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表白么?

    “我们留下来帮你们一起打扫!毕竟,你们之所以会被这样惩罚,我觉得,好像都是因为我提议要来你们寝室造成的……”初春饰利羞红着一张小脸,一脸的不好意思,觉得这一切,好像完全都是因为自己而起。

    “才不是呢!一定是舍监她内分泌失调了。不过说起来,倒也是因为我提起安培老师,才导致会出现这种结果。我和初春一起留下来陪你们一起打扫卫生!”佐天泪子挠着头嘿嘿笑着,一脸的不好意思。不过虽然脸上不好意思,嘴上也抱怨着,但是佐天泪子的心情却是很好,因为她觉得,事实就是她所想的那个样子的,安培拓哉之所以会成为生天目仁美的男朋友,完全是被生天目仁美的武力威胁的缘故。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就又有希望了。当然,对于这个年纪的小女生而言,她们想的并不会太多,只是知道自己喜欢安培拓哉,然后现在安培拓哉的女朋友又不是安培拓哉所喜欢的,那就足够了。

    她们四个却不知道现在,她们口中的生天目仁美,却跑回自己的房间,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却已经挂满了泪水了。

    御坂美琴她们四个人加起来,一起打扫卫生,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所有的卫生都打扫干净,于是乎,御坂美琴她们不得不再次接受为期一周的打扫卫生的惩罚。

    第二天早上,安培拓哉已经稍稍恢复了正常,虽然心里依旧难受的很,但是起码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

    来到学校,安培拓哉看到了坐在坐位上的佐天泪子。此时的佐天泪子已经完全的恢复了正常,坐在桌位上。精神奕奕的。

    看到这个样子的佐天泪子,安培拓哉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事情应该已经就要这样过去了。这样就好了。起码现在已经把佐天泪子的这一件事情给解决了。剩下的,就只有黄泉川爱惠的事情了。

    安培拓哉却根本就不知道,事情完全都不是向着他想象的经过去发展的。现实却是完全朝着另外一条路走去。

    “佐天同学已经恢复了么?现在没什么问题了把!”安培拓哉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容,然后说道。

    “嗯,我已经没事了。谢谢安培老师的关心!”佐天泪子听到安培拓哉问自己,心中不由得一阵的激动,果然呢!安培拓哉就是在关心自己,现在自己出院了。重新回到了学校,而安培拓哉看起来也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了。于是乎,误会再次产生了。

    “嗯,这样就好。那么现在我们开始上课!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安培拓哉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用一种温润的声音讲述着自己所要传授的知识。

    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恢复如初了一般。

    傍晚放学。安培拓哉回到自己的家中,依旧没有发现生天目仁美的身影。安培拓哉却也知道。生天目仁美她需要时间。来好好的考虑考虑,好好的镇静一下,而安培拓哉自己也需要时间来考虑一下,事情干怎么样解决。

    在安培拓哉回到家中不久,月咏小萌也回来了,这一次月咏小萌不仅没有喝酒。甚至连手中也都没有提着酒,而以前总是和她一起回来的黄泉川爱惠,今天也没有和月咏小萌一起回来。

    “哎呀呀!心情不好呢!黄泉川老师都不和我喝酒了。我自己一个人喝酒也没意思!”月咏小萌一脸抱怨这说着。

    “额,是么!酒还是少喝一点的好!”安培拓哉脸上的笑容微微出现了一丝僵硬。不过随后笑着说道。对于黄泉川爱惠没有来这件事,安培拓哉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来着。

    “咦?你也这样说,之前的黄泉川老师她也是这样和我说的。真是的,以前一起喝酒这么久了,现在却说少喝一点好。哼哼!”月咏小萌哼哼着,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

    “好了,不要抱怨了!我去做晚饭,今天晚上i想吃什么?”安培拓哉脸上依旧笑容依旧,但是心中却暗暗的苦笑,黄泉川爱惠当然要说酒还是少喝一点的好了。就是因为酒的缘故,让她与自己之前发生了那种关系,尤其是还被生天目仁美给撞到,不,不应该说撞到,而是应该说生天目仁美给丢到一旁,然后黄泉川爱惠抢了生天目仁美原本的位置。

    “哦哦哦,我要吃龙虾,还有……”月咏小萌提到了吃的,顿时来了兴致。在这短短一周的时间里,月咏小萌又培养出了一个新的爱好,那就是吃。以前只有两项爱好,喝酒,抽烟,现在多了一个吃安培拓哉做出来的饭菜美食。

    就这样,一切好像都变得平静了下来,生天目仁美没有在重新出现,黄泉川爱惠在这一段时间之内,也没有在出现在安培拓哉的眼前过。安培拓哉每天除了面对自己班级的学生之外,也就只有面对和小学生一般大小的月咏小萌。

    在班级上,佐天泪子依旧表现的很活泼,对于安培拓哉的问题,好像很积极,但是安培拓哉却也没有再向其他方面去想。这种生活,一下子变得平静,没有任何的波澜了。

    又是一个周末,安培拓哉却突然接到了电话,说自己的学生,佐天泪子遭受到了袭击,安培拓哉听到这个消息却是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佐天泪子为什么会受到袭击。不过安培拓哉却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只能够快速的赶往佐天泪子现在所在的地方,也就是学院的风纪委的办公室。

    “安培老师,你来了!”白井黑子注意到了口中喘着粗气,一直大步跑来的安培拓哉,连忙的喊道。

    “黑子,泪子她现在怎么样了?”安培拓哉看到白井黑子之后,连忙松了一口气问道。其是安培拓哉也知道,佐天泪子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否则的话,佐天泪子也不会在这风纪委之中,而是该送往医院了。

    “泪子她只不过是被人用电击器电击了一下,昏迷了过去。”白井黑子挠挠头,言语之间有些闪烁。

    “什么?”安培拓哉却是脸色一变。

    佐天泪子被人用电击器电昏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安培拓哉心中却是生气了不好的预感,要知道佐天泪子这样一个女孩子,被电昏了过去之后,又能发生什么事!尤其是白井黑子言语间躲躲闪闪的。安培拓哉此时心中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一定要安慰好佐天泪子,一定不要让她想不开。

    “泪子在哪里!快点带我过去!我一定要好好的安慰她,开导她。可千万不要让她做出什么傻事来啊!”安培拓哉说着,就想冲进风纪委办公司去找佐天泪子。

    “额,好!安培老师!泪子她在这边,你跟我来!”白井黑子脸色怪异的带着安培拓哉向着佐天泪子所在的地方走去。

    “泪子!安培老师来看你了呢!”白井黑子走进佐天泪子所呆着的房间,大声的喊道。

    “什么?安培老师他来了?啊!不,不要让安培老师进来!我,我不要安培老师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佐天泪子声音之中有着惊慌,都快要哭出来了。

    安培拓哉还没有走进房间,就听到佐天泪子的话,不由得脸色一变,看来事情真的就如同自己所想象的那样的严重啊!

    “泪子,别怕!我是你安培老师!你放心,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想这么多。一切都过去了。真的,一切都过去了……”安培拓哉连忙喊道。

    “不,安培老师,你千万不要进来,千万不要……”佐天泪子双手紧紧地捂着脸,声音之中的哭腔却变得更重了。

    “啊?好,好我不进来,你千万不要做傻事,知道么?泪子!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老师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就知道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所以,就算是发生了现在这种事情,老师相信,你也一定能够勇敢的去面对。对不对泪子!”安培拓哉不敢进门,只是在门口一脸紧张的说道。

    “真真的么?”佐天泪子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你善良活动,并且坚强,是我见过的所有的女孩之中最最特殊的存在。”安培拓哉连忙安慰着佐天泪子。

    “你,你真的这样觉得?安培老师?你觉的我是一个,一个善良活泼,坚强而且最最特殊的女孩?”佐天泪子声音之中透着惊喜。她没想到自己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却能够听到安培拓哉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填的满满的。

    这一刻,佐天泪子已经不再去怨恨那个给自己画粗眉毛的家伙了。相反,佐天泪子还对那个家伙充满了感激。因为局势因为如此,才能够听到安培老师对自己的深情表白。(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