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由来

    “嗯,是这样的!我们还有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所以安培老师就只能够麻烦您了,毕竟您现在也是安培老师的好朋友!”御坂美琴在一旁抢先对黄泉川爱惠说道。却还是怕初春饰利会说漏了嘴!

    “哦,这样么?那你们就去!放心,安培老师。我会安排好的!”黄泉川爱惠重重的点着头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慎重,但是还有一丝为不可查的兴奋。至于初春饰利那些充满了各种漏洞的话,她却好像丝毫没有听出来,大概是以为她已经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安培拓哉的身上。以至于一旁的铁装缀里虽然听出了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却还是没有能够开口说出什么。

    “等等。御坂同学,还有初春!我想你们还是不要麻烦黄泉川老师了。这,这实在是不太方便……”安培拓哉却听出了别人从黄泉川爱惠声音之中饱含的那一丝的兴奋的异色,连忙喊道,以前的那种事情,安培拓哉可是不想在发生第二次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就放心好了。我现在也没有什么需要忙的,把你送回去。也不是什么大事。就交给我好了!”黄泉川爱惠豪爽而又大方的拍着胸膛说道。

    “我觉得还是不用了……”安培拓哉继续坚持着。

    “安培老师,我们,真的有事!所以,还是摆脱给黄泉川警官,额,是黄泉川老师您了!”御坂美琴说着,拉着张口想要妥协的初春饰利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哈哈,安培老师,以我们之前的关系,你还真的是太见外了呢!铁装。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把我的朋友安培老师先送回去了!”黄泉川爱惠说着,直接弯腰抱起安培拓哉,还是以一种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安培拓哉。这种姿势,分明就是男生抱女孩子时所采用的姿势,现在却被黄泉川爱惠在安培拓哉的身上使出来了。

    “黄泉川老师!你……”安培拓哉脸色一变,张口就想要说什么。尤其是他那有些严厉的双眼,这说明他即将要说的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的简单。

    “哈哈,安培老师!你也不想把这种事情弄的人尽皆知!我呢,是无所谓的了。反正我是日本女性之中最粗鲁的代表了!”黄泉川爱惠却哈哈大笑着开口笑道。

    至于为什么两人会有这种对话。却是在黄泉川爱惠在包安培拓哉的时候,那双手很巧妙的以铁装缀里不能够看到的角度,在安培拓哉那性感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所以说,到了安培拓哉和黄泉川爱惠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掉了一个个,全部反过来了。

    “你……”安培拓哉有些憋屈的看着黄泉川爱惠。他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也是他为什么之前会想方设法的让御坂美琴和初春饰利留下来的原因了。可惜,因为之前的事情,两个少女都处于一种尴尬和害羞的阶段,自然不会答应安培拓哉的请求了。

    “黄泉川前辈,还有安培老师!你们在说什么?”铁装缀里却有些狐疑的看着安培拓哉和黄泉川爱惠,虽然觉得此时他们两个的形象有些怪异。但是却还算和谐。只是对两人的话语有些闹不明白。

    “没事!”安培拓哉语气生硬的挤出两个字。

    “呵呵,是啊!没事,我和安培老师之间只是在闹着玩。铁装你不用管我们。”黄泉川爱惠笑呵呵的说着。

    “哦!”铁装缀里应了一声,也不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只是开始观察期了现场,好像想要从这里查找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铁装缀里在那里观察线索。黄泉川爱惠却抱着安培拓哉一步步的走出了实验室,在下楼的过程中,两人这种怪异的组合,也让不少人为之诧异。不过却也并没有说些什么,毕竟,在学园都市之中,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最多也就是多了一些餐前饭后的娱乐消遣而已。

    依旧是警车,安培拓哉再次坐上了警车,上一次坐警车是被送进了警局,这一次却并不是开往警局的。不过上一次车开往警局,安培拓哉之后就被黄泉川爱惠给那个什么什么了。现在虽然车没有开往警局,但是结果,却依旧是一样的,大概也会被黄泉川爱惠那个什么什么了。

    “黄泉川老师!你,我希望你能够冷静一下。你也知道的,我是有女朋友的,生天目仁美你也见过。我们的感情很好。我们也是不可能会分手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还是要重新考虑一下才好!”安培拓哉一脸认真地看着黄泉川爱惠说道。

    “嗯。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安培老师!啊,我还是叫你安培!毕竟我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还叫安培老师的话,多少都会显得生涩的。我已经就直接叫你安培好了。至于你,也叫我黄泉川就好。老师这两个字眼,就去掉!”黄泉川爱惠看到安培拓哉一脸认真的模样,好像这的要把之前两人的关系给说清楚的样子,黄泉川爱惠却也不自觉的开始变的认真的起来。只不过从她的话中,却可以很清楚的表现出她此时的态度。

    “黄泉川?好!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黄泉川,你也应该明白的。我们之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的。”安培拓哉苦笑一下,然后依旧坚定的说道。

    “可能性几乎为零么?那样也只是几乎而已,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对!所以,我不会放弃的!”黄泉川爱惠坚定的说道。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这样的公开布诚的谈论。

    “黄泉川老师!额,好,黄泉川!你,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在胡闹了好不好!这种事情,就好像是五级的超能力者想要晋级成为六级的特殊的能力者一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安培拓哉再次苦笑了一下说道。只不过话语之中,却好像充满了无情,想要浇灭黄泉川爱惠的所有的希望一样。

    “五级的超能力者,晋级六级么?这种事情,虽然没有发生过,但是,却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黄泉川爱惠坚定地看着安培拓哉。

    安培拓哉静静地看着黄泉川爱惠,看着黄泉川爱惠那坚定的眼神,安培拓哉心中不由得幽幽一叹,他的确是被黄泉川爱惠的这股坚定的爱心给打动了,但是,虽然被打动了,但是他却不能够真正的动心的,他要做一个好人,一个从各个方面而言,都是好人的好人。脚踏两只船这种事情,安培拓哉绝对不想做,也不会去做的。

    “黄泉川呢!”安培拓哉不知道该怎么和黄泉川爱惠说,只是轻轻地呼唤了一下她的名字。

    “嗯!”黄泉川爱惠也轻轻地回应了安培拓哉一声,好像之前的交谈,已经耗尽了他们两个的精力了,所以他们都要静静地休息一下似的。

    “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喜欢我的?难道,就是因为,那次醉酒的事情导致的?”安培拓哉幽幽的问道。

    “我,我也不清楚!那次的事情之后,我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那次的事情之后,我还很烦恼,为此特意把酒给戒掉。因为我觉得, 喝酒误事这种事情,是真的。而且,我也没有想过在那次之后,会再来找你,和你发生什么关系之类的。”黄泉川爱惠双眼迷茫的看着窗外,幽幽的说着。

    “哦?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安培拓哉微微皱眉,如果按照黄泉川爱惠所说的,事情根本就发展不到现在这种情况的才对啊!

    “为什么还会对你做出那种事情对么?其实我也不知道……”黄泉川爱惠苦笑着:“我一度以为,我会忘记那件事的。直到有一天,生天目仁美找到了我……”

    “嗯?仁美,她找你了?”安培拓哉愕然的看着黄泉川爱惠。

    “嗯,就是那次她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情消失之后,一个多月之后,她重新出现的那次。那次她找到我。并且告诉我,她可以原谅之前我和你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只需要我答应她,以后不要再见你,不要在想着你,就够了。”黄泉川爱惠幽幽的笑着。

    “只是这些?”安培拓哉微微皱眉,他觉得以生天目仁美的性格,应该不会特意去和黄泉川爱惠说这个才对的。

    “当然了,除了这些之外,还需要一个附加的条件。其实附加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那天晚上,需要我找一个借口,把小萌老师给留下,不让她回你们的公寓。”黄泉川爱惠笑呵呵的说道。

    “额,原来是这样!”安培拓哉了然的点点头,那天晚上,月咏小萌的确是没有出现。

    “于是我就答应了生天目仁美,毕竟我觉得,这件事情上,其实是我做错了!所以我以喝酒为借口,找来了小萌老师。并且灌醉了小萌老师,并带回了自己。”黄泉川爱惠点着头。(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