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张 恐惧

    麦野沉利在那种噪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的从心底产生,危险危险危险,在她心中就一直在闪烁着这一个信息。

    “我说过,已经晚了哟!”泰瑞丝缇娜嘴角上扬,双手抱肩,衣服看戏的模样。

    “快走,快点走!快!”麦野沉利尖叫着说着。这种感觉,让她想到了她第一次面对一方通行。在她想要对一方通行出手,想要抢过一方通行第一名的名额的时候,心中突然产生的那种危险的感觉。这一次,比起那一次,丝毫不逊色。所以麦野沉利知道,这一次真的是十分的危险的。

    “晚了哟!真的,已经晚了哟!”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虽然这个声音显得很低沉,但是却还包含着一种轻浮一邪恶。

    “什么?是他?”麦野沉利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身体突然一颤,这个声音,就算是打死她都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声音,之前就是这个声音,令她恨之入骨。

    麦野沉利脚步一停,然后猛地回头,双目锐利的注视着依旧镶嵌在墙上的安培拓哉。就是这个男人,就是这个人渣。安培拓哉之前就是用这种语调的声音来在一旁指挥,做出种种令她羞涩脸红的动作和姿态。

    嘭!原本镶嵌着安培拓哉的墙壁却突然倒塌了,一阵尘土飞扬之后,安培拓哉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安培拓哉依旧垂着头,身体依旧保持着之前被镶嵌进墙壁之中的姿势。只不过和之前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安培拓哉,正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之中。

    “这,这这……”芙兰达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仅仅只是从安培拓哉现在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之中,芙兰达就感到了一阵阵的恐惧,那是一种深入到了灵魂之中的恐惧,让她身体不停的颤抖,就好像被赤-身-裸-=体的丢弃在冰冷的寒风之中一样。

    而与芙兰达相反的,却是泷壶理后,这一刻,泷壶理后心中竟然充斥着一种名为狂喜的情绪,一种她自己都觉得根本就没有由来的情绪,自己才是和安培拓哉见过一次面。然后,竟然就会对安培拓哉产生这种情绪,多么的不可思议。不过想想,安培拓哉的能力是精神力掌控,以对方大概五级的超能力者的精神力。如果想要修改自己的记忆的话,虽然困难。但是。应该还会做到一点的……泷壶理后心中有些迟疑,但是却丝毫不能够阻挡泷壶理后心中的那种狂喜。

    “你这个人渣竟然没死?就算你没死,这一刻,你也要给我去死!”麦野沉利看着安培拓哉,虽然安培拓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感到畏惧,但是对于安培拓哉的仇恨却让她冲昏了大脑。直接无视了两人之间应有的那种距离。

    轰!麦野沉利这一刻,竟然超长水平的发挥出了自己的能力,原本要被分成四份的原子崩坏的攻击,这一刻竟然完全何为了一体。然后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啊呸投资冲去。

    嘭!巨大的能量直接击中了安培拓哉,甚至穿透了安培拓哉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麦野沉利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容,不过随后她脸上的笑容便僵硬住了。因为她发现,之前安培拓哉给她带来的那种危机感,竟然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好像活该增强了。另外还有就是,原本被洞穿了的安培拓哉的身体,这一刻正在慢慢的变淡,最终消失不见。这一刻麦野沉利才发现,原来之前她击中的,竟然只是安培拓哉在空中留下的残影。

    “麦野沉利小心啊!”下一刻,麦野沉利就听到芙兰达的惊叫,不由得麦野沉利心中一惊,然后下一刻,她发现自己的腰间一紧,一只手臂竟然直接揽住了她自己的腰。然后她就感觉到一个身体从自己的背后贴了上来。

    “啧啧啧!竟然这么的粗鲁呢!”安培拓哉那低沉之中夹杂着轻挑和邪恶的声音在麦野沉利的耳边响起,麦野沉利甚至都能够感应到安培拓哉说话时呼出的那种炙热的呼吸。

    这才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安培拓哉竟然直接来到了她的身后,并且,还拥抱住了头麦野沉利,而麦野沉利竟然都没有能够有任何的发现。这一刻,麦野沉利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恐惧,一种难言的恐惧。一种就好像自己化身成为了一只蚂蚁,然后面对巨人的感觉,那种从内心深处产生的无力的感觉,让她恐惧。

    “哦,身体变得僵硬了起来。是因为害怕么?”安培拓哉继续在麦野沉利的耳边说道。

    麦野沉利想要说什么,但是她却发现,自己的双唇因为恐惧,在一个劲的颤抖,甚至都无法发出一丝的声音。

    “麦野沉利!该死的家伙,快点放开她!”芙兰达这个神经在某些时候会变得极为大条的女生,竟然无视掉了和安培拓哉实力之间的差距,要知道就算是麦野沉利都不是安培拓哉的一手之敌,仅仅只是三级的能力者的芙兰达,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对于你这样可爱的小萝莉的话,我也会喜欢的说,但是呢。现在我正在和你的大姐头,哦麦野沉利正在交流感情,所以呢,你还是不要啦打扰的好。不过呢,怎么次啊能够让你不来打扰我呢!啊,对了。泷壶理后是!帮我抓住她哟!干得好的话,有奖励的呢!”安培拓哉轻轻地笑着,看着芙兰达和泷壶理后开口说道。

    “什么?你这个家伙在说什么?泷壶理后又怎么听你的……”芙兰达撇撇嘴,根本就是无视了安培拓哉的话。

    而麦野沉利虽然身体被恐惧所支配,不能够有任何的举动,但是她的心里却还算清楚,所以在听到芙兰达的话之后,顿时在心里把芙兰达给骂了一个狗血喷头,以安培拓哉的实力,以安培拓哉的精神力,想要让泷壶理后出手来对付你,不是在简单不过的事情么。

    果然,芙兰达的话还没说完,她身后的泷壶理后就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芙兰达的屁股上。啪!顿时芙兰达摔了一个狗吃屎。

    “啊!泷壶理后,你这个家伙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踢我?而且还这么用力!可恶啊!”芙兰达这个家伙这个时候竟然都还没有能够反应过来,还在对着泷壶理后抱怨外加怒视。

    这一刻,麦野沉利和泷壶理后两个人的心中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芙兰达这个笨蛋家白痴啊!

    “我已经无法控制住我的身体了,所以芙兰达,对不起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要尽力的制服我!”泷壶理后口中淡淡的说着,但是她的动作却丝毫不蛮,反正变得极为的犀利,以超人一等的反应再次一脚狠狠的踢在芙兰达的小腹上。

    “啊!好疼啊!不管了,不管是怎么回事了。我一定要好好的打你一顿才行!”芙兰达双手抱着小腹,眼睛泪汪汪的,咬着小银牙,恶狠狠地说道。

    “啪!”一个上脚踢,泷壶理后再一次踢在了芙兰达的下巴上。

    “啊!咬到舌头了,可恶,可恶的泷壶理后,芙兰达开始讨厌你了!”芙兰达一手捂着嘴巴,泪花这一刻已经从眼睛中流了出来,显得可怜兮兮的。

    不过你,这个时候这个状态下的泷壶理后却根本就不理会芙兰达的模样,再次向前踏步,然后一个勾拳向着芙兰达的侧脸打去。

    芙兰达这个时候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只不过代价却是吃了泷壶理后的三连击。

    不过芙兰达毕竟失了先手,所以,她就只能够不算的被泷壶理后压制着,在这种格斗之中,芙兰达还是很少有吃这样的亏的,所以她心里愤愤不平。

    “呀呀呀,真的是令人感到气愤,平时看起来泷壶理后你昏昏欲睡,总是没有睡醒的样子,应该没有什么体力的才对,为什么你的力量一点也不比我小,甚至要打要,而且深受竟然还这么好?真的是令人气愤啊!”芙兰达嘴里骂骂咧咧的,同时因为走神的缘故,再次被泷壶理后转身一脚抽在芙兰达的腰间。

    “抱歉,其实我的体术的话,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因为我的能力的缘故,所以根本就没有机会使用出来!”泷壶理后脸色依旧平淡,眼睛依旧半睁半合,好像没睡醒的样子,但是她的体术攻击方面,却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强大的说。

    “啊!怎么这样啊!”芙兰达一声痛呼,捂着腰连连的后退。泷壶理后的实力,真的要比芙兰达要高,而且好像高出了好不少呢。当然了,如果是评论两者能力的破坏力的话,还是要属于芙兰达。毕竟泷壶理后的能力是虽然是四级的大能力者,但是却是追踪能力,跟踪对方的aim力场的辅助能力,所以在使用能力战斗的时候,难免只能够做辅助。(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