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看错了么?

    听到门口的动静,已经『迷』『迷』糊糊的有些睡着了的安培拓哉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心想连睡觉都不让人给睡安稳么?还真是讨厌啊!这么想着,安培拓哉睁开醉眼朦松的双眼,然后在门口看到了一个人影,看到那个人影的一瞬间,安培拓哉的酒,就一下子彻底的醒了。

    “你,黄泉川老师,你,你在干什么?”安培拓哉一手捂着自己身上的『毛』巾被,一边惊愕的看着黄泉川爱惠,眼神之中还透着几丝的恐惧。

    “我想要干什么?你说呢!你应该明白的才对啊!否则,你也不会锁上门了,不过呢。嘻嘻,你觉得,这种门,能够对我起到什么作用么?哈哈哈!”黄泉川爱惠仰头哈哈大笑着,那叫一个豪爽。

    倒,安培拓哉和黄泉川爱惠两个人的角『色』应该翻过来才对,现在的这种情况,搞得安培拓哉就像是一个被人尾随跟进了卧室的少女一般。而黄泉川爱惠,却变成了尾随的痴-汉大叔了。

    “黄泉川老师,你,你现在的行为,可就真的绕过我太失望了!”安培拓哉看着黄泉川爱惠张狂的笑着,不由得说道。

    “放心吧!很快,你就不会失望了!”黄泉川爱惠说着,拎着酒瓶子再次向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气,吐着酒气说道。

    “你,你。黄泉川老师,你也是一个老师,你也应该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趁着还没有弄出更大的错误之前,你快停手吧……”安培拓哉知道现在的自己。武力值在黄泉川爱惠面前,根本就什么也不是。所以也就只能够实用文的了。

    “错误?错误么?可是,我不那么觉得呀!安培老师,我,我还没有男朋友,你,你也没有结婚。所以,这,是我。是我追求幸福的,正常权利!”黄泉川爱惠说着,再次昂头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的酒,然后脚下一,直接出现在安培拓哉的面前,单手抓住了安培拓哉的下巴,低头就亲吻了上去。然后一股酒就直接被她以这种方式渡到安培拓哉的口中。

    “你,咳咳咳……”安培拓哉却一下子被这口酒给呛到了,呛得满脸通红,一个劲的咳嗽。[

    “哈哈,来吧!”黄泉川爱惠哈哈大笑着,就朝着安培拓哉压了下去。

    这一次的安培拓哉。却是比上一次的反抗能力更差,毕竟这一次他原本就因为喝酒,所以手脚发软,原本就不能够和黄泉川爱惠相比的力量,此时变得更差了。

    结果依旧没有人任何的不同。安培拓哉的抵抗之力在黄泉川爱惠的面前,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在经历过一番风雨之后。安培拓哉双眼有些发直的看着天花板,大脑之中一片空白。而原本坐在安培拓哉身上的黄泉川爱惠,此时却是面『色』红润,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脸上还带着幸福和香甜的余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培拓哉回过神来,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睡得香甜的黄泉川爱惠。安培拓哉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现在这种情况,他能怎么办?

    之前一个佐天泪子已经让安培拓哉有些精疲力尽,现在又多了一个黄泉川爱惠,看她的样子,是一定要缠着自己了。

    安培拓哉轻轻的把黄泉川爱惠从自己的身体上移开,在移动的时候,安培拓哉身体的那一部分还在黄泉川爱惠的身上,以至于这种轻微的移动,让给两人都产生了异常的反应,黄泉川爱惠红润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红云,口中轻轻地哼了一声。而安培拓哉那软绵绵的小家伙,也变得有些坚硬了。

    安培拓哉连忙把自己的小家伙从黄泉川爱惠的身体内发出来,发出啵的一声,就好像酒瓶塞子被拔出酒瓶一样的声音,这让安培拓哉微微有些脸红,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看着依旧睡得香甜的黄泉川爱惠,安培拓哉再次苦笑,然后拿着自己的衣服,走向浴室,里里外外的把自己清洗一边,然后穿上衣服,走出了家门。

    走在大街上,天『色』已经渐渐地开始黑了起来,安培拓哉却还犹如一只没有头的苍蝇一样,在街上『乱』逛,他不知道此事黄泉川爱惠有没有醒过来,醒过来的话,是不是离开了,还是说在在自己的房间等着自己回去。

    安培拓哉漫目的的走着,现在的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黄泉川爱惠,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生天目仁美,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佐天泪子。这三个女人,让安培拓哉的思维『乱』成了一团。

    “嗯?”安培拓哉突然用眼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自己的面前一闪而过,那常盘台的服饰让安培拓哉立刻确认了自己并没有眼花。不过安培拓哉却也并没有追过去,现在的安培拓哉,只想好好的一个人静一静。当然了,如果能够有一个能够倾听自己心声的朋友的话,那就更好了。可惜,安培拓哉来到都市学院两个多月,并没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咦?安培老师?”白井黑子的声音却突然在安培拓哉的耳边响起,安培拓哉立足,正好看到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白井黑子。

    “哦,是白井同学啊!怎么这么晚了,都还没有回去?”安培拓哉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笑容,这已经是他的本能了。

    “是因为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才没有立刻回去,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犯罪的案例越来越多,远远地超出了以前。”白井黑子稍微有些抱怨的说着。

    “是么?那你们还真是辛苦啊!不过有御坂同学帮忙,应该能够减轻你的不少工作量吧!”安培拓哉笑着说道。[

    “嗯?姐姐大人?你是说白天的事情么?原来白天你也遇到了姐姐大人!哼哼,她竟然拿了初春的风纪委套袖来冒充风纪委成员,不过总算还是没有闹出什么『乱』子来。”白井黑子不由得撇撇嘴说道。

    “额,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御板同学也应该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呢!我刚刚还在前面见过了她,大概也是和你一样,在为风纪委的工作忙碌吧!”安培拓哉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你说你见过姐姐大人、她现在竟然还在冒充风纪委?这怎么行。安培老师,姐姐大人和你说她要干什么去了么?”白井黑子立刻说道。

    “这个,我只是偶然间看到了御板同学的背影,所以并没有喊住她。真是抱歉了!”安培拓哉有些歉意的说着。

    “额,是这样么?不过就算是这样,黑子也有办法!”说着,白井黑子拿出了电话,然后手指飞快的跳动,瞬间拨通了御坂美琴的电话。

    “喂?黑子?有什么事么?都这么晚的还没有回来,小心舍监大人会找你麻烦啊!”御坂美琴在接通电话之后,还没等白井黑子说话,御坂美琴就开口说道。

    “嗯?姐姐大人现在宿舍?”白井黑子愕然的问道。

    “当然在了,我不在宿舍又会在哪里?不要问我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御坂美琴没好气的说道。

    “可是,安培老师说他刚刚在大街上看到你了!”白井黑子有些诧异的说道。

    “看到我了?怎么可能,我可是从吃过晚饭开始,就一直没有出过寝室。大概是安培老师眼花了吧!看错人也是情有可原的嘛!”御坂美琴一点也不在意的说着。

    “哦,那么就这样了,等下黑子就会回去,一会见,姐姐大人!”白井黑子说着,挂断了电话。

    “大概是我看错人了吧。”安培拓哉自然也听到电话里御坂美琴的声音,却也不在意,看错了,也就看错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哦,大概是安培老师老师看错了,毕竟姐姐大人才刚刚犯了错,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在继续撒谎的。”白井黑子点点头说道。

    对此安培拓哉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摇头笑了一下。

    “那个,安培老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看你的样子,好像心情不太好啊!”白井黑子想要走的,不过却又停了下来。她隐隐的发觉,安培拓哉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

    “嗯?呵呵,黑子你想多了。我能有什么事。”安培拓哉微微一鄂之后,再次摇头笑着说道。

    “真的是这样么?可是我觉得,安培老师你的笑容好像很牵强呢!一点都没有之前的那种自然!安培老师,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心事的话,可以告诉我哟!说不定我能够帮到你呢!”白井黑子有些跃跃欲试的试探着。

    “你的观察还真仔细呢!不过你放心吧!只是一点小事而已。我能解决的!”安培拓哉笑着摇摇头。

    “我看不见的吧!能让安培老师笑起来这么勉强的事情,又怎么回事小事呢!告诉黑子我吧!黑子发誓,在没有得到你的允许之前,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白井黑子保证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