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争锋

第四百零一章 空城抉择

    “诸位,招贤馆的考核分为武考核,而武之中又有许多的分类,诸位可根据自己想要所擅长的方向选择。”将数人引入招贤馆内,徐庶对这几人道。

    随即又看了一眼沮授与张颌道:“当然,若是诸位对自己有信心,也可以同时参加或者是武的所有考核。”

    这句话却是对沮授与张颌两人说的,此处数人能够同时参加所有考核的唯独这两位了。

    片刻功夫数人变分为两拨,被两名考核的官员带走。

    “主公,除了沮授与张颌选择与武的所有考核之外,其他的人解释选择了其中的一个方向。”数人刚考试考核,就有人将消息传给了刘琦等人。

    “静等便是。”

    刘琦点点头闭目不语,其他人刘琦倒是没有太过在意,关键是沮授与张颌两人究竟能够闯过几关,前几关对于两人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难度,但是从第四关开始以后会越来越难。

    沮授与张颌或许能够再坚持过上两关,但是是否能够坚持到最后实在是有些难以预料,特别是最后的第七关更是难以逾越。

    一旁的辛宪英面带纱巾安静的坐在刘琦身侧,一双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刘琦,对于沮授等人他也是极为的清楚,前六关对于两人来说并不难,但是最后一关却是有些难度。

    两人要想通过最后一关,就需要两人有超乎常人的决断力。

    一旁的贾诩却是面含期待的看着门外,最后一关的题目他同样是知道,但是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想知道答案。

    自从刘琦说出最后一道题目的时候,他就一直在考虑着最后一道题目的答案,不仅是他就算是徐庶恐怕此时也正在考虑。

    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谁不会犹豫?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的过去,前三关没有难倒沮授与张颌两人,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两人就先后通过了前三关的测试。

    就连跟随沮授前来参加考核的几人,也陆续通过了前三关的测试。除了陈群,郭援与严敬三人让几人稍稍侧目之外,其他的大都在第五关前停了下来。

    陈琳笔之犀利,再次让众人对此人了解更深,虽然之前的几幅缴已经让人对他有所了解,但是此次他的表现依然让几人为之侧目。

    甚至贾诩向刘琦进言,让陈琳担任刘琦的幕僚,随时起草刘琦的命令。

    而郭援的勇猛也让众人稍稍有些惊讶,按照赵云传过来的消息,这郭援之勇不下于周仓与杨龄两人,虽然不能够为一军之将,但是却能够担任护卫或者是冲阵的将领。

    周仓麾下的兵马此时已经冷到了一万人,这一万人臂力惊人,个个手持狼牙棒,威力惊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参加过战斗,郭援正好能够担任周仓的副将协助周仓统领这一万兵马。

    至于杨龄,刘琦却是打算将杨龄调给刘磐,刘磐的锋矢营此时也是扩张到了三千人,这三千人皆是战不死的老兵,对于死亡没有丝毫的畏惧,即便是让他们面对三十万大军也不会有什么畏惧或者是退缩。

    与周仓不同,刘琦并不希望刘磐只知道冲锋,他希望刘磐能够**带领大军作战,而不是仅仅是一个听从指挥,而不懂得智谋的将领。

    将杨龄派到刘磐身边,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刘磐,另一方面却是想让刘磐能够抽出更多的时间思考。

    “主公,公与先生与张将军已经过了第五关。”

    “哦,我倒是有些期待。”刘琦睁开眼笑了起来,过了第六关可就要过第七关了,他出的这一题虽然看似简单,却需要jing准的眼光与决断力,只要稍稍有脑子的人都会犹豫,甚至懂得兵法智谋的人更是不能够下定决心,但是正因为这样才能够考验一个人的决断力。

    与此同时,招贤馆外等候的众人也同样得到了沮授与张颌两人通过第五关的消息。

    此时对于其他几人,众人已经不再关注,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沮授与张颌身上。

    “这沮授不愧是袁绍麾下著名谋士,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过了前五关,这第六关也不一定能够难倒两人。”

    “不错,这招贤馆内的重重考核,我荆州之人通过前五关考核的寥寥无几,几个月来总共也不过十指之数,没想到今天一天竟然就出了两位。”

    沮授与张颌通过前五关的消息迅速的传了开来。

    “前五关对于两人来说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这最后两关两人是否能够通过,听说那最后一关的题目乃是主公所出,至今还没有谁见过,我倒是很好奇。”黄承彦眯着眼睛,面上微带笑意的道。

    “不光是你好奇,今天来这的恐怕都十分好奇,主公一向想的与众不同,不少人都想看主公此次又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庞德公摇摇头道。

    今天整个襄阳有数的人都关注着这里,即便是没有亲至,恐怕也在家中静候此处的消息,一方面是对沮授等人的关注,但是最重要的却是对刘琦所出的最后一关的考核。

    一旁的司马徽也是一副深有同感的样子。

    从贾诩与徐庶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信息,这最后一关应该颇为有难度。

    招贤馆内的一处房间之中,沮授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一块锦布,锦布之上山林交错一座座城池,也在地图之上突显,分明是一副行军地图。

    在地图之旁还有一副信件,信件之上却是一道道讯息,宛如谍报一般。

    静室之中寂静无声,但是沮授却是宛如置身万马奔腾的战场上一般,额头隐隐有几滴汗滴。

    刘琦出的题目很简单,进攻或者是后退?二者择一,看似极为简单的问题,却是将他给难住了。

    进攻又害怕会中埋伏,不进攻又担心错失良机,沮授此时恨不得自己你不通兵法一般,说不定狠下心就选择了出来,但是此时他不仅懂兵法,而且极为的熟悉,甚至能够活学活用。

    但是越是jing通兵法,就越是不敢轻易地下定决心。

    另一间静室之中,一山有些凌乱的张颌同样是拿着一份地图与一份信件,与沮授手中的一模一样。

    “主公,沮授与张颌已经在进行最后一关的考核了。”

    厅上几人皆是浑身一震,满含期待的看向门外,几人都知道最后一关的题目,也都知道最后一关若是快的话顷刻之间就能够做出选择,但若是慢的话一天时间也不一定能够下定决心。

    不过这最后一关的考核可是还加了一道限制,那就是要在半个时辰之内做出选择。

    就连一直闭着眼的刘琦此时也是抬眼看向门外,最后一关的题目是他出的,并非是什么难得不得了的题目。

    空城之外的抉择,到底是攻还是不攻,进攻容易中埋伏,但是撤退却容易中对方的计谋,不管如何选择都需要jing准的眼光。

    实际上就连刘琦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到底是什么,在谜底没有揭开之前谁也不知道城中是否会有伏兵。

    “主公,半个时辰已过。”一旁的贾诩突然开口道。

    “哦。”刘琦眼睛一眯看向门外,只见徐庶正手捧着两份竹简走了进来。

    将竹简递到刘琦面前,徐庶躬身道:“主公,这是他们两人的抉择。”

    “嗯。”点点头刘琦拿起其中一份竹简,只见竹简之上仅仅有一个‘攻’,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迹。

    紧接着刘琦有打开另一份竹简,赫然也有一个攻,不过之前却多出了几个,察而攻之

    看清楚了竹简之上的迹,几人解释抬眼看向刘琦,等待着刘琦的答案,到底是进攻还是后退,几人已经稍稍有些眉目。

    看到竹简之上迹的时候,贾诩几人已经猜出了最后的答案,但是还是期待的看着刘琦。

    “察而攻之,察而退之。公与答对了。”刘琦缓缓开口道,虽然借用了空城之计,但是刘琦却并没有完全搬过来,而是略作修改。

    “倒是我等想得太多了。”贾诩叹了口气,察而攻之,察而退之,如此简单的答案,就算是一名最低级的将领也应该知道,但是众人却是陷入了一种怪圈,除了进攻就只有后退,似乎将斥候的作用给忽略了。

    信件之上将斥候打探回来的消息一项项列举,诸人似乎皆以为这就是斥候能够打探出的最多的消息,竟然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的道理给忘了。

    “如此说来,公与是闯过了最后一关了?”徐庶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道。

    片刻之后,沮授与张颌神情有行惚的来到大厅之上。

    “见过州牧大人。”两人皆是深吸了口气躬身道。

    “两位能够通过招贤馆重重考核自然就有资格在荆州任职,不知道两位可愿在荆州为官?”刘琦笑道。

    “属下见过主公。”两人对视一眼,单膝跪地道。

    “不知道公与先生可愿任蜀郡太守?”刘琦开口道。

    “属下愿意。”沮授一愣,蜀郡虽然仅仅是一郡,但是关下益州中枢,虽然官职不高,但却是重中之重。

    “不知张将军可愿担任主将征讨凉州?”刘琦转过头看向张颌。

    “征讨凉州?”张颌倒吸了口凉气,荆州才刚刚攻取了益州,没想到又要去攻打凉州实在是让他惊讶,不过倒是没有什么犹豫躬身道:“属下愿意。”<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