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神裂火织3

    “所以,请你做好死亡的准备吧!!!”神裂火织的右手再次握住了武士刀的刀柄,整个人却突然散发出了一种强烈个古怪的气息,这种气息之中充满了危险,安培拓哉能够感觉的到,这种攻击和之前的攻击,简直就是不日而语,之间的所谓的七闪,在现在这个招式之下,好像只是嬉戏玩耍一般。

    “御板,你带着茵蒂克丝退到一边!”安培拓哉是湖南色变得慎重起来,这种程度的攻击,已经足以让安培拓哉不敢有任何的分心了,所以,茵蒂克丝还有御坂妹妹,安培拓哉才会让两人离开自己的身边,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与此同时,安培拓哉的精神力,在对方那恐怖的气势的压制下,开始变得越发的凝练,而且随着神裂火织散发的那种极度危险的气息,安培拓哉的性格,也正在进一步的发生着改变。

    御坂妹妹和茵蒂克丝两个人虽然不想要离开安培拓哉的身边,想要和安培拓哉一起面对危险,但是,她们两个还算是有理智,知道自己在安培拓哉的身边,。大概也就仅仅只会让安培拓哉分心,所以为了安培拓哉的安全,御板妹妹拉着茵蒂克丝,连忙的从安培拓哉的身边抛开。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使用接下来的这一招,就会变得无敌,不会在感受到任何的压力的神裂火织,在这一刻突然感到有些心悸,只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这种危险的感觉让神裂火织感到不安,一种极度的不安的感觉从安培拓哉的身上传来。

    “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发出这么危险的气息。不过,在唯闪之下,一切都将要过去!”神裂火织对于自己的唯闪,真的是充满了信心,大概是觉得,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在唯闪之下获胜吧!所以唯闪给她来带必胜的信念。

    “唯闪!”一声轻喝。安培拓哉却只觉得眼前一亮,就好像一道闪电闪过,速度之快,甚至让安培拓哉都觉得时间都变得有些呆泻了。

    一种危险危险在危险的信号不断的在心中闪烁着,迫使的安培拓哉把自己所有的能够调动的精神力全部调动起来进行防御,然后在神裂火织出手的那一瞬间,安培拓哉遵循着身体的本能,快速的后退闪烁,想要躲开神裂火织的唯闪。

    安培拓哉的身影快速闪电一般,快速的后退。但是终究是没有能够躲过神裂火织的攻击。安培拓哉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好像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拂过。顿时被分割开来,然后觉得胸前一凉紧接着是一疼,安培拓哉却是已经中招了。

    不过安培拓哉终究是实力不弱,所以他尽管被击中了。但是却并没有被杀掉。安培拓哉低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胸口一道长长的伤口正摆放在那,伤口很深,甚至都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甚至都能够隐隐的看到内脏,如果不是安培拓哉躲闪的够快,再加上精神力的那一丝的阻拦,说不定他就已经被开膛破肚了。

    “哦?没有死么?看来,你很幸运!不过。我想,这一次,你应该不会在阻拦我带走茵蒂克丝了吧!”神裂火织有些惊讶,惊讶安培拓哉竟然能够从自己的唯闪之下逃了一命,不过却也仅仅只是稍稍有些惊讶。然后便不在意的说道。

    在神裂火织看来,安培拓哉应该已经看清了两人之间实力的察觉了,不会在阻拦自己了。虽然说,神裂火织不知怎么的,还是感觉到之前的那股危机依旧存在,甚至好像还变得更加的危险,但是安培拓哉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受了重伤,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甚至都可能已经丧失了和自己动手的勇气,所以神裂火织以为这只是自己出现的错误的幻觉而已。

    “安培拓哉!”早就躲在一旁的御坂妹妹和茵蒂克丝俩女此时却惊呼出声,因为她们两个都没想到,安培拓哉会被神裂火织出手打伤,而且看样子好像伤的还很厉害的样子,这让两女心中一阵的担忧。

    “还真的,真的是,令人感到愤怒啊!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安培拓哉慢慢抬起头,眼中闪烁着嗜血的目光,神裂火织仅仅只是和安培拓哉对视了一眼,就感觉到浑身发冷,甚至就连她的精神和灵魂,都要被冻结了一样。

    “你,你……”神裂火织看着安培拓哉,心中却是觉得愈发的不安,这个时候,她已经明确的确定了,给他带来那种不安的,危险的感觉的来源,就是眼前的安培拓哉。

    “作为伤到我的身体的罪魁祸首的少女,现在,你已经做好准备了么?”安培拓哉眼中闪烁冰冷的冷彻心扉心扉的杀机。

    “准备?什么准备?”神裂火织不安的看着安培拓哉。眼前的安培拓哉身上传来的那种极度的危险的稀奇,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安。这个后似乎,昏倒在地上的史提尔.玛格努斯却在这种古怪的稀奇之中请了过来。

    想到他竟然被安培拓哉一下子给打昏了过去,因为大意,没有任何的防备,但是终究

    是被人给打昏了过去,史提尔.玛格努斯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这是一种恼羞成怒的情绪。带着这种恼羞成怒的情绪,史提尔.玛格努斯一下子从地上跳跃而起,甚至都让他忘记看看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了。

    “混蛋,混蛋的家伙,该死的混蛋!竟然敢出手偷袭,打昏你家史提尔大爷,我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我要把你彻底的烤成焦炭……”史提尔.玛格努斯一跃而起,然后看也不看,张嘴就骂骂咧咧的大吼着。

    “噪呱!”安培拓哉微微皱眉,一声冷淡的评价,然后一个眼神看向史提尔.玛格努斯,下一刻,史提尔.买个怒煞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从安培拓哉的眼中发出,直接冲进他的大脑,下一刻史提尔.玛格努斯双眼一翻,竟然再一次昏迷了过去。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大概就是来搞笑的吧!

    神裂火织眼中闪过一丝慎重,之前史提尔.玛格努斯的突然清醒,让她稍稍有些惊喜,虽然说她有自购的骄傲,但是却还是能够从安培拓哉的身上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威胁,所以才会想要和史提尔.玛格努斯一起联手来对付安培拓哉的。谁知到史提尔.玛格努斯这个笨蛋,才刚刚醒来,就去挑衅安培拓哉,然后被安培拓哉的一个眼神就又给击昏了过去。

    这种情况让是猎狐者感到有些无力,同时对于安培拓哉的实力。却再次有了一个模糊的认识。现在的安培拓哉的实力。好像比起之前,真的是要强大太多太多了,就好像神裂火织使用神之子的能力时的那种实力的飞跃一样。

    “那么,现在。对面的少女,啊,叫做神裂火织是么?神裂火织,那么,你准备好,死了么!!!”安培拓哉的声音之中越发的冰冷,就像大冬天里的一股寒流吹入人的心底一样。

    “哼!装神弄鬼!唯闪!”神裂火织冷哼一声,强行驱散心中刚刚生出的恐惧,然后再次发动了她最强大的招式。唯闪,并且这一次,她开始全力调动她所能够使用的力量。

    “切!同样的招式,难道好像要伤到我两次么?”安培拓哉一声冷笑,庞大的精神力瞬间发动。然后直接锁定神裂火织,然后蜂拥而上。

    刚刚才开始使出这一招,仅仅只差一点就要再次伤害到安培拓哉的神裂火织这一刻却突然静止了,就好像时间被暂停了一般,神裂火织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没有办法动弹一下,甚至就连自己的眼球,都没有办法移动拌半分。

    尤其是神裂火织看着自己的刀刃,紧急你只差两厘米的距离,就够能碰到安培拓哉,就能够切割到安培拓哉,就能够杀掉安培拓哉,现在这两厘米的距离,却突然变得比天堑还要远。无论神裂火织怎么用力,都无法让自己的刀刃移动半分半毫,哪怕是一毫米的距离,都无法做到。

    “我说过,同样的招式,根本就不要想伤害到我练习呢!”安培拓哉冷笑着说道,看着在自己的面前,变身成为雕塑一样的神裂火织,安培拓哉高傲的说道。

    “是不是觉得很可惜,仅仅只差这么一点点的距离呢!就这么一点点的距离,就可以杀掉我了!但是可惜,就这么一点点的距离,却是你一辈子都无法迈过去的距离。”安培拓哉脸上的嘲讽的神色越来越浓,使用精神力束缚住神裂火织,安培拓哉自然能够感应得到,神裂火织此时正在分尽全力,想要让自己的刀再向前突进一分一毫,可惜,完全没有任何的效果。

    右手的手指轻轻地摸了一下神裂火织的武士刀的刀刃。仅仅只是轻轻地碰触了一下,没有使用拌饭的力气,安培拓哉的手指,却已经出现了一条伤口,鲜血顺着手指流出。

    “啧啧啧,真的是锋利的刀刃呢!可惜呢,这把武士刀,从今往后,这是最后一次对我造成伤害,以后,这把刀,绝对不会在伤害到我分毫,哪怕比手指上的伤口更小的伤口。”安培拓哉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手指上流出的血液,然后自信从容的说道。

    神裂火织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当然了,她也做不到什么回应

    ,因为她全身上下,所有的部位,都被安培拓哉的精神力所束缚,甚至就连眼球都无法动弹一下。而且,此时的神裂火织,到了现在,却也依旧没有任何想要放弃的迹象,依旧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开冲破安培拓哉对她的束缚。

    “没用的,我对你的束缚,除非我自己解开,否则,谁也无法解开的。”安培拓哉摇摇头说着。

    “让我来看看我的这把武士刀的名字,叫什么呢?”安培拓哉说着,轻轻掰开神裂火织握着武士刀的右手。然后把这两米长的武士刀,拿在了手上。

    神裂火织感觉到属于自己的到被安培拓哉给拿走了,并且安培拓哉竟然还口口声声的把原本属于神裂火织的武士刀归为自己的武士刀,这种行为,顿时让神裂火织大为气恼,想要把刀抢回来,但是,却根本就无法作用,甚至都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分毫。

    “七天七刀?原来它叫做七天七刀啊!”安培拓哉看到了到身上刻着的四个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之后,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这把刀叫什么名字,安培拓哉其实无所谓的,他在意的,只是这把刀现在属于自己,就已经足够了。

    噌!安培拓哉看了一下七天七刀之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直接插进了神裂火织的腰间的刀鞘之中。

    看到安培拓哉的动作,神裂火织却大卫愕然,安培拓哉之前不是已经说要把这把刀给抢走的么?怎么现在有重新还给了自己了?

    “原本呢,因为你伤到了我,而且还是这么严重的这种伤势。我是会出手杀掉你的。但是呢!我却又觉得。这样杀掉你的话,实在是太浪费了一些,你说是么?”安培拓哉说着,再次向着神裂火织的身体靠近,说着抬起右手,右手手背轻轻地噌了一下神裂火织的脸颊,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再加上静止的面孔,高挑的身材以及现在她身上这种怪异的装扮,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尤物呢!

    神裂火织感知到安培拓哉动作之后,却是脸色一变,如果现在她身上没有被束缚的话,安培拓哉的这种举动,绝对会让她举起七天七刀,然后把安培拓哉切成一片片的。要知道作为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不到二十名的圣人之一的她,实力强大,那里会被人这样轻薄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