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找到大师

    伊雪想去的地方都逛遍了,冷羿终于决定要去布达拉宫了。他还真能沉得住气,这个谜团压在心底那么多年了,要是一般人,得知那个消息,恐怕第一时间就要去布达拉宫做一番求证吧,也许,这就是冷羿的过人之处。

    到了布达拉宫,如此宏伟壮丽的建筑,恐怕没有人不为之折服吧,带着伊雪转了能转的每一个地方,顺便稍微观察了一下,花费了很多时间。冷羿觉得,那个大师,应该能够找到,只是这么多僧人,到底要不要一个一个的问呢?

    回到主厅,伊雪虔诚的跪拜,趁着这个空当,冷羿冷眼观瞧这大厅里的喇嘛,然后眼睛定位在其中一个之上,就再也无法移开,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纯净睿智,黑白分明,带着了然一切的气度!

    只见他身着普通喇嘛的衣着,面色沉静吗,祥和,慈祥而悲悯,对着每一位经过他身边的香客微微行礼。

    “就是他。”心底一个声音悄悄响起,冷羿不由自主的迈开步子,朝他走去。

    “大师。”冷羿微微行礼,待那喇嘛还礼之后继续说道,“我受人所托,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是为寻访一位叫鸠摩智的大师,请问?”

    那个喇嘛一颔首,“师傅等的人终于到了,请跟我来,那位女施主您不用担心,稍后等她礼佛完毕,我自会指引她。

    冷羿心头一惊,好强的洞察力,但是不知怎么,他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人,由他带路,冷羿慢慢的走进了一个不对外人开放的地方。

    喇嘛对着另外一个花白胡子的长者低语,“师傅,您等的人,终于到了。”然后对冷羿颔首示意,接着出去了。

    冷羿顶顶这瞧着这位颇有仙风道骨的长者,禁不住感叹,世上竟然会有这般出尘的人物吗,“鸠摩智大师?”

    喇嘛含笑微微点头。“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四年了!孩子,来,坐下,把你的信拿出来。”

    冷羿就像被施了法般,乖乖的坐下,乖乖的把那封信拿出来交给大师。

    “嗯,果然是你,那么,这封信,也完成了它的使命,该物归原主了,那么,我就收下了。”冷羿对这个看起来道行很深,却不摆架子,又平易近人的喇叭顿时更加有好感。

    “大师,我父亲让我那这封信来找您,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多年的疑惑或许就要解开了,冷羿忽然觉得很激动。

    “他是你的父亲?唉,那么说来,他如今已经不在人世了,是吗,请容许我为他诵经祝福。”大师说完不等冷羿点头,闭眼睛,双手捻佛珠,开始念念有词起来。冷羿沉住气,等他做完。

    伊雪虔诚的许了好几个愿望,待起身时,却不见了冷羿,正想四下张望,过来个喇嘛,冲她施礼,“施主,请这边走。”伊雪原有的警惕心,一瞬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只感觉很宁静,很让人相信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就跟上去了。

    到了一间禅房,伊雪没有发现冷羿的身影,只好把疑惑的眼神望向那个喇嘛。喇嘛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做了个请坐的姿势,伊雪双手合十,“多谢。”就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施主,你要找的人在同我师父说话,暂时不方便,请稍安勿躁,这样吧,我们来品茶可好?”

    伊雪可不懂茶道,虽然那张榻上那精致的茶具,真的很吸引人,不过她真怕做错什么丢人,“大师,说道茶道,我可以压根儿都不懂的,真怕做错了什么,唐突了大师,所以不如,还是不要了吧?”

    “哈哈,施主真有意思,我见施主如此虔诚的拜佛,那么,既然四大皆空,那么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又何须在乎呢?”一边说着,一边娴熟的按照程序(伊雪猜的),开始了茶道。这一系列复杂的工序看的伊雪目瞪口呆的。

    她并不是个爱茶的人,所以也没研究过,只是可能稍微听过,今天亲眼所见,心里很是诧异,因为即使只是在看大师忙碌着,都是一种享受,刚才脑海中的那些疑问跟担心,一股脑全平息了下来。

    “喝茶能静心、静神,有助于陶冶情操、去除杂念,施主,来,尝一下我的手艺。”大师的茶终于可以喝了。

    伊雪留了个心眼,“大师先请,无论按年冷,还是入佛门的先后,都应当是大师先请才对。”

    喇嘛微微一笑,轻轻端起茶盅,细细的攫了一口。伊雪有样学样,也轻抿了一口,入口清香,细细品来,还有一点点甘甜,一点点苦涩,正如这人生一样。

    不知怎么的,在学习品茶的过程中,伊雪突然想起《红楼梦》里林黛玉初进荣国府那一回,她也是在偷偷的学其他人,生怕自己一个不留意出了纰漏,被人笑话了去。伊雪现在特别能体会这种感觉。

    冷羿极其耐心的等着大师念完经,终于,大师开口了,“你的父亲,以往每年都会来这里一次,跟我品品茶,下下棋,探讨一下人生,虽然我们的看法不同,但谁都说服不了谁,每年都憋着劲的较劲,在这一点上,看来我是犯了戒了,不该如此执着。”

    顿了顿,“几年前,他来到这里时,神色显得很是沉重,交给我几样东西托我保管,然后匆匆的离开了,自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看到那封信,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那信就是信物,你可以取走你父亲的东西了,稍等。”

    果然是有东西的吗,冷羿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已经很是兴奋,想要知道真相的心,蠢蠢欲动了。原来父亲以前每年都会来的,自己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

    大师取回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檀木盒子,手里还有两把小巧的钥匙。“就是这些了,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现在,全数还给你了。”

    这里面会是什么呢?冷羿接过来,谢完大师后,掂了掂,不是很沉,随手把它放进了背包里。幸亏来旅游时带上了背包,否则,这么显眼的东西,都不知道要怎么带回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