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结果

    “我?我,好像也不知道啊……”泰瑞丝缇娜双眼一片的茫然,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原本好好的计划,谁知到现在竟然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自己竟然和安培拓哉发生了那种关系。

    不过想到了这件事,泰瑞丝缇娜却不由得脸颊微红,因为,她觉得,之前的那种感觉,好像真的,真的是非常的棒啊!就算,就算以前追求六级的绝对能力,获得超强的力量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开心过。

    “或许,那些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爷爷的关系,现在自己想要的,好像是安培拓哉!对,就是这个男人!”泰瑞丝缇娜这么想着,目光转向了现在依旧躺在地上,赤=身=裸=体,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的安培拓哉。

    看到泰瑞丝缇娜的眼神变化,木山春生再次皱眉。其实呢,泰瑞丝缇娜的眼神已经很明显了。只不过呢,在场的众人,好像对于感情这种东西,没有一个人是善长的。所以她们这些人虽然隐隐的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是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

    “我,放弃了哟!”泰瑞丝缇娜漫不经心的说道。

    “什么?”木山春生和御坂美琴她们愕然的看着泰瑞丝缇娜,不明白泰瑞丝缇娜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我放弃了那些孩子,那所谓的能够让我成为六级的绝对能力者的计划。我通通的都放弃了哟!”泰瑞丝缇娜嘴角轻扬,露出笑容说道。

    “你,你说什么?你放弃了?不过也对,这个时候,你已经无路可走了,不放弃。难道还要和我们死拼,同归于尽不成?”白井黑子撇撇嘴,一脸的不屑的说道。

    “同归于尽,可以哟!我能够做得到的。”泰瑞丝缇娜依旧心不在焉的说着,慢慢的向着安培拓哉走去。

    “你,你说什么?你,你说你,你要同归于尽?”白井黑子眼睛瞬间瞪大,御坂美琴和初春饰利她们也都是一脸戒备的看着泰瑞丝缇娜。毕竟这个泰瑞丝缇娜弄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以泰瑞丝缇娜那种肯定的语气,同归于尽的话,可能真的是可以做到的。

    “不,我只是说我有这种能力。同归于尽,我才不要呢!”泰瑞丝缇娜撇撇嘴。一副无聊的样子。

    “额……”所有人愕然,她们竟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疯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发现。作为一个女人。我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女人,然后,找一个男人,找一个可以带给我欢乐的男人,就足够了!”泰瑞丝缇娜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安培拓哉的面前。然后弯腰,轻轻抚摸着安培拓哉的脸颊,动作举止,都特别的温柔。

    “什么!!!”听到泰瑞丝缇娜的话。再看看泰瑞丝缇娜的举动,这一刻,几个女人都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根本就不够用,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自己辛辛苦苦的打死打活的,好不容易做到了现在这种程度,谁知到,现在仅仅只是一个男人,就把对方给虏获了。这,这到底算是一个什么事啊!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这些人哪里还用得着这么费事啊。直接让安培拓哉一个人处理不就完了么。

    这么想着,众女不由得把目光放在安培拓哉的身上,看着赤=身=裸=体的安培拓哉,不由得,众人脸上再次微微发烫,升起一片红云,同时心中却也忍不住暗暗的心动,是啊。有了这种男人,其他的事情,哪里还去要去在意啊!

    不过这个时候,众人也才发现,安培拓哉依旧还赤=裸=着身体呢。不由得开始为安培拓哉穿衣服。不过穿衣服这件事情,对于御坂美琴这些少女来说,还是太过羞涩,再加上她们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和安培拓哉发生那种关系。所以给安培拓哉穿衣服这种事情,最终竟然还是落到了泰瑞丝缇娜的身上。

    至于木山春生,这个时候,却已经被她的那些学生给吸引住了。她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没有泰瑞丝缇娜的阻止,木山春生顺利的把自己之前的所有准备都做足了,然后拿着从泰瑞丝缇娜手中的来的最初的血液,放入调和剂之中,然后……

    木山春生此时却是一脸的复杂,复杂之中夹杂着恐惧,期盼和害怕。这一刻,她期盼了已久了。但是,却又会害怕,这一次在失败,如果这一次又失败了的话,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木山春生!加油,按下去!你不是为了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么?你还在等什么?”御坂美琴看着木山春生迟迟没有行动,不由得在一旁为她鼓劲说到。

    “我……嗯!”木山春生重重的点着头,然后那根稍稍有些颤抖的手指,在这一刻一下子变得稳如泰山,然后,重重的按了下去。

    夹杂着最初的血液的东西已经释放在了她的那些学生的身体之中,但是,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那些学生,竟然连一个想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这一刻,木山春生脸色一白,身体微微一晃,如果不是扶住了旁边的仪器,她说不定就已经倒在了地上,依旧,失败了么!!!

    这一下子,在场的所有人脸上都呈现出一种名为失望的情绪,甚至还夹杂着绝望。

    当然了,还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那就是泰瑞丝缇娜,现在的她,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跑到了脑后了,她眼中,现在就只剩下安培拓哉一个人了。

    泰瑞丝缇娜就是这种女人,只要是她心中认定了的,那就会坚定不移,全身心的投入,哪怕是使用任何的手段。现在她却从之前的实验之中,把精神力转移到安培拓哉的身上,那么安培拓哉就是她的全部了。

    安培拓哉在泰瑞丝缇娜的搀扶下,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众人脸上那浓浓的失望,心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果然依旧是失败了么。现在他只希望,木山春生能够承受得住这种打击。

    “啊!动了,绊理她动了。”春上衿衣一直在注视着她的朋友,哪怕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甚至就连木山春生都已经放弃了希望,她却依旧没有放弃。果然,她第一个发现了异常,然后一脸欢呼的大叫着。

    听到春上衿衣的话之后,木山春生她们一愣,随后一脸的狂喜。醒了,真的救醒了!

    时间转眼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杂乱开放事件,却是已经结束了。泰瑞丝缇娜虽然最后关头幡然醒悟,但是依旧还是被送进了监狱之中,毕竟,她之前的行为,就是一种犯罪。

    而那些昏迷之中的孩子,也已经完全醒了,只不过因为他们一躺就是几年的时间,身体的行动能力已经退化的很厉害了,所以连行走这种事情,一时间都很难做到,所以只能够送进医院,做复健。

    然后还有就是,御坂美琴她们几个小女生,平时没事的话,绝对不会在出现在安培拓哉的面前了,因为,实在是太羞人了,对于她们这种年纪的小女生,那种事情而言。就算是初春饰利是安培拓哉班级上的学生,平时只要看到安培拓哉,她就会一阵的脸红,甚至上课的时候,都会走神。

    对于初春饰利这种情况,安培拓哉自然是知道是为什么了。所以,安培拓哉偏偏还不能够说什么。

    另外佐天泪子,好像依旧还在生气,生初春饰利她们的气,依旧不和她们说话。只不过最近让安培拓哉不安的是,佐天泪子看安培拓哉的眼神,隐隐的发生了变化。安培拓哉在佐天泪子的眼中,看到了有一种东西正在死灰复燃。

    看着佐天泪子眼中闪烁的东西,安培拓哉不由得再次赶到头疼,这学园都市,果然就是自己的克星,自己与这学园都市的风水,绝对是被克制的。

    而木山春生这个女人的话,在救醒了她的那些学生之后,她的心愿就好像得到了实现,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虽然依旧是那种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了。她的身上再也没有那种令人沉重的东西了。

    不过对于这样的木山春生,安培拓哉却再次开始头疼起来了。因为这个女人啊!好像根本就没有一点正常女人所拥有的一切。

    譬如:羞耻之心啦!这种东西,在她的身上,绝对是不曾有过,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大概将来的话,也没有!于是——

    “安培拓哉!”放学之后,安培拓哉才刚刚走到学校大门口,木山春生就对安培拓哉喊道。

    “额……”安培拓哉看到木山春生之后,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就想要掩面而逃。

    “今晚上,我想要和你做=爱!”木山春生非常直接也非常彪悍的说道。一时间,无数的目光射在木山春生和安培拓哉两人的身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