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不是报复

    “只不过,虽然已经做了 这种决定了,但是我的心里,却十分的不舒服。明明那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因为之前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所以我就要忍着。要知道,那可是我的第一次,为什么我的第一次,会是这个样子。我不甘心!”黄泉川爱惠说到这里的时候,开始变得咬牙切齿的。

    “额,于是,你就做出了后来的事情?你这是为了报复的!呵呵!”安培拓哉松了一口气,如果是为了报复而做出这种事情的话,那么自己就不用那么紧张的。爱和报复,其实完全都是两码事。

    “呵呵,并不是报复哟!”黄泉川爱惠看得出安培拓哉那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心里涌起一股别扭和不舒服的感觉,呵呵一笑,说道。

    “额,不是……么?”安培拓哉脸色一变。

    “当然不是,我黄泉川爱惠并不是那种喜欢报复的人。虽然时候的那件事让我不舒服。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报复什么的。我只是觉得自己还真是可怜呢。原本,我以为这件事,就要这样过去呢!”黄泉川爱惠笑呵呵的说着。

    “可是,并没有这样过去!”安培拓哉脸色再次沉下来说道。

    “是呢!并没有这样过去!”黄泉川爱惠的声音,也随之沉了下来。

    “我以为,我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好感的,哪怕是因为那晚的事情。可是,当在警局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了自己心中涌起了一股冲动。”黄泉川爱惠说着,眼神稍稍变得迷茫,好像重新回到了当初的时间。

    “冲动!”安培拓哉再次皱眉。

    “对。就是冲动呢!就像这样!”黄泉川爱惠说着,直接扭过头,右手伸进安培拓哉的后颈部,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疯狂的亲吻着安培拓哉,唇与唇,齿与齿,甚至就连舌头也纠缠在了一起。足足的吻了两分钟,两人脸色都憋得通红,黄泉川爱惠这才放开了安培拓哉。

    “就是这样的冲动呢!”黄泉川爱惠说着。这才放开了安培拓哉,然后轻轻地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上的唾液和安培拓哉的嘴角。

    “很不可思议!再次见到你之后,我竟然会生出这种冲动。然后,我们在警局的审讯室之中,就发生了那种事情。从那次之后。我就发现,我喜欢上你了!”黄泉川爱惠呵呵的笑着。很是洒脱的说道。

    “喜欢上。我了么?”安培拓哉平复了一下自己因为之前接吻而有些紊乱的呼吸,然后苦笑着说到。好像,事情真的就如同黄泉川爱惠所说的一样,黄泉川爱惠,应该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了。

    可是,这却并不是安培拓哉所希望看到的。如果安培拓哉没有女朋友的话,这种事情,发生了,也就发生了安培拓哉还有可能会接受。但是此时。安培拓哉却只能够苦笑。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还是他一见钟情的女朋友,天生目仁美。那个在大学之中见过一面之后,就有些念念不忘,随后最后是有生天目仁美对自己进行的表白。但是安培拓哉却十分的珍惜这段感情的。

    “我黄泉川爱惠就是这么一个人。既然我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你了。那么我就大胆的表现出来,然后光明正大的尽兴抢夺。”黄泉川爱惠大声的说着,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

    “光明正大?之后的那两次,还有现在这种情况?也都可以算成光明正大吗?”安培拓哉苦笑着说道。

    “额……”黄泉川爱惠听安培拓哉说的这话之后,却不由得脸色微微一红,的确呢!自己所作所为,好像与光明正大,真的沾不上边的。

    “呵呵……”安培拓哉苦笑着配合着。

    “咳咳,我说光明正大就是光明正大。要知道胡搅蛮缠可是女人的专利。我也是一个女人。所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黄泉川爱惠有些恼羞成怒,微微昂头,一副霸道的模样。这种语气,这种模样,却是反而让黄泉川爱惠多了几分的女人味。

    “你……”安培拓哉看着黄泉川爱惠这个模样,不由得微微愕然,这还是安培拓哉第一次从黄泉川爱惠身上感受到这种女人味。不过安培拓哉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连忙摇摇头,把心中产生那丝丝的涟漪连忙甩开。

    “哼哼,虽然我比较的粗鲁,但是我也是女人。,所以,我决定使用一次女人所专有的权力。”黄泉川爱惠说着。轻轻咬牙,然后直接扑到了安培拓哉的身上,把安培拓哉的身体,压在身下。

    “你,黄泉川老师。你不能这么做了。不要在继续的错下去了!”安培拓哉连忙说道。

    “错?我喜欢你是一个错的话。那么我情愿一错再错!”黄泉川爱惠说着,一按车座上的按钮,安培拓哉所坐的座椅瞬间躺下来了。

    “据说,在车里做那种事情的话,好像会有一种别样的风味。今天我就要试一下!”黄泉川爱惠说着,毫不客气的把安培拓哉上面的衬衫的扣子一个个的解开,然后露出结实的胸膛。

    安培拓哉苦笑着,沉默不语,现在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已经不能够阻止黄泉川爱惠了。

    “多么令人着迷的身体啊!”黄泉川爱惠爱抚着安培拓哉的胸膛,脸颊轻轻地贴在上面,感知着上面的温暖,和那强劲有力的心跳,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眼神变得有些迷离。

    安培拓哉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下心中升起的那一股异样的感觉。安培拓哉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发现,自己自从在破身之后,他的身体就好像变得异常的敏感起来了。被黄泉川爱惠这样的挑-逗,就让他有些把持不住的样子。

    黄泉川一边抚摸着安培拓哉的胸膛,一边用脸颊轻轻地在安培拓哉的胸口上蹭着。双手渐渐地下移,到安培拓哉的腰间,开始去解开安培拓哉的腰带。另外黄泉川爱惠开始轻轻地在安培拓哉的胸口上亲吻,亲吻安培拓哉的锁骨,乳-头,腋下,肋骨,肚脐眼。

    这些手段,之前的黄泉川爱惠并不会,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不过在和安培拓哉发生了那些关系,同时确定自己要和安培拓哉在一起之后,她开始有意的查找一些资料。想要知道怎么样才能够把一个男人留在自己的身边,痴迷自己,沉迷自己。

    在之后,黄泉川爱惠就找到了一些关于女性的床上的技巧,以娴熟的技巧和身体,来留住男人的人和心。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种情况。

    当黄泉川爱惠把安培拓哉的裤子脱下的时候,却发现安培拓哉的裤子里面,竟然没有内裤。不由得露出愕然的神色。

    “这……”黄泉川爱惠惊讶的看着安培拓哉。

    “我……”安培拓哉脸色微红,一脸的不好意思。这种事情,的确是有够丢人的,而且还是那种私密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能够开的了口。

    “你竟然没有穿内裤?难道你是隐藏的很深的变=态?”黄泉川爱惠故作一脸惊讶的样子说道。

    对此安培拓哉没有说话,只是一脸的苦笑,而且笑容更显得苦涩,今天,真的不是什么好日子啊!不,应该说,自己好像自从来到这学园都市之后,就根本没有过什么好日子。或许,自己应该离开这学园都市,因为自己和学园都市,好像天生犯冲。

    “不知道仁美会不会和自己一起离开这里。如果离开的话,那我就带着仁美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学园都市,然后走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过日子!”安培拓哉心中暗暗的想着。

    “开玩笑呢!如果你是这种性格的话,反而更好了,起码,在面对的我的时候。你也不会表现的像现在这个样子了。真是令人纠结呢!”黄泉川爱惠笑着摇摇头。

    “不过,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那个木山春生?你被她抓住注射了药物,做实验吗!脱掉衣服,好像也是很正常的。”黄泉川爱惠却是一脸理解的点点头。

    看到黄泉川爱惠好像很理解自己的处境,安培拓哉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的衣服,应该不是木山春生给你穿的!而你本人,却好像又没有办法移动。在加上之前在实验室里,那两个小姑娘躲躲闪闪的,呵呵。应该是她们两个给你穿的衣服!所以慌乱之下,竟然忘记给你穿内裤了。而且,看看你的小兄弟上面的痕迹,应该是被拉链卡到的!怪不得当时你们的反应会这么有趣呢!”黄泉川爱惠笑呵呵的说着,却是把之前的事情一条条的给分析出来了。果然不愧是干警备员的队长的人物。

    当然了,她分析的,却也仅仅只是表面而已,至于当中发生的那些事情。没有见到的黄泉川爱惠,自然是无法分析出来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