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吻和偷窥

    “这里,就是都市学院么?”安培拓哉站在客车上,从户外面看着外面一切都具备着先进的现代化特征的城市,微微有些感叹着。这里,就将是他今后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或许,他的后半生,甚至都要在这个城市之中度过了。

    “拓哉!这里!”就在安培拓哉刚刚提着自己的行李走下车的时候,车站外一个打扮的很漂亮的女人就对着安培拓哉挥手喊道。这个女人此时一脸的激动以及紧张,还有几分的不安和幸福。

    “仁美,今天你真漂亮!”安培拓哉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由得微笑着说道,这个女人,就是安培拓哉的女朋友。

    生天目仁美的年纪比安培拓哉要稍大一些,大约比安培拓哉要大上好几岁,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是同一所大学毕业,但是两人却仅仅只在同一所大学之中待过一年。

    其实说实话,对于瑞恩和生天目仁美竟然能够走到一起,所有认识他们两个的人,都觉得奇怪,毕竟安培拓哉平时表现的温文尔雅,为人聪明,学习又好,本身就有一种很独特的魅力,很吸引女性。但是生天目仁美的性格却和安培拓哉完全不同,为人好像很严厉,虽然能够考上名牌大学,但是和安培拓哉的成绩比起来,却又差了不少。而且她的脾气有时候还会极为的暴躁。可以说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谢谢!”生天目仁美平时异常的严厉。脸上甚至都不会露出笑容。但是此时在安培拓哉的面前,不仅化了妆,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脸颊还生气一丝红晕,有些羞涩和害羞的样子。

    “没想到。咱们终究还是要在一起工作了呢!”安培拓哉笑呵呵的对着生天目仁美说着,眼中露出丝丝的感叹。

    “嗯。是呢!所以。我很开心!啊,对了,我带你去学院给你安排的宿舍吧!”生天目仁美有些不知所措的对着安培拓哉说道。说着,她还伸手去提安培拓哉的行李。

    其实在生天目仁美的心中,面对安培拓哉的时候,总是有些自卑,觉得自己这种性格。这种人,竟然能够成为像安培拓哉这样受欢迎的男人的女朋友,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所以在面对安培拓哉的时候,她总是不自觉的,把安培拓哉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

    “这个让我来就可以了!毕竟,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够把这种东西交给你呢!”安培拓哉轻轻开生天目仁美的手臂。从她手中抢过自己的行李。

    安培拓哉这种觉得应该是理所应当的行为。却让生天目仁美心中涌起一层层的幸福感。好像,自己也就仅仅只是在安培拓哉的眼中,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一样。

    生天目仁美走在前面给安培拓哉带路,只不过虽然走在前面,却是低着头,双颊绯红。总是带着淡淡的羞涩,显得越发的娇艳。同时还不停地偷偷地用眼角窥视安培拓哉。甚至在路上看到其他的情侣手牵着手,她还忍不住去看安培拓哉那纤细白皙的手掌,想要去牵安培拓哉的手,却又有些自卑,不敢这样做。

    对于生天目仁美的表现,一开始安培拓哉还没觉出什么,但是慢慢地,安培拓哉却发现了生天目仁美那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的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笑,主动的伸手,牵住了生天目仁美的手掌。

    尽管生天目仁美平时总是一身工作正装,带着一副眼睛,一副严厉的模样,但是她在怎么强悍,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所以她的手,安培拓哉牵起来的时候,觉得暖暖的、软软的。

    被安培拓哉主动的牵起了自己的手,生天目仁美一惊,下意识的想要挣扎,不过她看到安培拓哉那淡然的脸上的淡淡的笑容,充满了温润气质的面孔,生天目仁美却觉得从心底升起一丝的甜蜜。让她整个人都好像被融化掉了一样。

    就这样,安培拓哉牵着生天目仁美的手走过一个咖啡厅的时候,咖啡厅里面坐着的两个十三四岁的两个少女,却满脸惊骇的看着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两人的背影,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好像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一样,充满了不可思议。

    “姐姐大人!我,我是不是眼花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可爱的小女生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向着另外一个茶色短发的少女问道。

    “我,我的眼睛好像也花了!”茶色少女的表情和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生的表情一模一样,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两个女孩,却是在都市学院之中,都算是赫赫有名的两个女生了,其中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名叫白井黑子。是一个四级的空间系的大能力者,同时还是一个具有很强责任心的风纪委员!

    至于和白井黑子在一起的那个茶色短发的少女,她的身份自然同样是不言而喻了,她就是整个都市学院之中,仅有七人的第五级的超能力者中排名第三位,最强“电击使”,能够随意操纵十亿伏特高压电流和电磁力。招牌绝技超电磁炮。有常盘台的王牌之称的御坂美琴。

    这两个少女今天刚好在咖啡馆之中喝咖啡,却透过户,看到了她们以前觉得最最可怕最最严厉,甚至都不会有人要的老处女,她们的舍监生天目仁美。

    看到生天目仁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让她们两个感到不可思议的却是那个一天到晚就仅仅只会穿着一身工作服,戴着眼镜,一脸严厉,不苟言笑的舍监大人今天竟然化了妆!而且更更更加不可思议的。还是舍监大人不仅仅只是化了妆,竟然还会做出一副羞涩的模样,更更更更令她们两个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觉得可能是世界末日到来。却是因为舍监大人竟然和一个男人亲密的牵着手。

    明明是一个根本就不会有人要的老处女,现在竟然和一个男人亲密的牵着手,分明就是男女朋友的模样。这才是两人觉得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原因。

    “哇哇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舍监她竟然有人要啊!真是太太不可思议了!是不是美琴!你是不是也是这样觉得的!”白井黑子回过神来之后。哇哇大叫着对着御坂美琴喊道。[

    “是,是很不可思议啊!”御坂美琴点点头,脸上依旧保持着那种见了鬼的模样。

    “走!咱们快点跟上去!去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以舍监大人的性格,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男人,不,应该说是任何的雌性生物都不会对她产生兴趣才对!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这样亲密的牵着她的手呢!啊!我知道了,一定是舍监以她那强悍的武力作为威胁。强迫着那个男人做她的男朋友的!还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家伙啊!”白井黑子一脸怪异的笑容,嗬嗬笑道。

    就在这边白井黑子这么说安培拓哉的时候,安培拓哉却只觉得自己的鼻子非常的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拓哉!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生天目仁美听到安培拓哉打了一个喷嚏,不由得一脸的担心,连连对安培拓哉说着。

    “我没事的!放心吧!并没有生病!”安培拓哉笑着摇摇头。对于生天目仁美那种大惊小怪的模样,安培拓哉却没有丝毫的厌恶。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虽然生天目仁美这么大惊小怪,却也完全是因为她在意自己,是真心的喜欢自己的缘故。作为好几世为人的安培拓哉,自然是明白这种感受、这种好意的。

    安培拓哉前者生天目仁美的手,静静地看着生天目仁美,眼中透着难以言喻的温柔。这种温柔。让生天目仁美整个人都好像被彻底的融化了一样。浑身发软,甚至都有种酥酥麻麻。使不出力气一样的感觉。

    而在另外一边,两个心中充满了好奇的少女,却一脸的蠢蠢欲动。

    “姐姐大人!我们去偷偷地跟过去怎么样?”白井黑子一脸好奇外加蠢蠢欲动的表情,对着御坂美琴蛊惑着。

    “可是,这样,不好吧!”御坂美琴口中这样的说着,虽然带着丝丝不好意思和为难。但是更多的却也是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和蠢蠢欲动。显然,她和白井黑子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

    “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快走吧!姐姐大人!嘿嘿嘿,这一次一定要抓住舍监的把柄。看她以后还会不会一而再的惩罚咱们!”白井黑子嘿嘿贼笑着说道。

    “那,好吧!就只一次!”御坂美琴那双大大的眼睛之中,充满着好奇。重重的点着头说道。

    “走!”白井黑子看到御坂美琴答应下来,连忙拉着御坂美琴跟了过去。

    白井黑子和御坂美琴她们两个快速的跟了上去,刚到一个转角,泡在最前面的白井黑子却突然停了下来,而后面的御坂美琴却有些措手不及,一下子撞在白井黑子的身上,差一点就把白井黑子给撞了出去。

    “黑子,你在干什么!”御坂美琴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

    “嘘!舍监和那个男人正站在那里!”白井黑子连忙说道。

    “真的?”御坂美琴听见这话,连忙探出头去,果然,就像白井黑子所说的一样,舍监和安培拓哉两个人正站在那里,只不过出乎御坂美琴的意料,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两人正牵着手,一脸温柔和甜蜜的看着对方,尤其是生天目仁美,更是霞飞双颊,一脸的娇羞。

    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两人彼此望着对方,眼中好像也就只有对方的存在,两人之间,有一种异常暧昧的气息在流淌,双方的呼吸都忍不住微微有些急促,慢慢的两人的头开始靠近,甚至彼此间都能够闻到对方的呼吸,感觉得到对方彼此的心跳。

    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两人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两人,觉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以至于她们两人觉得,自己两人是不是认错了人了。

    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两人的脑袋慢慢的靠近,双方都盯着对方的眼睛,都能够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那股温柔和浓浓的爱意。两人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

    在白井黑子和御坂美琴两人惊骇的目光之下,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两人的嘴唇,终于慢慢的靠近,然后静静地贴在了一起。

    就如同触电一般,安培拓哉和生天目仁美两人的身体发出一阵轻微的颤抖。

    就在两人忍不住更加亲密的接触,甚至已经微微开启了彼此的唇的时候,安培拓哉却蓦地瞪大眼睛,一把开了生天目仁美!

    被开的生天目仁美一脸惊愕的看着安培拓哉,脸色从一开始的红晕,却开始慢慢的向着惨白转变,好像她明白了什么。觉得安培拓哉好像是在嫌弃自己一样。脸上变得惨白,表情变得凄苦,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甚至生天目仁美的眼角,都开始闪现出了丝丝晶莹的泪花。

    安培拓哉看到生天目仁美的表情,立刻明白生天目仁美心里在想些什么,知道生天目仁美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安培拓哉连忙轻轻拭去生天目仁美眼角的泪水:“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仁美你误会了!”

    “嗯?”生天目仁美听到安培拓哉的话,不由得有些期待的看着安培拓哉,想要听安培拓哉给自己解释。其实,现在的生天目仁美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理由,就算是再烂的理由,她都能够接受,哪怕是安培拓哉在欺骗她。因为她是真心的喜欢安培拓哉,甚至可以说已经爱安培拓哉爱到了骨子里。所以哪怕是安培拓哉给她一个烂的不能再烂的理由,她同样是能够接受的。

    安培拓哉张张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