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争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偷袭埋伏

    夜色深沉江东大营内的太史慈、韩当等人趁着夜色带领兵马悄悄离开了大营,而就在他们离开之后大营之内点起了林林丛丛的火把,将大营之内照的明亮异常,即便是站在营外也能够看到营中的情况。www

    大营之内防备虽然森严但是却有一些漏洞,站在营外就能将营内的一切布防看的清清楚楚。

    而就在江东兵马悄悄离开大营之后,修水县也有几批兵马悄然离开。总共四批人马包括刘磐的锋矢营和周仓、杨龄带领的大刀营,两外两批则是苏飞和马良带领的兵马。他们为了接应刘磐和周仓各带了三千兵马。

    四批人马摸出修水县悄悄的向着江东大营赶来,半路之上刘磐看着周仓点点头然后带着锋矢营离开,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截杀江东大军派出去搜集巨石的兵马。刘磐身后的一千锋矢营也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士卒,这些士卒无不是百战老兵,全部都是精锐。

    刘磐带领着一千兵马在黑夜之中没有丝毫声响,甚至是他们身上穿的盔甲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眼看越来越接近江东大营一名探子快速跑了过来犹如黑夜之中的幽灵。此人来到刘磐面前道:“将军发现江东兵马的踪迹了,就在那座山上。”说完太直指着不远处的小山。

    刘磐点点头一挥手探子已经离开继续前去打探消息,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山刘琦笑了笑,江东大军前来收集巨石就应该在山上收集,前面的的确是江东兵马无疑,转头低声低着身后之人交代了几句,然后几人快速的将刘磐的命令传达了下去,等到接近小山一千人已经手握大刀紧紧地盯着四周。

    等到探子在此将江东兵马的具体消息传来,刘磐才跟着探子悄悄的往山上赶。大山之上一名小将正在催促着士卒收集巨石,每十名士卒一起寻找巨石若是搬不动则会向附近的小队求援,这些士卒将收集到的巨石堆放在一起准备天明时分回去拉来车子运回去。

    一千江东兵马虽然分开寻找巨石,但是小将怕敌人偷袭并没有让士卒们太过分散,刘磐等人悄悄的摸上山在一处凹地里看着江东兵马,刘磐手中拿着弓箭弓弦已经满拉正对着不远处正在晃来晃去的小将瞄准。

    突然一名江东士卒被一处突起绊倒跌落之前发出哎呀一声,小将立马转过头看向那处同时问道:“怎么回事?”

    就在江东小将停下身形转过头问发生了何事时,刘磐拉着的弓弦陡然松开,只听彭的一声弓弦震荡箭支如飞而去,小将似乎有所觉察霍然转身看向刘磐等人处正好看到飞驰而来的箭支当即就要开口道:“敌袭。”可是还没有开口就听到扑哧一声箭支一下子贯穿了小将的喉咙。小将不可置信的捂着喉咙看向已经站起身的刘磐。

    与此同时刘磐已经站起身大刀一挥道:“杀。”然后一千人从暗地里跳起向着江东兵马冲去。

    小山上的江东士卒见到小将被杀先是一愣随即举起大刀也向着刘磐等人杀来,看着冲了过来的江东士卒,刘磐目露凶光猛地上前一步手中大刀已经将一名江东士卒的脑袋砍下,而身后的士卒也是举着大刀冲了上来,霎时间喊杀声打起,不过还没有多上时间江东兵马已经坚持不住了,刘磐这一千兵马本就是百战老兵杀起人来毫不手软也没有丝毫害怕,而江东兵马在失去小将之后已经丧失了士气,被刘磐等一个冲击下立马崩溃了,山上的一千江东士卒纷纷逃命,而刘磐就带着兵马在后追杀,一直追杀到山下才停了下来。此时锋矢营的士卒身上已经满是鲜血,在黑夜之中异常恐怖。

    刘磐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带着兵马继续向前冲去,路上又有探子前来禀报江东兵马的行踪,刘磐毫不犹豫带着兵马冲了上去。

    而刘磐等人的厮杀却是惊动了另一批江东人马,江东小将当机立断立即命令士卒就地建造防御工事,居高而下做好防备同时将那些散落的士卒也召集了过来想依靠地理优势据山而守。

    正在赶路的刘磐听到探子的回报不由得眉头紧皱,对方至少有一千兵马而且又是据山而守就算是他再多一倍兵马也不一定攻得下来,想到这刘磐当即大手一挥不再理会此处的江东兵马而是继续向前而去。没走多有就又碰到了另一批江东人马,这匹江东人马并没有想刚才那队兵马一样据山而守,而是由小将带着堵在道路中间。见到刘磐等人后,江东小将握着大刀上前喝道:“荆州鼠辈只会偷袭,这次让你尝尝本将的厉害。”

    对面的刘琦却是没有与之废话直接挥着大刀冲了上来,见到刘磐如此江东小将大怒道:“鼠辈安敢小瞧本将。”说完带领兵马也是冲了上来。

    铛的一声两把大刀相撞,刘磐的刀稳稳的掂在手中,而江东小将的刀却是晃得不行就连握着大刀的手臂也已经麻木了,江东小将眼中闪过一丝骇然就要退后而刘磐已经冲了上来。

    在刘磐带领着锋矢营截杀江东兵马时,周仓、杨龄带着兵马却是到了江东大营之外,看着灯火通明的江东大营,周仓两人先是一惊然后小心的查看见江东兵马没有发现他们是才松了口气。

    杨龄指着江东大营之中道:“看那就是井阑和投石车,我等前去毁了这井阑和投石车明天江东兵马还拿什么嚣张。”

    杨龄说完就要上前却被一旁的周仓拉住了,看着杨龄愕然的目光周仓摇摇头道:“不行,现在还不知道江东兵马是否有埋伏,军师说过一旦江东兵马有埋伏就得立马撤回修水县。”说完又指着江东大营道:“这里面可是有江东的四万兵马,要是没有筹划就凭我们这一千兵马如何攻进大营焚烧井阑和投石车。”这周仓看着粗暴但是却有几分心机,这也是徐庶放心让他前来偷营的原因。

    被周仓拉着杨龄有些无奈,前些时候杨龄还为只当上周仓的副手有些耿耿于怀,但是那次他和周仓打了整整两个时辰,结果却是输给了周仓,因此虽然嘴上仍然不服周仓但是却也不会和他公然唱反调。此时听到周仓的话杨龄暗道这周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心计了不由得问道:“这些都是谁教你的?你啥时候也会掐指计算了。”

    周仓见到暂时震住了杨龄摇头道:“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先想想如何攻进江东大营。”

    杨龄点点头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周仓先是暗中派人前去将营地四周的布防情况打探一番,然后道:“你看这井阑和投石车全部都在大营的后面,要说从后面攻进去比较容易,但是正因为接近边缘江东大军定然会在那里布置陷阱,其他两个方向虽然看着防守松懈,但是也有可能布置陷阱。而这正面虽然离得最远,但是却是江东兵马进出的要地江东兵马定然不会在此布置太多的陷阱。”

    一旁的杨龄看着周仓点点头觉得周仓说的有理道:“那就从正门攻入便是。”

    周仓摇摇头道:“还不行,就算是从正门攻入那江东的四万兵马足以让我等有来无回,得先引开江东大军的注意力。”说完周仓对着身后的士卒吩咐了几句,这名士卒立即带着十余人离开。

    将近一刻钟之后周仓看着杨龄道:“现在可以进攻了。”早就忍耐不住的杨龄举起手中的大刀与周仓一左一右带着一千兵马冲向了江东大营。

    江东大营内灯火通明即便是营外也照的见,周仓等人刚到大门之外就被发现了守在正门的小将立即高声喊道:“敌袭!”紧接着整个大营都动了起来。周仓和杨龄没有理会这么多仍然带着兵马冲了上去。

    见到面前挡路的江东小将周仓一声大喝举起大刀就砍了起来,周仓虽然武艺不高但是却有一身蛮力而杨龄却是武艺力气都不弱,身后的一千兵马更是个个都是好手,一个冲击下来就将面前的江东兵马冲散了,周仓二人带着兵马向后营冲去,一路上势如破竹但是周仓等人的速度却是慢了下来,就连周仓、杨龄而人都没有察觉到。

    两人正杀的起劲就见前面冲出一员将领带着兵马冲了过来,周仓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却没有见他们冲开反而他们自己被挡了下来。这时周仓才发现不妙转过头看向身后,身后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近万人马正向着他们冲来,眼看就要被前后夹击周仓面色却是一正对着前面的将领喝问道:“前面何人敢挡你周大爷的路还不让开。”

    对面的将领却是一怔喝道:“无胆鼠辈你们的计策早被大都督识破,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还不束手就擒。”说完也不待周仓答话就带着兵马冲了上来,正是周瑜的亲兵队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