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呵呵呵呵

    赶到医院的时候,云飞正在握着明明没有扎着针眼的那只手,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伊雪摇摇头,看着明明苍白的小脸,心里翻江倒海般难过。明明小小年纪,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长大的他,那样的懂事,那样的善解人意,那样招人喜爱,自从云飞他们把他接回来,大家对他喜欢的不得了,尤其是云飞。

    如果单单用角色扮演来解释,云飞就是明明的妈妈,那个妈妈不疼自己的孩子呢?

    尽管伊雪在家仔细的上网查询了,关于脑震荡的一些问题,只要修养的好,应该是没有大问题的,医生有时候说话,不能尽信,当然,度娘所说的话,也只是个人观点,一家之言而已。

    事实上明明的小脸几乎白的透明,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他就这样安静的睡着,如果他的嘴唇涂上点颜色,伊雪想,他多么像,正在熟睡的吸血鬼王子啊。

    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云飞,伊雪知道,现在即使有八匹马来拉他,也不可能把他从明明的病床前拉走,可是,云飞憔悴的侧脸,让伊雪忍不住心疼起来。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早就把云飞跟司徒星当做自己的亲哥哥般看待了,尤其是有了那个一个不太靠谱的哥哥以后,她就更加珍惜起来。

    拿起手机,伊雪编辑了一条短信,过了几秒钟,云飞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想了想,抬起头来,冲伊雪点了点头。站起来走了出去伊雪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跟云飞说,“明明不会有事的,我照顾着,你去洗脸刷牙打扮一下,然后吃点东西,依他的性子,如果醒来发现他爸爸邋遢的连他都不认识了,会很难过的,这个孩子心思细密敏感,你觉得呢?”

    接替云飞坐在那里,伊雪轻轻捧住那只小手,仿佛这样就可以给明明力量了。

    想到遭遇不幸的明明,伊雪忍不住联想起同样遭遇不幸的毛毛,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们都能下那样的狠手,那么毛毛呢?比明明弱小,无助的毛毛,又将遭遇什么样的对待?

    仿佛已经形成了习惯,伊雪把这些事情的罪魁祸首,看成是她自己。

    如果没有慕容修,她又怎么会跟那些冷血动物有所牵扯,如果没有自己,当年怎么会发生那样的惨案,如果不是跟自己有关系,毛毛怎么会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明明又怎么会这样安静的躺在这里,像要羽化了一般呢?

    一滴豆大的泪滴无声无息的砸在了明明的手臂上,灼热的温度,让沉睡中的人儿,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归于平静。

    伊雪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能让这一切归于平静,才能让身边每个人的人生,不要那样,被牵扯着,一个又一个的小悲剧?

    她相信,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伊雪觉得,他们家这本经,实在是超乎寻常的难念,好像应该谢谢上天的格外眷顾,让这俊男美女各自活的精彩万分,如果可以选择,伊雪一定会婉言拒绝,不,言辞激烈的拒绝上天的好意。

    在这样让人心焦的时刻,司徒星正在倾心于一件事情,丝毫不受外界干扰,或者说,好像丝毫不受外界的干扰,他是那样的专注,那样的精神紧绷,如果伊雪看到他这幅样子,一定以为他已经不是本人了,而是,被附体了——云飞附体。

    冷羿静静的消化着“云飞就是神鹰”这件事情,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明明很亲近很信任的人,当他戴上面具,换了一种有金属质感的声音,就变得如此的神秘莫测,简直让他——茅塞顿开。

    为什么自己的行踪被人如此的了如指掌,为什么那些人好像在顾忌什么,一直没有放开胆,大胆而有效的进行自己的计划,他们在顾忌什么,又在期待什么呢?仅仅是几块价值连城的古玉,真的值得如此煞费心机吗?

    冷羿觉得他之前想的有点简单了,即使那些古玉,个个都是真的,但只不过是未经雕琢的玉石而已,怎么会劳烦到精明强干的,狡猾奸诈的唐天行亲自出马呢,怎么可能?

    有一个阴谋,正在朝着他们慢慢靠拢,慢慢的,收紧他手里的大网,试图把他们几个,一网打尽,然后,然后呢?

    好像缺了点什么,乱麻般的思绪里,冷羿极力的想理顺,却总是感觉缺了某种东西,是什么呢,什么呢,到底是什么呢?

    英俊的身影不耐烦的从皮椅上站起来,看着窗户外面车水马龙,华灯初上,他需要暂时的放空自己,以求能够,在某一个瞬间,就像写书人需要灵感一样,瞬间抓住问题的所在,打蛇打七寸。

    司徒星忙碌着,一刻不停,手里攥着那把刻刀,时而看着眼前的作品沉思,时而咧嘴一笑,刷刷刷的下刀,那样的娴熟,那样的专注,如果伊雪看到这时候的他,她一定以为他被附体了,被罗丹,大雕塑家,幸运的附体了。

    云飞的办事效率让人惊叹,他再次回到病床前时,伊雪手腕上的表,才走了七个格,这短短的35分钟,云飞已经焕然一新了,一眼看上去,好像刚娶完媳妇的新郎,精神抖擞,活灵活现。

    伊雪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她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几分钟前,他还颓废的好像要自杀一样,几分钟以后,他就变成了精神抖擞的圣斗士,伊雪觉得他被附体了——被一向精神抖擞的司徒星。

    “明明需要住院观察,看看会不会由于脑震荡引起其他的病变,但是刚刚医生跟我说,他睡得那样安稳,那样平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伊雪这才把嘴巴闭起来,她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关于明明,关于云飞被附体。

    “所以你就像变戏法一样的,变得如此精了?”重新咧开嘴,伊雪有了开玩笑的精神。

    “别抬举我,我可不是刘谦,那个医生才是,我顶多是李云迪而已。”云飞一脸绅士的谦让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