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争锋

第三章 不平事

    刘琦和章伯向着门外走去,还没走到府门口。   就见外边走进来两个青年。

    只见左边少年面目清秀,身穿蓝袍,袍子上绣着紫边,整个人看上去器宇轩昂,让人不敢正视,乃是刘修。

    右边的青年面如刀削,唇红齿白,迎面而来透露出一种英武之感,则是刘磐。

    只是两人眼中都透漏着急切。

    “大哥”

    “大哥”

    两人看见刘琦都加快了脚步。

    “哈哈哈,你们两个小子这两天是不是又闯祸了?”刘琦笑着说道。

    “大哥可别小看人。”刘磐说道。刘磐刘修打量了一番,见到刘琦已经没事了,都松了口气。

    “走,今天到聚福楼去为大哥庆祝一下。”刘修在一边随口说道。

    “好,今天不醉不归。”刘琦见两人兴致很好就答应了下来。

    “少爷稍等,我这就去准备马车。”章伯见刘琦要出去就要去准备。

    “不必那么麻烦,坐我们的马车就行。”刘磐说道。说完就拉着刘琦往外走,只怕刘琦跑了。

    以前叫了大哥几次,大哥都没去,这次大哥同意了,可不能让他反悔。

    年轻真好,章伯看着三人一起出去,脸上的笑容更胜。

    聚福楼的酒菜是全襄阳最好的,也算是襄阳的一大品牌,来来往往的客商以及襄阳城中的达官贵人,请客吃饭大多在聚福楼。有的人甚至为在聚福楼吃一顿饭而专门绕道经过襄阳。聚福楼每天都是爆满,没有身份的人想在这里吃饭都难。聚福楼如此热闹自然惹人眼红,曾经有一个世家想打聚福楼的主意,结果弄得家破人亡,自此在一没人敢将手伸向聚福楼,就连蔡瑁也对聚福楼讳莫如深。

    此时聚福楼二楼,刘琦三人相对而坐。

    “早就听闻这聚福楼的菜,色香味俱全,一直没能尝到,今日可是有口福了。”刘琦看着满桌的菜,一道道做的精美,菜香闻起来就让人胃口大开。

    “大哥,以前没来过,先尝一尝这里的酒。”刘磐揭开酒坛盖子给刘琦倒上一杯酒。

    酒坛盖子一打开浓浓的酒香扑面而来,刘琦闭着眼睛闻着酒的香气,浑身说不出的舒爽。

    “好,都说这的酒是全荆州最好的今日可算是见识到了。”刘琦睁开眼满脸喜悦的赞叹道。

    刘磐刘修见刘琦喜欢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既然大哥喜欢,以后经常来便是。来,今日为大哥痊愈,我们干一杯。”刘磐刘修举起酒杯向刘琦敬酒。

    “好。”刘琦也举起酒杯与两人一饮而尽。

    酒入喉咙先是一股微微的辛辣之感,待这股辛辣之感过后,醇香随之传遍全身,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说不出的舒爽。

    “好酒”刘琦不禁赞叹道。这酒没有后世白酒的浓度高,但这股浓浓的醇香是后世没法比的。这种酒不易醉,喝着甚为畅快。怪不得古代那么多人喜欢喝酒,就连刘琦都觉得今后离不开酒了。

    “大哥喝了酒还没吃菜,还是先尝一尝这菜,这酒菜放一块吃起来更好。”刘修见刘琦喝的愉快在一边提醒道。

    “哦,还有这讲究。”说着刘琦夹起一块牛肉放在嘴中,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牛肉嫩而不腻,鲜而不酥,吃起来很与质感,咀嚼间淡淡的香味香味弥漫,再配合着酒香当真是手口留香,回味无穷。

    “呵呵呵,这是我吃的最好吃的酒菜了。”刘琦睁开眼说道。后世做的满汉全席怕是也比不上。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自然喝得畅快。之后三人边聊边喝,不知不觉已有几分醉意。

    从谈话中刘琦感受到两人的关切,虽然自己不是他们提的‘刘琦’但心中还是暖暖的。刘磐见刘琦喜欢这的酒走时还向掌柜买了几坛子说是让刘琦回去喝,刘琦也没阻止。

    出了聚福楼,刘琦带着刘磐二人在街道上散步,此时太阳高高挂起,晒得人暖和和的,不时有清风吹过让三人的醉意清醒了过来。

    街道上行人很多,街道两旁很多卖东西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甚是热闹。刘琦虽然有这些的记忆,但亲眼见到又是另一番场景。所以刘琦就这看看那看看,忙的不亦乐乎。

    刘磐两人见他兴致高昂也跟着一起转。

    突然,霹雳乒乓砸东西的声音破坏了三人的兴致。

    刘琦正看得高兴,听到声音后好奇的转过头,只见街道旁的一家酒楼中的客人一个个慌慌张张的往外跑。里面不时传出责骂声和砸东西的声音。

    “大哥,我们去看看,说不定有人在吃霸王餐呢。”刘磐在一旁一脸兴奋地说道。

    “就知道你要去凑热闹。”刘琦看着满脸的兴奋刘磐无奈的说道。

    刘磐被刘琦说的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这不是怕大哥无聊吗?”

    “我看不是大哥无聊,是你无聊。”刘修也在一旁打趣道。

    “走。一会好戏就结束了。”刘琦同样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先向着酒楼走去。

    当刘琦三人到酒楼前时,看到酒楼里到处是打翻的桌子和盛酒的器具。地上还躺着几位小厮看来是酒楼的伙计,这些伙计躺在地上翻来覆去,有的抱头,有的捂腰,场面混乱之极。

    在他们身边还站着一群人,这群人看起来像下人却身穿不俗,一个个脸上透着几分凶狠。

    而刘琦三人的目光仅仅是从几人身上一扫而过,停留在中间的三人身上。确切的说是停留在那两个身穿锦袍的少年身上,因为另一个身穿蓝衫在两人身前苦苦哀求的中年人,显然是这家酒楼的掌柜。

    在掌柜身前的两个少年。其中一个十三四岁,长得眉清目秀,浑身透露着一股灵动之感,让人看着就生出喜爱之心,这位少年正是刘琦的二弟刘琮。

    “怪不得能得刘表喜爱。”刘琦暗叹。

    另一个少年同样十五六岁,长得粉雕玉嫩,不过比起刘琮就差远了,眉宇间透露着几分阴狠,眼神闪烁着阴厉的光芒。一看令人生厌,刘琦想不通刘琮怎么会和他在一起,看起来还挺亲密。

    “大哥,那是张悦,长沙太守张羡的幼子,前几天刚来襄阳,他父亲和蔡瑁是故交,他们在一起也正常。”刘修看出刘琦的疑惑在一边解释道。

    “哦,这张悦名声怎么样?”刘琦问道,看来已经有人开始站队了,这张羡把幼子送到刘琮身边无疑是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张悦的名声在长沙极差,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刘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那还用说,这张悦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刘磐在一旁愤愤的说道,显然不满张悦的嚣张行径。

    刘琦点点头没有说话,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几个围观之人,这几个人中有一个是刚从酒楼中出来的,正在谈论酒楼里的事。

    “老谢,你刚才在酒楼里,这到底是咋回事呀?快给我们说说。”一个人在一边怂恿到。

    “就是就是,赶快说说。”另一人也跟着鼓动道。

    “要说这事呀。还真是这马掌柜倒霉,偏偏碰上了这个煞星。”老谢扶着嘴边的胡须感叹道。

    “我说老谢呀,你可别吊我们胃口啊。”

    “咳咳,你们看和马掌柜站在一起的两个少年没。这两个少年身份可不一般,左边的是州牧大人的二儿子刘琮公子,右边的是长沙太守的儿子张悦。”

    “原来是这个煞星,昨天还听说过他在城南闹事,快说说今天他又干了什么祸事。”

    “这张悦在这吃饭,吃着吃着就说这的饭菜没聚福楼的好吃,胡搅蛮缠不给钱,马掌柜见是这两位就说不要钱,没想到这张悦还不罢休硬要马掌柜赔偿,马掌柜当然不干,他们就砸人家的酒楼。”

    “真是造孽呀。这刘琮给公子就没说句话?”

    “他?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刘琮和张悦说起来还是亲戚呢。”老谢炫耀道,像是知道什么秘闻。

    “哦。”围观的几人被吊起了胃口,这次连刘琦三人都有些傻眼了。

    “嘿嘿,蔡夫人出身蔡氏大家都知道。这张羡的妻子是蔡氏的旁系,因此这两人说起来还算是远房亲戚。”老谢得意的说道。

    “怪不得,这张悦在襄阳城胡作非为,原来是因为这。”

    “还是赶快走,昨天这张越在城南发火的时候连围观的人都打了。”

    “真的假的。”

    ……

    说着几人就离去了,显然是怕殃及池鱼。

    刘琦几人对视一眼,眼中都多了几分了然。

    “大哥,要不要我去教训一下这张悦,叫他知道这襄阳到底是谁的天下。”刘磐说完就要上前去。

    “先看看再说。”刘琦拉住刘磐道,“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还这么鲁莽。”

    “大哥,我知错了。”刘磐低下头惭愧道。

    “有些事现在不方便对你们说,我们回去再说。”刘琦摇摇头没有怪刘磐,想着回去后得让他们知道现在的处境。

    “嗯。”刘磐刘修对视一眼,,纷纷猜测是什么事这么重要。

    三人说话间,酒楼内又发生了变故。

    马掌柜正在与刘琮张悦谈条件,从后面又出来一个青年,这个青年长得与马掌柜有五分相似,面如刀削,一脸兴奋的走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