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温柔

    “哦?生气了么?”安培拓哉却不在意神裂火织的想法,反而轻轻一笑,右手翻转,从手背变成了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吹弹可破的肌肤。

    对于安培拓哉的举动,神裂火织甚至有种想要把安培拓哉给一刀刀的切成切片的冲动,不过可惜,这种想法,注定不可能成为现实。

    “安培拓哉,你,你现在,怎么,怎么……”茵蒂克丝却发现此时的安培拓哉,和之前的安培拓哉,好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由得有些担心的说道。尤其是她还隐隐的从安培拓哉身上感受到一种令她感到恐惧的东西,很危险!

    “我么?情况有点糟糕呢!身体还是太赢弱,加上身上的伤势,已经快要致命了。不过,我想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安培拓哉不在意的说着,也没有回头看茵蒂克丝,而是手指依旧在神裂火织的脸颊上不断地划过,好像在抚摸,又好像在挑逗。

    “啊?情况这么糟糕!真是的,真是的。早知道这样的话,我情愿和她们回去,也不让你们动手的啊!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茵蒂克丝听了安培拓哉的话之后,却忍不住担心的说道。她倒是没有想到安培拓哉的伤势会有这么的严重,尤其是安培拓哉现在除了表现的性格怪异,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却好像并没有收到什么严重的伤势的样子。谁知道安培拓哉的伤势,会这么的严重,至于安培拓哉表现出来的性格上的怪异,她也顾不得去理会了。

    “没关系的,时间,还来得及,不是么?”安培拓哉依旧是那副丝毫不在意的语调说着,让原本打算出售,把安培拓哉打昏过去。然后送安培拓哉进医院的御坂妹妹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此时,神裂火织的脸上,已经布满了血痕,是安培拓哉那被七天七刀割破的手指上流出的血液,只不过神裂火织脸上的血迹,却形成了一个非常怪异的图案。好像透着什么诡异似的。

    “这,这是魔法阵?”茵蒂克丝突然发现安培拓哉在神裂火织脸上留下的血液图案,不由得为唯一了个,虽然说,这种图案茵蒂克丝根本就不认识。

    要知道茵蒂克丝的大脑里,可是装着十万册的魔法禁典。不敢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魔法类的只是都装在她的大脑里,茵蒂克丝却也知道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魔法知识。但是偏偏的,她却无法认出,安培拓哉这种血液组成的魔法阵到底是什么,只是这图案之中的诡异之处,让她稍稍有些认识,觉得。这就是一个魔法阵,而不是其他的无所谓的东西。

    “是呢,这是一个魔法阵哟!”安培拓哉说着,把自己的手掌从神裂火织的脸上移开,看着神裂火织脸上的由他的鲜血组成的魔法团,安培拓哉满意的点点头。

    “这,这是什么魔法阵?已经,完成了么?”茵蒂克丝这一刻。却是充满了好奇,因为啊,这种魔法阵,她竟然前所未见过,甚至,就连这种魔法阵的原理,她都隐隐的有些困惑。好像和她的知识理论有着很大的不同。

    “现在还只差最后一步,只要激活了它,就正式的完成了。”安培拓哉仔细端详着神裂火织的面孔,准确的说是她的脸上的魔法阵。就好像在欣赏一个绝世大美女似的。当然了,神裂火织的确是一个绝世大美女的说。

    “这个魔法阵,有,有什么作用?”茵蒂克丝有些紧张还有好奇的问道。

    而神裂火织此时心中却充满了不安,因为,她不知道安培拓哉在自己的脸上录下的是什么魔法阵,不过以安培拓哉的表现,大概,会是一种非常邪恶的魔法阵的样子,作为魔法阵的载体,神裂火织心中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有什么作用么?等我彻底的完善了它之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了。现在,就让我来完成这魔法阵的最后一步吧!”安培拓哉说着,双手轻轻地捧住了神裂火织的脸,然后慢慢地向着神裂火织的脸部靠近。

    “你,你在做什么?安培拓哉?”茵蒂克丝看到安培拓哉的举动,下意识的就想要阻止,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安培拓哉在自己的面前,对其他的女人做出这种事情,茵蒂克丝就会觉得不舒服。

    “还用说么?一定是要做很h的事情了。御板语气之中充满了鄙视的说道。”御坂妹妹在一旁发言。

    “啊?”茵蒂克丝一声惊呼。

    神烈火看着安培拓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面孔,心中充满了慌张,尤其是安培拓哉在她脸上流下的东西。想要躲开,但是却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的分毫。

    就这样,神裂火织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安培拓哉的嘴印在自己的红唇之上。仅仅只是轻轻的一碰触,神裂火织就感觉到一股电流从自己的嘴唇蔓延到自己的心底,让神裂火织忍不住的想要达产,可惜她现在的身体,却被束缚住,根本就无法控制,甚至这种本能的举动,都无法做到了。

    在安培拓哉吻上神裂火织的同时,便有一种粉红色,充满了暧昧的气息的古怪能量,通过安培拓哉的嘴,传递到了神裂火织的身体之内,与此同时,神裂火织脸上的魔法阵,开始微微的散发出一种微弱的光芒,很微弱,甚至如果不仔细看的话,都无法看到。

    渐渐地,安培拓哉不再满足于仅仅只是单纯的唇与唇的碰触,安培拓哉的舌头开始出动,轻轻地舔=舐着神裂火织的红唇,然后突破红唇,开始接触到神裂火织的牙齿,然后顶开了神裂火织的压制,开始在神裂火织的口腔之中肆虐。

    神裂火织无法动弹一下,甚至都不能够紧闭自己的牙齿,只能够任由安培拓哉摆布,感知到安培拓哉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出了自己的舌头,神裂火织的脸上开始布满了玫瑰红色。

    在神裂火织脸色变成玫瑰红色的时候,原本安培拓哉留在他脸上的魔法阵,却开始变淡。甚至最后渐渐地从她的脸上消失,好像彻底融合进入她的体内一般。

    突然,神裂火织感觉到安培拓哉的身体一沉,竟然软软的倒在她的身体之上,同时她也发现自己身上的束缚一下子就消失了,她又能够再一次的控制自己的身体,这让神裂火织感到心中一喜。连忙把倒在自己怀中的安培拓哉用力的推开。

    不过当看到自己把安培拓哉给推开,而且因为力量爆发,一下子把安培拓哉给推到半空中的时候,却注意到安培拓哉此时双眼紧闭,好像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然后神裂火织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脚下一弹。身体快速前扑,在安培拓哉即将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安培拓哉的身体,让安培拓哉没有能够摔倒在地上。

    看到靠在自己怀中,陷入昏迷之中的安培拓哉并没有被摔到,神裂火织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不过紧接着。神裂火织便是一脸的愕然,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自己,在担心安培拓哉,担心他会受伤,所以下意识的把安培拓哉揽入怀中?

    要知道之前的两人可是敌人!两人拼死拼活的战斗了一场,甚至把安培拓哉都给打成重伤,甚至差一点就要把对方给杀掉了。现在,却连对方摔倒在地,都会觉得担心,这,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一时间,神裂火织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开始变大了。

    “唉?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知道了。是安培拓哉之前留下的魔法阵的缘故,是魔法阵起到作用了!”茵蒂克丝一开始看懂神裂火织的举动,也和神李鸿章一样,觉得愕然。觉得莫名其妙,不过随后却是恍然大悟,隐隐的猜到了现在之所以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安培拓哉留下的魔法阵的效果。

    可以说,神裂火织,现在已经被安培拓哉所虏获了,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安培拓哉之前留下的魔法阵的缘故。

    神裂火织在听到了茵蒂克丝的话之后,顿时恍然大悟,好像,真的是因为安培拓哉在她身上留下的魔法阵的缘故,让她不由自主的不想要让安培拓哉受到伤害,想要奋不顾身的去保护他。这种情况让神裂火织脸色一变,这种结果,绝对不是她希望看到的。对于她来说,安培拓哉这种人,只能够是敌人,是她身不得要千刀万剐的对象。

    想到这里,神裂火织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佩刀,七天七刀的刀柄之上,她想要拔出刀,然后把眼前的安培拓哉给切成两半。

    只不过,当她的手放在它的配到的刀柄之上的时候,她心中竟然生不出任何拔刀的欲望,,虽然明明一个劲的告诉自己,应该拔刀杀掉安培拓哉,但是翩翩的,她就是不愿意拔刀,好像对安培拓哉出道,是一种非常困难的事情似的。

    “切,还真可恶啊!”神裂火织咬着牙,从嘴里挤出这么一句话,也想要转身走开,不在去理会安培拓哉,甚至发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要在见到安培拓哉,但是偏偏的,她却无法让自己转身离开,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本能的不远离开,不远离开安培拓哉身边,甚至在看到安培拓哉胸前的伤口的时候,她心中竟然伊藤,然后发自内心得对自己出手伤害到安培拓哉感到不满。

    “可恶的家伙!”神裂火织再次狠狠地咒骂了一句,然后竟然开始细心的为安培拓哉包扎起了伤口,不过是安培拓哉胸前被她的七天七刀砍伤的部位,还是安培拓哉那已经断掉的腿,最后甚至就连安培拓哉手指上那细小的伤口,都不放过,颇为心疼的把安培拓哉的食指含在口中,用小舌头不断的舔=舐着安培拓哉食指上的伤口,最后小心翼翼的把之这伤口也给包扎起来。

    在一切都做完之后,神裂火织的脸却突然升起的火烧云一样,真的是红的可爱,她竟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对一个男人做出这么细腻的举动,尤其是在处理安培拓哉手指上的伤口的时候,竟然还把对方的食指含在嘴中。

    想想都觉得羞涩,都觉得丢人,但是她偏偏的还真的就这么做了,神裂火织简直都有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一旁的茵蒂克丝早在神裂火织为安培拓哉包扎伤口的时候,就已经觉得非常不对劲了,尤其是看到神裂火织那充满了温柔和细腻的举动之后,茵蒂克丝更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好像彻底的崩塌了。在这一刻,茵蒂克丝对与安培拓哉之前对神裂火织使用的魔法阵,简直就是好奇道了极点,甚至对安培拓哉这个人,都已经开始生出了十二万分的崇拜。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再次昏迷过去的史提尔.玛格努斯终于再次清醒了来过,才刚刚和安培拓哉照面,还没来得做什么就直接给弄混了过去两次的倒霉蛋,这一次终于醒了。

    这一次史提尔却变聪明了不少,醒来之后,并没有在大叫大嚷,而是向四周看去,不过当看到安培拓哉昏迷了过去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这个家伙纵欲还是被打昏了过去吧!哈哈哈,看你还嚣张不嚣张,这一次看我把你烧成烤乳猪!”史提尔.玛格努斯看到安培拓哉昏迷过去,不由得嘴巴一咧,伸手一招火焰,就想要报复一下安培拓哉,当然了,他并没有向着要杀人,而是知识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安培拓哉而已,谁让安培拓哉那么对他,跟偷袭似的,直接昏迷过去他两次来着。

    “住手!’神裂火织在看到史提尔的举动之后,身影一闪,出现在史提尔.玛格努斯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