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浴火

    睡梦中的伊雪,不知道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挣扎,小脸拧巴着,眉头锦皱着,嘴巴微张,偶尔还能听见几声梦呓,看的唐坤很是心疼。

    他多想把她叫醒,告诉她不要睡了,既然睡梦中都是一些让她如此痛苦不堪的景象,何不,醒过来呢,看天色渐渐连起来,温暖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她会无私的驱走这世上所有的阴霾,还给你安全,平静,有温暖的世界啊。

    伊雪,你还这么小,为什么要经历如此多的痛苦跟磨难呢?你又是那么坚强,一次又一次的从磨难中站起来,向世人展现你温暖明媚的笑颜,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吧?

    浴火的凤凰,再生命的最后一刻,燃烧自己,却在灰烬中重生,伊雪,你现在就在经历这个痛苦的过程对不对,给你时间,你就会再度活过来,对不对?

    查房的时间到了,小护士敲了敲门,很有礼貌的轻轻走进来,拔掉了伊雪输液的针管,经过一晚上的输液,伊雪的烧,已经退下去了,身子也早已不再发抖,但就是固执的不肯醒来,让医生都感到费解。

    因为只有她醒过来了,才好做进一步的检查,如果她实在没醒过来,那么,也不能拖着了,只好就这样推她去了,跟唐坤解释了一下这其中的道理,得到他允许之后,伊雪就这样被推着进了检查室。

    最让人担心的是伊雪脑袋上那个大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的原因,伊雪一直不曾醒来,却在睡梦中痛苦万分,仿佛正在经历无穷无尽的梦魇。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连伊雪本人都不知道,那个大包,是在跟司机打架的时候,那个身强力壮的中年男人,印在伊雪脑袋上的印记,当时的她,心中装着沉甸甸,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心事,是注意力太过集中,还是太过不集中,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受伤了。

    经历长时间的淋雨之后,可能那个包,又严重了一些,所以才会导致伊雪现在这个样子。

    万一脑部受伤没得到及时处理,会留下极为严重的后遗症,这一点,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检查结果出来后,唐坤才发现,原来,是这样的严重。

    手术室外面,唐坤焦急的转圈子,不知道伊雪能不能撑得下去,想到伊雪曾经说过,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司徒星这一个了,犹豫着,要不要通知他来一下,万一,伊雪真的出什么事情……

    亲哥哥会放心自己的亲妹妹被另一个男人抱走而一言不发吗?唐坤恶狠狠地想到,也就是伊雪,还当这个半路杀出来的人是哥哥,可是那个男人,哪有一点做哥哥的样子,还是,不要通知吧,省得在医院打起来。

    时间漫长的,犹如被卡住的电脑,让人焦急万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选择等待。这漫长的等待时间,手术室门口的那三个大字,渐渐的由清晰变模糊,再有模糊变清晰,多少个来回啊,终于才黑了下来。

    唐坤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到门前,守候着即将浴火重生的凤凰,露出她可爱的小脸。

    车子被推出来,没有人有空理他,两个护士焦急的推着车子上的人儿,往重症监护室里疾走,唐坤一下子蒙住了,重症监护室,得多严重,不就是头上一个包吗?

    “如果她12个小时之内能醒过来,一切就没有问题了,但是如果……那么,她也许,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安顿好重症病人,医生才好脾气的跟唐坤解释。

    “怎么会这么严重,不就是一个包吗,啊?”唐坤激动地抓着年轻男医生的胳膊。

    “你冷静一下,这位先生,事实上,给她做检查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她有脑震荡的迹象,而且,还不是轻度的,而头上那个大包,并不是导致她现在昏迷不醒的原因,却是加重病情的因素,我很抱歉,接下来,就看她的意志力了。”

    “失职,你们严重失职!我……”唐坤知道现在转院是绝对不可能的,生生压下了后面想说的话。

    “是,我承认我们医院有责任,但是这位先生,您送她过来的时候,告诉我们她受了严重刺激,而且淋雨了,您有说别的吗,头上的大包,还是我们后来发现的?”

    年轻的医生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那样年轻的生命,她不会舍得就死吧,想办法唤醒她好吗,现在她很需要你。”

    换上无菌服的唐坤,如愿以偿的坐在了病床前,声声唤着,“伊雪,伊雪,伊雪……”

    “伊雪!”睡梦中的总裁,突然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英俊深刻的五官上,布满的细细密密的汗珠,大眼睛里,流露出从来没有过的软弱,迷茫和恐惧。

    怎么会这么热呢?冷羿起身到浴室冲凉,这才发现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花洒洒出凉凉的液体,冷羿舒服的闭上眼睛,“伊雪?”

    就像片段回闪,他想起刚才在梦里,伊雪还是那样的纯真美好,她对着他笑着,那么温婉秀丽,她轻启朱唇,对冷羿说,“我解脱了,我要去那个没有痛苦的地方了,再见了,冷羿,我的爱人……”

    然后他就着急难过,发现自己说不出话,就想抓住她,可是,竟然抓了个空,手凭空穿过了那个身体!错愕,恐惧狠狠地攫住了他,下一秒,就大叫着“伊雪”醒了过来。

    她出事了吗?为什么会做这样可怕的梦呢,梦境里她笑的那么开心,那么轻松,可是却让冷羿觉得毛骨悚然,顾不得冲洗身体,拿毛巾胡乱擦一下,穿上衣服,冷羿就联络飞鹰,他需要立即知道伊雪的所在之处。

    一个小时之后,冷羿也和唐坤同样的打扮,坐在了病床前。颤抖的握住伸在外面的小手,“我愿意把我所有的力量都送给你,留下来,不要走,不要走。”整个剩下的晚上,冷羿一直在小声重复这句话,不停的重复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