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智指挥

    麦野沉利听了安培拓哉的话之后,却撇撇嘴,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好像表示对安培拓哉的不屑:“做没做你自己心里清楚,一个大男人,敢做不敢当么?”

    听着麦野沉利语气之中那充满了不屑的语气,安培拓哉耸耸肩:“你呀,还真的是冤枉我了呢!你看,泷壶理后是!她不是已经动了么?”

    “什么?”麦野沉利不由得心中一惊,紧接着,她发觉到自己的腰间一紧,一个人的双臂已经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腰肢。是泷壶理后!

    “泷壶理后?你在做什么?”麦野沉利心中大惊,连忙喊道,同时双手用力,想要掰开泷壶理后的双手,但是泷壶理后此刻的力量,却是出乎意料的大,麦野沉利竟然根本就无法挣脱泷壶理后的双手。

    “我,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泷壶理后的声音之中依旧没有任何的惊慌,虽然稍显得有些急切。

    “可恶,一定是你!你这个可恶的下三滥的家伙!”麦野沉利怒视着安培拓哉,然后不断地朝着安培拓哉发起攻击。

    “这个样子,都还这么的凶悍呢!啧啧啧,小心以后找不到婆家哟!”安培拓哉躲开了麦野沉利的攻击,嘴上却含笑的说着。

    “你这个 该死的家伙,给我去死!”麦野沉利再次怒吼着想要发起攻击,不过紧接着,麦野沉利发现抱着自己的泷壶理后的双手,却开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

    那双手竟然直接攀上了麦野沉利的双峰,然后大力的揉捏着,泷壶理后的这种举动,一下子让麦野沉利微微失神,所以攻击。自然也就无疾而终了,没有能够再次发出攻击。

    “泷壶理后,你在干什么?快点给我放手。否则,否则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麦野沉利双颊绯红,声音之中多了几分的羞涩,几分的懊恼,颇有恼羞成怒的样子。

    “我,我真的无法控制我的身体啊!”泷壶理后这一次声音之中也有了一丝的起伏波动,是羞涩,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情,虽然说这并不是她的本意,但是双手之中那股弹滑的感觉,却依旧传入她的大脑之中。

    “啊啊啊!该死!”麦野沉利终于忍不住的想要爆发了,甚至现在她。都已经不再顾及自己的同伴了,她身边的那四个光球之中开始闪烁着强大的能量波动。看样子。只要发出了攻击,绝对会把她身后的泷壶理后给榨成粉碎的。

    “这样,可是不可以的哟!”安培拓哉的声音突然在麦野沉利的耳边响起,然后,一股微弱的噪音传入麦野沉利的耳中,麦野沉利顿时发觉。自己的能力,因为这股噪音的缘故,一下子失去了控制,身体她的身体都要开始发软。大脑微微传来刺痛,正是安培拓哉身上带着的那个泰瑞丝缇娜特意给他改装的那个能够让他激活自己的能力的声音。当然了,这个是后备的耳机,放在麦野沉利的耳中,她身后的泷壶理后都不能够听得到。

    这个声音虽然几经改变,但是它的一项基本能力,却依旧没有消失,那就是让能力者的能力下降,达到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的目的。

    “这,这是什么?”麦野沉利有些惊慌失措,她一切的本钱,都是在她的能力之上,如果失去了她的能力的话,她简直都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一种能够让能力者的能力下降的东西呢。怎么样。现在,还有没有办法使出你的能力了呢?”安培拓哉轻轻地笑着。

    “什么?你,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特意针对我们这些能力者来的么?可恶,这不是泰瑞丝缇娜的东西么?怎么会在你的手上?泰瑞丝缇娜最近被人给保释出来,难道说保释她的人,就是你?”麦野沉利的声音之中透着忍不住的惊慌。

    “哎呀呀呀,你竟然都知道了呢!看来,你知道的东西,还真的不少的呢!不过,你说的很对哟!就是我呢,保释出来的泰瑞丝缇娜!”安培拓哉轻笑着。

    至于现在的麦野沉利,身体有些发软,但是却被泷壶理后从身后抱住,甚至此时的泷壶理后还束缚住了麦野沉利的双手,让麦野沉利不能动弹分毫的样子。

    “看看,泷壶理后是!真的是一个好帮手呢。你怎么能够忍心来伤害她呢?”安培拓哉轻笑着,然后右手已经轻轻地放在了麦野沉利的脸颊上,轻轻地抚摸着。

    “该死的家伙,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快点给我放手啊。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肮脏的东西,下三滥!”麦野沉利还真的是够泼辣的,已经成为了待宰的羔羊了,依旧这样泼辣。

    “呵呵,还是一个辣椒呢!不过呢,我喜欢哟!”安培拓哉的右手从麦野沉利的脸上开始下移,最后隔着衣服停在了麦野沉利那高挺的胸前。

    “啧啧啧,还真的是不小呢!唔!手感也非常的不错!”安培拓哉的手掌覆盖在爱也传来的胸前,不断地揉捏着,抚摸着,嘴上还说着。

    “你这个该死的色狼,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发誓!”麦野沉利一脸的屈辱感,这是她有史以来,所遇到的屈辱感最大的一次。

    “哎呀呀,这么严重呢!那么只是轻轻地摸一下,而却还是隔着衣服的话,是不是太不划算了呢!唔,好像是这个样子的呢!”安培拓哉听到麦野沉利的话之后,现世装作一惊,然后笑嘻嘻的看着麦野沉利的脸说道。

    “什么?你,你要做什么?”麦野沉利顿时一脸的恐惧,不知道安培拓哉这到底是想要在继续干什么。不过那种不好的预感,却越来越重。

    “所以呢。还是不要隔着衣服得到好呢!”安培拓哉说着,手掌已经从麦野沉利的衣领之中沉了进去,然后一路抚摸着麦野沉利的肌肤,最后停在了麦野沉利的高挺 的胸上。

    “还是这种感觉好呢!你说。是不是呢?”安培拓哉的脸贴着的麦野沉利很近,轻柔的说着。手也不断的柔抚着。

    “你,你,我是绝对,绝对不会,不会放过你的……”麦野沉利双颊绯红,眼神都变得有些迷离了,但是她还是威胁着安培拓哉,这也是她的性格,面对这种事情。她也是绝对不会投降的。而且,现在就算是投降,也大概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的!

    “还是不会放过我么?但是,我觉得,这种情况的话。我依旧还是有点吃亏呢!啊对了,我把你的身体。全部都抚摸一边的话。大概,就不会感觉到吃亏了!”安培拓哉装模作样的说道。

    “什么?不,不要,你,你要是敢这样对我。我,我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麦野沉利听到安培拓哉的这种话之后,原本就已经慌张的心,一下子变得更加的慌乱了。

    “哎哎哎。我好怕怕的哟!那么,好,我不在碰你的!”安培拓哉向后退了一步,以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

    听到安培拓哉的话,在看到安培拓哉的举动,麦野沉利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明白安培拓哉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停手。但是不管怎么说,安培拓哉停下来,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我不在动手了,所以,接下来,你要报复的话,绝对不要在来报复我哟!”安培拓哉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什么意识?你,你说什么?”麦野沉利脸色一变,因为她觉得,事情好像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的美好。

    “泷壶理后,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哟!现在,可以先把她的衣服给解开呢!你看,她的脸色这么红,一看就知道,绝对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了,所以呢。现在要快点把她额衣服给她解开,要不然中暑了怎么办?你可是她的手下呢。所以这种事情,就算是她不说,你也应该给她代劳的,不是么?”安培拓哉笑嘻嘻的说道。

    “住手,住手啊泷壶理后!”麦野沉利终于知道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因为泷壶理后早就已经被安培拓哉给控制做了。

    果然呢,泷壶理后根本就不会理麦野沉利的话,双手开始娴熟的为麦野沉利解开她衣服上面的口子,一颗一颗!

    “住手,住手大泷壶理后,快点给我住手。否则,我绝对会杀了你的。!”麦野沉利的声音之中带着冰冷的杀气,这种杀气,是针对这她身后的正在解开她衣服上面的扣子的泷壶理后而发的。

    “麦野沉利,我,我身不由己啊!我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啊!”泷壶理后声音之中带着慌张和哭腔。她知道,虽然说,她是身不由己,但是如果这件事过去之后,麦野沉利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你,啊,快,住手啊!住手啊!我,我球球你了,我,我认输了,真的,我认输了,求求你放过我!”麦野沉利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开始想安培拓哉求饶。

    “你求我也没用呢!你知道的,并不是我动的手呢!我都没有动手,所以你求我,根本就没用,我觉得呢,你去求现在正在解开你衣服的泷壶理后比较合适一些,你说呢!”安培拓哉嘻嘻的笑着。

    “我,我,我……”麦野沉利这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同时,她也知道了,自己就算是在怎么哀求,都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了。因为安培拓哉是她的敌人,敌人又怎么会对自己产生怜悯呢。

    所以,麦野沉利这一刻选择了闭嘴,不在说话,只是眼角之中,却闪烁了一丝晶莹的泪花,这是屈辱在,这是羞涩,她可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姑娘,这种事情,她怎么能够承受的了呢。

    看到麦野沉利竟然开始沉默不语,安培拓哉不由得有些失望,他原本还打算继续看去,看麦野沉利苦苦哀求自己的样子呢,要知道麦野沉利可是一个五级的能力者呢。可惜,谁知到麦野沉利最后竟然把事情给看透了。不在哀求什么了。

    “无趣,无趣,还真的是无趣呢!既然这样,泷壶理后,加快速度啦!”安培拓哉再次对着泷壶理后说道。其实呢,安培拓哉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让泷壶理后加速,而是一点点的的慢慢的来的,因为这样才会变得更有趣,不过可惜。对方并不配合。所以现在安培拓哉开始让泷壶理后加快速度。

    速度一加快,麦野沉利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被脱离,然后雪白的肌肤,高挑的身体,修长的洁白的好像一对完美象牙色的双腿瞬间暴露在空气之中。

    “啧啧啧。竟然穿着这种内衣呢,看来呢。你好像。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呢,这是想要勾引男人的么?”安培拓哉看到外套脱下的瞬间,麦野沉利身上露出的那一身的性感的内衣,不由得吹了一个口哨,嘻嘻的笑着说道。其实安培拓哉一开始就已经看出来了,麦野沉利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处女,之所以会穿这种性感的内衣,大概是属于一个个人的爱好的。不过说出来能够打击敌人的话,安培拓哉自然是不会吝啬的。

    “你……哼!”麦野沉利被安培拓哉这么一说。顿时脸色一红,有些超级,不过随后冷哼一声,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没用,而且,自己又为什么会在安培拓哉的想法。

    “还真的是完美的身体呢,让人忍不住就想要肆意的玩弄!”安培拓哉双目炙热的打量着麦野沉利的高挑白皙的身体,忍不住说道。

    “{哼!”麦野沉利再次冷哼一声,虽然安培拓哉是敌人,但是能够让敌人对自己的身体发出赞美,却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虽然,麦野沉利并不希望自己的身体会被敌人看到。

    “哎呀呀,这该怎么办呢?我可是都已经说好了的,我不会碰你的,但是,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么漂的身体而无动于衷的话,我又有些忍不住。啊对了!”安培拓哉一脸的懊恼的守着,好像为自己之前说出的话而感到后悔,。

    麦野沉利在听到安培拓哉的话之后,却也觉得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安培拓哉竟然真的会遵守自己说过的话,说不碰自己,现在自己的衣服都被脱掉了,竟然还真的不会碰自己。麦野沉利愕然,她一时间,真的有些猜不透安培拓哉了呢。不过当听到安培拓哉最后一句转尾的时候,她的心中一跳,知道安培拓哉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好的结论。

    “虽然说我有说过自己不会去碰你的。但是,我却美誉说过别人不能碰你啊!所以,就有泷壶理后来代替我好了。果然呢,这是一个好的选择,女女这种事情,倒是也算是一种美丽的风景的呢!”安培拓哉说着,打了一个响指。

    麦野沉利听了安培拓哉的话之后,不由得有些愕然,这是什么定论。不过就在愕然的时候,麦野沉利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了泷壶理后竟然在脱衣服。

    “泷壶理后,你在干什么?你这个人渣,下三滥,你让泷壶理后做什么?”麦野沉利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但是语气却十分的严厉。

    “不要着急,很快的,很快就可以了呢!”安培拓哉嘻嘻的笑着。

    泷壶理后很快就把衣服脱下,然后泷壶理后在麦野沉利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伸出雪白的双臂,轻柔的抱住了麦野沉利,然后两具雪白的身体开始纠缠在一起。

    “住,住手啊!泷壶理后,你给我,给我住手啊……”麦野沉利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不由得怜悯大声地喊着,只不过泷壶理后对于麦野沉利和的话,却根本不予理会,反而不断的用自己的身体挑逗着麦野沉利。

    虽然泷壶理后好像因为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动作显得很生疏,但是麦野沉利却也是一个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菜鸟,所以仅仅眨眼的功夫,麦野沉利就已经开始有了反应,身体的肌肤开始呈现出一种玫瑰红色,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起来,原本就没有什么力气的身体,这一刻更是所以的体力开始流失殆尽。

    “住……住手……雅蠛……蝶……泷……壶理……后……你,给我住手……啊……啊!”麦野沉利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双眼也开始变得的迷离起来,甚至缺失越来越模糊。

    “啧啧啧!这个,就是女同啊!不错不错呢!不过呢,泷壶理后,你的这个动作要变一下,对,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还有,手,手也要放在那里,对。还有……”安培拓哉就好像是一个战术教练一样,站在一旁手舞足蹈的指导着。这种画面,还真的是够淫++荡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