戒指,对于一个武士,那永远是个奢望。

    许明并没有将三尺青锋残梦放进戒指内,佩剑,他要一直带在身上,而不是装进戒指内沉眠。

    一夜时间,皆在修炼温养中度过,待到天明之时,许明状态已恢复巅峰。

    “许大,陪我去轻舞小姐那里看看。”许明洗漱之后,对许大道。

    “三少爷,轻舞,云烟两位小姐,已经离开了。”许大恭敬地道。

    “离开了?”许明不解,轻舞,云烟,怎么会离开?

    “是的,离开了,和二少爷一起离开的。”许大不敢有一丝隐瞒,顿了顿,又低声道:“三少爷,二少爷与轻舞小姐离开之事,还请保密。”

    “哦。放心吧,我会的。”许明有些失落,但随即又调整好心态:“那去帝都逛逛吧。”

    “这,三少爷,将军有令,今日帝都混乱,禁止三少爷外出。”许大再次道。

    “混乱?”许明嗤声一笑,却不再言语,郁闷地回了房间。

    什么混乱,肯定是担心陈家那些人报复,或者有心人利用这个机会,嫁祸陈家。

    虽然待着房间无聊,可现在必须呆在房间中,他不着调,但不傻。

    回忆最近经历,先是一刀重伤齐泉,又是废了武士陈听风。

    这不是初级武徒所能做到的,纵然有个虚无小弟,可以推脱,但不是什么事都能推的。

    而且这事情多了,那肯定会坏事。

    神秘巅峰武士,能让一个初级武徒,废掉另一个高阶武士?

    因为有很多高阶武技,再扯出一两门秘术,也能搪塞过去。

    可换了齐泉那次,那精准的时机把握,一刀斩下的诡异角度,还不让武者发现,若是有心人用心分析,保不准就发现蹊跷。

    毕竟,功法可以传授,经验却不可能。许明那两件事情,已经足够引起有心人注意了。

    现在,许明有些庆幸,庆幸自己当初透露了几门高阶武技。

    一个武士,怀有好几门高阶武技,又能三剑斩杀武者,这足够让人忽略他这个废材了。

    一个废材,远没有身怀高阶武技,能杀掉武者的神秘武士,来的有吸引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