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原来如此

    看着佐天泪子用尽了力气,却都不能够把任何一枚铁钉给拔掉,安培拓哉不由得摇摇头。这些铁钉直接被白井黑子以空间系的能力,把其中一半全都送进了地面,就这样想要用手把铁钉拔出来。作为零级的能力者,显然是法做到的。

    不得不说,在都市学院,交通就是便利,在白井黑子打电话给警察之后,才过了一分多钟的时间,就有一个警察开着车来到了这里。同样的,警察竟然也是一个女警。不得不说,都市学院,在某些什么,好像真的有些阴盛阳衰的感觉。

    “铁装缀里,就是他了,这个变态的色情狂魔就是他了。快点把他给送进监狱了吧!”白井黑子在看到那个女警之后,对着那个女警招招手之后,指了指被她固定在地上的安培拓哉说道。

    “变-态-色-情狂魔?”铁装缀里听到白井黑子的话之后,却不由得微微一愣,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畏惧,显然,这个叫做铁装缀里的女警的胆子,并不够大。

    不过,最终安培拓哉,还是被这个铁装缀里这个女警给扣上了手铐,然后塞进了警车里,飞速的向着警局开启。那架势,好像根本就不想和安培拓哉一起多待一会,只想着快点把安培拓哉送进警局,这样她才能够安全似的。

    看着安培拓哉被送进了警车,并且向着警局开去,白井黑子脸上浮现出开心的笑容。而御坂美琴和初春饰利却微微皱眉。有些不忍,但是想想安培拓哉在她们心中所作的事情,却又把那意思的担心给压制下去。

    唯独佐天泪子,眼中透着担心,很难压制的住,以至于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不过呢,不管是初春饰利还是御坂美琴,甚至平时表现的足够早熟并且还加上变-态的白井黑子。都没有谈恋爱的经历,自然也不懂的什么叫做爱。所以她们三个,却也只当是佐天泪子是因为没有想到安培拓哉竟然会是这样的人,所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已。

    “唉?住手,你在干什么?”白井黑子却突然注意到自己对面的那个女人竟然又要脱衣服,而且竟然还是要脱裙子,连忙大叫着喊道。[

    “嗯?脱衣服啊!”依旧是那副没睡醒的样子,依旧是那个理所当然,一脸茫然的表情。

    “你。你干嘛还要脱衣服,那个逼迫你脱衣服的人已经被警察抓走了,你不需要担心了。”白井黑子连忙说道。

    “嗯?逼迫我?脱衣服?”女人迟疑的看着白井黑子。一脸的茫然。好像根本就听不懂白井黑子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啊!所以,你不需要在脱衣服了。快点把衣服穿上!”白井黑子说着,就把那个女人脱掉的衬衫好外套向她身上套。

    “不要!”女人却很直接,很干脆的的回应了两个字。

    “额!”在场的其他的四个女人,却齐齐的愕然的看着这个女人。

    “热!”女人再次说了一个字。

    “热?因为热?你就要脱衣服?”佐天泪子直接走上前来说道。因为她隐隐的觉得,她们好像真的是误会了安培拓哉了。事情根本就不是她们所想的那个样子。

    “是啊!”女人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那之前的安培拓哉。他……”佐天泪子再次问道。

    一旁的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以及初春饰利却也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误会了安培拓哉了。因为事情的发展,好像根本就不是按常理出牌的。

    “安培老师?”女人歪着头,茫然的看着佐天泪子,她不明白。佐天泪子所说的安培拓哉,到底是谁。

    “就是之前的那个男人。那个被警察刚刚带走的男人!”佐天泪子连忙说道。

    这个时候,白井黑子却慢慢的后退了一步,因为她这个时候越发的觉得,好像真的是自己给弄错了。而且,还因此把安培拓哉给送进了警局。

    “哦!”女人所谓的哦了一声,然后就没下文了。[

    “安培老师他刚刚,是在阻止你脱衣服,对不对!”佐天泪子眼睛却明亮的说道。

    “嗯,是啊!我要脱裙子,他不让我脱!”女人点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只是语气之中稍稍有些抱怨,好像在抱怨安培拓哉为什么要阻止自己脱衣服,毕竟,天气这么热,衣服都已经快要湿透了。

    “啊!!!”四声惊呼齐齐响起,四人面面相觑。果然,还是自己误会安培拓哉了。三人之中,白井黑子和御坂美琴初春饰利的眼神变得有些迟疑,有些不好意思。竟然被自己给搞了一个大乌龙。而佐天泪子却是满眼的开心和喜悦。因为她知道,自己所看重的男人,才不会是什么坏人混蛋呢。

    “那个,要不要去警局,把安培老师给救出来?”御坂美琴有些弱弱的说道。毕竟把安培拓哉送进警局,隐隐的也有她在里面掺和。

    “这个,就让那个人渣在警局里待一段时间也好。哼哼,竟然敢对泪子表白,说喜欢泪子。作为一个老师,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被抓紧警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白井黑子却是不好意思刚刚把人给送进去,后脚就把人再给拉出来。

    “这样,可以么?”御坂美琴迟疑的说道。

    “当然可以了!”白井黑子又开始变得理直气壮了。

    “这怎么可以?一定要把安培老师给救出来才行。”佐天泪子的态度却是异常的坚决。

    不过初春饰利看着佐天泪子,却又有些迟疑了,觉得,安培拓哉这个老师,平时看起来也很好,是一个好老师,应该不会做出对自己的学生进行表白,说爱自己的学生才对。再想想刚刚发生的那种误会,那种误会的产生,让初春饰利有一种想法:“是不是,安培老师对泪子表白这件事,其实也是一个误会呢?”

    心里这么想着,初春饰利便想要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所以拉住了想要现在就去警局的佐天泪子问道:“泪子。安培老师他,什么时候对你表白,说喜欢你的?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呢!”

    “是啊是啊!我也很好奇呢。”另外一边,白井黑子已经把那个女人的衣服全都套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总算是制止住了那个女人在脱衣服的行文。听到初春饰利的问题之后,连连点头问道。

    “什么啊!你们,不是都知道的么?”佐天泪子有些害羞,脸色有些红晕,倒是显得非常的可爱。

    “我们都知道?”御坂美琴初春饰利还有白井黑子三人都齐齐的惊讶的喊道。她们三个都觉得不可思议,她们什么时候知道了这种事情了。

    “就是,就是当初我被袭击,昏迷过去之后,被画上了粗眉毛之后。安培老师来到了风纪委的办公室,然后在门外对着我喊的。他说我是一个坚强的女孩,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从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一个坚强善良的女孩。还说我活泼善良并且还坚强,是他见到过的所有的女孩之中最最特殊的存在。他说这些,不都是在对我表白的么!”佐天泪子说道。

    说到这些时候,佐天泪子脸上却是一脸的幸福,整个人甚至都陶醉的比上了眼睛,好像在回忆安培拓哉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一样。

    “啊?”白井黑子和御坂美琴以及初春饰利三人却齐齐愕然,一脸惊愕的看着佐天泪子。她们三个是外人,所以她们三个看的很清楚,知道那次是因为安培拓哉以为佐天泪子受到了什么打击,害怕佐天泪子会想不开,所以才特意说出那些话来开导佐天泪子的。

    但是偏偏的,佐天泪子就把这些话当成了安培拓哉对他的表白。以为安培拓哉说他喜欢自己。得知事情原来竟然是这个样子,她们三个女生,一时间却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实话,担心佐天泪子会受到打击,甚至就算是她们都这样说,佐天泪子可能依旧会一厢情愿的相信,那就是安培拓哉对她的表白。但是不说,这又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尤其是安培拓哉现在才再次和他的女朋友,也就是她们的舍监大人刚刚和好。

    这种事情如果被她们的舍监大人知道的话,不知道到时候又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反应。不过想来,应该是很恐怖,那就对了!

    突然想到了在一个多月之前,刚刚和安培拓哉闹了矛盾的生天目仁美的恐怖,白井黑子和御坂美琴两人齐齐打了一个寒战。

    “那个,我觉得,可能,是你误会了!”白井黑子小声的说道。只不过声音有些微弱,好像有些底气不足似的。实际上,却是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误会。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安培老师他说我是他见过的最最特别的女生,所以,他一定是喜欢我的!”佐天泪子强调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