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爆发

    且不说一边想要想方设法的让佐天泪子清醒一点的御坂美琴她们三个一脸的纠结,再加上旁边还有一个总是想要脱衣服的女人,木山春生。这是白井黑子和这个女人通过交流,才知道对方的名字的。同样让她们头大不已,最最令她们郁闷的,还是因为她们冤枉了安培拓哉,还把他送进了警局。之后想想,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安培拓哉了。

    另外一边,安培拓哉却也是哭笑不得。因为这个名为铁装缀里的女人,明明就是一个警察,但是却总是一副胆怯的样子,尤其是看着警车的时候,还总是用一种多多少少的目光偷偷地关注着安培拓哉。只要安培拓哉有那么一点的动静,铁装缀里就会一惊一乍的。

    “你,你想要干什么。给我,给我老老实实的做好。我,我可是,可是一个,一个警察!我,我不怕你的。”安培拓哉仅仅只是轻轻地动了一下,被铁装缀里看到之后,铁装缀里立刻大声的喊道,同时身体还向外微侧,好像想要距离安培拓哉越远越好。

    “小心,你现在在开车啊!”安培拓哉看到这个叫做铁装缀里的女人因为看到自己只是微微的动了一下身体,就大吼大叫,把注意力完全放在自己的身上的样子,顿时警车变得有些扭曲,甚至差点都要出来车祸的样子。连忙喊道,同时安培拓哉心中苦笑连连,难道自己真的长得这么像一个坏人么!

    “啊!”铁装缀里听到安培拓哉的提示。看着自己的警车正朝着一旁的一根电线杆撞去,连忙连连转动方向盘,这才把车开回到正常的路径上。

    看到这一幕,安培拓哉再次苦笑,不过为了防止再出现什么意外事故,所以安培拓哉这一次却连动一下都不敢了。只能够这么僵硬的坐在那里,因为他害怕自己如果有什么动静,一定会吓坏前面的那个铁装缀里。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出了车祸也说不定。

    就这样,安培拓哉身体僵硬着,一动不动,车子足足开了将近十分钟,这才在警局的门口停了下来。见状,不仅仅只是安培拓哉,却连铁装缀里她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不过铁装缀里看到安培拓哉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不由得再次警惕起来,就好像被猜到了尾巴的猫。一个后跃,连忙拉开了与安培拓哉之间的距离,微微吞了口口水。一脸警戒外加惶恐的看着安培拓哉。

    “警察小姐。这里是警局,我当然要下车进警局了!”安培拓哉苦笑着说道。[

    “额!哦~”铁装缀里听到安培拓哉这话之后,才再次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是啊。现在已经到了警局了,不用再担心安培拓哉这个变-态-『色』-情-狂魔会做出什么举动了。

    “铁装,你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有些严厉的声音从警局内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铁装缀里脸上『露』出讪讪然的表情,但是却也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而安培拓哉在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却微微一愣,因为这个声音。好像有些熟悉,安培拓哉扭过头看去。发现自己果然是看到了熟人,是安培拓哉暂时不想见到的一个人,一个女人,就是黄泉川爱惠。

    安培拓哉没想到黄泉川爱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她身上的衣服,分明就是一个警察。可是,她不是一个体育老师的么。怎么现在变成了警察了。

    “咦?安培……老师?”黄泉川爱惠看到了转过身来的安培拓哉,不由得愕然的看着安培拓哉,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会在这种情况下颌安培拓哉见面。尤其是她已经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见到过安培拓哉了,心里一直有一股冲动。

    “唉?黄泉川前辈,你认识这个变-态-『色』-情-狂魔?”铁装缀里看到黄泉川爱惠好像认识安培拓哉的样子,不由得微微觉得奇怪,不过随后又一脸的恍然,却是觉得,安培拓哉这个家伙好像可能是一个惯犯,曾经被黄泉川爱惠给抓到过。

    “变-态-『色』-情-狂-魔?”黄泉川爱惠顿时一脸惊讶的看着铁装缀里以及被扣着手铐,却一脸苦笑的安培拓哉。

    “是啊是啊!”铁装缀里连连点头。

    “黄泉川老师!好久不见了!”安培拓哉却没有理会铁装缀里,而是对黄泉川爱惠点点头,苦笑着说道。

    “嗯,好久不见了。铁装,他就交给我吧!”黄泉川爱惠对着安培拓哉点点头,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却是一旁的铁装缀里说道。

    “啊?那真的太感谢你了,黄泉川前辈!”铁装缀里连连点头,对于这种被称为变-态-『色』-情-狂魔的家伙,铁装缀里可是一点也不愿意和安培拓哉多待一会。

    “走吧!安培老师!”黄泉川爱惠带着安培拓哉向着审讯室走去。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老师,怎么变成了一个变态『色』情狂魔了?”黄泉川爱惠微微皱眉,但是却也透着几分好奇的问道。虽然和安培拓哉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也发生了那种亲密的**关系,所以黄泉川爱惠自觉的,还是比较了解安培拓哉的,觉得安培拓哉,应该不是那种人才对。

    “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安培拓哉虽然面对黄泉川爱惠的时候,总是有点不自在,但是现在毕竟是在警局,在警局的审讯室里,所以还是苦笑着说道。

    “误会么?我知道了。那么,可以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和起因么?”黄泉川爱惠虽然相信安培拓哉,但是在听到安培拓哉说这是一个误会的时候。还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事情是这样的……”安培拓哉只能够苦笑着把今天所遇到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说出来。当然了,至于他和佐天泪子之间的那些,安培拓哉却并没有说出来。毕竟,这是他们师生之间的事情,并不能够外传。

    “额,原来如此,你还真的够倒霉的。你说的那个女人,我知道。叫做木山春生,是一个大脑生理研究专家。不过大概是因为她的精力都在研究方面,所以对于现实中生活的一些习惯,她都给忽略掉了。你不是第一个因为这种事而被送进警局的人。”黄泉川爱惠在听完安培拓哉的叙述之后,恍然的点点头,显然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安培拓哉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原来是这样,那真的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要被关起来呢!”安培拓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就没事了?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

    “嗯,原则上是这样。不过……”黄泉川爱惠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却起身直接把装在审讯室桌子中的摄像头给破坏掉了。

    “嗯?黄泉川老师?你这是?”安培拓哉有些茫然的看着黄泉川爱惠。不明白黄泉川爱惠这是要做什么,竟然把审讯室之中的摄像头给破坏掉了。

    黄泉川爱惠并没有回答安培拓哉的话,反而走到审讯室的门口,直接从里面把门死死的锁住,卡住。保证只要不是从里面,就绝对不能够打开审讯室的大门之后。黄泉川爱惠这才转过身来,微微脸红的看着安培拓哉,眼神之中微微泛起了丝丝的妩媚。

    “额,黄泉川老师,你。你想要干什么?”安培拓哉看着现在这个模样的黄泉川爱惠,却是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安培老师!”黄泉川爱惠慢慢的走到安培拓哉的面前。深深的看着安培拓哉。

    “黄泉川老师,你,你这是,这是要做什么?”安培拓哉笑容变得生涩起来,那种不好的感觉,却是越发的强烈。

    黄泉川爱惠没有在说话,只是用动作的语言来表达了她想要做的是什么。

    只见黄泉川爱惠突然一下子抱住了安培拓哉的头,然后狠狠地亲吻住了安培拓哉的嘴,舌头伸出,疯狂的在安培拓哉的口中搅动,吸允。

    安培拓哉没想到黄泉川爱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连忙想要开黄泉川爱惠,但是以黄泉川爱惠的实力,远不是现在的安培拓哉可以抵抗的。

    嗤啦!安培拓哉被黄泉川爱惠给按在了地上,并且一下子撕裂了安培拓哉的上衣。

    安培拓哉瞪大了眼睛,挣扎着,却能为力,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黄泉川爱惠暴力的的脱下他的衣服。扣子解开就解,解不开就撕裂。眨眼的功夫,安培拓哉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就好像被人打劫了一般。

    黄泉川爱惠的反应却是非常的激烈,口中的气息变得非常的不匀称,呼吸急促。然后在疯狂的亲吻着安培拓哉的同时,一点点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穿的那套警服……

    安培拓哉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而且,安培拓哉那在黄泉川爱惠看来微弱的反抗,更是激发了黄泉川爱惠的兴致。雪白的肥『臀』高高抬起,然后重重坐下,两声闷哼声中,两人再度合成一体。

    虽然地点不同,但是两次这种事情的过程,却完全是一模一样的。不,这一次黄泉川爱惠和安培拓哉两人都没有喝酒,两人的大脑都还很清醒。

    砰砰砰!砰砰砰!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大门砰砰砰的响起,却是被人从外面敲响的,然后就是一个急切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却是铁装缀里大声的喊道:“黄泉川前辈,开门!开门啊!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的!你快点开门啊!黄泉川前辈,这是误会!黄泉川前辈……”

    黄泉川爱惠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似的不管不顾。不,应该是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变得更加的兴奋,更加的敏感了。只见黄泉川爱惠的身上升起了真真的『潮』红,动作却变得更加的狂烈。

    安培拓哉一开始剧烈的反抗,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甚至就算是在两人合为一体的时候,安培拓哉都想要反抗,但是随着时间的移,快感的增加,安培拓哉的反抗渐渐地变弱了,甚至隐隐的开始顺从迎合黄泉川爱惠了。只不过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审讯室的大门被敲响,以及外面的喊声。安培拓哉再次清醒了过来,开始再次剧烈的反抗。

    “不要,不要这样,黄泉川,黄泉川老师!快,快停下……”安培拓哉一边挣扎着,一边还尝试着说服黄泉川爱惠。

    “你,你放心!啊……门已经被我从里面给锁死了。根本就打不开的,不会,不会有人妨碍到我们的。”黄泉川爱惠身体一边快速的起伏着,一边还微微眯着双眼,一脸陶醉,一脸『潮』红的说着。

    “不,不行的……”安培拓哉的反抗却是越发的剧烈,甚至都隐隐的又把黄泉川爱惠给下去的迹象。

    黄泉川爱惠见状,原本饱含春意和『迷』离的眼神却再次一变,然后咔咔咔!一阵响声。安培拓哉的双手和双腿,竟然被她用手铐给牢牢地铐住了。这下,安培拓哉却真的只能够任由黄泉川爱惠宰割了。

    看到被自己这样锁住了四肢,变成一个大字模样的安培拓哉,黄泉川爱惠却是更加的兴奋了,双眼在泛着春意和『迷』离之中,更透着兴奋的神『色』。

    “黄泉川老师,这样不可以的,真的不可以。我们不能够在犯错了。黄泉川老师……”安培拓哉喊着。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第一次,可都是给了你了呢!自从那次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你,只不过你竟然有了女朋友。所以我一直在压抑着自己,不和你见面。哪怕之前生天目仁美她找我调开小萌老师。我都照做了。但是却偏偏让我再次遇到了你。而且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情况下……”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